和女人落难遗失的世界最新章节,和女人落难遗失的世界免费阅读

都市小说和女人落难遗失的世界的作者是一个小坑,男女主人公是张晨主要讲述了:吃是吃饱了,喝,还是一个问题,还有食盐,也是个问题,人体若长期无盐分,就容易出现疲劳感。武器的难题解决了,去捕捉鱼获就轻松了很多。可要解决饮水问题,就并不容易了,在一般情况下,一个人如果在七天内没有饮……

和女人落难遗失的世界最新章节,和女人落难遗失的世界免费阅读

《和女人落难遗失的世界》第3章 一虎二狼

吃是吃饱了,喝,还是一个问题,还有食盐,也是个问题,人体若长期无盐分,就容易出现疲劳感。

武器的难题解决了,去捕捉鱼获就轻松了很多。

可要解决饮水问题,就并不容易了,在一般情况下,一个人如果在七天内没有饮水的话,那就随时可能出现生命的危险。

但凡身边要有个水具,这饮水和食盐两个问题那根本就难不倒张晨。

虽然没上过高中,但蒸海水过滤成纯净水,和海水蒸盐等生存方式,在部队的时候就培训过,可现在没有装水器,纵有千种办法也无济于事。

除了遇到的那只白脸老虎,林子内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生物,张晨也十分好奇。

最后他还是决定再进去林子内弄点水喝,因为人体每天需要补充的水分至少得有半斤。

此时虽然手上的长矛没有什么威力,但有总比过没有好。

而且,林子内树木林立,如果弄不过老虎,还可以上树躲避。

沿着昨天留下的记号,张晨一路小心翼翼的再来到溪边,躲在了溪边的草丛内将近半个小时才爬了出来,今天的运气还不错,并没有遇到白额虎。

大口的连喝了数口溪水,才心满意足的站起来。

再观察了下四周,他决定沿着小溪走走看能不能发现其他的幸存者,如果还有其他生还者,那肯定也会来这里取水饮用。

“呜..呜..呜..”走了约一个小时左右,突然听到前方传来几声野兽吼声。张晨连忙弯下腰,小心翼翼的潜伏过去。

爬了有十多米,拨开草丛,只见十米开外的溪水边,有两头灰白镶嵌的野狼带着两头小白狼正在分食一头山羊。

一头体型较大的野狼,应该是狼粑粑,它时而低头撕咬两口山羊肉,时而站起来,沿着母狼和小狼打转,似乎在给狼麻麻给两只狼宝宝竖起一道防火墙。

狼麻麻则有条不絮地吃着羊肉,还不时撕下一小条肉给两头小白狼。

两头小白狼边吃边打闹,一家四口看着其热融融。

张晨眉头紧皱,看着眼前的四口之家,百思不得其解。

狼是群居物种,怎么会出现这种独行情况。

“呜呜呜..呜呜。”狼粑粑忽然对着狼麻麻低沉的闷嚎了几声,声音有点急促,似乎在告诉狼麻麻危险来了,同时前爪不停的挠抓着,两耳竖立。

听到狼粑粑的闷嚎,母狼顿时也直起了身子,夫妻俩对着森林内的草丛目光如电的望着。

随着两头狼紧张兮兮的望着草丛,张晨也感觉到似乎草丛中有威胁。

只见一头庞然大物从草丛中缓缓走出来。

伴随着那庞然大物的出现,连空气都好像被禁锢了似的,整个树林内充斥着一股莫名的危险气息。

当庞然大物越走越近,张晨终于看清楚,是昨天的那只白脸大虎。

此时的它从草丛中走来了出来,一副君临天下的样子,威风凛凛。

看着走出来的猛虎,母狼与狼粑粑惊慌了起来,焦躁不安的挠着脚下的草地,双双不停的低嚎,似乎在驱逐猛虎离开。

可白脸大虎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扭动着庞大的身躯,朝着两只灰狼慢慢走近。

大虎身后的不远处,还有一头全身通白的小憨虎,步履蹒跚的跟在它身后,一对大黑眼珠望着正在母狼身后瑟瑟发抖的两只狼宝宝,十分惊奇。

白额虎走到了离四头狼大概有六七来米的距离,便停了下来,对着两大狼和两小狼,咆哮了起来,虎咆淹没了狼啸。

双方你嚎我咆了几下,便都全身毛发直竖,作出了攻击的状态。

白额虎率先朝着狼粑粑扑了过去,狼粑粑顿时闪到了一边。

