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清醒,回到怀孕老婆亡故前一天最新章节,猛清醒,回到怀孕老婆亡故前一天免费阅读

强烈推荐热门都市小说《猛清醒,回到怀孕老婆亡故前一天》,这本小说的男女主角是何宁李娟,著作者是花玉石,《猛清醒,回到怀孕老婆亡故前一天》这本小说又名《最穷村庄:全村众心,跟我向前看》主要讲述了:没有手表,何宁不知道具体时间,估计午夜三点过了。眼睛盯一会儿睡着的老婆。又盯一会儿睡着的儿子。重生回来,今晚,他不想眼睛一闭睡着,他看老婆看儿子看到天亮。看不够!三十年里午夜梦回的场景,在眼前实实在在……

猛清醒,回到怀孕老婆亡故前一天最新章节,猛清醒,回到怀孕老婆亡故前一天免费阅读

《猛清醒,回到怀孕老婆亡故前一天》第8章 活鸡活兔,挣活命钱,不还价

没有手表,何宁不知道具体时间,估计午夜三点过了。

眼睛盯一会儿睡着的老婆。

又盯一会儿睡着的儿子。

重生回来,今晚,他不想眼睛一闭睡着,他看老婆看儿子看到天亮。

看不够!

三十年里午夜梦回的场景,在眼前实实在在。

炉子里火苗扑突突,锅里咕嘟嘟。

李娟翻了一个身,鼻子吸吸,一股浓烈的鲜香窜味。

半睁开眼,隐隐约约,男人的身影在炕沿边坐着。

“宁子?”

“嘘!天还没亮!”

“宁子,你熬着?”

“我炖了一只野鸡,明天一天,你们母子有鸡汤喝了。”

李娟坐起身,外面的白,隐隐约约映着炉子上冒气的锅。

“宁子…你,哎呀,一只鸡卖五块钱呢,你干么给我炖?真浪费!”

她不喝鸡汤,她要五块钱。

“老婆,躺下睡吧,好好睡,已经炖锅里了。”

已经炖锅里了,只能喝进妻儿肚子里。

李娟又躺下,嘴里低声喊:“你明天不是要去红会矿区吗?赶紧睡。”

“对对,我睡一会儿,我明天要走四十里雪路。”

炉子里再添满煤炭,锅里再添两勺水。

何宁上炕,脱了厚重的棉裤,躺进儿子的被子里,紧紧搂住儿子身子。

再一睁眼,天色微微亮。

儿子暖暖和和搂在怀里。

旁边,老婆侧着身安稳睡着。

冬天里冷,别人睡到大天亮,睡到中午。

何宁满脑子想着去红会矿区。

裤子穿好衣服穿好,跳下炕,炉子里添碳着旺。

半锅鲜香鸡汤,泡上昨晚烙的灶爷饼,够老婆儿子喝一天。

何宁真不想离开妻儿出门。

但不出门不行。

年货、新衣服,一刻都不能耽搁。

李娟被何宁弄出来的动静吵醒,翻起身。

“宁子,你这就出门?”

“娟,四十里雪路,我走三个小时能走到都是快的,我现在就出发。”

“娟,这锅鸡汤,你切两个土豆炖进去,和儿子好好吃上一天,不要省着。”

李娟张嘴想劝一句别让他去了。

但两只兔子,十几只山鸡,是男人昨夜抓回来的。

是几十块钱。

他突然顾家,浪子回头。

不能给他阻碍。

“宁子,你…你小心雪路,早点回来。”

“娟,你和儿子在家,安心等我回来,一定小心自己。”

何宁就着一碗热水,吃掉三个灶爷饼,再洗把脸,精精神神。

隔壁屋里的十五只山鸡,两只两只捆在一起,没死掉一只。

兔子也没死掉。

何宁把它们装进袋子背在肩膀上。

安顿一句:“娟,家里你守着,我这就出门,赶晚上回来。”

“宁子…”

“嗯?”

“早点回来……”

“哎!”

