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咸鱼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小说,立志咸鱼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在线阅读

主角叫贺顿岑木栖的小说《立志咸鱼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是由网文作者半眠西所著,《立志咸鱼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这本小说又名《惊爆!十八线女星竟是豪门真千金》主要讲述了:岑木栖穿着宽大的病号服盘腿坐在医院的病床上,手撑着下巴,她低垂的眼眸中还带着些许的迷茫,扑闪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嘴唇微微泛白。她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体,从床头摸到了自己的手机,屏幕亮开的瞬间,岑木……

立志咸鱼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小说,立志咸鱼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在线阅读

《立志咸鱼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第一章 岑小仙女绝不认输

岑木栖穿着宽大的病号服盘腿坐在医院的病床上,手撑着下巴,她低垂的眼眸中还带着些许的迷茫,扑闪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嘴唇微微泛白。

她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体,从床头摸到了自己的手机,屏幕亮开的瞬间,岑木栖的表情有些微微裂开。

岑木栖把手机摁灭,告诉自己要冷静,然后再次点开手机。

她一顿,二话不说把手机直接关机,在心中默数了三十秒后,重新开机。

一秒,两秒,三秒……

整整三个月,她居然昏迷了整整三个月!

她圈内拼命三娘的名号是不是没了,肯定没了!

岑木栖捶胸顿足,想她兢兢业业,努力工作多年打下的名号就因为这三个月没了?

她恨呐!

“砰——”的一声,病房门被推开,烫着法式木马卷,踩着高跟鞋的沈佳跑进来,后边跟了一长串的白衣天使。

岑木栖一脸懵圈,“佳姐,你干……”嘛呢?

话没说完,沈佳突然扑上来抱着她,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呜呜呜,宝贝,你终于醒了,都三个月了,你再不醒,我就只能把命赔给贺总了!”

岑木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沈佳按回了床上,然后手一挥,一帮白衣天使立马围了过来,一番兵荒马乱的检查后,一群人浩浩荡荡的退了场。

“你醒了就好,我已经通知贺总了,他在赶来的路上,”沈佳絮絮叨叨的,拿出手机开始发消息。

“既然你醒了,就赶紧上微博发个声明,虽然我们是黑红的,但是还是有真爱粉的,你昏迷了这么久,粉丝都担心你呢!”

岑木栖听着更迷茫了,微博她懂,粉丝她也明白,黑红这个业务她更熟练,可是这个贺总是什么鬼?

难道星光娱乐倒闭,换老板了?新老板姓贺?

但是就算换老板了,她一个十八线黑红女明星能得到新老板的垂青,还能亲自来看望?

再说,要通知,是不是也得通知她家里人啊,通知贺总是什么情况?

她的亲亲宝贝家人不知道她出事了?

岑木栖看着被沈佳放在一旁的文件袋上,冷静开口:“佳姐,我刚醒,脑袋有点晕,你能不能跟我说一下,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了?”

沈佳提起这个事她就来气,作为星光娱乐的金牌经纪人,从接手岑木栖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决定让岑木栖走上巅峰,摆脱黑红这条线路。

可没想到居然会阴沟里翻船,一个没注意就让高晶景那个小婊渣得手了,害得岑木栖在医院躺了三个月,在网上更是掀起了一股腥风血雨。

“还不是高晶景那个小婊渣,拍戏用的威亚出了问题,明明是因为你救她才出了事,结果她们居然暗地里使诈,现在网上到处都是对你的黑料,她倒好,成了大好人,刷了一波路人感!”

岑木栖深吸几口气,拿出手机登了微博,几条热搜立刻窜了出来。

#《命格》剧组威亚意外,岑木栖醒了没#

#高晶景痛苦不堪,自责自己没救下岑木栖#

#三个月了,岑木栖是否能苏醒?#

#岑木栖剧组出事,是否是报应?#

#岑木栖拼命三娘人设倒塌#

岑木栖退出微博,满头黑线,果然,她猜的不错,自己拼命三娘的名号果然没了。

岑木栖再次打开手机,编辑了一条微博。

【岑木栖V:已醒,勿念。】

然后她把手机往沈佳手里一塞,往后一躺,默默开口,“佳姐,仙女想自己静静。”

沈佳看着手里的手机,欲言又止,算了,贺总还在路上,那件事等下再跟小祖宗说也行。

“那你好好休息,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沈佳说完转身出了病房,听见关门声,岑木栖终于忍不住锤了一下病床,本仙女怎么那么惨?

