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荒女虫胎如烟如火,荒女虫胎最新章节

到最后,我几乎失去意识晕了过去,可脖子上却狠狠一痛流出了温热的血,他在咬我的脖子!

等我醒来时,我发现周围薄雾蒙蒙的,已是清晨。

而我,正独自一人躺在枯草地上,周围一片空荡!

我慢慢坐起身揉了揉自己发沉的脑袋,脖子上传来了疼痛的感觉,我伸手摸了摸,就摸到了两个小小的血洞!

这让我猛地想起,之前在黑暗中我被人再度强迫的事!

第二次了!而且,他这次还咬破了我的脖子吸我的血。

他是谁?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对我做这种事?

我开始分析,我身边的男人只有顾辞和霍辰,昨晚顾辞一直在昏迷,难道是霍辰对我做了那种事?

我记得,昨晚我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后,就陷入了沉睡,我显然是被人迷晕的。

在我们之中,只有霍辰会弄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他本就长在苗寨,还会用药看病,那个黑暗中的男人会不会真的就是他?

才这么想着,不远处就传来了女人的低泣声,和交谈的声音。

好像是陈美心在哭。

“白娅姐消失一晚上了,她该不会是被什么走兽怪物之类的叼走了?呜呜呜……”

“不会的,她一定不会有事的!”顾辞坚定的声音也传来了。

我坐在原地脑子有点懵,等陈美心他们看见我的时候也是一愣。

“白娅姐!白娅姐你回来了?你昨晚一个人去哪儿了?我们找你找了整整一晚!”陈美心哭着上前问我。

霍辰则是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疲惫地打了个哈欠,“白娅你到底躲到哪里去了?为了你我们一晚上都没睡觉,冒着危险在周围林子找你。你现在倒是一声不吭的回来了!”

“白娅,你是肚子饿出去找东西吃了吗?你没事吧?”顾辞天真地问我。

而我看见面前的同伴,心神却恍惚了。

我手里紧紧地抓着地上的枯草,深吸一口气道:“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昨晚好像被人迷晕掳去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醒来就回到这里了。”

我避重就轻的描述自己经历过得可怕事情。

一听这话,陈美心和安晴立刻吓白了脸色,顾辞和霍辰也疑虑的皱起了眉头。

“我昨天昏睡了很久,晚上差不多快清醒的时候我听见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等我睁开眼睛看了看就发现你消失不见了,这才喊醒了大家一起去找你。”顾辞率先开口说起了昨晚的事。

听见这话,我心中一抖,事情好像并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

思及此,我从草地上站起来,试探地问:“你们四个一起去找我的?”

他们纷纷点头。

我的脸变得毫无血色,脚下也不稳踉跄的倒退一步,脑子变得很乱。

他们四个在找我的时候,一直在一起。

那,那昨晚欺负我强迫我,还咬我吸我血的那个人是谁?

蓦地,我的脑袋里一个灵光……

那个混蛋,会不会是我昨天在树林里看见的那抹身影?

想起那抹诡异的黑影,我脊背又是一阵冷麻。

“白娅姐,你没事吧?”陈美心看着失神的我关心地询问道。

我摇头,“没事。”

在现在的环境中,也许只有生死危机的时候才能叫有事吧。

随即,陈美心又露出惊恐害怕的神色,“我们的身边居然有这样的坏蛋,这也太可怕了吧,会不会有可能流落在虫岛的人,不只是有我们几个?”

陈美心的猜测不是没有可能,但是令我疑惑的是,那个混蛋为什么接连两次对我下手,我的预感告诉我,那个人就是冲我来的。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对于身边的同伴,我当然没有将心中的怀疑跟猜测全盘托出,虽然我们现在是一起求生的同伴,但是我们几天之前还是没有任何交情的陌生人而已。

“别愣着了,不想饿死就快去找点吃的东西。”黑男人忽然提高音量这么吆喝了一嗓子,打断了我们之间在讨论的话题。

昨晚被黑暗中的男人欺负了一夜,我四肢酸软累的不行,可即便这样我还是跟着顾辞一组到附近的树林之中去试着找点野果之类的东西。

清晨的雨林,有些湿冷。

“白娅我好害怕,你说我们这样到处乱转,会不会遇到虫子呀。”跟在我身后的顾辞嗫嚅的开口。

我的心情非常低落,也有点不想理会顾辞,就随便回了句:“不知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哦。”顾辞也低低的回了一个字,随即他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许是看出了我的不适,便开口关切地询问:“白娅,你是不是不舒服,你要是不舒服就在这里休息吧,我一个人去找吃的,等我找到了就回来跟你汇合。”

顾辞的提议让我有点刮目相看了,我惊讶地看向顾辞,“你怎么忽然这么勇敢了?”

这两天一遇到事情,顾辞永远都是第一个做缩头乌龟的人。

顾辞闻言,俊逸的脸上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白娅你别笑话我了,你现在这里坐下休息,我去去就回。”

我也没有推脱,因为我现在是真的累的一步路都不想走。

我就地找了块石头坐下,警惕的目光一直都在周围的环境上流连着。

眼见我们里雨林的深处越来越近,我的心也变得很不安。

我们这群人现在的状态是摸索着在虫岛中生存,原来路线有可怕的食血鬼虫,我们也无法返回,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未来的日子也是生死未卜。

看着眼前的绿色丛林,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而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了一声男人痛苦的哀叹声。

这声音吓得我整个人一个激灵,目光也朝发出哀叹的那个方向望去。

那是顾辞刚才离开我的方向,我不由得紧张了下,难道是顾辞出事了吗?

“啊~啊~~”男人哀叹不止的声音。

我心脏‘嘭嘭嘭’跳的极快。

我站起身壮着胆子朝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其实在现在这种危险的环境之中,顾辞如果真的出事了,我丢下他去逃命也无可厚非。

可是想到他临走前还在关照我,我还是决定上前看一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离发出声音的草丛越来越近,可那男人的叫声却越来越微弱。

还未靠近的时候,我就站在远处隐约看见有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正躺在草丛里!他身上的衬衫被鲜血大片大片的染红了,看起来触目惊心。

这个男人看起来好像根本就不是顾辞!而是其他的幸存者!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我是推书机,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留言找书书评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