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主角叫刘晨张秀禾的小说在哪阅读

男女主人公叫刘晨张秀禾的热门新书山村傻医俏佳人是由著名网文作者一曲秋水所著的都市类型小说,《山村傻医俏佳人》这本小说又名《乡野情缘》主要讲述了:走进厨房,揭开落了厚厚一层灰尘的锅盖,生火刷锅。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何况是刘晨这样的家庭,这些事情早就熟练得不能再熟练了。从瓦罐底刮出一块猪油,从柜子里翻出那些材料。放进锅里,慢慢熬制。大概二十分钟以后……

主角叫刘晨张秀禾的小说在哪阅读

《山村傻医俏佳人》第3章 你帮姐姐擦

走进厨房,揭开落了厚厚一层灰尘的锅盖,生火刷锅。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何况是刘晨这样的家庭,这些事情早就熟练得不能再熟练了。

从瓦罐底刮出一块猪油,从柜子里翻出那些材料。

放进锅里,慢慢熬制。

大概二十分钟以后,锅里的东西变成了膏状,刘晨不等放凉就装进了一个空了的茶叶盒里,带上门,兴冲冲的往张秀禾家走。

刚到路口,几个人谈话的声音清清楚楚的落入了他的耳中。

“李财,你可真够没用的,能被一个傻子给打了,你说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这声音是赵三元?他的形象很快就出现在了刘晨的脑海中,酒糟鼻,中分头,一脸横肉,身上披着件西装外套,里面是一件毛衣,啤酒肚露出来半个。

赵三元人送外号“高杆”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恶霸。

刘晨听父母说过,从前村里人想要盖新房,一定要去给赵三元送点礼才能动土。

他家盖新房,堵在路上挨家挨户收份子钱,弄得怨声载道,村里人没有一个不恨他的。

还好后来上面下达文件,严打街霸、村霸,赵三元才消停了点,不过也仅仅只是一点。

现在他在村里开了个棋牌室,其实也就是个赌场,手底下养着一群泼皮无赖。

这是带赵三元回来报仇?真是脸都不要了。

李财尬笑两声:“三元哥,我今晚不是喝多了嘛,走路都打晃,还被那傻子从后面偷袭了,要是在平时……”

“得得得,别吹牛比了,你什么样我们还不知道?”

赵三元很不耐烦的打断了李财的话,随后眼珠一转,搂着他的肩膀说道:“我跟你说那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让我睡你老婆一晚上,就给你免三千的账,这价钱比会所里的嫩模都高,你赚大了!”

后面跟着的两个人发出一阵猥琐的笑声,陈四,张麻子,都是村里游手好闲的二流子。

“别的不说,李财媳妇是真够味啊,那胸,那屁股,啧啧啧。”

赵三元听得热血沸腾的,拍板说道:“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

“老大,你这个成语用得好,都是日。”

“哈哈哈,走,快走!”

几人恶意的大笑着,推搡着李财往前走,突然,路基下面跳出来一道黑影,吓得几人齐齐往后退了一步?

“谁啊?大晚上的躲在这里吓人,活得不耐烦了?”

这群人渣,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都干得出来,刘晨咧嘴一笑,黑暗中露出了两排大白牙:“嘿嘿嘿,你爹。”

赵三元眯着眼睛一看:“靠,这不就是大毛那个臭傻子么?省得我们到处去找你了,给我抓住他!”

陈四和张麻子卷起袖子走向了刘晨,今晚老大玩女人,他们玩傻子,吊在树上用鞭子抽,绑在磨盘上让他拉磨,傻子可比普通人好玩多了。

就在这时,他们看到刘晨的眼睛亮了一下,就好像小电珠一样。

嗯?眼花了?

此刻九眼神瞳自行发动,刘晨视野里的一切都变了,黑暗中,他甚至能看清几人脸上的毛孔,刚才还有些慌乱的心情,瞬间就镇定了。

他弯下腰捡起一块石头,九眼神瞳锁定了陈四和张麻子身后的赵三元,扬手砸了过去。

“咻!”

石块准确的砸在了赵三元的面门上,砸得他急退几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捂着脸惨叫起来。

用石头砸人?这傻子真是不讲武德。

短暂的愣神之后,张麻子恶狠狠的说道:“大毛,你死定了。”

“嘿嘿嘿,来抓我啊。”

刘晨做了给鬼脸,撒腿就跑。

“你,你给我站住!”

陈四和张麻子气得七窍生烟,刚想追过去,却看到刘晨又弯下腰捡起来一块石头,看似随意的向他们扔来。

两人本能的闪到一边,只听“啪”的一声,第二块石头又砸在了赵三元的脑袋上,这一次他连哼都哼不出来了,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晕死了过去,两管鲜血从他的鼻孔里突突往外窜。

“老大!”

陈四和张麻子急忙回身,查看赵三元的情况。

他不会被傻子大毛给砸死了吧?看着赵三元血头血脸的模样,李财的心里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

死了好,死了就不用还他钱了。

“老大,老大!麻子,怎么办,还追吗?”陈四六神无主的问道。

“还追个屁,先送老大去诊所包扎,等明天天亮的,我要活剐了那个臭傻子!”

两人商联了一下,抬着昏死过去的赵三元向村诊所走去,李财愣了一会儿,急忙跟上了他们的脚步。

黑暗中,刘晨颠着手里的石块,嘴角勾起了一抹畅快的弧度,这三年欺负过他的人,他会一一还回去!

红砖房内,张秀禾倒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随后支撑着爬了起来,想要清扫房间里的玻璃碎片和血迹。

“咚咚咚!”

在一阵脚步声中,刘晨掀开帘子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个茶叶盒,傻笑着说道:“姐,我这有好东西,擦在身上,很快就不疼了。”

自己的男人把她当牲口打,这个傻子却这么关心她。

张秀禾心中一阵酸楚,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什么好东西?给我看看。”

刘晨摘掉盒盖递了过去,张秀禾低头一看,里面放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茶叶盒上还有未散去的温度,要不是有一股淡淡的药味,她肯定会以为这是粪。

刘晨脑子坏掉以后就生活不能自理了,经常随地大小便,这种事情以前也不是没干过。

“把这东西擦在身上?”张秀禾狐疑的问道。

刘晨重重点头:“姐,这是金创膏,效果可好了。”

张秀禾沉默了几秒钟,随后长叹一声说道:“你帮姐擦。”

要是换做别人,傻子拿来的东西肯定不敢往身上抹,而张秀禾现在有一种自暴自弃的感觉,反正都这样了,还能更糟么?

“好!”

刘晨还担心张秀禾不肯用呢,他乐呵呵的走了过去,随即眉头又皱了起来,看着张秀禾青一块紫一块的胳膊,他只恨自己刚才没给李财也来一石头。

正想着,张秀禾直接把衣服脱了下来。

“擦吧,这样方便。”

1 2 3
赞(0)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