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宁李娟小说《猛清醒,回到怀孕老婆亡故前一天》在线阅读

火爆都市小说猛清醒,回到怀孕老婆亡故前一天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花玉石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何宁李娟,《猛清醒,回到怀孕老婆亡故前一天》这本小说又名《最穷村庄:全村众心,跟我向前看》主要讲述了:揭开门帘,进厨房屋里。碗里的肉香,立刻把小文文吸引过来。“爸爸,肉肉?”“儿子,这顿晚饭,爸爸给你吃香香的肉肉,爸爸还教你放炮炮。”李娟眼睛本来大,看着一碗肉,眼睛瞪得更大。“这…哪儿来的?”“梅姑家……

何宁李娟小说《猛清醒,回到怀孕老婆亡故前一天》在线阅读

《猛清醒,回到怀孕老婆亡故前一天》第4章 酸菜肉片晚饭,一家四口

揭开门帘,进厨房屋里。

碗里的肉香,立刻把小文文吸引过来。

“爸爸,肉肉?”

“儿子,这顿晚饭,爸爸给你吃香香的肉肉,爸爸还教你放炮炮。”

李娟眼睛本来大,看着一碗肉,眼睛瞪得更大。

“这…哪儿来的?”

“梅姑家煮的猪尾巴,我借了一个,先让你们娘三个吃一顿。”

何宁出去的这会儿,李娟把案板上的面坨子擀开,切成细条,拉长了下进锅里。

何宁端着一个煮熟的猪尾巴就进来了。

李娟知道,何宁是厚着脸皮去梅姑家借的肉。

李娟满心是忧虑:“宁子,你也好意思张口,咱拿什么还人家?”

“梅姑说了,她家后天杀年猪,会给咱家送一些肉过年,梅姑心好。”

何宁嘴上说话,手上拿刀。

把猪尾巴杆子从根上切下来,一剁两截。

“儿子,这截你吃。”

小文文小手手伸出去拿过半截,喂进嘴里大口嚼。

“儿子,慢慢啃,骨头你嚼不碎,把皮肉吃掉就行了。”

另半截,何宁拿在手里给老婆喂。

“老婆,这半截是你的。”

李娟脑袋偏过去。

何宁突然喂她吃肉,她不自在不习惯,说一句:“留着孩子吃。”

“不行,这半截你必须吃上,你肚子里不是我孩子?”

李娟脸色微微一红,拗不过何宁喂她,张嘴咬住。

但她心里还是忧愁,过年的肉,跟人家张嘴借,算什么。

何宁转身拿起刀,把圆圆的一坨肉,连肥带瘦切成片,切了一碗。

再拿一个碟子,小跑去后窑捞一碟子酸菜回来。

当当当切成酸菜丝儿。

李娟看得惊讶,他什么时候拿菜刀切菜有这么顺手过?

“爸爸,啃不动了!”

何宁张开嘴:“啊!给爸爸啃!”

半截尾巴杆子被小文文啃得剩骨头,啃不动了,急慌慌的。

“还想吃肉肉!”

“嘴张开。”

何宁嘴里咬着儿子啃剩的尾巴骨,用筷子夹起刚切出来的一大块肥瘦相连的肉,喂进儿子嘴里。

文文一口咬住:“香!还想吃!”

何宁俯下身,亲儿子脑门顶。

“是爸爸香还是肉肉香?”

“肉肉香!爸爸也香!”

何宁哈哈笑。

但眼里含着满眶泪。

李娟嘴里咬的半截,只是含着,并没有吃。

她手里不停,拉条子拉完了。

她俯下身,把嘴里的肉给儿子。

何宁无奈苦笑:“老婆,你也要吃啊!”

李娟没吭声,拿筷子捞出锅里煮熟的面。

“老婆,我来炒酸菜肉片,你定定缓着。”

现在的李娟,挺着大肚子,弯一下身再直起来,很吃力的。

农家妇人扛活,并不是真的身体棒,生活所逼而已。

何宁把她轻轻拽到炕沿边缓着。

“老婆你听话,你看着,我炒的酸菜肉片不差啥!”

锅里的面汤倒出来,铁锅用清水涮掉,搭在火炉上。

罐头瓶里的菜油倒进锅里。

李娟心疼,喊一声:“少点儿,就这一瓶菜油了,还要过年。”

何宁咧嘴笑一声:“先把今儿的日子过去。”

菜油冒烟,何宁问一声:“没有葱姜蒜?”

李娟应声:“哪有!”