没过多久,病房门再次打开,岑木栖整个人埋在被子里,撅着小屁股,声音闷闷的,“佳姐,我现在不想吃,你放着就行。”

来人没有说话,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停在了床边,岑木栖觉得奇怪,“佳姐?”

她翻身,对上了男人黑沉沉的目光,岑木栖一惊,忍不住往后缩了缩身子。

贺顿眼疾手快,俯身揽住了她差点掉下床去的身体。

“躲什么?”贺顿开口,声音低哑,却泛着温柔与无奈。

岑木栖一愣,不是,朋友,虽然你帅的惨绝人寰的,而且我看你好像也有点眼熟,但是我确实对你没有多少有用的印象,所以你为什么能这么毫无顾忌的搂着本仙女的腰???

岑木栖反应过来,难不成是自己的私生粉?

她立马扒开揽着自己的手,顺带往贺顿肚子上不轻不重的踹了一脚,动作迅速的站在床上,居高临下,“拿开你的爪子,仙女是能随便碰的吗?”

贺顿挑挑眉,重新站直身子,目光清明。

岑木栖防备的看着他,生怕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

贺顿最终往后退了退:“不要站在床上,不安全。”

岑木栖闻言一顿,小心翼翼的坐回了床上。

贺顿的眼底浮现出一抹笑意,一闪而过。

就在两个人僵持之时,病房的门再次打开,沈佳提着热粥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贺顿偏头,目光落在沈佳手里的粥上,沈佳立马把粥递过去,“贺总。”

“辛苦佳姐了。”贺顿开口致谢。

沈佳笑了一声,心想,贺顿的一声姐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住,贺总再温柔,她恐怕也受不住。

“贺总太客气了,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那个小祖宗就交给您了。”

小祖宗?可不就是小祖宗!

贺顿点点头,朝着沈佳身后的男人开口:“闻特助,送送佳姐。”

“是,贺总。”

病房再次安静下来,岑木栖认真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原来他就是贺总,她猜的果然没错,公司真的换老板了。

贺顿把粥放在岑木栖面前,示意她填填肚子,还没开口,一阵手机振动打断了贺顿的举动。

“喂,妈,是,已经醒了,不用担心,精神状况很好。”

……

贺顿在窗边接电话,岑木栖拿着勺子,越听越奇怪,怎么这话题好像跟她有关?

果不其然,电话打到一半的贺顿把手机递给岑木栖,岑木栖指指手机,又指指自己,贺顿点头,十分肯定。

岑木栖接过电话,喂了一声,电话那头响起的声音立马让她失去了思考。

对面这位被贺总称作“妈”的女人,不正是家里的皇后娘娘,姜之然女士吗?

她满脸震惊,目光落在贺顿身上,姜女士居然瞒着岑先生,有了这么大一个私生子。

这么大的事除了自己,还有谁知道?岑先生知不知道?哥哥是不是也已经知道了?或许,他们两个已经揍过对方了也不一定。

贺顿看着她变幻莫测的表情,就知道这个小丫头又在脑补了,他拿过手机,听电话那头又叮嘱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岑木栖指着贺顿你你你了半天。

贺顿没什么大反应,他开口,声音冷静清淡,仿佛在跟岑木栖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之类,丝毫不担心接下来说出的话会让岑木栖有多震惊。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贺顿,”然后,贺顿微微俯身,凑近岑木栖,“小月亮,好久不见。”

岑木栖拧着眉毛,眼前这位……朋友,不仅有她家母上大人的联系方式,而且居然还知道她的小名!

所以,谁能来告诉她,到底是什么一个发展?

——

“所以,你真的已经从一个年轻貌美的女明星变成了豪门贵夫人?”

