仵作娘子不好惹_黎初念霄景昱_丢丢酱

仵作娘子不好惹

仵作娘子不好惹
作者:丢丢酱
主角:黎初念霄景昱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重生

小说简介

本是队里的女神级法医,一不留神变成了古代落后的小胖妞。
原主还因为成亲时太过贪吃,给噎死了!
黎初念捂头,“上辈子没这么丢过人……”试问谁穿过来就面临退亲的局面,心道真刺激时,还差点被卷入了命案。
拿出随身自带实验室,轻松化解种种悬案,顺便冲着英俊的县丞大人抛媚眼。
好不容易成功瘦身后,竟然被歹人陷害,要打包嫁人?瞧着官府上门抓人,三个叔叔,一个哥,外加护犊子爹都站了出来。
黎初念嚷道:“我是团宠我怕谁?”
下一秒,身穿官服的男人走了进来,“娘子,我来接你成亲……”

内容赏析

第1章:捧在手心上的胖妞

“黎医生,死者的家属说要见您,还给了这个……”助理手中厚厚的信封送到黎初念的眼皮下,黎初念看也不看一眼,自顾自地拿起手中的实验器材。
她冷漠的态度没有丝毫的松动,“人就是酒后失足而死,我还要解剖一具尸体,没空同他们虚与委蛇。”
锋利的手术刀划开皮肤肌理的声音清晰阴森,氤氲的双眼忽然眼睛一暗,这具尸体里的菌落好奇怪。
黎初念眯起眼睛盯着手术刀刃上的黄绿液体,陷入沉思之中。
“去死吧!”
就在这时,情况突变。
黎初念来不及回头,锋利的刀刃便彻底地陷入腹部中。
血液不住地往外涌出,五感渐渐消散,不知过了多久,黎初念感受到背后在遭受一下又一下的重击。
“初念一定不能有事啊,孩子她娘啊,求求你,保佑她平安无事吧。”
“大哥,醒了!初念醒了!”
几个围在她身边的男人一脸喜意,喜极而泣的黎行山更是一把抱住她。
生生将黎初念吓得直瞪眼,在场的众人如同看猴一样盯着她,好似一个笑话。
黎初念手中紧握的馍馍滚落一旁,来访的宾客纷纷讥笑,“这新娘身宽体胖,哪怕模样不丑,但都要成婚了还偷吃!”
“难成体统,真是丢脸丢大发了,看她差点被噎死。”
黎初念愣住,低头一看,身上火红的嫁衣刺痛她的眼睛。
她站在风中凌乱。
完了,穿越了,并且原主还是因为偷吃被噎死的小胖妞?
“不好了!”
她抬眼望去,只见原主的哥哥黎子墨面容焦急地跑进屋内,累得手撑着膝盖,“一个时辰前,周令川他婶死在咱们家猪圈里了!”
黎行山吓得表情僵硬住,两只宽厚的大手不住地摩擦着衣襟,“咋回事?”
几个叔叔对视一眼,表情若有所思。
得到下人传来的消息,周令川当场就冷下了脸,“今日婚礼拜堂便免了,大家尽兴便足矣。”
黎初念被人送进新房,屋内独留她一人,静谧得可怕。
模糊的铜镜架在制作精良的木柜上,倒映出模糊不清的人脸。
五官标致,只可惜一胖毁所有。
黎初念轻轻戳着脸上的酒窝,闺房的门被狠狠地打开,她耷拉的眼眸打量着门口一脸怒意的男人。
“你是……周令川?”
原主还没拜堂的‘夫君’。
周令川脸上的青筋突起,发白的布衣盖住紧握的拳头,目光幽幽地盯着眼前的女人。
讥讽道:“你爹杀了我婶婶,所幸没同你拜堂,一个仇人之女怎配成为我妻?”
黎初念柳眉微蹙,脸上的肉堆在一起,看起来有些狰狞,“血口喷人,我爹怎么可能杀你婶婶?”
在原主的记忆里,黎行山憨厚老实,绝不可能杀人。
