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月亮陷入玫瑰里》全章节阅读

《月亮陷入玫瑰里》小说是网络作者瑶瑶一下也不扛的倾心力作,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周时屿南栀,《月亮陷入玫瑰里》这本小说又名《他对玫瑰动了心》主要讲述了:南栀摘掉眼罩,拿过晶姐的手机。看到上面的照片,漂亮的眉毛拧在了一起。不知道是谁拍了那天酒吧里周时屿和南栀的“借位吻”。照片的清晰度很高。而且从照片的角度来看,两个人就是在接吻,周时屿还捧着南栀的脸。足……

完整版《月亮陷入玫瑰里》全章节阅读

《月亮陷入玫瑰里》第7章 你不会,真的看上南小姐了吧

南栀摘掉眼罩,拿过晶姐的手机。

看到上面的照片,漂亮的眉毛拧在了一起。

不知道是谁拍了那天酒吧里周时屿和南栀的“借位吻”。

照片的清晰度很高。

而且从照片的角度来看,两个人就是在接吻,周时屿还捧着南栀的脸。

足够混淆视听,放出去绝对杀伤力够大。

南栀视线从手机上离开,看向晶姐:“谁发给你的?”

“一个匿名的号码”,晶姐想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推测:“应该是娱记。”

南栀坐直了身体,神色难掩疲倦,和她解释:“不是拍的这样,那天事出有因,我和周时屿是偶然在普罗旺斯遇见的。”

南栀把那天的事情和晶姐大概说了一下。

晶姐拿过手机,开始分析,“既然私发给我,没有爆出去。”

“应该就是想要钱,给了钱,就能封嘴。”

南栀闭了闭眼,向后躺在椅背上,纤细的手指一下下敲着扶手,想了一会才说:“不能开这个口子,开了这个口子,他以后一定会变本加厉,狮子大开口。”

“底片也不一定会给我们。”

小洛看了一眼照片,也有些焦急,“那怎么办?”

愤愤道:“这赤裸裸就是威胁,这些人真应该给抓起来好好收拾收拾。”

晶姐一脸愁容,“不给钱,明天肯定就是娱乐版头条。”

南栀一时也没有头绪,捏了捏眉心,“愿意发就发吧,到时候我们别回应就行了。”

所幸两人的脸拍得不算清楚,只拍到了一部分侧脸。

如果不回应,过几天热度就应该下去了。

南栀此刻担心的竟然是周时屿,总是这样传绯闻,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他的工作。

当晚,就有人给晶姐打电话,要价一百万,给了钱,就可以把照片销毁。

晶姐知道南栀的意思,直接就拒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这张照片就出现在了各大软件的娱乐版头条,虽然南栀团队没有给什么回应,但是很多水军开始把舆论往南栀身上带。

甚至开始扒细节证明照片上的女子就是南栀,

周时屿早起刚到办公室,苏卓就过来找他,举着手机给他看,“老大,老大,你看这个,这个不是你吗?”

“这衣服,就是咱们去普罗旺斯查案搜集证据的那天你穿的。”

照片上的男人穿着黑色衬衫,身形修长。

侧脸线条完美,皮肤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冷白,一头黑色短发,有几丝垂在额前。

怀里抱着个纤细漂亮的姑娘,看样子正在接吻。

他视线向下,入眼一条娱乐新闻,当红流量小花南栀酒吧夜会圈外男友,两人拥抱热吻,好不缠绵。

底下评论很多,长指往下划了两下。

“这就是南栀吧,玩的挺刺激啊!”

“上次抱上了,这次就亲上了,玩的挺猛啊!”

“这也看不出来是南栀吧,脸也看不清楚啊!”

“这男的不就是前几天和南栀传绯闻的那个吗?侧脸看着很像啊!”

“啧啧啧,看不出来啊,这么会玩?酒吧直接热吻啊。”

“就知道,她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清纯,真是一点形象也不顾了。”

周时屿单手支着腰,挑挑眉,把手机塞到苏卓怀里,转身去了网络安全部门。

看来这网络造谣,得整治整治了。

到了计算机安全部门,把发照片的微博账号直接给了小林,“把这个人的IP地址还有所有的信息全部给我查出来。”

看着周时屿脸色不太好,小林忙道:“好的,周队,您稍等。”

过了五分钟,发帖人的信息就全都都查到了。

小林把电脑屏幕转了下,让周时屿能看清,“周队,这个人是个惯犯,在咱们这是有案底的,两年前就因为勒索和诽谤被判了一年零2个月,刚出去没多久。”

