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我在殡仪馆里当道士》免费阅读

强推热门小说我在殡仪馆里当道士,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萧玄韩语,主要讲述了:这时候,经理推门而入,手里大包小包拿了不少东西,接着将一张签单放在馆长面前。“这小子,又惹什么事了。”经理盯着我问馆长。“还能是什么事。”馆长含糊不清的回了一句。但这一句话,似乎经理也清楚我身上的问题…

完整版《我在殡仪馆里当道士》免费阅读

《我在殡仪馆里当道士》免费试读第33章:入教引路,龙虎山

这时候,经理推门而入,手里大包小包拿了不少东西,接着将一张签单放在馆长面前。

“这小子,又惹什么事了。”经理盯着我问馆长。

“还能是什么事。”馆长含糊不清的回了一句。

但这一句话,似乎经理也清楚我身上的问题?

我没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只能私下找机会问问经理。

“你拿这么多东西,干什么去?”馆长问经理。

“二号厅的要带骨灰回去,没带祭祀的东西,所以我从食堂凑了一些吃的过来。”经理抽走签单,离开办公室。

我有些无语,尸体运到殡仪馆,开追悼会之前,老刘都会通知家属准备一应需要用到的东西,这些祭祀的东西自然也在其列。

这家属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这样的事情都能往。

想到这里,我脑子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一个可能。

“没事你们两个先回去吧。”馆长说。

张弓上来拉我,想要回去,可我并没有动弹。

“还有事?”馆长问我。

我抬头看着他。“从酷似韩语的女尸缠上我开始,她就在问我的八字,显然这是冲着我来的。”

“到后来发生这些事开始,不管是巧合还是刻意,这些我碰到的尸体和人,都会发生意外和诈尸。”

“现在断断续续算上赵选民这前任馆长和沐岚风在内,已经七具尸体了。”

“老陈的日记本里,说过我的八字不对,可能是我父母故意隐瞒了我的八字,所以他们才暂时的害不了我。”

“你说,这些人的死,和那些尸体的诈尸,会不会也是在举行某种仪式,我对茅山道不熟,但你肯定清楚,以这样的方式,会不会要了一个人的命,或者说让我自己自杀?”

我的话,瞬间引起黄贤的情绪波动。

听完我说的,黄贤飞快的思考起来,片刻之后猛地一拍桌子。

“按你这样说,还真有可能。”

听到确切的答案,我后背一阵发凉,如果这样的话,那老陈说不定已经在准备动手弄死我了。

“赵选民的死,诡异女尸的出现,韩语的死,还有最近的两具尸体出现,如果真要弄死你,这些东西还不够,还需要两个跟你接触过的活人才行。”黄贤悠悠道。

这么说,还要死两个人?

为了弄死我一个,竟然要害死九个人。

沐岚风姑且判断她已经死了,剩下的两个又是谁?我父母不在了,现在认识的人也只有殡仪馆的这几个了。

张弓,经理,亦或者是黄贤?

我不敢去想,脑子现在已经是空白了。

“你去五台山,明远可给了你什么傍身的东西?”黄贤问我。

“有,一件降魔杵,说是禅宗法器。”我没做隐瞒。

“回去之后,这东西就随身携带吧,沐岚风怕是已经死了,要是她真的纠缠着你,你就带她来殡仪馆。”黄贤说。

我点头应下,继而问黄贤:“我不想这么坐以待毙,不管是那诡异女尸,还是老陈,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镇压他们,或者是以绝后患的办法。”

黄贤诧异的看着我,可能也没想到我会说这些。

“办法不是没有,只不过你有没有能力去学,还得另说。”黄贤朝我卖起了关子。

“你直接说,什么办法。”我有些不耐烦。

黄贤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其实也不难,只要学会你父亲留下的萨满传承就行。”

传承?

