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切黑男配每天都在脑补我爱他温苒沈勿,白切黑男配每天都在脑补我爱他在线无弹窗阅读

热门网络小说白切黑男配每天都在脑补我爱他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温苒沈勿,主要讲述了:失去眼睛的巨蛇嘶鸣哀嚎,鲜血飞溅了一地,可他没能等来痛快的结果,反而是迎来了一场折磨。少年那鬼魅的身影没有停。这简直就是一场实力悬殊的虐杀。即使有气罩保护,可也抵不住扩散开的血腥味,温苒脸色更白了。终…

白切黑男配每天都在脑补我爱他温苒沈勿,白切黑男配每天都在脑补我爱他在线无弹窗阅读

《白切黑男配每天都在脑补我爱他》免费试读第15章 又吓到你了?

失去眼睛的巨蛇嘶鸣哀嚎,鲜血飞溅了一地,可他没能等来痛快的结果,反而是迎来了一场折磨。

少年那鬼魅的身影没有停。

这简直就是一场实力悬殊的虐杀。

即使有气罩保护,可也抵不住扩散开的血腥味,温苒脸色更白了。

终于停下来的沈勿指着地上断裂成几截的躯体数了数,然后,他侧首看向了温苒,脸上浮现出来的笑意纯真而友善,“苒苒,是八块。”

他的白衣已经成了红衣,血腥味浓重,但他却一点都不介意,明明他是一个爱干净的人,碰一下别人都要擦擦手,他现在的不在意,只能说明他还沉浸在兴奋之中,所以无暇顾及其他。

那几滴血花点缀着他那完美的容颜,平添了几分妖冶。

一地的残肢内脏,可那只蛇妖的头还是完整的,它在微微的喘着气,它还活着,看着自己那四分五裂的身体,恐惧的活着。

温苒扯着嘴角笑了一下,“你辛苦了。”

得到了她的回应,沈勿才满意了,他提着刀要往温苒这边走,不过又想起了什么,他折返回去,弯起了眼,笑道:“差点忘了,还有挫骨扬灰。”

一个响指过后,地上断裂的躯体染上起了蓝色的火焰。

“饶、饶命……”

那只蛇头刚费力说出几个字,少年已经一脚踩在了它的头上,只听“咔嚓”几声过后,那只头碎了。

温苒捂住了嘴,转过了视线才忍住了呕吐的欲望。

所以她并没有看到,沈勿蹲下身伸出手在一堆烂肉脑浆之中翻出了一颗绿色的珠子,那是妖丹。

他对大妖的这颗内胆似乎还颇为满意,便收了起来,随后他站起身来,地上所有的蛇妖躯体都被蓝色火焰燃烧殆尽,火焰熄灭之后,便成了那看不见的尘埃。

只有地上的血迹,还在证明着刚刚究竟发生了多么血腥的一幕。

沈勿甩了一下手里的横刀,刀身上的血迹被洒去,长刀于他手中消失不见,他带着好心情,脚步轻松的走到了温苒身前,看着温苒那面无血色的脸,他关心的问:“又吓到你了?”

说是关心,可他脸上的笑容分明就是非常愉悦。

因为他刚刚没控制自己,这个空旷的地带到处都被溅了血,四处的石壁上绽放着朵朵血花,包括他自己,就像是刚从血红的修罗场里走出来的疯子。

只有以温苒为中心的这块区域,干干净净,如这修罗场中的一片净土。

温苒缓了一会儿,她稍微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她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知道了太多秘密对她没有好处,所以她只是奉承般的说了句:“师兄真厉害。”

他像是被取悦到了,眼底里流露出了欢喜,颇有一种幼稚的自豪感,“我早就和你说过我很强了,苒苒不会把你看到的事情说出去,对吗?”

温苒还没接话,他又笑了,“反正你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你。”

温苒眉头一跳。

让其他人相信正直无私,光明磊落的大师兄其实是个动起手来就残暴肆虐的疯子,还不如让他们相信温苒的脑子出了问题,换做是温苒,在亲眼看过沈勿动手之前,她也不会相信。

沈勿为什么可以在黑暗的环境里如履平地,他又为什么会有一把刀作为武器,而且刀法还能使得那么好……她有意识的不让自己去思考这些问题,显而易见,他身上有很多危险的秘密。

温苒微笑,“大师兄只是普普通通的杀了几个妖魔而已,除此以外,难道还有发生过其他特殊的事情吗?”

她实力虽然不行,但是她会努力的聪明一些,让自己活的久一些。

沈勿眯着眼睛笑,“苒苒说的是,禁地这么危险,我会多杀几只妖魔好好保护你的。”

头一次,温苒居然为那些妖魔们感到了一阵忧心。

头上碎石掉落,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随着掉落的石头越来越大,那声音也就越来越大。

温苒抬头一看,只见头上的石壁出现了道道裂痕,“这里要塌了!”

再看向来时的路,已经被一块坠落的巨石给堵住了。

温苒慌忙看向四周,四处都是石壁,除了那条被堵起来的路,这里根本无路可走。

最后,温苒把目光落在了水面上,也没有别的方法了,倒不如赌一把。

她朝着水边走过去,慢慢的又意识到了不对劲,她赶紧走回去,“你傻站着不动做什么?”

“累了,休息一下。”

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能休息!

神经病的思维是正常人无法理解的。

温苒没空和他在这里瞎掰扯,她自己往水边走了过去,可是问题来了,她不会游泳!

再一次回头看向那边的人,沈勿一身白衣已经成了血衣,他一声不吭的站在那儿,比起他平时能气的人死的模样,这个时候他显得尤其的乖巧。

不知为何,他这幅平静如水的模样,让温苒忍不住想起了某些男人在自娱自乐之后,就会进入贤者模式。

虽然沈勿刚刚做的事与那些男人私底下做的那档子事截然不同,但意义是一样的,因为他感到了兴奋,兴奋过后,就头脑放空的觉得索然无味了。

她看了眼自己身上干干净净的裙子,又看了眼沈勿那被鲜血染红的衣裳,她咬了咬牙,走过去一把拽住了他的手。

沈勿似乎是回过了神来,他垂眸看着自己被她抓着的手,慢慢的眨了一下眼。

温苒拽着他往前走,“我们现在没有别的路了,只能试试看水里有没有出路。”

沈勿没接话,只是抬起了手,接住了一颗要落在她头顶的石子,又随手把这颗石子给扔了。

温苒没有注意到他的这个小动作,他们来到了水边,她指着水面说:“师兄,跳下去。”

“不要。”

温苒惊了,她回头看他,“这可是我们唯一的办法了!”

但不久之前还沉浸于虐杀当中的少年,此时像极了一个闹脾气的孩子,“水很脏,我不想跳。”

继续阅读小说白切黑男配每天都在脑补我爱他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1日 下午2:00
下一篇 2022年9月11日 下午2:0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