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男女主人公叫云帆冷凝霜的小说免费资源

看都市类型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静悄写的《师姐,我真没有乱来》,男女主人公是云帆冷凝霜,《师姐,我真没有乱来》这本小说又名《绝色师姐:爱上风流小师弟》主要讲述了:一声尖叫,林天心吓得直接跳进了云帆的怀里。“虽然你服务很主动,但现在不是时候!”云帆身体一僵,随即定了定神。无暇感受怀里的滋味,云帆直接抄起桌上的酒瓶砸了过去。砰呲!刀疤男一个利索的躲闪,酒瓶砸了个空……

男女主人公叫云帆冷凝霜的小说免费资源

《师姐,我真没有乱来》第3章 两女争锋,误伤无辜的吃瓜群众

一声尖叫,林天心吓得直接跳进了云帆的怀里。

“虽然你服务很主动,但现在不是时候!”云帆身体一僵,随即定了定神。

无暇感受怀里的滋味,云帆直接抄起桌上的酒瓶砸了过去。

砰呲!

刀疤男一个利索的躲闪,酒瓶砸了个空,碎了一地。

眨眼间,刀疤男就冲到了云帆面前。

“找死!”

云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徒手抓住对方的匕首。

“什么?”

还未等男子反应过来,云帆便一拳轰在了刀疤男的肚子上,直接将其打飞出去,狠狠砸在墙上。

砰!

一声巨响,让刀疤男内心巨震。

“这是高手!”

男子脸上露出一丝惊恐,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狼狈逃走,消失在了包厢里。

“好了,足疗妹,别抱那么紧!”

云帆对着怀里的林天心打趣道:“没想到你这么受欢迎,是个抢手货啊!做足疗有人抢,来陪唱也有人抢!”

林天心面色羞红,从云帆怀里挣脱开来,白了一眼云帆。

“他是来杀我的!”

林天心的语气柔和了不少。

虽然这个家伙很讨厌,但却该死的靠谱,从昨晚到现在,眼前的男人已经救了她两次了。

“他为什么要杀你?”

云帆一脸不解,心想这足疗妹是不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就刚才那家伙,论实力和身手都不弱,要不是足疗妹运气好碰到了他,恐怕下场就好不到哪里去了。

“一时半会也说不清!”

林天心没有道出自己的身份,眼下这个节骨眼,谁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敌是友。

“话说你就没个正事做吗?不是足疗就是KTV!”林天心主动转移话题。

云帆苦笑道:“你这话就不对了,对于我来说,这就是正事!”

“恶心!”

林天心一阵恶寒。

刚刚对云帆有的好感,瞬间就消弭殆尽。

这时,云帆话锋一转,“足疗妹,你是不是撬了别人的班,才会被追杀?”

“不许叫我足疗妹!”

林天心一阵发毛,这家伙还叫上瘾了!

“我又不是歧视你,任何人都都有选择职业的权利,不过以你这条件,随便拍几个短视频,然后直播打pk他不香吗?”

好吧!

这下林天心彻底无语了,这个家伙狗嘴里就吐不出象牙,她堂堂林家千金用得着直播要饭吗?

这还不如足疗呢!

只要不上二楼,起码还是个正经职业。

不过她还是感激道:“谢谢你救了我,但他们可能盯上你了,你自己小心点!”

“有条件的话,先离开江南一段时间吧!”

不消多想,林天心就认定了这两次危机是陈家针对她做出的行动。

她很清楚陈家的作风。云帆无意之中两次破坏他们的计划,对方一定不会放过云帆,但以云帆的身手,想必自保应该没问题。

此刻她在内心已经开始怀疑林雅,她不是无脑的女人,两次意外,都和林雅脱不开干系。

可她还是希望这两件事都只是巧合。

毕竟两人曾经亲如姐妹,从小到大,林雅都是以包容和忍让的态度对她。

她不希望妹妹因为一点利益,就投靠了陈家。

“这还差不多,这几天风声紧,你还是先躲躲吧!”

云帆准备离开之际,一队便衣就走了进来。

为首之人是一个短发美女,英姿飒爽,和林天心相比,是另外一种的美感。

都说自古江南出美女,以前云帆不相信,现在他相信了。

“是你报的警?”女警官看向林天心的时候,面露古怪之色。

云帆一看这架势,两人好像认识?

难道足疗妹以前被抓走过?

林天心没给她好脸色,冷漠地解释了一句:“我不小心按错号码了,没有人骚扰我!”

“是吗?那我现在完全可以告你妨碍公务之罪咯!”女警花也不是善茬,嘴角一掀,和林天心杠上了。

林天心冷声道:“江雪燕,你威胁不到我!”

林天心和江雪燕两人都是江南四大美女之一,但两人关系向来都不是很对付。

明里暗里,都在相互针对着。

眼下这场合,两人又较上劲了。

本来要走的云帆,看到两大美女争锋的场景,心想有好戏看了,于是默默在一旁当起了吃瓜群众。

“林天心,你得意不了多久!”

话音刚落,江雪燕指着云帆说道:“来人,把这个骚扰女性的恶徒带走调查!”

我尼玛……

云帆汗如雨下,没想到两女的战火竟然蔓延到了他的身上?

他一脸无辜,连忙解释道:“警官,你搞错了!我只是个无辜的吃瓜群众啊!”

