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穿成外室后我不想奋斗了余枝闻九霄,穿成外室后我不想奋斗了最新章节

热门新书穿成外室后我不想奋斗了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余枝闻九霄,主要讲述了:余枝捧着梳妆匣子,太闪,闪得她眼疼。却还是舍不得关上,看了一眼又一眼。再看对面的金主大人,顺眼多了。也不知是不是余枝的错觉,她总觉得三爷的脸没那么冷了,他似乎还冲她笑了一下。大半年了,从金主第一次出现…

穿成外室后我不想奋斗了余枝闻九霄,穿成外室后我不想奋斗了最新章节

《穿成外室后我不想奋斗了》免费试读第46章 三爷笑了(加更)

余枝捧着梳妆匣子,太闪,闪得她眼疼。

却还是舍不得关上,看了一眼又一眼。

再看对面的金主大人,顺眼多了。也不知是不是余枝的错觉,她总觉得三爷的脸没那么冷了,他似乎还冲她笑了一下。

大半年了,从金主第一次出现到现在有大半年了,他何曾笑过?

余枝瑟瑟发抖了,越发觉得金主看她的目光像看小肥猪,这是养好了膘准备杀掉了?

且不说余枝都脑补了些什么,闻九霄的心情却很好,他已经能确定,让他一夜好眠的是余枝这个人,他在她的床上能很快入睡,是因为床上有她的气息。

这个发现让闻九霄很满意,他对余枝这个女人很满意。她生得漂亮,而又不妖妖娆娆,时常素颜示人,让他觉得很舒服。把这样一个人摆在床边,闻九霄能够接受。

她安分知足,从不吵着要这要那,随手给她点东西,她就高兴得跟孩子一样,眼睛亮得像倒映了一整个星河,那模样十分取悦他。

她也不黏人,不会整天缠着他让他陪,也不会追着他问东问西。这样的女人放在后院一定不会给他添麻烦,他在外头应付衙门的公事已经很累了,不想回到府里还有人在耳边念念叨叨。

余枝这个女人刚刚好,就算她不学无术了些,女红差了些,闻九霄觉得也不是不能接受。

闻九霄从桃花里出来,马车行到文昌大街的时候他突然喊停。清风拉住马,“三爷,可是有事?”

闻九霄看着路边的聚宝斋,他就想到了余枝,不过几样杂宝她就高兴成那样子。那个女人身上太素净了,他去给她挑几副头面。

“我去那转转。”闻九霄朝铺子一指。

清风看过去,聚宝斋?懂了,三爷一定是去给余姑娘挑首饰的。

三爷待余姑娘可真上心,清风在心里把余枝的位置又往前提了提。

就闻九霄这通身气派,只要不眼瞎,都能瞧出这是位贵客。

聚宝斋的掌柜态度可热情了,“贵客要瞧点什么?里头请。”一般的首饰压根不看,直接领里面去了。

待闻九霄坐定,香茶奉上,掌柜就把册子捧过来了,“贵客您先看着。”意思是瞧中哪个他让人取。

闻九霄却没动,“把你们这头面——”

掌柜懂了,“贵客这是要为家中娘子挑选头面?不是我夸嘴,我们聚宝斋的头面是京里头一份,最近新出了几个样式,特别受夫人小姐们的喜爱。”一边换了册子奉上。

娘子?闻九霄的手顿了一下,并没有出声反驳。

见闻九霄没动册子,掌柜索性直接喊人捧着实物送过来让他挑。

闻九霄也不负他望,头一样便挑中了一根金镶珠宝蝴蝶簪,价值三千两白银。后又挑中纯蓝宝石吊坠,只这两样就小一万两下去了。

掌故笑得合不拢嘴,那态度更殷勤了。

一旁的清风也暗暗咋舌,三爷何时这般大方过?这也太宠着余姑娘了吧?余姑娘的位置还得往前挪。

可府里正为三爷相看婚事,将来三爷娶了亲,他是站余姑娘呢,还是站府里的女主子呢?

清风内心纠结着,都没注意到三爷自个把账结了。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就见三爷冷淡的眼神从他身上扫过,顿时一个激灵,“三爷,给小的吧!”伸手去接。

闻九霄避开他的手,径直出了聚宝斋。

身后是掌柜热情的欢送声,“贵人慢走,下回再来。”哎呦喂,今儿这一单生意抵得上一个月的了,要是这样的贵客一个月能多来几回就好了。

清风很唾弃掌柜那谄媚样,然后忽然意识到,不对呀,三爷怎么有那么多银子?身为三爷的贴心人,他怎么不知道三爷还有额外的私房?

清风哭丧着脸,不过下一刻他又振奋起来,只要他忠心,站得稳,三爷一定会更加信任他的。

“啊,三爷,小心!”清风一抬头,险些吓得魂飞魄散。

就见大街上不知何时跑来一匹马,路中间有个小童明显吓住了,眼看马就要从他身上踩过了,三爷冲上去抱住了那个孩子,马的前蹄已经抬起,马上就要落到三爷身上——

闻九霄抱住小童顺地一滚,险险避开,两人都没事,反倒是那匹马摔倒在地上了,马上的人自然也摔下来了。

“三爷,三爷,您没事吧?”清风连滚带爬跑过来。

小童也是哇哇大哭,他的父母冲过来把他紧紧抱在怀里,扑通一声跪地上拼命磕头。小老百姓,话都说不出来,就嘭嘭嘭地磕头。

“无事。”闻九霄给了清风一个眼神,清风立刻扶起地上的人,低声道:“赶紧走吧。”敢在大街上骑马的,可不是寻常百姓惹得起的。

“郡主!郡主!您怎么样了?”一群人冲过来,直奔摔在地上的少女,七手八脚把人扶起来,“伤着哪里没有?”

若是郡主伤着了,他们这些人全都得吃刮落。

少女摔得全身都疼,却更加气愤,“大胆,居然敢谋害本郡主,我看你有多大的胆子?”

她身边跟着的人也是耀武扬威,纷纷说要抓闻九霄去衙门,只有个别两个精明的没吭声。眼前这位公子光看穿戴气度就不寻常,谁知道是哪家的贵公子?

闻九霄看向那少女的眼神特别冷,声音更冷,“闹市纵马,险些伤及百姓,该当何罪?”

少女看清闻九霄的样貌,顿时一愣,嘴上仍强硬,“区区贱民,也配与本郡主相提并论?”

闻九霄压根就不理会她,他问的是匆匆赶来的巡街的捕快。

也是闻九霄的老熟人了,他一抱拳,“原来是小闻大人。”心里暗暗叫苦,看这两边人,但凡是个聪明的,他都不想卷入其中,奈何一方是小闻大人啊,杀神啊!

他正了正脸色,对少女道:“这位小姐,还请你跟在下去京兆府一趟。”

“大胆!”少女又气又怒,“我父乃镇北王,谁敢碰本郡主。”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闻九霄依旧冷着脸,看向那捕快,“何捕头,本官相信你会秉公执法。”

何捕头都要吐血了,镇北王啊!大庆朝唯一的异性王爷,他这回算是被小闻大人给坑惨了。

可到了这份上,小闻大人还盯着呢,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郡主请跟在下走吧,职责所在,还望郡主莫要为难在下。”

少女不由朝闻九霄望去,却见他的眼神极冷,她如受了天大委屈似的,一跺脚,“去就去,我看谁敢为难本郡主?”

1 2 3 4 5
赞(0)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