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输冉赵铁生小说《重生之民女当家》在线阅读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重生之民女当家》,主角是公输冉赵铁生,主要讲述了:顺着上一世的记忆走,果然没过多久便看到了一条小溪,小溪边蹲着洗衣服的女人们原本都在说说笑笑,谈论着家长里短,在看到公输冉的一瞬间全部都安静了下来。仿佛没有发现所有的人都在盯着她,公输冉只顾低着头看着……

公输冉赵铁生小说《重生之民女当家》在线阅读

内容赏析

第4章 融入
顺着上一世的记忆走,果然没过多久便看到了一条小溪,小溪边蹲着洗衣服的女人们原本都在说说笑笑,谈论着家长里短,在看到公输冉的一瞬间全部都安静了下来。
仿佛没有发现所有的人都在盯着她,公输冉只顾低着头看着脚下的路,小心翼翼地往小溪边走。
大概是第一次走这种路,有些胆小,似乎是生怕弄脏了鞋子,又似乎是因为想着赶紧走过去而有些急切,公输冉走的踉踉跄跄,好几次都差点摔倒。
公输冉没什么反应,只顾低着头走着,倒是让旁观的人们捏了一把冷汗。
她们都是从小到大都在这村庄里面长大的,这样的道路每天不走上十条也有八条,倒是从来没有发现这每天看着十分寻常的道路竟能被走的如此惊险,仿佛一个不小心就能将这个大小姐摔出一个好歹来。
大概过了有一炷香的时间,公输冉终于走到小溪边上,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在小溪边选择了一个还算平稳的地方站定,公输冉将手上的东西都放下,脸上浮现了几分尴尬。
身为一个大小姐,她从小到大唯一洗过的大概就是帕子了,现在面对一整套的衣服,无从下手是应该的。
围观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只是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动。
公输冉就站在原地盯了一会盆里的衣服,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将它们拿出来一股脑的便堆在了面前的一块石头上,不管三七二十一,拿着木棍就开始砸。
如果他是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那他这个动作看上去可是吓人的很,可偏偏她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小姐,明明看上去是用了很大的力气,却连个水花都溅不起来。
旁人都看蒙了,公输冉自己生气了,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就往衣服上砸。
“哎呦喂,我的小祖宗,这样的衣服可不能够这样洗啊。”公输冉这样糟蹋好衣服,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冲过来就夺过了公输冉手上的棒槌,脸上的表情心疼得不得了。
“这么好的衣服,这样子非让你洗烂了不可。”有人带头,很快就有其他几个人也过来了,几个女人围着公输冉的衣服,叽叽喳喳心疼的不行。
明明是公输冉的衣服,公输冉自己却被挤到一边去了。
上一世,公输冉是十分在乎这身衣服的,因为这是她带到这里来的唯一属于她的东西,可是最后还不是被撕碎了。
所以这一次,公输冉早早就看清了,不过是一件衣服而已,早晚也是要弃了的,还不如让它在弃了之前发挥点作用。
“我说你呀,好好的衣服怎么能这么洗,你看看,这又不是咱们身上穿的粗布衣裳,真是糟蹋了好东西。”一个大妈挤到公输冉面前,痛心疾首地就开始指责她。
公输冉也不说什么这是她的衣服,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话,只低下头红了脸:“我,我从来没有洗过衣服。”
是啊,一个大小姐洗什么衣服。
一群围观指责的女人似乎这时候才想起来这是被她们买来的大小姐,而不是和她们一样的土生土长的村庄的人。一时间一个个脸上都有几分尴尬。
这些人,怎么说呢,虽然算不上是什么好人,但是要说有多坏也不至于,虽然买了公输冉,却也是为了给赵铁生找一个老婆。只不过这个事件最终造成的是一个悲剧,便将他们的恶放大了。
一群人想起来他们所做的事情了,公输冉却仿佛忘了一般,脸色有些微红,不好意思的问道:“我在家里没有洗过衣服,不知道这些衣服应该怎么洗,你们,你们可以教教我吗?”
说完了,又似乎有些为难地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这衣服,我实在是穿不习惯。”
是啊,一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怎么可能穿得习惯这种粗布麻衣呢?
