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玄学大佬又又又被雷劈了最新章节,倒霉玄学大佬又又又被雷劈了免费阅读

男女主人公叫曲忆楚宴的小说《倒霉玄学大佬又又又被雷劈了》,主要讲述了:“顺路。”“不……”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楚宴的这句“顺路”,让周舟那句“不顺路”卡在了喉咙里。“顺……顺路,上车吧。”周舟的话语硬生生转了个弯。曲忆看了看手里还没还的自行车,有点为难。周舟自告奋勇:“给…

倒霉玄学大佬又又又被雷劈了最新章节,倒霉玄学大佬又又又被雷劈了免费阅读

《倒霉玄学大佬又又又被雷劈了》免费试读24各自说话也能同频共振

“顺路。”

“不……”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楚宴的这句“顺路”,让周舟那句“不顺路”卡在了喉咙里。

“顺……顺路,上车吧。”周舟的话语硬生生转了个弯。

曲忆看了看手里还没还的自行车,有点为难。

周舟自告奋勇:“给我吧,我去还车。”

他顺手接过自行车,还将几个保温桶递给了曲忆。

“……”

曲忆就这样上了楚宴的车,但直到上了车,坐在楚宴身旁,她大脑还是一片迟疑。

“开车。”

周舟正想说,自己还了车立刻就来,就见迈巴赫像箭一样冲了出去。

“……”

所以,这是???

周舟很懵,半天没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抛弃了!!!

曲忆也很懵,忍不住出声:“不等你手下?”

“不用,等会儿会过来。”

“……”

不是说顺路????曲忆脑海里一大堆问号,竟掩盖了她因为靠近了楚宴霉运获得缓解的喜悦。

“你不赶时间?”楚宴难得地说了一句,更像是解释。

然而,这更让曲忆发怵,楚宴今天……很奇怪。

她想起了周舟的笑容,更奇怪。

她不由得缩了缩身体,尽量往车门一边靠,给楚宴留出足够的空间。

楚宴微微蹙眉,他是洪水猛兽?还是这曲小姐玩欲擒故纵?

曲忆在身旁,楚宴自然是不能再看曲家的资料,一时间无事可做,竟有些不习惯。

曲忆虽然坐得靠边,眼神一直望向窗外,但楚宴的一举一动她都能敏感地感受到。

感受到楚宴看着自己的方向,她想着好歹是蹭了人家的车,当然,也许还是人家有意送她,是不是要寒暄两句?

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开口了:“楚先生,昨天谢谢您了,那十万我会尽快还您的。”

楚宴等了半天,以为曲忆会透露点她接近他的目的,谁知这女孩一本正经地跟他提还钱的事。

他要是缺钱,昨日就不会开口了。

“不用。”那是他看在他妈的份上,帮助一下曲家,没想过要他们还。

况且,那日这女孩掏出全部家当还没超过一千,拿什么还?

“我这里有5万,先还给您,剩下5万,我会尽快。”曲忆想了想,准备把那5万定金先还给楚宴,她想着楚宴这么怪异的举动,有可能是变相催她还钱。

她听说有钱人总有些许癖好,也许楚宴就是特别爱钱的这种。

“……”楚宴盯着曲忆足足看了一分钟,不过两天时间,这女孩就有了5万多,曲家对她这么不好,肯定不是曲家给的,看她一副不想拖累宋时笙的样子,应该也不是宋时笙给的,那么……一个女孩子,一个只上过幼儿园的女孩子,是怎么在两天时间内赚到5万元的?再加上曲忆每次看他的眼神,十分灼热。

楚宴不由得想歪了。

他委婉问道:“你是从事特殊职业的?”

“……”怎么忽然问到职业了?良好的教养让曲忆明知这话题与还钱无关,还是认真想了想,算卦应该“是算特殊职业。”

楚宴的眉明显皱起,看向曲忆的眼神变得深邃,身上散发着若有似无的气势,让曲忆心里一凛。

没想到被他猜对了。倒没有生气也不会嫌弃,说到底,曲忆的人生犯不着影响他的情绪。

只是曲忆还这么年轻,失足少女,能拉一把是一把。

“你还这么年轻,就别做了,随便换点什么做都比这个有前途。”楚宴好心提点。

“???”难道是觉得自己太年轻,学艺不精,所以劝自己换个行业?

曲忆笑了笑:“放心吧,我做得很好,得心应手。”

开玩笑,她随师傅学了近十年玄学,尤其这三年,更是被师傅抓在身边悉心教导、深入学习,玄学早已出师了。

“……”做得很好、得心应手?这都是什么虎狼之词?!!!楚宴嘴角抽了抽,收回了视线,既然她自甘堕落,他也不想再劝。

到了十三中,曲忆刚下车,还没来得及道声谢,迈巴赫就一溜烟开走了。

“原来他赶时间呀?那还来送自己?!!!真是个面冷心热的好人。”曲忆嘀咕。

曲忆下车后,楚宴再次拿起那叠资料,快速而认真地看完。

曲任锋夫妇一共四子一女,孙子孙女不到十人,这些人里面扣除年纪不对的,也就三人有那么点可能与木笔挂上钩。

第一个是自华夏最高学府大学毕业,随后进入仁心医院实习的曲珊,她学的是中医方向。

其次是曲素芬的女儿刘晶妍,学的药理专业,现在正在备考研究生。

第三个,也是这里面最不可能的一个,之所以楚宴把她列出来,只因为她懂药膳,自然是曲忆。

曲忆没上过学,还身负倒霉体质,十岁父母去世后,她就独居于曲家郊区别墅,很少外出。

在这样的背景下,她如何能成为一位专业知识丰富,理论和实践水平都一流的中医院院士。

所以,楚宴在脑海里把曲忆再次排除,目光凝聚在曲珊和刘晶妍两个名字上。

有了楚宴的帮忙,曲忆提早赶到了十三中和罗源中学,将早餐放在传达室,她便再次赶往医院。

大概是和楚宴待了一会儿,她的霉运得到了缓解,这一路骑自行车竟然无比顺畅,别说掉链子那种大事,就连铃铛这种小物件都没坏过,顺利得曲忆都觉得惊讶了。

到医院,刚好八点多一点,曲老夫人正举着粥劝曲老爷子多少吃一点。

曲老爷子实在没胃口,一直拒绝,但看到曲忆时,眼睛瞬间亮了。

“我吃小忆带来的。”

曲老夫人虽然不爱看到曲忆,但曲老爷子愿意吃东西,她也将就着不说什么了。

“把东西放那就可以了。”曲老夫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让曲忆靠近曲老爷子半步了,深怕沾上曲忆的霉运。

曲老爷子身体不好,曲忆本就不打算离他太近,曲老夫人这么一说,曲忆把保温桶放在茶几上,随后走到窗户边离两人四、五米远。

曲老爷子叹气,想说什么,见曲忆并没有不高兴又噎了回去。

曲老夫人刚打开保温桶,一股浓郁的香味便弥漫开来。

引得路过的一位女士转了个方向朝曲老爷子病房走了进来。

“曲老,您这是吃什么好东西,这么香。”

曲老爷子看了看来人,扬眉一笑,看向曲忆道:“丫头,故人来访。”

继续阅读小说倒霉玄学大佬又又又被雷劈了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0日 上午9:14
下一篇 2022年9月10日 上午9:1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