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娘子马甲捂好了_木风茄景寻澈_雪媚娘

神医娘子马甲捂好了

神医娘子马甲捂好了
作者:雪媚娘
主角:木风茄景寻澈
状态:已完结
类型:经商种田

小说简介

现代女中医因为替人针灸,不幸扎到自己,猝死而亡,穿越到一个名叫‘鄞朝’的国家。
木风茄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变成个彻头彻尾的农妇!
此农妇还身怀六甲,差点被人活埋了。
“埋了!决不能让她败坏了咱们村子的名声!”
就在这时,一流浪汉挺身而出,“慢着!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木风茄看着村民们懵逼的脸,其实她自己也挺懵逼的,小伙子,咱俩不认识啊!
再说,我这个年纪,都能当你娘了,你要娶我,你娘能同意不啊?
木风茄的脑海中,忽然回想起了大三岁的梗。
景寻澈和他娘说:我娶妻了。
他娘问:姑娘多大了?
景寻

内容赏析

第1章 山脚下的野人

木风茄痛醒的时候,还挺意外。
她正给病人针灸的时候,病人暴起,打偏了她的针,刺入她的太阳穴。
她心底那句“捏马!”都还没来得及出口,人就倒下了。
“这都没死,真是我木家祖宗保佑!”
还没睁开眼睛,木风茄就感觉自己被人捞了起来,“说,你肚子里的野种,到底是谁的?”
声音的主人,听来大概有四十岁左右,木风茄条件反射般开口:“你这大妹子说什么胡话呢!姐姐我可是个万年寡,男朋友都没有,怀个屁的……孕……呐……”
你是谁?我是谁?我在哪儿?
睁开眼睛看清楚处境的那一瞬间,木风茄脑袋里一串问号。
她被一群衣着古怪的男男女女围在中间,那些人的脸上,带着嫌弃,厌恶,痛恨,就好像,她糟蹋了这些人家的闺女一样。
“还不说,还嘴硬!我看你是真不怕死啊!”
没有灵光一闪,只有一阵针扎般的剧痛,木风茄抱着脑袋大吼一声“雾草!”疼得直打滚。
孔氏没有防备,被她挣开了。
疼痛还未平息,孔氏一把拽住她的衣领,“还敢装,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不要脸的贱人!”
木风茄经历一番剧痛,出了一身汗,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不得不接受现实:她都快三十好几了,赶了回时髦,给整穿越了。
被她占了身子的姑娘,也叫木风茄,今年十五岁,长的那叫一个俊,十里八乡提亲的媒婆都要把木家门槛子踏平了。
奈何孔氏,也就是木风茄的老娘,想着能在这个赔钱货身上多赚些银子,尽是奢望些门第高得够不着的人家。
好不容易才被她搭上要给自家才六岁的小儿子冲喜的王员外,正准备把木风茄打包给王员外送过去呢,木风茄一阵作呕。
大夫诊了脉才发现,这木家被吹捧上天的二女儿,竟然已经不是完璧之身,这肚子里头,还寄存着别人的种呢。
王员外也是本地大户,说来也不缺儿媳妇,当然不会平白给别人养儿子,让自己儿子小小年纪就带了绿帽子,当即就退婚了,送过来的礼也都一并收回去了。
到嘴边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孔氏还能饶得了木风茄才怪。
这不,招呼了宗族长辈,里长村长,要搞那活埋亲生女儿大义灭亲的事。
“你说不说,你肚子里到底是谁的种,你到底勾搭了哪个流浪汉?”
被孔氏抓着肩膀晃悠的全身疼,木风茄懵逼摇头,她是真不知道。
那一夜,她只有稀稀拉拉的记忆,男人很强壮,像是没有神智,然后就是……疼!
似是原主不愿记起这一段凄惨的经历,所以记忆里能用来作证的内容,少的可怜。
“啪”的一声,木风茄的脸被一巴掌打偏,随后被人一把贯在地上,“不说是吧?”
孔氏站直身子,高高在上的看着木风茄,残忍又无情:“把她给我活埋了,省得出去丢我们木家和咱们木家村的脸!”
“好!”
木风茄眯着眼睛看过去,就见一尖嘴猴腮的男人正在拍手叫好。
此人正是她的亲大哥——木忍冬。
木风茄啊木风茄,你看看你混成什么样子了,啊?你母亲要活埋你,你亲大哥在拍手叫好。
“孔氏,是不是太狠心了,那是你亲女儿啊!”
说话人是木家邻居李大娘,平常对木风茄就多有照顾,“万一茄儿也是被人欺负了呢?”
孔氏连一个眼神都没给李大娘,一挥手,“埋了!决不能让她败坏了咱们村子的名声!”
本来看热闹的人,面上一凛,若是此事传出去,怕是木家村的姑娘都不好找婆家了。
“埋!”
“埋!”
“埋!”
一时间,本还犹豫的人,也开始摇旗呐喊。
木风茄晃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木家祖宗费劲巴拉让她穿越一次,绝对不是让她再死一次的!
“慢……”
“慢着!”
一个刚硬的声音传来,淹没了木风茄虚弱的声音。
“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男人弯腰想要将木风茄扶起来,然木风茄身上没有力气,根本站不稳,他迟疑片刻,打横将木风茄抱在怀里。
木风茄老脸一红,上辈子她一心钻研医术,想着将医家救人之术发扬光大,活了四十多快五十岁了,也没成亲,和男人最亲密的接触,就仅限于针灸和按摩。
那是治病,心无杂念那种。
眼下这情况……木风茄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是他!”
“山脚下那个野人啊!”
木风茄在他出现那一刻,就认出他了,记忆里,将原主折腾得死去活来,弄晕了都没放过的男人,确实是他。
野人,是村子里的人给他起的外号,因为没人知道他到底叫什么名字。
也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钻进白山的,更没人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只在有一天听村里人说,山上有个猎人老厉害了,能独自射杀大虫。
本以为是谁吹牛逼的,后来才发现,山脚下多了两间茅草屋。
山中的猎物,就没有他打不着的,大半猎物都被他一人收入囊中,村里人对他是又怕又恨。
索性他住在山脚下,和村子还有一段距离,平常和村民们也没有交集,故此倒也还算相安无事。
“打死他!”
不知道是谁开口,引起了一连串的附和。
“对,把他一起打死!”
“让这对道德败坏的人做一对亡命鸳鸯!把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都打死!”
木风茄眨眨眼睛,怎么感觉自己还要连累了景寻澈呢?
似是察觉到木风茄紧张的情绪,手上收紧了些,低头柔声道:“别怕。”他好像不太会安慰人,语气温柔又别扭。
可偏偏,木风茄还是从这张冷硬得看不出半点柔和的脸上,看出了在意。
木风茄:我没怕呀。
她就是单纯的想到那段凌乱且模糊的记忆,现在又被这个男人以这样保护欲十足的姿势抱在怀里,有点紧张而已。
“我要娶她!”

继续阅读小说神医娘子马甲捂好了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5日 下午4:09
下一篇 2022年6月15日 下午4:5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