把屏幕中人的信息又扫了两眼,周时屿起身往外走,手抄在警服兜里,“谢了,小林。”

回到刑警队,找了一圈苏卓,喊他:“苏卓,和我出去一趟。”

苏卓把赶紧把水壶放下,收拾好东西,跟上他,“哦,好嘞老大! ”

按照小林给的地址,周时屿驱车直接去了他家里。

敲了半天,里面人才慢吞吞地开门。

一见是警察,下意识想关门,周时屿单手握着门缝,稍一用力,男人就被推的往后踉跄了两步。

周时屿拿出证件,打开胸前的执法记录仪,“市局.刑.警.队,找你了解点情况。”

男人油头粉面,一副奸诈耍滑相,典型的宅男形象,脸上堆起笑意,“警官,我可是守法良民,违法的事情肯定不会干的。”

周时屿走进房间转了一圈,各式相机很多,而且都是高分辨率的专业相机。

回头看他,勾了勾唇角,“我说你违法了?”

苏卓倚在门口,笑着问他:“怎么?干什么心虚的事情了?见到警.察就害怕。”

男人赶紧否认:“没没没,我没害怕啊!”

“我还是喜欢和聪明人讲话”,周时屿抬眼看他,脸上仍然挂着笑,“不费劲。”

说完找了个座位坐下,冲着苏卓使了个眼色。

苏卓拿着手机上前,“这照片是你拍的吧!”

“没有证据,我们也不会来找你”,周时屿停了两秒,淡声开口:“你现在涉嫌造谣诽谤,和我们走一趟吧。”

男人明显被震住了,赶紧辩解,但总归是心虚,“不不不是,我怎么就诽谤造谣了,我造谣什么了啊!”

周时屿用下巴指了下屋里相机,问他:“照片不是你拍的?”

“你的发帖IP我们已经查到了。”

他面色忽然转冷,眼睛微眯,“还想狡辩?”

男人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他忽然明白过来,照片上的男人就是面前的人。

“你连人都没看清楚,就敢发照片造谣,没拿这张照片去勒索南栀?”

“抹黑造谣,再加上勒索,你这班房很快就能接着蹲了。”

拿手扯了下警服上的领带,站起身人往门口走,对着身后的苏卓吩咐:“带走。”

“好嘞,老大”,说着,苏卓就要上去抓他。

男人本就心虚,现下更是被吓住了,立马认怂:“警官,我错了,我删了删了,马上就删除。”

“我是管南栀经纪人要钱了,可是她们没给我啊!”

“我…我这没勒索成功啊!”

他辗转了半个多月,才搞到南栀经纪人林晶的联系方式。

而且当时其实并没有看清南栀的脸,只是感觉像,所以才大着胆子去要钱的。

结果人家直接拒绝了,他连讨价还价的机会都没有。

“警官,我当着你们的面删,再给我个机会吧,我以后绝对不会再造谣生事了。”

“苏卓,放开他”,听到这,周时屿满意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命令道:“删,当着我们面,现在就删。”

解决完之后,两人往外走,到门口周时屿突然回头,脸上挂着笑,语气却带了十足十的警告,“我保留追究你责任的权力。”

“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以后再让我发现你拍南栀的照片上网造谣。”

盯着他,一字一顿道:“发一次,我抓你一次。”

两人回到警局,苏卓跟在他后面往里走:“老大,这下他肯定不敢再找南栀小姐的麻烦了。”

想到什么了,面露震惊,“我去,老大,你这么护犊子,不会是真看上这南小姐了吧。”

“可你做了这么多,人南小姐不知道啊”

周时屿停下脚步,挑挑眉睨了他一眼,“很闲?”

苏卓干笑了一声,赶紧摆手,“没没没,我还有一堆案件资料要看呢,我先走了老大。”

他脑子里又浮现起那天晚上的南栀,眼神一如既往的清澈,真诚。

心里好像似有若无的被撩拨了下。

毕竟是因为他才害人姑娘被拍的,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何况这网络造谣确实应该整治整治。

——-

南栀拍完了横店的戏份,有一天休息时间,然后再出发去兰城接着拍。

等她到家的时候,发现丁彩月正在家门口等她。

双手环胸,打扮得光鲜亮丽,戴着副墨镜,显得整个人傲气逼人。

见南栀过来,皱了皱眉,指责她:“你个死丫头,又把密码换了?”