几个女人对视了一眼,便有一人上前说道:“哎呀,我们都是山野村妇,哪里懂得什么贵重的料子,只不过我们每个人家里也是有几件好衣服的,那些平时那些都舍不得穿的好衣服拿出来洗的时候,我们一个个也是珍惜的不得了。看你的样子,也确实是没洗过衣服,算了,算了,来来,我们来教你。”
那个大妈说完伸手便上来要拉公输冉,公输冉似乎是因为不熟悉而瑟缩了一下,但是终究都是女人,很快公输冉也便接受了,由着她把自己拉到溪水边,听她讲解如何洗衣服。
这些讲解公输冉上辈子也是听过一遍的,只不过上一世的时候,这些大妈可没有现在这么热情,她们围着公输冉指指点点,口中虽然在教公输冉要如何洗衣服,可言语之间全,无一不是讥讽。
脑海中联想着上一世时的场面,再看看眼前这些大妈热情的模样,公输冉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一脸懵懂迷茫的时不时点点头,又摇摇头。
终究是一个从来没有做过家务活的大小姐,一时之间听不明白也是有的,大妈们耐着性子一遍又一遍的讲解,却不知道公输冉只是故意装作听不明白罢了。
为首几位热情的大妈讲的口干舌燥的,终于有一个似乎是讲的有些烦躁了,歪着头,便问公输冉道:“都听明白了吗?”
公输冉原本便只是想要叫她们费些口舌,并没有真的想要将她们惹怒,当下便做出一副鼓起勇气的样子说道:“我,我试试吧。”
公输冉这副样子,围观的人们其实是有些不屑的。
在这个时代,身份等级森严,有钱人家是天生要比这些平民要高贵一等的。不管是在任何方面,富人压过穷人便是理所应当的,穷人压过富人却是不同寻常的。
此时在这些对于洗衣技术已经十分娴熟的农妇面前,公输冉显然是一个新手,对一切都不熟悉不了解,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农妇难免会生出来一种“富家千金大小姐也不过如此”的感觉,便会对公输冉多几分不屑。
“好啦,好啦,讲半天也是白讲,让她自己试试吧。”另一个大妈显然是更加烦躁,直接摆了摆手,便回去洗自己的衣服了。
大家围着公输冉这么半天,那股新鲜劲儿已经下去了,此时看着公输冉笨手笨脚的洗衣服,不少人都觉得无趣的很,便不再围着,都回去洗自己的衣服去了,只剩下少数几个人还在公输冉身边不时指点两下。
公输冉笨手笨脚的洗着衣服,听着旁边剩下的两三个人的指点,时不时的问上几句,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几个人竟然搭起话来。
“你这个丫头看着倒是没有城里那些大小姐惯出来的娇气模样,竟然还能够自己亲手洗衣服,也是难得。”
“可不是嘛,你刚来的时候,我们都还以为你一定要大闹一场。”
到底是小村庄里的人,心思简单,说着说着便口没遮拦说起了买人的事。旁边一个灰衣大妈看着情形不对,连忙用胳膊肘撞了撞那个口无遮拦的黄衣大妈。
那黄衣大妈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连忙闭住了嘴,有些灿灿的冲着公输冉笑了笑。
公输冉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只盯着衣服上的一块污渍用力的洗着,时不时的还举起来看一眼有没有洗干净。
果然啊,哪怕是重来一次,她和这些人依然找不到共同语言。原本便是两个世界的人,却阴差阳错的聚在了一起,哪怕她有心去接近她们,却依然从内心深处在拒绝着她们。
一件衣服洗了大概有半个时辰,公输冉回来的时候,小溪边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说实在的,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件衣服居然还能洗干净。上一世她学会洗衣服的时候,这件衣服早就已经变成了碎片,根本就没有机会洗它,却没成想这一世洗的第一件衣服便是它呢。
看着团在木盆里的洗干净的衣服,公输冉下意识地伸手去摸了摸。
从家中出来之后,钱财被骗,自己又被绑架,与前半生的所有联系似乎只剩下了这一身衣服,还有那父母大仇。如果没有了这身衣服,那她的人生大概只剩下仇恨了吧。
不,是本来就应该只剩下仇恨,她这一世原本便是为复仇而生的。
深呼吸一口气,公输冉不再胡思乱想,迈步向着赵铁生的房子走去。
这个时候赵铁生应该还在摆弄他的那些草药吧,身为这个小村庄里唯一的土大夫,他的那些草药们还是很畅销的,便是上一世她喝过的不少安胎药都是赵铁生亲自配制的。只是没有想到她喝了那么多的安胎药,受了那么多的委屈,最终却依然没有保住那个孩子。
“啊!”
公输冉心中正想念着上一世的那个孩子,却冷不防面前的草丛里突然窜出一个人来。
上一次的经历让公输冉极度防备这些突然出现的人,下意识地便将手上抱着的装衣服的盆砸了上去。

继续阅读小说重生之民女当家

(0)
上一篇 2022年9月9日 下午5:52
下一篇 2022年9月9日 下午5:5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