但江雪燕可不想听他解释,直接挥手命令道:

“铐上他!”

江雪燕的两名属下直接上前,把云帆铐上了。

“不关他的事,放了他!”林天心开口道。

谁料江雪燕却冷笑道:“关不关他的事,等我调查后才知道,你急什么?”

“带走!”

林天心知道江雪燕是在公报私仇恶心她,但她却无能为力,只能赶紧回去找老爹想办法赎人了。

……

警车上,云帆突然说道:“报告警花,我要上厕所!”

“给我憋着!”江雪燕瞪了云帆一眼,直接呵斥了一句。

一路上,这个家伙一点也不老实,要么往她身上挤挤,要么就把头靠她肩膀上。

简直烦死个人!

“那我尿车上了!”云帆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伸手就要解开自己的拉链。

“停车!”

江雪燕赶忙叫停,没想到这个家伙竟如此的低俗。

随后,她拽着云帆下了车,并且警告道:“你最好老实点,别耍什么花样,否则你会死得很惨!”

“放心,我最老实了!”

此刻,云帆嘴角一撇,准备开溜。

但江雪燕却不相信他,直接拿出手枪抵住他的背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落在我的手中,算你倒霉!”

额……

云帆无奈道:“我都不明白,我和你既没仇也没怨,更别说骚扰女性了,为什么要为难我一个无辜的路人!”

“哼!”

江雪燕冷哼一声,“谁让你和那个女人有关系!”

“天地良心,我和她真没关系,你要是再不放我,我就告你公报私仇!”云帆大声道。

但江雪燕却冷笑道:“尽管去告,要不要我把我的工作号也告诉你?”

好吧!

这娘们软硬不吃,看来只能另想办法。

“那个,你可不可以先避一避?你在一旁,我尿不出来!”云帆假装为难的说道。

但江雪燕却厉声喝斥:“不可以,尿不出来就滚上车!”

本能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家伙要逃走,为了稳妥起见,她需要亲自看守。

“那我尿了!”

这时,云帆直接解开裤子,一泄如注。

“无耻!”

江雪燕一脸羞愤,连忙把头转向一边。

谁料刚转身,云帆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江雪燕发现自己被耍了,气得直跺脚,朝着云帆消失的方向,怒骂道:“臭流氓!你最好别落到老娘的手中,否则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就在她准备下令追捕云帆的时候,家里突然打来电话。

“雪燕,你快回来吧!你爷爷快要撑不住了!”

“爷爷!”

江雪燕着急之下,也顾不上搜捕云帆了,连忙驱车回家。

回到家族之后,江雪燕来到了江万里的房间中。

此刻,躺在病床上的江万里气息很虚弱。

众人低头不语,现场很沉默,江万里可是江家的天,如果他倒下了,江家也会走向没落。

“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干什么,老子还死不了!”江万里支撑虚弱的身体,怒骂道:“都给老子滚出去!”

众人哪敢触碰老爷子的霉头,连忙退了出去。

“小燕留下!”

“是,爷爷!”

江雪燕再也不复之前的霸道,乖巧的来到江万里的面前。

江万里憔悴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奈:“小燕,爷爷快撑不住了,为了保住江家,爷爷希望你能和陈玄订婚!”

“爷爷,我不喜欢他,更不会嫁给他!”

江雪燕想都没想直接拒绝。陈家野心勃勃,陈玄作为陈家大少,更是手段狠辣,就算嫁给陈玄,陈家也不会放过江家。

“唉!”

江万里叹了一口气,“若不是我的身体已经快不行了,江家也不需要你一个女子来守护!别怪爷爷,若不和陈玄订婚,我走之后,江家会被陈家蚕食殆尽的!”

在江南,原本江家和陈家势均力敌,但那也是在他巅峰的情况下,他若是倒下,江家就再也不是陈家的对手。

“爷爷,我不怪您!可您的病情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江雪燕沉痛的问道。

为了家族,她可以牺牲自己,只怕牺牲无用,但她更希望的是爷爷安然无恙,只要爷爷在,江家就在。

江万里垂头丧气的说道:“我这一身伤病,是在战场上留下的,当年鬼谷老天师用鬼门十三针,给我续了十三年的命!”

“那我们可以找到老天师!让他再给爷爷续命!”江雪燕悲痛欲绝的神情突然涌出一丝希望。

但江万里却摇头道:“老天师行踪漂浮不定,哪是这么容易就找到的,更何况就算找到,老天师也未必会出手,当年要不是当年他刚好需要江家阴阳玉佩中的阳玉,为他徒儿治病,他也绝对不会违背因果,为我强行续命!”

说罢,江万里从枕头底下取出另一枚玉佩—阴玉,递给了江雪燕。

瞬间,江雪燕神色暗淡了下来。

“小姐,陈家送来请柬,邀你明天去赴宴!”

这时,门外的江家护卫说道。

“唉!欺人太甚,你先出去吧!”

江万里无奈叹了一口气,要不是他日暮西山,怎会轮到他陈家嚣张!

“至于嫁不嫁给陈家,你自己做主吧。”

“是!”

江雪燕离开房间,暗淡的眸子中带着一丝坚定之色,“爷爷,我一定会找到鬼谷神医,为您续命!”

1 2 3
赞(0)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