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本是娇娇儿_宋辞安谨之_竹苓

农女本是娇娇儿

农女本是娇娇儿
作者:竹苓
主角:宋辞安谨之
状态:连载中
类型:经商种田

小说简介

人固有一死,或死于红烧猪头肉,或死于酱香猪蹄膀,可宋辞死在了一碗半点油水都没有的阳春面上,委实跌份儿!

内容赏析

第1章 醒来

头疼,恶心,难受。

宋辞闻着鼻尖熟悉中透着寡淡的味道,“哇”地一声吐了。

接着,耳边传来一道震天响的哭嚎声。

“我的儿,你可算是醒了,你要是就这么走了,扔下娘可怎么活啊。”

宋辞皱了皱眉,看着眼前这个头发灰白面容憔悴的乡下妇人愣住了。

这人谁啊?

瞧着宋辞发愣,妇人忍不住整个人扑了上来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哭嚎道:“我的儿你这是怎么了啊?”

妇人身上浓烈的油腥味直冲鼻尖,宋辞眼风里瞥见放在床头的那碗阳春面胃里一阵翻滚。

她一把推开妇人,趴在床头再次哇哇大吐起来。

“阿词,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妇人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宋辞听着这人称呼倒也没有什么问题,哆哆嗦嗦地抬手打翻了那碗阳春面,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这是人吃的东西?”

随着一声脆响,屋子里陡然一静。

宋辞看着自己粗壮的手腕,顿时也愣住了。

这是什么啊?

她虽养尊处优却也身材纤细,这粗壮的手腕子是要去和男人相扑吗?

宋辞推开妇人便往镜子前头扑,可那镜子却不是她往日用的那块双鸾花鸟镜,而是连人影都瞧不分明的破镜子。

可即便是块破镜子,她也已经看到了镜子里头的那张脸竟几乎盛不下。

这不是她!

这怎么可能是她呢?

她怎么能是这幅鬼样子?

她堂堂镇国公府嫡出的大小姐,怎么会是这么一个肥婆?

宋辞欲哭无泪,终于想起了什么似的,颤巍巍地转过身去看着这屋子的陈设。

这绝不是镇国公府。

这个屋子连她房中三等丫鬟的卧房都比不上,上上下下明晃晃写着“寒酸”二字。

她咽了咽唾沫,颤微微地走向那扇摇摇欲坠的屋门。

她抬着手,看着有她从前三个手腕那么粗壮的腕子哆哆嗦嗦竟是没了勇气开门。

身后的妇人还在喋喋不休:“阿词你到底是怎么了?你别吓唬娘啊,阿词你……”

“阿、阿辞?”宋辞不敢置信地指了指自己。

妇人点头,眼底浮起一丝惊慌。

宋辞更是惊恐,索性夺门而出。

恰好此时有人打院子外头进来,院门随着宋辞的目光“吱呀”一声被人推开。

宋辞眼睁睁瞧着走进来一个五大三粗皮肤黝黑的汉子,一见着她眼眶就先红了。

宋辞骇极,后背死死贴在门框上。

汉子愣了楞,抬起的手尴尬地顿在半空中,好一会儿才缩了回去。

“醒了,醒了就好啊。”汉子搓了搓手,“阿词往后可不能这样吓唬人了,你想要嫁给那个外来户,哥哥和娘去给你说合就是了,哪能为了个男人就寻死觅活的?”

宋辞眨了眨眼,男人?什么男人?

这都是些什么人?她这到底是在哪儿?她到底怎么了,她……是谁?

僵持间,宋辞身后的妇人快步走出来扯着汉子往一旁去了。

两个不知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汉子深深地看了宋辞一眼,满脸愁云的出了门。

妇人拉着宋辞回屋,可宋辞实在见不得那一碗阳春面,只消一眼她就觉得五脏六腑搅得她不得安宁。

妇人无奈,只好和宋辞在院子里坐了下来。

“儿啊,娘知道你喜欢那个外来户,可那个外来户除了有副皮囊还有什么?谁承想你竟这样想不开,宁死也要嫁给他。”妇人说着,那目光还似是无意一般从宋辞的肚子上瞥了一眼,接着就叹了口气,“儿啊,其实你姨母家的表兄待你一直很好,若是……我想着……”

“娘,我把那外来户带来了。”妇人的话还没有说完,那汉子就回来了。

紧随他而来的男人剑目星眉俊朗无双,通身气派与这小小的靠山村格格不入。

他紧皱眉头对着院子里的人抱了抱拳:“大郎兄,梁婶,在下说过多次,在下与宋姑娘无缘,还望……”

“我要嫁给他。”宋辞猛地站了起来。

继续阅读小说农女本是娇娇儿

(0)
上一篇 2022年6月6日 下午7:28
下一篇 2022年6月6日 下午7:3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