虽然躲过了老虎的第一波攻击,但狼粑粑并没有立马回击,实力的差距和身后的孩子,让它十分的谨慎,不停的来回踱步。

狼麻麻带着两只小狼躲到一边去,担心等下的厮杀伤到了两个孩子。

待到两宝宝躲进草丛后,狼麻麻也冲了过去,与狼粑粑形成犄角之势,围着老虎来回踱步。

一对二的情况下,夫妻俩还是不敢主动出击,而是不停的围着老虎转,像是在掂量双方的实力差距。

可猛虎并未后退,而是对着狼粑粑又扑了过去。

狼粑粑急忙后脚一蹬,迎头而上,狼麻麻也从侧面扑了过去。

老虎一个扭转,对着迎来的狼麻麻来了个假道伐虢,朝着狼麻麻的脸面抓了过去。

老虎的扭开身躯的那一刻,狼粑粑中计跃过了虎躯,落在猛虎身后的草地上。

母狼看到猛虎迎面而来,连忙把头扭到一边,打算躲开老虎的正面攻击。

可它的肩膀未能及时避开,狼麻麻的前肢的肩上被锋利的虎爪给抓出了四道虎爪,顿时血肉绽开。

张晨不可思议的望着三只猛兽,没吃过猪肉,并不代表没见过猪跑。

从这第一回合的战斗中,充分的显示出了这三只猛兽的智商非常高,完全和自己以前知道的不一样。

白额虎一击命中后,更是霸气十足,步步紧逼狼麻麻。

狼麻麻则双眼露出了些许恐惧之色,口中不停哀嚎,在猛虎的逼迫下,一步一步的往后退。

一边的狼粑粑急得连连嚎叫,围着老虎踱步的频率也加快了许多,时而做出扑杀姿势,时而呲牙咧嘴。

猛虎似乎被狼粑粑给绕怒了,对着狼粑粑做出了一幅扑杀的姿势过去。

这次狼粑粑没有再犹豫,也直接用抬起前肢迎了上去。

猛虎本想再次假道伐虢,但见狼粑粑没有退缩,连忙调整姿势,两者四爪相撞一起。

狼麻麻见虎狼较力,乘机扑了过去,对着虎臀咬了去。

白额虎突然虎臀发凉,察觉出母狼的偷袭,它连忙扭向狼麻麻,放弃与狼粑粑的力量比拼。

对着狼麻麻的另一侧肩膀猛抓过去,狼麻麻的扑杀来不及刹车,左肩又遭一记。

在白额虎扭动虎躯的一刹那,狼粑粑也对着猛虎的腰身也是一爪,猛虎身上也出现了几道血痕,双方一爪换一爪。

看似双方不吃亏,但狼麻麻的战斗力已经严重下滑。

受了狼粑粑一爪,白额虎显得十分生气,前肢的虎指甲紧紧的扣着地面,对着狼麻麻步步紧逼。

看着狼麻麻节节后退,狼粑粑怒火中烧,主动朝着猛虎又扑了过去。

白额虎虎目大瞪,向前踏出几步,张开血盆大口,朝着半空中的狼粑粑咬了过去。

一口狠狠地咬住了狼粑粑半空的前肢上,不停的甩动着它足球般大的脑袋。

半空中被拖下来的狼粑粑痛得不停的嗷嗷叫,身子不停的往后缩,奋力的想把前肢从虎口抽出。

见狼粑粑前肢被咬,痛得嗷嗷叫唤,狼麻麻连忙用自己的铜头朝虎腰撞了过去,三头猛兽同时跌倒,在地上滚了一圈。

这一记头功虽然把狼粑粑的前肢从虎口救出,但狼粑粑的腿骨已经碎裂开来,猛虎的咬合力重达500公斤,这一咬不死既伤。

狼粑粑一瘸一拐的站了起来,与狼麻麻并立一起,神色凝重的望着猛虎。

狼麻麻那用尽全力的一撞,白额虎也并不好受,所谓铜头铁骨豆腐腰,狼头的撞击堪比一辆小车的撞击,这一撞估计也撞出了内伤,白额虎一拐一拐的站起来。

见爸妈都身受重伤,两只狼宝宝在草丛中急得嗷嗷直叫。

小憨虎也是弓着身体,一直低声闷吼,似乎欲与白额虎一起战斗。

三只猛兽相视了几秒后,又互相扑杀了过去……

战斗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后,狼粑粑在前肢骨裂的情况下,最终倒地不起。

而狼麻麻也是前后两腿皆残,它本欲击杀猛吼身后的小老虎报仇,含恨看了几眼后,又放弃了。

拖着疲惫的身体,带着两个小狼崽一步一个血印的往森林内踉跄而去。

地上留下了已经死去的狼粑粑,和口喘大气倒地不起的白额虎。

小憨虎对着倒地不起,一身血淋漓的白额虎不停的围转,一会儿低声呼唤白额虎起来,一会儿用自己的小脑袋拱着虎头。

白额虎则用左肢轻轻地按在小憨虎头上,目光注视着张晨躲着的草丛,嘴里不停的闷声低吼,似乎在告诉张晨:“你小子别躲了,早看到你了。”

