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完整版《春光好》免费阅读

春光好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主角是时蕊江赫沉,主要讲述了:片刻之后,李梦溪似乎想起来了什么:“噢,好像是在江……”——–她话还没说完,一抹清携高大的身影挡住了门口的光线:“李梦溪。”男人立在那里,矜贵的气度浑然天成,那双如寒潭一般的……

完整版《春光好》免费阅读

内容赏析

第四章 是她不配
片刻之后,李梦溪似乎想起来了什么:“噢,好像是在江……”

——–

她话还没说完,一抹清携高大的身影挡住了门口的光线:“李梦溪。”

男人立在那里,矜贵的气度浑然天成,那双如寒潭一般的眸子,像刀锋一样锐利,薄唇微抿着,带着几分生人勿近的气息。

看到江赫沉,李梦溪眼底迅速掠过了一抹诧异,随即撒娇道:“江少,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一个人的~”

时蕊默默的吸了口气,刚要开口说话,他竟然顾自带着李梦溪转身走了,从头到尾,没看过她一眼!

生生将到嘴边的话咽回去,看着那对远去的‘璧人’,她突然有些自嘲,无论谁跟他江赫沉站在一起,都像是天生一对,唯独她,不管跟他有过多少亲密,她对他来说,都见不得光,是她不配。

电梯口,江赫沉突然甩开了李梦溪挽着他的手,脸上带着不悦。

李梦溪不明所以,犹豫了一秒,还是决定大胆上前,丰满的胸口蹭上了江赫沉的手臂:“江少……怎么了嘛?”

江赫沉微微侧过脸,冷睨着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我没有要别人剩下的女人的习惯,尤其是兄弟用过的。”

李梦溪愣在当场,她原以为方才他没拒绝她的亲昵,就默许了两人的可发展关系,没想到这个男人翻脸比翻书都快!

‘叮——’

电梯抵达,江赫沉抬步进去,抬手拍了拍被碰过的衣袖,眼底尽是厌恶之色。

李梦溪没跟上,刚才江赫沉的眼神吓坏了她,她立在原地脸色苍白,像她这种女人,入不了江赫沉的眼,是他方才的‘默许’给了她错觉,她有自知之明。

晚上,时蕊本来就没有想回家的意思,正好同事要换班,她便同意了。

想到要一夜不归,有意叮嘱江赫沉记得吃饭,刚拿出手机又犹豫了。从来都是她事无巨细巴巴的往上凑,什么时候能改掉这个臭毛病?

已经决定要彻底放下、离开这里,酝酿了整整三年了,不能因为他突然回来,就动摇。

她承认自己看到他的时候还是会悸动,但也绝不允许自己再犯贱,反正从一开始,就是她一厢情愿。

半夜来了一台急诊手术,结束时已经早上六点了,天空隐隐泛起了鱼肚白。

时蕊累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毫不夸张的说,出了手术室,看东西视线都带重影。

做手术的时候需要长时间精力集中,那并不比体力活来得轻松,稍有不慎,可是一条人命。

回到办公室稍作休息之后,她换好衣服踏着清晨的薄雾回家。

看着树立在晨辉中的江宅,她突然有些感慨,这里是她自以为的归属,里面住着她最爱的人,却不属于她,是她痴心妄想霸占了这么多年。

她二十四岁了,江赫沉比她大三岁。

都说男人三十而立,他又这么多金有才,外貌出众,和别人结婚是迟早的事,这么多年,她终于学会主动退出,不再给自己找不痛快。

累了一晚上,进门置身熟悉的环境,身体的机能就开始不受控制的陷入睡眠状态。

甩掉脚上碍事的鞋子,真想把手提包随手丢下,回房间美美的睡上一觉,可是一想到江赫沉不喜欢乱糟糟,她还是耐着性子把换下的鞋子收拾好。

她不知道,她的所有行为都被站在楼梯口的男人尽收眼底。

她半闭着眼迷糊着撞在了一堵‘肉墙’上,男人蹙眉不悦,骨节分明的手抓住了她羸弱的手腕,稍稍用力,冷声斥道:“给我站稳了!”

1 2 3
赞(0)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