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太太天天掉马甲_沈司衍时晚_九叶

沈太太天天掉马甲

沈太太天天掉马甲
作者:九叶
主角:沈司衍时晚
状态:连载中
类型:婚恋生活

小说简介

从小被丢在乡下的时晚被接回来了?第一天便宜父母就告诉她让她代替自己的妹妹嫁给一个将死之人?什么?那人是沈家二少?嫁就嫁,人死就溜,可没想到的是,二少竟是她精神力的来源,随时都需要精神力的时晚就过上了每日必摸一摸沈二少,可是没想到摸着摸着怎么就……狼变了?
人人都知道爹不疼妈不爱的沈二少娶了个乡下女子,觉得往后肯定没了翻身机会,可谁能告诉他们,夫人是个隐藏大佬就算了,二少怎么也是?
夫妻俩强强联手就算了,怎么还带满世界屠狗?
某日,二少拉着她的手往怀里带,眸光潋滟,一字一顿道:“老婆,再来一次日、常

内容赏析

第1章 未免太可惜了

  T市。

  一辆黑色豪车缓缓停在时家门口,车门打开,一个高挑的少女暴露在刺眼的阳光下。

  女孩十九岁左右,肤若凝脂,勾人的狐狸眼噙着一抹寒意,红唇微扬,艳了在场所有人的眼。

  面对时家豪华的别墅眼里不见半分波澜,仿佛早已为惯。

  若是忽略她廉价的穿着,谁都想不到少女是从乡下来的。

  李兆凤在家里早等的不耐烦了,此刻见着眉宇间满是桀骜的陌生女孩进来,眼底的厌恶更甚。

  当初大师算到这个女儿是煞星,为保时家,他们将人丢到乡下给李母养着,十几年不见,身上的野性越发浓郁。

  果然是乡下来的破落货,一点礼貌都没有。

  “既然回来了,就把你在乡下的那套给我收起来,别给时家丢人。”

  李兆凤本想警告她,出去别说自己是时家小姐,但想到沈家,到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

  时晚仿佛没有看到她眼里的厌恶,挎着背包站在一旁,眼底满是冷漠。

  见状,李兆凤的脸色更加难看,如恩赐般开口。

  “我们给你找了一门婚事,那可是有钱人家,嫁过去便宜你了。”

  “我可不稀罕,谁找的谁嫁。”

  时晚漫不经心的态度彻底引爆了李兆凤,她气急败坏破口大骂。

  “你放肆!这可是我们好不容易求来的,岂容你选择?”

  她就知道时家不可能平白无故将自己接回来,时晚眉宇间满是不耐,揉了揉耳朵转身就要离开。

  “赶紧把人给我拦下!”

  李兆凤气急,连忙叫来保镖将人围住。

  嫁给沈司衍的人只能是时晚这个村姑!

  被拦住去路的时晚越发不耐,眼底泛着寒意,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先前围住她的保镖接连倒地,哀嚎不止。

  “废物。”

  她一脚踩在保镖身上,嘴角微微上扬冷哼一声。

  李兆凤吓得脸色惨白,本以为这村姑手无缚鸡之力,是个好对付的,谁知竟如此野蛮。

  但就这样放时晚离开,沈家那边他们没法交代。

  想到得罪沈家的后果这儿,李兆凤不由的打了寒颤,连忙给了保镖一脚,毫无形象地嚷了一句。

  “赶紧给我拦下她,沈二少她不嫁也得嫁!”

  原本要离开的时晚脚步微顿,转身看向炸毛公鸡一般的李兆凤。

  “沈司衍不是时清的结婚对象吗?”

  “我们时清那么优秀,怎么可能嫁给那个短命鬼?而你就不一样了,一个村姑能嫁到沈家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你还不知道珍惜……”

  传言沈司衍重病缠身,活不过二十五岁,算算日子也快到了。

  而沈家除了沈老爷子,根本没人把那沈二少放在眼里,等沈老爷子西去,这沈二夫人如同入了狼窝,能活着都是万幸了。

  时清不愿意嫁也正常,可是时家又不愿意放弃这层利益,这才想到了流落在外的时晚。

  “你嫁过去那就是享清福,你有什么不满意的!真是不知……”

  “吵死了。”

  时晚不耐烦地打断了李兆凤,撂下一句“结婚时再通知我。”就转身上楼了。

  她也不想被人当枪使,但是想想她要和沈司衍‘借’的东西,借结婚的由子进入戒备森严的沈家,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李兆凤见她忽然的转变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但很快就被自己说服了。

  那可是沈家,有钱程度肯定超出了那村姑的认知,会答应也并不稀奇。

  她本想让时晚交出时老爷子留下的股份,可她刚刚那架势,好像并不是最好的时机,还是等时杰回来再说吧。

  ……

  翌日傍晚,沈家。

  时晚坐在床边,肆意打量新房。

  房间以黑白色为主,不见半分喜色,可见沈家少爷对这门婚事也不满意。

  忽然,门外传来声音,她眼底满是警惕看向来人。

  男人身材颀长,五官俊朗,许是因为重病面色有些苍白,可这并不影响他身上冷冽的杀气。

  这就是沈家二少沈司衍?

  长相确实祸国殃民,只可惜,有病。

  “为了钱嫁进来,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命花。”

  “钱而已,我才不稀罕。”

  时晚嗤笑一声,坐在床上,双手撑在身后,直直地迎向男人狠厉的目光,“一个将死之人,还是先担心自己吧。”

  沈司衍显然没想到她有胆子反驳,眼底滑过一抹异样。

  据他所知,时晚从小生活在乡下,性子唯唯诺诺,很难和眼前这个女人联系在一起。

  难不成是资料有误?

  他缓步上前,骨节分明的两指禁锢时晚的下巴,逼迫她抬眸,语气阴冷。

  “将死之人?现今我便能让你尸首异处。”

  时晚红唇微勾,抬手就要向他后颈处劈去。

  可谁知她还没有碰到,男人的身体突然僵住,倒在她身上。

  手还在半空中的时晚:“……”

  碰瓷?

  时晚一脸嫌弃地将沈司衍推开,犹豫了一下又补了几脚。

  可男人脸色惨白,泛青的嘴唇紧闭,丝毫没有要动手的迹象,仿佛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竟然不是装的?

  时晚根本就不想救沈司衍,但是他若死在这里,接下来的计划就没有办法实施了。

  她叹了一口气,刚要伸手,一阵劲风来袭,她就被掐住脖子,死死压在床上。

  “找死?”

  男人的声音冷的毫无温度,猩红的凤眸里满是杀意。

  窒息感传来,时晚没有多余的反应,伸手一根银针快狠准的扎在男人脖子上,男人顺势倒了下去,动弹不得。

  时晚深吸了两口气,起身收起了银针,可刚要离开,脑海中响起系统的声音。

  “宿主,他身上有股力量,可以补充你失去的精神力。”

  时晚脚步一顿,“你确定?”

  这个系统从她出生就一直存在,这些年没少为她提供帮助,所以它的话还是得听的。

  “确定,他对于你而言算是一个外挂了。”

  几秒后,系统又道:“只可惜这男人命不久矣,快要死了。”

  “死?”时晚重新回到男人身边,“既然有用,死了未免可惜。”

  “宿主要救他?”

  时晚没有说话,默默使用系统诊断了一番,结果出乎意料。

  中毒?不是有病?

继续阅读小说沈太太天天掉马甲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3日 下午4:54
下一篇 2022年6月14日 上午9:4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