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陈九阳姚紫萱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经典都市小说风流逍遥邪医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将满盈是个网文大神,小说主角是陈九阳姚紫萱,《风流逍遥邪医》这本小说又名《风流神医:刚退伍,你就骗我同居》主要讲述了:看着焕然一新的家,母亲和妹妹眼里充满了惊喜和激动,这个家的生机再次焕发,陈九阳也是由衷的开心。陈九阳道:“看来你挺有钱的。”姚紫萱盯着他:“你很强,不是一般意义的那种强,那一脚踢的很快,连我都没看清,……

陈九阳姚紫萱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风流逍遥邪医》第5章 美女入房,要个交代

看着焕然一新的家,母亲和妹妹眼里充满了惊喜和激动,这个家的生机再次焕发,陈九阳也是由衷的开心。

陈九阳道:“看来你挺有钱的。”

姚紫萱盯着他:“你很强,不是一般意义的那种强,那一脚踢的很快,连我都没看清,但是力度却控制的很好,没有踢死人,甚至能够驱使蛇鼠。”

“这种收放自如的力量,奇特的手段,我只在我爷爷他们那个神秘的小圈子里听闻过一次。”

“我相信你有能力治疗我的寒症,我想请你治疗我的寒症……”姚紫萱想了想,咬牙道:“只要你能治疗好我的寒症,只要我能给的,我都给你!”

陈九阳意味深长道:“包括你?”

姚紫萱俏脸顿时一红,煞是好看。

“哈哈哈!”陈九阳大笑:“我本就是医生,治疗你的寒症没有问题,我不会提过分的要求。”

“但是治疗你寒症的事情不是现在,得缓几天。”陈九阳道:“我这几天要去一趟奉城处理一点事。”

“行。”

姚紫萱掏出最新款的手机给陈九阳:“换了吧,我看你还用的是老年机。”同时还有那张银行卡。

陈九阳沉默了片刻:“谢谢。”

“不客气。”姚紫萱微微低着头,漫不经心道:“不知道为什么,待在你身边,我会感觉舒服一些,今晚我可以住在你家吗?”

陈九阳神情一怔,这丫头好敏锐的洞察力,他是九九纯阳之体,姚紫萱是纯阴之体,靠在他身边,当然会觉得很舒服:“可以。”

“哥,紫萱姐姐,开饭啦。”

饭桌上,其乐融融,张秀珍老是给姚紫萱夹菜:“闺女,多吃点。”

姚紫萱笑眯眯道:“谢谢阿姨。”

陈雅婷也是说道:“紫萱姐姐,晚上你睡哪个房间?”

姚紫萱微垂着头,有些害羞,支支吾吾:“我都行。”

陈九阳笑呵呵道:“小雅,你过阵子记得去大学报道,哥给你出学费。”

陈雅婷嗯嗯应了几声。

吃完饭后,各自回了房间,姚紫萱财大气粗,竟是直接在每个卧室里都安装了一个厕所浴室,这一个就得好几万,她起码为自己家花了几十万不止。

洗漱完之后,陈九阳躺在床上,拿出手机,登录一年都没有上过的腾讯扣扣和微讯。

在利刃军团里,怕泄露信息出去,任何联网的设备都不准有,像陈九阳的老年机,都是军团特制的。

一上线,信息就不停的跳,可惜的是,大多数都是班级群信息,只有寥寥几个人给他发了信息。

其中就有他大学交上的好兄弟胡七芥,他消失了一年,对方几乎每周都会定期发信息问候陈九阳的安危。

陈九阳心头微微一暖,回了个信息:“好兄弟,我回来了。”

下一刻,对方直接打电话过来。

“九阳,你失踪了一年,现在人在哪?身体怎么样?人安好吗?”胡七芥关切的声音响起。

陈九阳呵呵一乐:“我人好的很,现在在资阳县家里,这几天就准备回奉城,七芥,谢谢你关心我。”

胡七芥道:“废话,一世人,两兄弟,我不关心你,难道你女朋友关心你啊?”

陈九阳道:“我不在的这一年里,她过的怎么样?”

“……”沉默了一会儿,胡七芥道:“有些事,等你回奉城我再告诉你吧。”

“行。”陈九阳道:“我应该明天就会来一趟奉城。”

“兄弟,那咱们明天见。”说完,胡七芥就匆匆挂了电话,似乎有些不对劲。

陈九阳放下手机,安心入睡。

翌日。

陈九阳清晨一早就起床跑步来到了河边无人的公园,修炼起八九玄功。

清晨的第一缕紫色,灵气极为浓郁,对陈九阳的修炼极为有帮助。

他盘膝而坐,迎着朝阳的紫气修炼。

坐如虎,行如龙,不动为利刃标枪。

修炼境界的功法为八九玄功,治人救命的功法乃纯阳枯木回春功,杀人取命的是瞬灭武法。

吞吐完紫气之后,陈九阳忽得一个起身,修炼起瞬灭功法。

瞬灭功法,修炼者每一境,可得三式杀招。

指为剑,臂为刀,似有剑吟声响起,又若有刀鸣嘶吼,刀剑合璧,天下无双,同级无敌!

随着陈九阳的身体挥动,一股又一股气浪浮现冲霄,震落无数夏花。

就在陈九阳修炼完毕时,一个年轻女子和一个中山装老者却是来到了陈九阳附近练武。

陈九阳看了一眼,那女子手持木剑,在舞剑法,看似动作敏捷,威力凶猛,却极为伤身。

似乎练的是残缺功法。

那女子容貌出众,身材姣好,肌肤雪白,要是继续练下去,不出几年,就会练废身体。

陈九阳抱着医者仁心的心态,路过他们时,淡淡地留下一句话:“此法有误,不可修炼,臂上三寸有暗伤。”

正在练剑地女子听到这句话,动作愣了一些,啐了一口:“哪来的神经病,懂些什么。”

然而老者却是来到年轻女子身前,抬起手往女子用剑的手臂上三寸处轻轻一压,年轻女子顿时冷汗直冒,大呼:“爷爷,好痛,您干嘛?”

“真是暗伤!”中山装老者一脸吃惊,看着陈九阳远去的背影:“孙女,咱们碰上高人了。”

“什么高人不高人,那人也就跟我差不多大,指不定修为比我弱呢。”年轻女子撇撇嘴,一脸不屑。

陈九阳回到了家,只见家门口站着十几个人,都是村支书黄家的宗族之人。

为首的认识正是村支书黄梁波,他面色不善地开口道:

“陈九阳,你打伤我侄儿等人,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

1 2 3
赞(0)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