徐昭方听完岑木栖跌宕起伏的三个月昏迷经历后,正经开口。

岑木栖点点头,生无可恋。

“绝对没有任何掺假内容,我已经跟我家太子反复确认了,太子都保证的事,还能有假?而且我也看到了我俩的结婚证,如假包换。”

岑木栖觉得这件事除了离谱还是离谱,她就昏迷了一下下,不仅把自己拼命三娘的名号丢了,还稀里糊涂把自己嫁出去了。

徐昭方拍了拍她的脑袋,恨铁不成钢。

“你傻呀,贺顿,全球富豪榜上的名人,华国最想嫁男人榜的第一名,你赚了,而且稳赚不赔,有了他,还努力什么?咸鱼躺不香吗?”

“可我就算不嫁给他,也能咸鱼躺,甚至回家继承家业。”岑小仙女表示不感兴趣。

徐昭方看了她一眼,凉嗖嗖的开口:“公主殿下,恕臣直言,太子殿下文韬武略,如今更是继位在即,又何需公主亲自上阵杀敌,所以殿下你还是乖乖联姻算了!”

岑木栖无奈翻了个白眼,徐爱卿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不过,自己在娱乐圈打拼了这么多年,还是个黑红的十八线女明星,说出来还挺给岑家人丢脸的,要不然就试试咸鱼躺,佛系工作?

浅试一下,不行再努力。

——

沈佳还不知道自家艺人的心态变化,她现在正在帮岑木栖找合适的剧本通告,为复出做准备。

因为三个月的昏迷旷工,岑木栖在《命格》剧组的戏份被改了,她饰演的角色由于毁容,后边的剧情全部由另外一个演员接上,剧组也赔了违约金。

——

岑木栖出院后,贺顿马不停蹄的去了M国出差,回到家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了。

这一个星期,岑木栖从一开始被贺家的佣人们喊太太时的震惊尴尬到熟练自然接受转变的非常完美。

她甚至亲自动手改变了清水湾别墅的装修风格。

所以,当贺顿回到家的时候,一度以为自己进错家门了。

“太太呢?去拍戏了?”贺顿进门后,并没有在客厅看见岑木栖,也没有在小花园见到她,整个家里静悄悄的。

周叔笑了笑,指指楼上:“太太在楼上呢,先生要上去吗?”

贺顿点点头,主卧的门并没有关严,里面传出霹雳卡拉的声音,似乎在敲击键盘。

岑木栖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人,她现在正在用小号跟网上的黑粉骂的热火朝天的,给自己反黑呢。

那天她在医院发了微博后,好久才登上微博看,发现自己的微博底下谩骂都盖了好几层楼了,小暴脾气立马就爆了,重操旧业。

“压下去就好了,这么麻烦干什么?”

贺顿突然出声,把岑木栖吓了一跳,差点把手中的电脑丢出去。

她转头愤愤道:“你吓我一跳,干嘛走路不出声?什么时候回来的?”

贺顿将她手里的电脑拿开,弯腰对上岑木栖的目光,淡声开口,“我给太太发过消息了,太太难道没看?”

岑木栖一哽,底气不足:“我忘了而已。”

贺顿也没揭穿她,点到为止,他伸手将岑木栖往床边一抱,然后单膝跪地,手轻轻握住女孩的脚腕,替她穿好鞋。

岑木栖从小到大,除了哥哥跟爸爸,头一次有别的男人这么认真的给她穿鞋,还是单膝跪地。

就算是进组,也没有拍过这样子的场景。

岑木栖瞬间心跳有些快,耳尖立马红了一片,贺顿仿佛没有看见她的不自然,又兀自牵住她的手,往楼下走。

“下楼吃饭,有你爱吃的糯米糍粑鱼。”

岑木栖立马丢了刚刚那个害羞劲儿,眼神亮了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那个?”

贺顿头也没回,语气再自然不过:“听妈说的。”

岑木栖闻言,心里暗暗想着,渐渐有了计较。

有一说一,贺顿绝对是个好男人,就拿他出差这几天说,报备一天不缺,早晚问候一次不落,有时间还会给自己打视频,联络感情。

这样想想,当个咸鱼小贵妇也不错,不如再考察考察,其实跟这样的男人共度一生,好像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继续阅读小说立志咸鱼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2日 下午9:28
下一篇 2022年9月12日 下午9:3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