周令川冷笑一声,脱下身上的红衣,狠狠地丢在地上,“证据确凿,你就等着做寡妇吧!”
砰——
话音一落,以黎四渔为首的几个黎家男人破门而入,像拎小鸡似的直接将周令川提起摔在地上。
黎初念不忍直视,真是弱不禁风。
却又忍不住腹诽,原主的几个叔叔忒不讲武德了,竟然偷听新婚夫妻的墙角!
“你小子敢欺负初念,不想活了?”
眼见着沙包大的拳头就要落在周令川的脸上,突然大批的衙役鱼贯而入,将新房围得水泄不通。
“谁是黎行山?”
一个高大的锦衣男人头顶乌纱帽,负手而立,缓缓踱步而入。
那双鹰眸带着浓重的压迫感,扫视一圈。
缩在人群后的黎行山身子一僵,上前弓着腰,“回县丞大人,草民正是。”
霄景昱低低扫他一眼,手轻抬,冷声下令,“拿下!”
没等官兵冲上来,黎四渔张开双臂,怒道,“我大哥没做坏事,休想动他!”
黎子墨也跟着拦在身前,被衙役们包围起来。
“凭什么抓我爹?官府办案如此粗暴蛮横,还真是公道。”
黎初念的脸色阴沉下来,不满地看着发号施令的男人。
好在还有个头脑清醒的黎二文,他对着霄景昱行了一礼,“我大哥素来为人和善,不知所犯何罪?”
霄景昱板着脸,拿起一旁的杀猪刀,“这是在你爹的猪圈发现的凶器,尸体也是在你们家,你爹是最大的嫌疑人!”
众人皆倒吸一口冷气。
黎初念不用回头也能猜到周令川一脸痛快的表情。
霄景昱此刻的目光紧紧盯着黎家一干人等,“将黎家人等一并收押审问!”
被擒住的几位叔叔皆是一脸苦色,反倒是黎初念眼睛熠熠发光,好似捡了好处。
她要是真嫁给周令川,日子必定不好过。
倒不如跟他们一同去查案,早日还黎家清白。
黎初念想着,一路小跑地跟上霄景昱等人,“大人等等我!”
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黎家的丫头该不是被馍馍堵了脑子?
待踏入那阴森泛着丝丝寒意的牢狱时,黎初念顿时后悔不已。
简陋的牢房里住着一个又一个苦囚,四处散发着腐臭和血腥味,仅仅是站在阶梯上就听见大牢深处鞭打和求饶的声音。
狱卒将黎初念的四肢扣上镣铐,她眼见着狱卒拿起挂满倒刺的长鞭,顿时傻眼。
竟然是要严刑逼供?!
黎初念顿时慌了神,对着霄景昱大嚷道,“大人,我能帮你断案,你不要打我!”
霄景昱冷着脸,不做理会。
“我是仵作!我能剖尸!”黎初念急忙道,生怕霄景昱不用她。
“放她下来。”
身上的桎梏得以解除,黎初念松了一口气,而眼前,男人面上的怀疑却并未消散。
显然,他不信任她。
“你若不信,便在旁边看着就是。”
黎初念不惧眼神,动作娴熟地拿着仵作递来的工具,刚迈进房子,就闻到浓重的腐尸的气味。
下一刻,古老的房屋变成她在现代的实验室。
黎初念愣了一下,魂穿竟然还能把实验室一同带来了?
有了实验室的辅助,黎初念尸检的效率十分高,一旁的仵作看了都震惊,喃喃,“这姑娘的手法闻所未闻啊。”
霄景昱的情绪压下眼底。
当她看到死者喉头和胃部呈现的菌落时,顿时躯壳一震。
这不正是她前世解剖最后一具尸体发现的毒素吗?

继续阅读小说仵作娘子不好惹

(0)
上一篇 2022年6月9日 下午5:38
下一篇 2022年6月10日 下午1:2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