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诱!病娇弟弟每晚把我亲到哭小说,甜诱!病娇弟弟每晚把我亲到哭秦染温时野

甜诱!病娇弟弟每晚把我亲到哭的主人公是秦染温时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喜九,《甜诱!病娇弟弟每晚把我亲到哭》这本小说又名《病态热恋,被顶流弟弟亲的腿软》主要讲述了:“原来她有男朋友啊!”“可她不是跟老温你……”“咳……老温你这算不算给刚才那位大哥戴了绿帽?”“什么绿帽啊!我看是白瞎了老温,居然睡了个二手的,原本看那姐姐矜持高冷的样儿,我还当是个雏呢……”说这话的……

甜诱!病娇弟弟每晚把我亲到哭小说,甜诱!病娇弟弟每晚把我亲到哭秦染温时野

《甜诱!病娇弟弟每晚把我亲到哭》第5章 咱们俩,要不要试试?

“原来她有男朋友啊!”

“可她不是跟老温你……”

“咳……老温你这算不算给刚才那位大哥戴了绿帽?”

“什么绿帽啊!我看是白瞎了老温,居然睡了个二手的,原本看那姐姐矜持高冷的样儿,我还当是个雏呢……”

说这话的人被人撞了一下,提醒他别乱说话。

温时野向来温和的俊脸已经阴沉了下来,眼神里是谁也没见过的阴鸷。

温时野转来的时间很短,大家跟他没什么深入的接触,都觉得他长得帅,性格好,家里有钱,对学业不怎么上心,很容易就跟班里的这些小混混们打成了一片。

可眼下温时野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眼神也凉飕飕的,看一眼都要把人给冻住,原本喧闹的少年们都不敢再说话了,噤若寒蝉的瞧着温时野。

“温哥……要不咱们也去他们那家店?”

因为温时野表情的变化,大家连“老温”都不敢喊了,直接叫成了“温哥”。

温时野这才眯了眯眼,“跟着他们干什么,咱们吃自己的!”

他指着旁边一家烧烤店:“你们不是喜欢这个么!今天我请客!”

“温哥大气!”

几人喜不自胜,去烧烤店里一通乱点,烤串一盘盘的送上来,温时野却没有要动筷子的意思。

“温哥,你不喜欢?早知道咱们去吃牛排啊,你从国外回来,肯定爱吃那玩意吧!”

温时野想着秦染刚才低眉顺眼跟着那个男人走的样子,有点心烦,问在场的人:“有烟么?”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一个绰号叫虎子的男生灵活,站起来:“我去给温哥买。”

温时野点了点头,虎子便往外走,刚走到门口,不小心跟人撞了一下,虎子急着给温时野买烟,想着也没怎么撞着,正要避开人继续往外走,结果那人揪住虎子的领口,一唾沫喷在他脸上:“瞎了啊你,往哪儿撞呢!”

虎子抬眼,才发现撞错人了。

对方一行六个人,个个身强体健,这才刚立春呢,就能光着膀子,穿着背心招摇过市,肩膀上还纹着青龙白虎,好不威风,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

虎子哪敢委屈脸上的吐沫,慌忙道歉:“大哥对不起,我着急出门,我不是故意的。”

“着急出门?”为首的男人拍着虎子的脸,凶神恶煞道:“我看你是着急投胎吧!”

说着,他按着虎子的脖颈,将虎子压到他的膝盖处,指着脚上的鞋:“瞧见脏没?今儿你给我舔干净了,我就不计较了。”

虎子连忙说:“大哥,我没踩你鞋啊!”

男人将虎子往下猛然一压:“你废什么话,叫你舔就舔!”

男人话音刚落,只听“砰”的一声巨响,这把弯腰的虎子吓了一跳,腿都软了,只觉得身后有股强大的力气袭来,一只木凳在他眼前断成了两半。

虎子脖子上的力陡然一松,他连忙挣脱站了起来,便只见先前压住他的男人,被温时野直接拿木凳砸在了后背上。

男人着实结实,木凳当即碎成了两半。

虎子心惊胆战地看着此刻对峙的两人,只觉得男人惹不起,而此刻的温时野更可怕,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眼神里带着陌生且汹涌的疯狂。

虎子胆怯的小声劝:“温哥,咱别冲动……”

其实他想说,他们只有五个,还都是战五渣,对方可有六个人,个个左青龙右白虎的,惹不起啊!

但温时野轻蔑的哼了一声,“你先回去。”

虎子惊疑的“啊”了一声。

他们五个一起上,都毫无赢面。

温时野居然让他回去?

温时野是不是在国外待久了,把脑子待傻了?

正在这时,被温时野砸断了板凳的男人伸手向温时野,一把掐住了他的肩膀。

虎子正要提醒他小心,说时迟那时快,温时野轻轻松松反手将男人摔在地上。

虎子直接惊呆了。

温时野看着文文弱弱,一脸好脾气,力气居然这么大?

居然把比他宽两个的男人直接扔在了地上?

随后,温时野更是轻轻松松,一人单挑六个彪形大汉,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满地找牙。

*

秦染跟于泽凯选了一家面馆。

于泽凯特别不好意思:“本来说要请你吃大餐的,没想到最后选了一家面馆。”

秦染不以为意,吃得津津有味:“好吃就行。”

学长眼神里满是感动,“秦染,你不用为我省钱,其实我——”

于泽凯还没说完,就被秦染打断了:“学长,你今天叫我出来,不是说有科研的项目需要我帮忙?”

于泽凯愣了一下,从包里拿出资料来:“是我导师想请你帮忙翻译一下这篇国外的论文,他知道我跟你熟……”

秦染接过资料来看了一下,装进书包:“我知道了,这周我比较忙,下周二左右可以给你。”

于泽凯点点头,其实他今天来,除了帮导师跑腿,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一想到这件事,于泽凯的血液都躁动了起来,这让他忽然变得燥热了起来,只好伸手扯了扯身上的羊毛衫,喝了两口茶水,才郑重其事道:“秦染,我今天找你,还有一件事……”

秦染吃了一口面,抬起头来:“嗯?”

“咱们认识也快有五年了吧?”

秦染点点头:“嗯,自我进医学院,一直承蒙学长照顾!”

于泽凯连忙摆手:“没有没有,你是我们院里最优秀的学生,我是沾了你的光。”

对于被夸优秀这一点,秦染早就习惯了。

毕竟不是谁都能从小到大都稳坐第一名,高分考进江城大学排名第一的临床医学,还成为系里年年拿奖学金的优秀学生。

于泽凯问:“秦染,你确定不读研么?”

秦染坚定的摇了摇头,“不读。医学需要实践,我想更快去医院实践。”

秦染做事情讲究效率,在学校搞学术研究,远不如去临床学习的快。

于泽凯点了点头,尊重秦染的选择,但还是有些遗憾。

如果秦染能读研,他们相处的时间,会更多些。

想着,于泽凯继续说:“我家里……最近总在催我相亲……”

说着,他偷偷瞥了秦染一眼,见秦染没什么反应的吃面,才继续说:“其实……我早就有喜欢的人了……”

秦染还是没什么反应。

于泽凯这才壮起胆子,“秦染,我喜欢你,从第一眼看见你,我就喜欢你了……你要是觉得我可以,咱们俩,要不要试试?”

继续阅读小说甜诱!病娇弟弟每晚把我亲到哭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2日 下午10:11
下一篇 2022年9月12日 下午10:1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