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李五丫李七郎小说寒门大俗人全文免费阅读

男女主人公叫李五丫李七郎的小说《寒门大俗人》,主要讲述了:李五丫的话确实把李老爹吓到了,可是,让他用李长林或李长木去换回李三郎,他是万万不肯的。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老二、老三没有老大的本事,一旦上了战场,肯定必死无疑。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两个儿子去死!李老爹压下…

主角叫李五丫李七郎小说寒门大俗人全文免费阅读

《寒门大俗人》免费试读第37章,李三郎当兵

李五丫的话确实把李老爹吓到了,可是,让他用李长林或李长木去换回李三郎,他是万万不肯的。

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老二、老三没有老大的本事,一旦上了战场,肯定必死无疑。

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两个儿子去死!

李老爹压下心里的惊惧,稳了稳心神,他不能被一个小丫头给唬住了,略沉思了一下便道:

“五丫,你爹不在了,爷知道你心里难受,刚刚你那些威胁人的话,爷就当你是在胡言乱语。”

“你现在回去照顾你娘,爷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日后你二叔、三叔他们还会帮着照顾你们姐弟几个的。”

李五丫见李老爹摆出一副假仁假义的嘴脸,真的恶心透了,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李老爹:“你脑子没毛病吧?”

说着,双眼一眯。

“你该不会是以为我刚刚只是说说而已吧?”

到底活了几十年,李老爹心理素质还可以,过了最初的恐慌,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面上没了之前的恐惧,取而代之多了些笃定。

“五丫,爷念在你还小,不跟你计较。你知道你刚刚说的那些话要是被别人听去了,你会面临什么吗?”

“一个弑亲之人,不管走到哪里,都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是没有人能容得下她的。”

“不仅你,就是三郎、二丫他们都得受到影响,你娘更是会被人指着鼻子骂,说她不会教女儿。”

“所以呀,五丫,以后不要说刚才那种气话了,须知祸从口出,你是姑娘家尤其要注意。”

“你也知道,你奶脑子不会转弯,向来是别人说什么她就信什么。万一日后你二叔、三叔他们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她可不就得以为是你做的,然后嚷得满军屯的人都知道。你说,那时你们要怎么在军屯生活下去?”

李五丫真的有些佩服李老爹了,别看五十多岁了,可这脑子转得可真够快的,直接反过来威胁她了。

“你觉得我是在虚张声势?”

李老爹看了看李五丫,没有说话。

是的,他现在确实是这么以为的。

在他心里,五丫到底是个十岁的小姑娘,别看刚刚放了那么多狠话,可是她真的敢弑亲吗?

李五丫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二话不说,走到坐靠在墙边的李长林身边,脚一抬,直接狠狠的朝着李长林的右腿踩了下去。

“咔嚓~”

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

李长林嘴巴大张,刚要叫出声,就被李五丫点了哑穴。

李五丫冷冷的看着李老爹:“你现在还觉得我只是说说而已吗?”

李老爹呆了,李家其他人也傻了。

李五丫看着李老爹:“你现在要跟我去卫所了吗?”说着,将脚踩在了李长林的另一条腿上。

“没事,你可以继续跟我磨叽,继续拖延时间。”

“只是我这个人没什么耐心,可能在等你的时候,一个没忍住,‘咔嚓’一声,把你二儿子的另一条腿也给踩断了。”

“到那时,他可就真的要变成永远趟在炕上的废物了。”

“要是你二儿子的两条腿还不能让你下决定,没事,你还有另外一个儿子呢,儿子没了,还有一大推孙子呢。”

李老爹哆嗦着指着李五丫:“你……你就是个恶棍!”

李五丫嗤笑了一声:“和你们比起来,我还是甘拜下风的。”说着,踩在李长林腿上的脚加大了力度。

“你确定要他两条腿都被废吗?”

“不!”

李老爹尖声制止了李五丫:“我跟你去卫所,我跟你去!”