我父母死的时候,我才六七岁的样子,还是老陈从小把我养大的,至于什么萨满传承更是浮云,我见都没有见过,估计就算有,也被老陈给收了去。

要算遗物的话,除了家里的老房子外,应该就是我爸留给我的顺字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些事,我连我爸是萨满的事情都不知道,至于你说的什么传承,我就更不清楚了。”我无语的回答。

“真的?”黄贤以质疑的语气询问我。

这种事情,我还能开玩笑啊。

“馆长,这个事情我能作证,我带萧玄去找我姥爷帮忙的时候,我姥爷才说了这个事情。”张弓帮我打圆场。

黄贤听罢,也不再询问我关于萨满的事情,而是沉默不语,像是在想着什么事情。

“萧玄,如果让你入教,你可愿意?”黄贤问我。

“入教?”我疑惑的问他。“什么教。”

“道宗正一教。”黄贤不紧不慢的说道。

“我愿意。”

我还没有回答,张弓那边先爽快的答应了。

“你滚一边去。”黄贤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张弓嘟囔着嘴站在一旁,不停的朝我使眼色。

在确定利弊之后,我答应了下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命要紧。

正一教我知道,不似全真教,影响我以后结婚生子的打算。

黄贤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符,当着我的面叠成三角形,塞进布包后交给我。

“这算是我给你的见面礼,拜师之前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不敢靠近你。”

“你先回去,我选好黄道吉日,再举行拜师仪式。”

“张弓,回去给他说说拜师的礼节。”

“你们,先去忙吧。”

黄贤说完,开始忙自己的事情,我和张弓识相的从办公室出来。

刚出来,张弓就拉着我的手。“萧玄,你跟馆长说说,让他也收我为徒吧,求你了。”

面对张弓的纠缠,我只能口头先答应下来,等到时机合适,我在问问黄贤的意思。

“对了,馆长说的拜师礼节,是什么?”我问张弓。

“这个简单,说起来就是拜师学艺,对于这些传统的教派,更注重拜师学艺,你想保命就得有保命的手段,你爸没给你留下萨满的传承,你就只能去学别人的,但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呀,所以只能通过拜师。”

“我姥爷跟我说过,没有师父就等于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没有师承就不算入教,行里人认为不是门里出身,通俗来说就是不正规。”

“打个比方来说,你父亲是萨满天师,如果你接受了你父亲的传承,这叫嫡传正统。如果你没有拜师,就学习道宗之法,说的轻了是不入流,往重了说就是偷师学艺,是要被打死的。”

“而且,道宗师徒的师承关系,名分是很重要的。既然馆长要收你为徒,你就得先准备拜师贴了,除此之外还有拜师礼,剩下的事情就交给馆长了。”

听了张弓说的这些,我还以为这拜师就和电视上演的一样,只需要敬杯茶磕两个头就算完事了,没想到还需要这么多的流程。

“走去办公室,我跟你细说一下这拜师的流程。”张弓拉着我的胳膊往办公室跑。

他之所以如此,怕也是想让我给他说说好话。

时间过去了两天,有了黄贤给我的符篆还有明远给我的降魔杵傍身,这两天倒也没有发生什么怪事。

“萧玄,黄馆长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张弓跑来我的办公室,一脸兴奋。

我见他这么高兴,以为是发工资了,正好今天是发工资的好日子。

“说实话,这个月发了多少工资。”我问他。

张弓一听,脸上一僵。“什么工资,都还没到账呢。”

“我跟你说,刚才你猜我看到什么了?”

看他神秘兮兮的样子,我能猜出来才真见鬼了。

“龙虎山,龙虎山。”

“刚才我去找新来的入殓师确认尸体,看到有龙虎山的道士来殡仪馆了,而且还去了黄馆长的办公室。”张弓激动的不成样子。

就算是龙虎山的道士,也不能激动成这个样子啊。

继续阅读小说我在殡仪馆里当道士

(0)
上一篇 2022年9月9日 下午6:35
下一篇 2022年9月9日 下午6:3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