李娟走到橱柜前,拿出调料罐,是盐和花椒末。

李娟慌声喊一句:“油冒烟了,快倒酸菜呀!”

何宁把切好的一碟子酸菜倒进锅里,“滋啦”,酸香味扑鼻。

“老婆,有粉条就好了!”

“哪有粉条!”

“粑粑,想吃粉条肉肉!”

何宁用筷子搅着锅里的酸菜,身子低下,亲一口啃着猪尾巴骨头的儿子。

笑着说:“爸爸明天给咱家买粉条。”

李娟神情更加忧郁:“哪有钱买粉条。”

何宁口气坚定认真:“明天我去挣买粉条买蒜苗买花生买新衣服的钱。”

嘴里说话,手上不停,切好的一碗肉倒进酸菜里。

下意识说一句:“老婆,鸡精给我!”

李娟皱眉问:“什么?”

何宁想到,这年头,鸡精这种调料哪有?

“我是说,明天我去山里抓山鸡卖钱办年货。”

李娟当他说这话是开玩笑。

“哎呀,你怎么把一碗肉都倒进去了?留着明天给儿子吃呀!”

嘴里抱怨,李娟把刚倒进去的肉又两筷子夹出来多一半。

“我是想让你和儿子多吃点嘛!”

李娟抱怨一句:“那也不能一顿吃完。”

何宁辩解:“我说了我明天去挣办年货的钱。”

李娟突然咧嘴哭。

“宁子,不要打牌了好不好?我求求你了!”

何宁说去挣钱的话,让李娟恐慌万分。

以为他是出去玩牌赢钱。

“钱”这个字眼儿从何宁嘴里说出来,听在李娟耳朵里只有惊恐。

何宁不提钱。

酸菜肉片放了盐和花椒末,翻炒均匀,从锅里舀出来,拌上满满一碟子拉条面,先端给李娟。

“你先吃,吃饱饱的,咱陪儿子放炮炮!”

不管怎么说,何宁是把一碟子菜拌面端到了李娟眼前。

几年来从没有过的主动热心。

李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恐慌,是感动,还是无所适从。

“宁子,我自己吃,你照顾儿子。”

又一碗菜拌面端给小文文。

“粑粑,文文自己吃。”

李娟端着碟子靠着炕沿吃饭,儿子趴在炕沿边吃饭。

何宁摇头苦笑,家里被他折腾的连吃饭桌子都没有吗?

何宁眼睛睁圆,看着妻儿吃饭,吃一顿他自己做的饭。

看着看着,没办法忍住,咬着牙咧着嘴笑。

笑着笑着,眼泪双行挂在脸上。

李娟眼睛看他,又一愣神。

“宁子…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何宁把脸上的眼泪擦掉。

“老婆,我高兴,看着你们娘儿三在我眼前吃饭,我是真的高兴,这是我最高兴的一天。”

“粑粑,肉肉香!”

小文文端着碗,转过身,到爸爸跟前:“爸爸也吃!”

令何宁没想到,小文文挑起一筷头面条,给他喂过来。

“哗”一下,眼泪又流满一脸。

前世,三十年里,他哪有享受过儿子叫一声“爸爸”的幸福?

前世,出事儿以后,三十年里,儿子不见他一面,不认他是爸爸。

重生回来,今晚此刻,三岁的儿子挑起一筷头面条给他吃。

小文文手里的筷子还拿不稳,晃晃悠悠。

“儿子乖!爸爸喂你吃!”

端过碗,一筷子一筷子给儿子嘴里喂饭。

“爸爸吃!爸爸不哭!”

“爸爸是高兴,爸爸是真的高兴。”

给儿子喂一口,自己吃一口,流着眼泪,陪着儿子吃着这顿饭。

李娟拿着筷子,慢慢吃饭,眼睛看着何宁疼儿子。

这个男人真的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李娟心尖儿上那么一颤。

只要他不喝酒不赌牌,待在家里哄儿子开心,陪儿子玩儿。

日子再苦再累,李娟认为自己能担起来。

分家分得了一大片土地,翻过年开了春,种粮种棉,是自己家的。

这是李娟心里有奔头的最大希望。

“爸爸,吃完饭饭放炮炮?”

“对,吃完饭饭放炮炮,咱家院里也有个响。”

小文文拍拍肚子:“饱饱了,爸爸放炮炮。”

继续阅读小说猛清醒,回到怀孕老婆亡故前一天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0日 下午11:46
下一篇 2022年9月10日 下午11:4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