听到这话,李长木脸色瞬间白了。

二哥腿断了,那去卫所的人就只能是他了。

李老爹被彻底震慑住了,不得不,也不敢不陪李五丫去卫所。

想到五丫踩断老二腿时,那无所顾忌,以及仿佛捏死一只蚂蚁般的漫不经心模样,李老爹到现在都还有些心有余悸。

……

担心时间拖久了,没法变更服兵役的人,李五丫交待李七郎在家照看金月娥,便带着李老爹朝西宁城赶。

他们一走,李家院子就乱了。

之前不敢做声的李老娘等人,一个个都开始哭天抢地起来,都大喊着李五丫要杀他们。

李七郎见了,眼中划过冷意,回屋看了看金月娥,见她睡得沉,锁好房门就出去了。

李家院子的动静很快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同时,军屯里,李长森不是李老爹李老娘亲生儿子的消息也传播了开来。

一时间,满军屯的人都在谈论李家。

另一边,为了尽快赶到卫所,将李三郎的名字划掉,李五丫去驿站找驿丞借了一匹马。

平日金月娥在驿站干活利索,从不偷奸耍滑,驿丞对她印象很好,没怎么为难,就将马借给了李五丫。

“我不会骑马!”

“还有,马上就要天黑了,去了卫所,人家也不会理咱们。五丫,听爷的,咱们明天再去。”

路上,只要有机会李老爹就会想办法拖延时间。

李五丫没理会,强行让他坐上马,用随身带着的银针刺了马屁股,然后马就驮着李老爹直奔西宁城。

两人到西宁城的时候,城门已经关了。

“我就说我们该明天来的。”

李五丫冷冷的看着李老爹:“你最好祈祷能把我哥换回来,要不然,我保证你的两个儿子都别想好过。”

李老爹心肝颤了颤:“五丫,我们是一家人,你不要没事就喊打喊杀的。”

“狗屁的一家人!”

李五丫气得爆粗口:“我们跟你们是一家人吗?到现在了,你还能若无其事的说这话,你和李老娘真的是绝配,一个无耻,一个心黑。”

听到这话,李老爹再次慌神了。

五丫为何如此肯定长森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

他们是知道什么了吗?

不,不会的。

李老爹甩了甩头,应该是让三郎去卫所,让大房心生了仇恨,这才会有这种念头的。

不行,不能让他们这样。

他算是看出来了,五丫这丫头就是个六亲不认的魔头。

他们和她有血缘关系还好,怎么也能让她有所顾忌;要是没有血缘关系,真不知道这丫头会做出什么事来!

“去养马场看我哥。”

李五丫可没心思去管李老爹在想什么,带着他直接去了养马场,可惜,没找到李三郎。

原因是因为今天下午,李三郎被李家人上报上去后,就被卫所的士兵带走了。

听到这消息,李五丫深吸了好一会儿,才压下了心里的烦躁和恼火。

李老爹却是松了口气,不过他不敢表现出来,因为他看出李五丫已经在爆发边缘了。

随即,李五丫又带着李老爹回了西宁城,直接在城门口守了一夜,第二天城门一开,两人就进城直奔卫所。

到了卫所,李五丫刚将来意表明,守门的士兵就告诉她,名字上报之后,之前还有可能更改,现在却改不了了。

因为叠岭关战事吃紧,昨天李三郎刚被带来,就被编入了战队,等一会儿早操过后,就要去叠岭关了。

最后的希望破灭,李五丫心堵的想要杀人。

爹失踪了,生死未知,现在还要将没满十五的哥哥搭进去吗?

李老爹注意到李五丫看他的眼神宛如看死人,吓得汗毛直立,飞快的转动脑子,想着要怎么安抚这丫头。

很快,就见李老爹对守门士兵说:“两位军爷,我们想见见我那孙子可以吗?”三郎是个懂事的,他一定不会让五丫乱来的。

李五丫回神,跟着说道:“我爹是李长森,他以前是卫所的小旗。”

一听李长森,守门的士兵态度肉眼可见的好了:“原来是李小旗的家人啊,我之前是他手下的兵,你们等着,我这就去给你们问问。”

没一会儿,一身兵袍的李三郎就走了出来。

“哥!”

