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荒女虫胎如烟如火,荒女虫胎最新章节

黑男人话音才落下,一群模样怪异又像是虾子似的的白色虫群,就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

这虫子牙口长在头上,牙齿肉眼可见的锋利,刚才被它们侵略的丛林,都光秃秃的被它们啃食光了!

亲眼看见这样可怕的一幕,我也震惊极了,要是被这虫子咬上几口,我们可不得变成血淋淋的骨头架子吗!

“啊,虫子来了虫子来了!”率先尖叫的就是我身旁一米八五的大个顾辞,他大喊大叫不说还像八爪鱼一样直接缠在了我身上。

黑男人的反应很快,他先是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将里面的液体洒在地上,然后迅速的用火把点燃那地上的不明液体。

一瞬间,我们面前立刻出现了一道火墙,火墙将那群诡异凶恶的白虫阻挡在外。

“走开!”我见状立即推开缠在我身上的顾辞,去帮黑男人一起对付白虫。

我拿起一根着着火的木柴,学着黑男人去烧那群看起来很凶恶的怪虫。

“这是什么东西?”我皱着眉头问黑男人,之前因为他趁火打劫向我们收取高额食物费,我对他的印象很不好,却不想他这人还有两下子。

黑男人骂骂咧咧地说道:“是食血鬼虫!没想到传言是真的,南方海面上竟真的有这么一座虫岛!还他娘的被老子遇上了!”

这里是虫岛?既然叫虫岛岂不是有很多虫子?

才这么想,我便感觉头上凉凉的,原本的绵绵细雨忽然变成了豆粒大雨。

黑男人见状,咬牙切齿地低咒然后将火把一扔,大声喊道:“他奶奶的!雨还是下大了!这次真他妈倒血霉了,火很快就会被雨浇灭今晚烧不死它们了,快跑!”

我闻言,也将手里的火把往虫群丢去。正想跟着黑男人一起跑路的时候,就看见顾辞已经被吓傻了,他还在满脸惊恐的站在原地看着那群可怕的白虫。

“还傻站着干嘛,快跑啊!”我朝他喊了一声,同时拉着他一起跑。

不知道逃了多久,等我们觉得安全了停下脚步时,才发现原本的六人已经变成四人了。

“有人掉队了?!”那个名叫陈美心的甜美女孩率先发现了这一点。

刚才只顾着逃命,也没注意人数对不对,现在停下来才发现眼镜男和他女友安晴不见了!

“我们要不要回去找找啊?”跟在我身边的顾辞担心的小声询问。

白天在海边第一个救我的人就是顾辞,现在第一个提出要回去找人的也是顾辞,他这个人倒是心善。可胆子太小遇事就慌,就是个人高马大的傻白甜。

黑男人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脸怒气,“他们不是掉队了,刚才虫群来的时候,他们先丢下我们逃命了。找那种人就是浪费时间跟体力,找屁找!”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为什么会有那么恐怖的虫子,太可怕了。”陈美心蹲在地上双手抱腿瑟瑟发抖地说,眼睛里还充着泪水。

“那虫子叫食血鬼虫,我从小在苗寨长大,见过很多怪虫奇蛊,寨子里的老人常说南方的海面上有个可怕的虫岛,虫岛上有很多有毒的怪虫异兽。刚到岛上的时候我就有种不祥的预感。现在看来,这座海岛真的就是虫岛。”

说到这里,黑男人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面色大变,“不对,食血鬼虫一般都生存在树洞里,除非是丢了虫王卵虫它们才会离开树洞,刚才那群鬼虫是有明确方向性的朝我们侵袭,莫非……”

话没说完整,黑男人就猛地起身开始脱衣服,边脱还边朝我们说道:“你们快脱衣查看身上是否有虫王卵虫,如果身上真的有卵虫,我们不管躲到什么地方那群鬼虫都会嗅着虫王卵的气息找到我们!到时候会被鬼虫吸得皮包骨,失血而死!”

