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切黑男配每天都在脑补我爱他温苒沈勿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好看的小说《白切黑男配每天都在脑补我爱他》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温苒沈勿,主要讲述了:灵脉的缺口还是被封印好了,但藏渊谷的损耗也极其大,但这些都还不算什么大问题,因为随着时间推移,藏渊谷总会慢慢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令人忧心的是,秋山失踪了,还有秋水,她毁容了。如果是秋水是个男孩子,众人倒…

白切黑男配每天都在脑补我爱他温苒沈勿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白切黑男配每天都在脑补我爱他》免费试读第46章 千金令

灵脉的缺口还是被封印好了,但藏渊谷的损耗也极其大,但这些都还不算什么大问题,因为随着时间推移,藏渊谷总会慢慢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令人忧心的是,秋山失踪了,还有秋水,她毁容了。

如果是秋水是个男孩子,众人倒是也能自我安慰的想,疤痕是男人的勋章,可秋水是个女孩,而且还是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孩。

秋不见找来了风月城里最好的大夫,所有的大夫诊断结果都一样,秋水没有生命危险,伤口的血也止住了,但是她身体上受到灵气灼伤的伤口,是肯定会留下疤痕的。

听到这个消息时,秋不见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其实他自己也受了伤,但他似乎感觉不到痛意似的,又或许是,他根本无暇关心自己。

紧接着,整个修仙界里,各门各派,包括散修,都收到了从藏渊谷里发出来的“千金令”。

所谓“千金令”,是藏渊谷独有的悬赏令,自从藏渊谷建派以来,也不过是发布了两次“千金令”而已,如今是第三次,这直接让不少人感叹见证了历史。

这一次“千金令”上的悬赏内容很简单,取下叶随人头者,藏渊谷所有的铸师,可为其一辈子提供免费的神兵利器。

修仙者,实力不够,宝器来凑,这句话并非没有道理,想一想,如果是哪天与人决斗,结果你的兵器断了,那妥妥的就没命了。

藏渊谷出品,必属精品,修仙者皆以有藏渊谷一把兵器为荣,更何况,拿到与自己功体匹配的武器,不仅能让自己实力飞涨,还能有助于自身的修炼。

是以诸多修者在接到了“千金令”后,陷入了疯狂。

议事厅内,气氛沉重。

鲁大师道:“那贼子是冲着二庄主来的?”

秋不见点了点头。

二庄主,秋不闻,虽然出身于藏渊谷,但他对神兵利器没有兴趣,反而是喜欢研究一些风花雪月的事情,哪里有奇观,他就喜欢往哪里冲。

用藏渊谷里老一辈人的说法,就是人菜还爱浪,每次惹出来了麻烦,都是秋不见这个大哥在后面擦屁股。

因为在那场混乱中,沈勿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所以虽然他不是藏渊谷的人,但也在议事厅里有了一席之地。

沾了他的光,温苒也能得以听到这些大师议事。

温苒听过二庄主秋不闻的名号,她甚至还记得,小的时候,她爹修炼走火入魔,差点出了大事,是府主赶来,轻松的制住了发狂的温询,紧接着三师叔才有机会为温询治疗。

那个时候,温苒很有礼貌的说:“府主,我爹麻烦你了。”

风华绝代的男人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这算什么麻烦?你爹可比藏渊谷里那位不着调的二庄主好多了。”

是的,但凡是家里有弟弟,包括是师弟的人,不论这个弟弟再怎么不靠谱,一旦与秋不闻比起来,那就真是太好了。

秋不闻确实是个麻烦精,他的风流韵事用一个本子都写不完,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消失了一段时间后,再回来时,他抱回来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就是秋山。

秋不闻把孩子托付给了大哥,紧接着,他就自尽而亡了。

至于他为什么要死,这件事至今都是众说纷纭,也许秋不见知道答案,但是秋不闻死了后,秋不见便再也没有在外人面前提起过这个弟弟。

秋不见的伤口只是被简单的包扎过,他皮糙肉厚,自觉不要紧,而且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没有时间允许他休息。

秋不见眉间紧蹙,“秋山失踪了,应当是被叶随抓走了。”

鲁大师知道秋不见心里的担忧,他出声安慰,“如果那贼子要杀秋山,那就不会带他离开,现在看来,秋山应该暂时是性命无虞。”

秋山是秋不闻留下的唯一血脉,秋不见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秋山出事。

“我觉得……”忽然出声的温苒引来了所有人的注目,在这种重要的场合下,她还是第一次发表自己的看法,有点紧张,“我觉得秋山公子应该不会有事。”

秋不见道:“温姑娘何出此言?”

“不久之前,秋水姑娘曾经被人绑架到了后山,我追过去的时候,正好听到了那个黑衣人对秋水姑娘说的话。”温苒想了想,接着说道:“他似乎是觉得秋水姑娘性情顽劣,所以才想出了那种方式教训她,如今想来,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是为了给人出头。”

当时,秋不见带着其他人商讨封印灵脉缺口的事情,而秋水被绑架的事情,则是交给了叶随处理,所有人都觉得叶随对这件事很是上心,还买了不少的小玩意去安慰受到惊吓的秋水。

秋水倒是一如既往的对他没好脸色。

任谁看到叶随,都得说一句,他对秋水与秋山,真是一碗水端平的好长辈。

温苒继续说道:“在秋水姑娘被人绑到后山的那一天,她才和秋山公子发生过矛盾。”

鲁大师道:“姑娘的意思是,那个绑架了秋水的黑衣人,就是叶随。”

“嗯,那一天晚上,我师兄砍断了对方的一只手,而叶随就少了那只手。”

其他人看向就站在温苒身边的,那长身玉立,君子端方的少年。

沈勿微微颔首,“我和叶随交过手,他的身法与那一天的黑衣人是一样的。”

鲁大师沉思了一会儿,道:“叶随他对秋山,确实是很亲近。”

叶随对藏渊谷有恨,又提起了秋不闻,那他的这种恨,似乎是因为秋不闻而迁怒的,但他对秋山又像是有几分真心,只要不是傻子,就会联想到秋山的母亲身上。

没有人知道秋山的生母究竟是谁,不少人都猜测那可能只是秋不闻在外一夜风流的后果。

如今看来,事情倒不像是这么简单。

秋不见显然是知道点什么的,他脸色变了变,道:“不管他是什么原因与我们藏渊谷有怨,正如我闺女所说,只要他对藏渊谷出了手,那就是我们的敌人。”

继续阅读小说白切黑男配每天都在脑补我爱他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1日 下午2:00
下一篇 2022年9月11日 下午2:0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