李五丫立马冲了上去,看着李三郎身上明显不合适的兵袍,满脸都是自责。

如果她没去天池峰,如果她有早点回家,李家人就算计不到李三郎。

李三郎眼底发青,一看就知道没有睡好,面上也难掩伤痛,看到李五丫就急切的问道:“听说娘晕了过去,娘没事吧?”期间,看都没看李老爹。

李老爹自知理亏,也不好意思和李三郎打招呼。

李五丫摇头:“放心,娘没事。”

李三郎这才松了口气,昨天在养马场被卫所的人带走后,他的心就一直提到现在。

听说金月娥没事,李三郎面色舒展了些,还不忘安抚李五丫:“五丫,他们只是说爹失踪了,我相信爹,爹不会有事的。”

“回家之后,你也这样跟娘说,让娘放宽心,我们一起等爹回来。”

李五丫点着头:“我也不相信爹真的出事了。”

这时,卫所里传出集合的哨声。

守门的士兵立马催促李三郎赶紧回去。

李五丫神色一急,拉着李三郎,低声道:“哥,要不,我带着你跑吧?”

李三郎听了,有些哭笑不得,知道妹妹担心自己,柔声道:“我要是现在跑了,可就是逃兵了,逃兵是没有未来的。”

李五丫默了默,看了一眼李老爹,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哥,我想杀人。”

李三郎吓了一跳,扶着李五丫的双肩,让她直视自己:“五丫,听哥的,千万不要这样想,更不能这么做。”

李五丫不干:“难道就这么算了?李家人压榨了爹一辈子,现在又来祸害你,凭什么?”

李三郎知道小妹有仇必报的性子,担心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面色变得严肃起来:“五丫,你要还认我这个哥,就答应我。”

李五丫不认同的看着李三郎:“哥……”

李三郎深吸了口气:“哥知道,他们是很讨厌,但是我们不能因为他们,把自己给折了进去。”

“五丫,你就想着,咱们是瓷器,他们是石头,没必要和他们硬碰硬。”

李五丫冷笑:“我们不是瓷器,我们是金刚石,就是碾碎了石头,金刚石也会毫发无损。”

“……”

李三郎虽不知金刚石为何物,但他懂李五丫的意思。

“五丫,人言可畏,哥希望咱们一家,未来可以堂堂正正的立足于天地间,不管去哪里,都能昂首挺胸。”

“答应哥,不要为了不值当的人做傻事,好吗?”

李五丫心里不甘极了,看着李三郎,头就是点不下去。

“那个兵,没听到集合声吗,快去操场集合。”

卫所里传来斥叫声,李三郎没法和李五丫多说了,不过他也没立马离开,而是固执的看着李五丫,直到李五丫满脸不愿的点了下头,他才转身进了卫所。

“五丫,放心,哥不会有事的,刚好练了这么多年的武功,还从未真正实战过,去了叠岭关,哥就能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假把式了。”

看着李三郎的背影消失,李五丫沉默的站在卫所门口,久久不愿离开。

守门士兵见了,觉得她很可怜,想了想,提醒她道:“小丫头,你要真担心你哥,赶紧回去凑点钱,多买带药给你哥带上。”

“我听说了,叠岭关那边打得可厉害了,伤亡老大了。”

李五丫听了,思绪逐渐回归,感激的朝守门士兵道过谢后,就快速离开了。

至于李老爹,早在李三郎和b李五丫说话时,他就溜了。

没办法,他实在害怕和李五丫独处,只能趁她不注意时,偷跑了。

继续阅读小说寒门大俗人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0日 上午9:09
下一篇 2022年9月10日 上午9:1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