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北境小贤王(宋民卓冬萱)在线免费阅读

强推热门小说北境小贤王,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宋民卓冬萱,主要讲述了:聪明人当道,蠢人似乎就只能挨欺负。宋民在其他几位皇子的眼中,便是那个典型的蠢人,加浑人。肃州灾民安置营的混乱,可能刚开始,一道弹劾宋民的折子就被送到了皇帝的御案上。肃州刺史杨会,金城郡太守李德牧,联名…

北境小贤王(宋民卓冬萱)在线免费阅读

《北境小贤王》免费试读第34章 肃州急报

聪明人当道,蠢人似乎就只能挨欺负。

宋民在其他几位皇子的眼中,便是那个典型的蠢人,加浑人。

肃州灾民安置营的混乱,可能刚开始,一道弹劾宋民的折子就被送到了皇帝的御案上。

肃州刺史杨会,金城郡太守李德牧,联名上书。

“肃州的这道折子,尚书台应该已经看过了吧?可有什么意见?”

温暖如春的宣殿内,老皇帝扬了扬手中的折子,对座下群臣问道。

李冠被贬河南尹后,尚书令便迅速的由卜光担任。

卜光闻声出列说道:“陛下,臣以为肃王这恐怕是在玩火自焚!肃王想要勤政,想赈灾,这自然是天大的好事,但将近乎一郡之民,悉数集中在金城之外,这若发生暴乱,则一发不可收拾,便是覆国的祸事。”

“臣以为杨会与李德牧二人的担忧,是应当的,臣在看完折子后,也有此担忧。”

“玩火自焚?卜大人,你这用词怕是有所不当吧。”丞相庞侯微微侧了下脸庞,神色不怒而威。

“国相,下官虽有用词不当,但若十几万人因为肃王的任性之举而吃不上饭,那恐怕就是弥天大祸了。而这,难道不是玩火自焚?”卜光不卑不亢的说道。

尚书台虽是少府属官,但权利颇大。

而尚书令这个职务,拿的俸禄也虽然连三公之一的御史大夫都比不上。

但论真实的权利,却与太尉在伯仲之间。

尤其是当今圣上格外倚重尚书台,这也在无形中抬高了尚书令的权力。

“此事尚未有定论,此时言说这些,怕是有些早了吧?你怎么就知道肃州那十几万的灾民就吃不上饭了呢?”

庞侯虽面对着圣上,但话却是给卜光说的。

而且这一番话,锋芒毕露。

尚书台过手着整个天下的折子,他们是皇帝陛下的眼睛和手。

肃王将灾民集中在金城之外的折子刚刚才上来,卜光这个尚书令怎么就敢断定,那十几万人会吃不上饭,会发生暴乱?

朝廷到如今连一两银子、一粒粮食都没有给肃州拨,这难道不是尚书台的问题?

卜光一听这话,脸色格外的难看,“国相,下官仅是表示一番担忧而已。”

“那本相以为你担忧的过早了。”

庞侯冷淡的说了一句,微微往后撤了一步,便重新站回了自己的位置。

卜光被说的哑口无言,也蒙着头回去了。

混迹在这官场之上,谁也不是个傻子,丞相今天这摆明了就是想要针对他一下。

老皇帝一看这情形,竟然乐了,他笑呵呵的说道:“卜卿有所担忧也是应当的,十几万灾民安置在一州州治所在,肃王也不知道如何想的。既然说道此事,那朕正好想问问,肃州今年岁收如何?”

百官哑然,忽然间没人吭声了。

任谁也听得出来,陛下这话里面有坑啊。

这个时候不说话大不了也就是挨一顿骂,但若是应了声,那后果会是如何就很难说了。

老皇帝的神色渐渐变得玩味,似笑非笑的看着下面的群臣。

不知为何,肃州在最近忽然间成了朝堂议事的重点。

这在以前是根本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就在皇帝的一个问题,让整个朝堂都变得肃穆的时候,一道尖锐的呼喝声忽然在殿外响起,“陛下,肃州急报!”

又是肃州?!

听着这两个字,所有人的心中都不由得为之一紧。

曾经以尚书令为首的李氏子弟,以及名门望族孙氏,都是因肃州而遭殃。

朝堂重臣对此或许不以为然,但下面的小官,现在听到肃州这两个字就紧张。

“呈上来!”老皇帝沉喝道。

这突然的一份急报,打断了皇帝陛下之前的问题,但却让大家的心更加的不安稳了。

肃州本是平静的一滩水,但随着王泽出使草原之后,好像渐渐的就开始变味了。

仔细的扫了一眼过后,老皇帝的脸色微微一变。

“国相,你看看吧。”

老皇帝挥手,命伺候在一旁的黄门侍郎将折子拿给了丞相庞侯。

庞侯微微弯腰,捧起了那道折子,老神神在在的看了起来。

但只是看了一眼,庞侯的脸色就变了,“陛下……这……”

“看,看完再说。”老皇帝说道。

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怒,好像这个事情很平淡一样。

但站在这殿上的所有官员心中可都明白,能令一向很能装的丞相都变了脸色,那这道折子就绝对不一般,所牵扯到的极有可能是大事。

丞相的手有些微不可查的发抖,看完之后,他长长的吐了口气,这才站直了身体。

“陛下,此时交由廷尉、会同尚书台、肃州刺史审查,司空总理如何?”庞侯扬起脸,很谨慎的问道。

这一句话,让点朝堂众臣子连呼吸都猛地一滞。

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竟然需要司空总理审查,廷尉、尚书台、肃州三司同审?

老皇帝对此却好像很随意一般,“依朕看,此事丞相便可定夺,你查查清楚,给肃王一个交代便是,何须如此劳师动众的。”

“陛下,老臣查办此案,怕是不妥吧?”庞侯问道。

老皇帝似乎真的挺嫌弃肃王的,就连说这个话都有些不耐烦,他说道:“有什么不妥的?你知道办不就完了,到底是有人刻意陷害还是肃王自导自演,弄清楚,给朕一个答案。”

“诸位卿家可还有其他事?若无事,都下去歇着吧。”

就这么干干脆脆的一句话,皇帝陛下便把这个皮球很直接的踢给了庞侯。

那道来自肃州的急报上到底写着什么样的内容,也就皇帝陛下和丞相二人清楚。

但大家还是忍不住的好奇,越是难以知道的事情,就越是好奇。

尤其是皇帝陛下的态度如此的随意,可丞相却要求由司空大人主查此事,还需要廷尉和尚书台、以及肃州三方协理,就这一句话,那这个事情就绝对不是简单的事情。

群臣离了宣殿,窃窃私语之声响了一路。

“那折子到底有什么内容,诸位可有想法?”

“能有啥想法,绝对简单不了。”

“依我看啊,我们还是少操这个心,这几日朝中可风云变幻的厉害。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是了,不该我知道的事情,我现在是一个字都不想知道。”

“你就真的一点也不好奇?肃州恐怕是出了大事了。”

“我好奇啊,但我能忍!”

……

宋民心心念念的一个人,终于风尘仆仆的来了。

他是天水郡卓氏当代家主卓冬萱,一个少见的女家主,一个很仙的女人。

历史还是有巧合的地方的。

起码,在这个和汉朝很相像的时代下,卓氏依旧是炼铁世家。

对于这一次的见面,宋民很认真。

杀鸡宰羊以为乐,除了规格没抬之外,在招待上,宋民极其热情。

“王府简陋,卓家主就随便对付对付,哈哈。”宋民搓着手,表现的竟有些局促,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个王爷应该有的姿态。

1 2 3 4 5
赞(0)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