被猛虎看得发虚的张晨,小心翼翼的拨开草丛,握着木棍,慢慢的走向白额虎。

待到张晨走近白额虎,猛虎便用力把小憨虎推到了张晨脚下,然后闷吼一声。

见到这情况,张晨也愣住了,瞪大双眼的看着猛虎。

一虎一人好像在眼神交流。

猛虎:“我可能撑不下去了,你能不能帮我照顾我的孩子。”

张晨:“你别急啊,万一还有救呢。”

猛虎又吼一声:“可能没得救了。”

张晨:“要不再挺一挺,我相信你行的。”

猛虎:“甭说了,这地方缺医少药,没得救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有话好好说,这是何必呢。”

猛虎气得连连大吼:“滚犊子!还好好说,老子是虎。虎,知道是啥吗?百兽之王,能挑衅的吗?”

被张晨这一气,白额虎大吼一声过后,当场两眼翻白,脑袋偏了过去。

看着猛虎一头栽进土里,张晨也傻眼了。

战战瑟瑟的踢了老虎一下,又立马往后跳开。

见猛虎没有任何反应,又走过去再踢了一脚,又跳开了。

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张晨再走过去,蹲了下来,小心翼翼的伸手测了测老虎的鼻子,又按了按它脖子上的脉搏,看看还有没有气息。

确定老虎是真的死了后,张晨一把抓过小憨虎,提着脖子让它看着大虎,嘴中喃喃道:“你爸这是临终托孤吗?”

小憨虎被提着难受,看着这傻逼一样的男人,呲牙咧嘴的吼了起来。

“咋滴,我说错了吗?”

“哎,我现在自己都有一顿没一顿的,还多了你个拖油瓶。”

“要不然我们把你爸吃了吧,他都已经死了,把他放在这也是被别的畜生给吃了,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我,你说是不?”

“你别呲了,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咯。”

“你真不说话啊,那就这么定咯。放心,我不会只吃你爸的,这不是还有头狼吗, 我也会吃的。你要是下不了嘴,你吃狼肉我吃虎肉,你的杀父仇人,你尽管享用,别和我客气,咱两到时候谁也别抢谁的。”

说完,张晨又指向不远处的山羊,接着唠道:“你看那,还有半头的山羊。哎,你的食物都比我还多,不识好人心。”

看着这么有灵性的小白虎,张晨想带回养着,不舍得把它扔在这。

张晨又不放心让它一个人留在沙滩营地,虽然营地并没有什么危险,但还是担心小憨虎等下跑没了。

还是得先把虎爸带到营地,让小憨虎接着难过去。

一把背起猛虎,又对着小憨虎踢了一脚:“走吧。”

一人一虎沿着小溪走出树林,张晨一会儿拖着大虎,一会儿又像推车一样推着猛虎的庞大身躯。

一人一小兽,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白额虎拖到了营地,又安抚了会儿小憨虎后,张晨才再折回树林内,把另外两头动物带出来。

小憨虎看着有灵性,但张晨还是怕它等下再进树林会成脱缰野马,张晨不敢带着它。

毕竟此时的树林内还有一头母狼的威胁,说不准可能还有其他的未知危险存在。

…………

吃饱饭后的小白,似乎忘记了父亲的过世一事,但对张晨,它又开始暴躁起来。

小白趴在地上,伸长脖子,抬着前腿,用力掰扯那临时系兽绳。

绳子在小白的爪子下,开始出现几条细微的断裂。

张晨站起身子,走了过去,用手拨开小白挠绳子的前腿。

前腿被拨开后,小白整个身子做出伏击的姿势,对着张晨不断的呲牙低吼。

在部队时,教官有和他们讲解过训犬课程。

小白此时的状态,完全是开始要进攻前的节奏。

张晨用食指指着它,大声喊道:“坐下。”

“呜呜。”

但小白并未听从张晨的指示,依然低声闷吼。

张晨面露狰狞,瞪大双眼,指着小白接着大声吼道:“坐下。”

“呜呜。”

小白也不示弱,嘴巴呲咧到耳根,一直不断的低声闷吼。

一人一兽对峙了一分钟左右。

张晨按照部队时学到的知识,训犬时一定不要单一的让狗狗感受到你的亲近,还要让狗狗感到你比它还凶猛,只有恩威并施,才能更快让狗狗听话。

他走了上去,张开手掌,把小白的脑袋直接按在地上。

被按倒在地的小白,在地上不停的挣扎,四肢乱踹。

谁说老虎屁股摸不得,张晨这不抬起左手掌,对着虎臀一顿拍。

过了几分钟后,小白才停止挣扎。

张晨见状,才把手掌抬了起来。

——

作者有话说:

继续阅读小说和女人落难遗失的世界

(0)
上一篇 2022年9月9日 下午11:17
下一篇 2022年9月9日 下午11:2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