南栀没理她,按了密码进门。

丁彩月跟在她后面,进门直接就坐到了沙发上,“我给你打那么多电话你怎么不接啊。”

南栀累了一天,实在是不想应付她,去桌子上倒了杯水,“我没看见。”

“没看见?”

“你骗鬼呢,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都没看到?”

南栀喝了口水,语气淡淡的,“那你就当我骗鬼呢吧。”

一听这,丁彩月立马就急了,从沙发站起来,“你个死丫头,说什么呢,咒我死呢啊。”

南栀转身往楼上走,被丁彩月喊住。

“和你传绯闻的那个男人,怎么回事啊!”

“真是男朋友?”丁彩月开始喋喋不休,“我听说是个警.察?条件不好直接免谈啊!”

听到这,南栀终于回头看了她一眼。

“你怎么知道是警.察?”

她记得网上并没有爆出来他的职业。

丁彩月没正面回答,“你不告诉我,我自然有自己的路子。”

也不等她回答,自顾自地说下去:“我和你说,没钱真的不行,难不成你以后养着他,让他吃软饭?”

说着走到南栀面前,苦口婆心地劝道:“什么警.察,听着好听罢了。你以后要是年纪大了,吃不了青春饭了,你指着他养你?”

“长得帅能当饭吃?”

南栀笑了声,却并不开心,“那你觉得,什么样的能配上我?”

“有多少钱,你才觉得满意呢?”

话也带了几分冷意,“是不是,结婚之前,你还得和我未来老公商量一下,看把我卖多少钱才合适呢?”

“你爱钱,不代表所有人就都得和你一样,视钱如命。”

丁彩月似是觉得委屈,拿手指着自己,“我爱钱如命?没有钱,我怎么把你和浩然拉扯大。”

“你那个死鬼父亲,只知道追求什么梦想,什么信仰。”

“信仰和梦想能当饭吃吗?”

“所以,你不是抛弃爸爸了吗?”南栀声音低低的,仿佛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

南栀父亲是一名缉.D.警,在缉.D.一线奋战了二十多年。

扮演过运输D品的马仔,卧底过D贩集团,也参加过高速公路上的生死时速,最后落了一身伤病,在执行一次缉D行动的任务时不幸牺牲。

生前不能露脸,死后墓碑无名。

终其一生,最后连块墓碑都不能立。

丁彩月在南栀父亲牺牲后,立刻就带着南浩然改嫁,只不过婚姻不顺利,没过多久就再次离婚了。

“我自己可以赚钱,不需要任何人养我。”

“还有,我要交什么样的男朋友,和什么样的人结婚,是我自己的事情。”

她眨了下眼,克制着眼里的酸意,抬睫,一字一顿道:“你管不着,也管不了。”

“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多操心一下南浩然。”

丁彩月趁机道:“你爸爸临走前,可是嘱咐你了,让你好好照顾浩然。”

“如果不是看在爸爸的面子上,你觉得我凭什么会给他那么多钱。”

说完上楼,不管她再说什么,南栀都不再理她。

丁彩月也被南栀惹了一肚子气,说了句让她别忘了给南浩然打钱就摔门而去。

南栀洗完澡刚从浴室出来,就听见手机一直响。

走过去看了一眼,小洛给她发了好几条语音。

她擦着头发点开语音。

小洛激动的声音传来,“栀栀,你快看,微博”

“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快看微博呀!!”

南栀打开微博,置顶的就是发照片的博主,娱乐真相哥。

不仅删除了照片,还手写了一封道歉信。

说明自己纯属造谣,对于给南栀小姐带来的负面影响表示深刻歉意。

同时自己也正在深刻反省,表示以后绝对遵纪守法,不触碰法律底线。

这人是突然转性了,怎么突然发道歉信,还是这么诚恳正直的道歉信。

不知道为什么,南栀心里浮上了一种强烈的预感。

是周时屿帮她解决的这件事。

刚刚的沉闷心情被一扫而光,唇角微微上扬。

南栀正在看,有微信进来,是温心橙。

“栀栀,同学聚会去不去。”

她想了一下,给她回:“不去,太累了,我要睡了,明天早起的飞机去兰城。”

“行吧,那我帮你和他们说一下,知道你忙,应该会理解的。”

“可惜了,听说周男神也会去。”

“温温,我觉得”

“?”

“觉得什么?”

“我其实,也不算太累。”

“……”

继续阅读小说月亮陷入玫瑰里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2日 下午8:45
下一篇 2022年9月12日 下午8:5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