一听这话,我浑身都毛了!也不管身边还有异性在就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查看。

我们四人各自检查身体,好在虚惊一场,我们身上并没有什么卵虫。

“对了,说起小虫,安晴之前不就是因为去小解的时候发现有虫子往她身上爬,才会吓得大叫喊人的吗?难道,安晴见到的小虫,就是虫王卵?虫卵也许在她身上?”顾辞忽然一惊一乍地说道,说完自己也害怕了又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不撒手。

黑男人早就想到这一点了,他挑了挑眉很淡定地说:“这虫岛凶险难测,我们自求多福吧,还管什么别人,幸好他们之前丢下我们先跑了,要是跟我们在一起,没准还会连累我们呢。”

说完黑男人抬手从一旁的草丛里折了一张巨大的草叶,盖在身上睡起了大觉。

黑男人的话很没人性,可他说得也都是现实。

现在暂时没了危险,我才仔细的打量周围的环境,这里没有那么多树,周边全是长着巨大叶子的绿色植物。

我,顾辞,陈美心三人也不再说话,学着黑男人也从地上折了一张大树叶当做遮雨的工具。

这场雨下的很大,我坐在石头上听着黑男人打呼噜的声音,也隐隐犯困。可今晚被吓得不轻,生怕那虫子会追来我哪里还敢睡觉。

等天蒙蒙亮的时候,我被人摇晃醒,睁开迷蒙酸涩的眼睛就看见顾辞正蹲在我面前。

昨晚本来不打算睡觉,却不想最后还是没支撑住睡着了。

“干嘛?”我疑惑地问顾辞,看了看四周发现黑男人和陈美心都还没醒。

顾辞往我手里塞了瓶乳酸饮料和一包饼干,“饿了吧,喏,给你。”

昨天一整天就吃了一个没有拳头大的野果,看见有吃的我顿时没了困意,惊喜道:“你把自己的食物给我?”

“这是我随身带着的零食,没想到现在成奢侈品了,昨天怕他们会抢我就没敢拿出来。”顾辞小心翼翼地说,说完又往我手里塞了根火腿肠,他揉了揉三寸黑发俊脸上是害羞的笑容,“你别看我长得又高又壮,其实我这个人不太聪明也很胆小,昨晚遇鬼虫时只有你还记得我,拉了我一把,如果没有你我可能早就被虫子咬死了,我想对你好,就只能给你送点吃的。”

我听见这话心里有些暖,顾辞这人看起来又呆又软弱,没想到他还挺重情义的。

顾辞又小心的看了眼正在睡觉的另外两个人,低声催促着:“趁他们没醒,你快点吃。”

在顾辞的遮挡下,我很快就把手里的食物解决掉了,最后顾辞还挺贴心的将饮料瓶和包装纸丢到了远处。

因为昨晚下了一场雨,清晨的雨林雾蒙蒙的,我才睡了几个小时,眼睛困得不行就随便靠在附近的树上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隐约之中我感觉自己的脖子好像在被绳子勒一样,那东西缠在我的脖子上触感湿湿滑滑的。

我被勒的呼吸困难,人还在睡意迷糊中,想抬手扯开脖子上的东西,却不想我的手也被缠住了,根本动弹不了。

等我意识到不对劲,睁开眼睛时,就发现自己被一只粗大湿凉的软体活物缠在了身后的树上。

这东西通体暗红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居然从头到脚将我缠了个结实。

恶心和恐惧涌上心头,我脖颈被这东西死死地勒住根本就说不出话来,也无法呼救!

天哪!难道,我即将要被这只像绳子一样的虫子勒死在树上?

这虫岛凶险,可我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快就死掉了。

——

作者有话说:

这本书叫【荒女虫胎】,每日连载更新!点击下方的‘点击继续阅读’,或者左下方封面书名可继续查看后续文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我是推书机,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留言找书书评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