身上暖洋洋,心里暖洋洋。

背着两个袋子,一大早出了门。

李娟还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男人。

不相信耳朵里听到的男人给他说的话。

李娟翻起身穿好衣服下炕,揭开锅盖,半锅鸡汤,热乎乎鲜香味窜鼻子。

李娟脸上微微笑,咬咬嘴唇。

笑着笑着,眼泪珠子掉进锅里。

心底里里的焦虑愁闷,似乎,消失了一些。

“宁子…”

何宁已经走出去了五里路,哈出去的白气在鼻子眼睛前面凝聚。

出了十里铺山沟,上了去往红会矿区的大路。

如果不下这场大雪,在这条路上,或许能顺一辆拉煤车到矿区。

但现在,只能一步一个脚印走到矿区。

三个小时后,何宁一身热气腾腾,站在一大片平房前面。

为了不让袋子里的山鸡和兔子死掉,这一路上,走一会儿,他把袋子解开,让山鸡们透透气,缓缓身子。

一路操心过来,山鸡兔子好好活着。

何宁大步进了平房院子。

矿区的住宅户,不是农村一家一院。

他们住在一长排平房里,有可能是十几家。

袋子在当院一放,深吸一口气,声音嘹亮,一嗓子喊出来。

“大哥们嫂子们弟妹们,快出来看啊,山鸡野兔给你们带来了啊。”

从各个屋里,一下子涌出来十几个老女人年轻媳妇。

矿工们的家属。

何宁把山鸡两只两只从袋子里掏出来。

“哇!是野鸡呀!怎么抓的?”

“喂,你哪儿人呀?”

他们买山鸡兔子之前,先确定何宁是哪儿人。

“高崖镇杨梢沟十里铺的,大妈们嫂嫂们,我昨晚熬了一夜在山里抓回来,把我差点儿冻死。”

“我一大早就出门,走着来的,走了三个多小时呢。”

她们蹲下身,用手扒拉山鸡,有几只扑棱棱想逃,双脚绑着,一个翅膀绑着。

“小伙子,你在袋子里捂着,怎么没捂死?”

“嫂嫂,我操心着呢,能让它们死吗?让你们见个鲜活。”

“多少钱一只,说价!”

何宁毫不犹疑,一口报出来:“一只山鸡十块,两只兔子二十,半只…嘿嘿,没法卖。”

“你这小伙,讹钱呢,一只十块?”

何宁不让价,但脸上微笑。

口气告饶:“大妈们,嫂嫂们,这都年根了,若我不是上有老下有小,谁愿意大晚上冰天雪地里抓兔子抓山鸡?求求你们,不要跟我还价好不好?”

“我挣个辛苦钱,血汗钱,救命钱,大家就不要计较一块两块了好不好?活鸡活兔,又不是打死的炸死的。”

“这两只我要了,给,二十块!”

一个年轻媳妇递过来二十块,提着两只山鸡走了。

“我要一只,给,十块!”

“我也要一只,十块给你。”

第一个人买开,第二个人第三个人就有些急切了,抓紧要一只。

第四个人第五个人开始抢。

大妈们妇人们围过来一群,十五只山鸡已经被抢完了。

他们抢两只兔子,二十块钱递过来。

何宁都没看清楚谁付的钱,兔子又被谁拎走的。

腊月二十四,什么东西拿来到这儿,都是一抢。

“我以为是鱼呢,山鸡兔子,有没有也无所谓。”

说这话的人,给自己没抢上东西的心理安慰。

“根嫂,你男人说今天去镇上给咱们背鱼,他到底去了没有?”

“切,懒怂一个,睡到现在还没起来,他能给咱们背鱼?”

“这咋办?今年过年,咱连一条鱼都没有?”

何宁听到这话,脑子里忽一道亮光,把说话的两个妇人叫住。

“嫂嫂,你们的意思,鱼必须要有?”

“小伙子,这不明摆着吗?过年了,年年有余,可你拿来的是山鸡兔子,唉!”

“要不是前天突然下这场大雪断了路,卖鱼的人已经来这里了。”

“嫂嫂,给我一个馒头,赶下午,给你们把鱼背来。”

妇人们大喜。

“只要你把鱼背来,新鲜着,给你最好价。”

继续阅读小说猛清醒,回到怀孕老婆亡故前一天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0日 下午11:37
下一篇 2022年9月10日 下午11:4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