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疯!禁欲大佬把女王宠成娇娇崽小说,甜疯!禁欲大佬把女王宠成娇娇崽最新章节

甜疯!禁欲大佬把女王宠成娇娇崽小说是作者菠萝年的倾心力作,主角是梁惜宋鹤卿,《甜疯!禁欲大佬把女王宠成娇娇崽》这本小说又名《宝贝她是掌上娇,偏执大佬不经撩》主要讲述了:宋鹤卿垂下眼睑,墨黑无波的瞳落在怀中女孩儿白皙俏媚的侧颜,薄唇勾起一抹浅淡近无的弧度,嗓音清悦渐冷,“不会亏了我?”“嗯,不会亏了小佛子。”他身上的味道和开着冷气的车厢睡觉再合适不过的地方,梁惜已经筋……

甜疯!禁欲大佬把女王宠成娇娇崽小说,甜疯!禁欲大佬把女王宠成娇娇崽最新章节

《甜疯!禁欲大佬把女王宠成娇娇崽》002小佛子你来伺候本殿

宋鹤卿垂下眼睑,墨黑无波的瞳落在怀中女孩儿白皙俏媚的侧颜,薄唇勾起一抹浅淡近无的弧度,嗓音清悦渐冷,“不会亏了我?”

“嗯,不会亏了小佛子。”他身上的味道和开着冷气的车厢睡觉再合适不过的地方,梁惜已经筋疲力尽,嘀咕了一声,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白嫩的手掌攥着他衣衫。

不过几秒,呼吸声便已绵长。

看着怀中毫无防备的女孩儿,宋鹤卿眯了眯眼眸。 侧目看向她脏兮兮的小脚。

接着,目光上移。

旗袍开到大腿,曲在一起的双腿白皙修长,外侧的左腿膝盖上有一条长长的红印,应是被树枝划破了皮。

柳腰纤纤,身段娇媚。

黑色真丝下摆不平整的铺在身下,黑与白的交织让人心头一痒。

顿了两秒,宋鹤卿神情淡漠的移开视线,动作不轻不重的将被她压在身下的右手抽出,如玉的长指捻动着翠绿的玉珠。

身手鬼魅,容颜勾人,言语清晰,只是用词有些…耐人寻味。

深更半夜出现在这荒山野岭,爬上他的车就只为了睡觉。

倒是有意思。

与此同时,被甩飞到几米外的成右迅速跑回车前,担忧宋鹤卿安危的他,想都没想就从外拉开了后车门,弯腰探入身子,“先生,您没…”

猝不及防对上那双淡漠无温的瞳,成右的话语声戛然而止。

他躲开宋鹤卿那令人心悸的目光,低头一看,更心悸了,舔了舔唇,成右试探性的问,“先…先生,这,这个女人要不要..要不要拖出去扔了?”

他们先生不是一向不喜女人近身吗!可现在任由这个美的跟妖精似的怪女人抱着又是怎么一回事!

“不用。”宋鹤卿淡淡开口,“拿张毛毯来。”

……

“好的先生。”

成右不敢妄自揣测他的想法,快速从后备箱拿了一张新毛毯,双手递到他手中,随后便返回驾驶位,接着开车上路。

宋鹤卿将毛毯展开,随意盖在她身上,低声吩咐道,“回去查一下她的身份。”

“好的先生。”成右抬眸看了一眼后视镜。

镜子里,宽松的毛毯贴在女人身上,将她那凹凸有致勾人的身体曲线展露无遗,她脸颊埋在先生怀里,一头乌黑浓密的墨发有几缕搭在先生微曲的长指间。

怀里有了人,先生的右手许是无处可放,竟在此刻捻起了翠玉珠。

先生的手很好看,此时那盈盈翠绿的珠子搭在有些泛红的食指骨节处,像是艺术品与艺术品的碰撞,成右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车子在马路上飞速行驶。

一个小时后。

车子驶入月茗园。

雅致的园林式庄园,无一处不透露着奢华,从门口到会客大厅零零散散站立着身强力壮的彪形大汉。

很快,车子停下。

成右率先下了车。接着早在一旁等候的丁管家连忙上前,打开后车门。

车内。

宋鹤卿将怀中熟睡的梁惜一把抱起,微躬着身子从车内而出。

丁管家看到他抱着被‘白布’包裹着的女尸,惊了一瞬,诧异问道,“先生,您怎么带了一具尸体回来!”

“不是尸体。”宋鹤卿眉目寡淡,扫了一眼丁管家,嗓音微低,“先去找个女佣过来。”

闻言。

丁管家惊愕的瞪大眼,恍恍惚惚的应声,“好,好的先生。”

寻来女佣,丁管家领着人直奔二楼客房。

房门半掩着,丁管家不敢直入,而是站在门外低声说道,“先生,人找来了。”

“进来。”

丁管家示意女佣进去,自己则站在门口,像是个变态一样撅着屁股,透过门缝往房间里探去。

没办法,他实在是太好奇先生带回来的那个女人了!

女佣走到床边,战战兢兢的开口,“先生,您需要我做什么?”

“把她收拾干净。”宋鹤卿姿态慵懒的坐在床边,指尖捻动的翠玉珠发出轻微声响。

女佣往床上看了一眼,正欲应声,忽见先生腰间缠上了两条白如藕节的手臂,女人绵软的声音也随之响起,“不要别人碰,小佛子,你来伺候。”

梁惜并未睁眼,凭着感觉再次躺在男人腿上。

嗯,小佛子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宋鹤卿神情依旧寡淡,目光落在女人那张俏媚的小脸上,喉结滑动,“醒了就自己去洗。”

“不要,困。”梁惜像是个小猫般往他怀中拱了拱,娇软的尾音让站在一旁的女佣都感到骨头一酥。

果然,丁管家说的没错,能让先生带回家的女人绝对是个千年妖精!

不过,她现在…是不是应该出去了?

女佣抬起头看向宋鹤卿,便见男人没什么表情的坐在那里,微蹙着眉头似是在思考什么。

这…

女佣将话扼在喉咙里,静静立在一边。

屋内的气氛安静下来。

好一会儿。

宋鹤卿将怀中陷入熟睡的女人放回床上,动作不轻不重的起身,嗓音有些哑,“简单擦一下。”

“好的先生。”女佣重重的点点头

她明白,简单等于不许脱衣服!

门外,偷窥的丁管家赶忙拉着后来的成右闪到一旁,俩人目不斜视的面对着墙壁。

宋鹤卿推开门,淡淡瞥了两人一眼。

成右摸了摸鼻子,转身双手递上手中的文件,恭敬道,“先生,那位小姐的资料。”

“说说看。”他拿在手中,并未打开。

成右清了清嗓子,跟在他身旁,语气复杂,“根据样貌,我们查到这位小姐应该是梁家二小姐,梁惜。”

“但是,梁家今晚好像死了人,梁老太太把消息封的紧,我们不确定是梁家哪位小姐死了,但能确定尸体就被人扔在我们遇见二小姐的鹿门山。”

“先生,我们就在鹿门山遇到的二小姐,您说,她会不会是…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而且我看她也不太像是正常人!”

尤其是她随手把自己扔飞这件事,一点都不科学!一个柔弱无骨的女人,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扔飞一个一百八十斤的男人!

闻言。

宋鹤卿侧目看他一眼,口吻平淡,“你可以进去问问。”

“啊?”

成右愣了一下,摸摸自己还隐隐作痛的手臂,讪笑,“那,那还是不要了吧!”

继续阅读小说甜疯!禁欲大佬把女王宠成娇娇崽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2日 下午11:30
下一篇 2022年9月12日 下午11:3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