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周幸晚司傲小说大佬家顶流团宠又在综艺虐渣了免费阅读

经典小说大佬家顶流团宠又在综艺虐渣了是网络作者我要看海的代表作,本书主角是周幸晚司傲,《大佬家顶流团宠又在综艺虐渣了》这本小说又名《顶流重生:这里的综艺我包了!》主要讲述了:她不敢置信的像是看外来生物一样上下疯狂打量任斯和他的小电动。“别看了,我知道我长得帅,以后多得是时间给你看,先上车,这儿开电动过去机场得四个小时,你是下午一点的飞机。”任斯催促道。周幸晚:“……”她艰……

主角周幸晚司傲小说大佬家顶流团宠又在综艺虐渣了免费阅读

《大佬家顶流团宠又在综艺虐渣了》第5章 入组穷鬼节目组

她不敢置信的像是看外来生物一样上下疯狂打量任斯和他的小电动。

“别看了,我知道我长得帅,以后多得是时间给你看,先上车,这儿开电动过去机场得四个小时,你是下午一点的飞机。”任斯催促道。

周幸晚:“……”

她艰难的组织措辞,开口,“朋友,你或许,有没有听过一种交通工具,叫地铁?”

任斯第一个不同意,“你疯了吗?你是艺人,怎么能坐大众交通?”

周幸晚:“……”

再次艰难提起一口气,提醒道:“朋友,你知道一种六十四线小艺人吗?就是刚签约,没作品,没粉丝,丢在人群瞬间销声匿迹,没人认识,亲妈都难把人找出来的那种。”

说着,她具体描述:“比如我。”

任斯后知后觉,赞同点头,“坐地铁吧,你这儿能停车吗?”

周幸晚缓缓点头,幽幽的叹了口气。

因为她发现,她的经纪人貌似有点……

憨。

……

两个人挤着地铁去了机场。

因为《你好,室友》节目组经费不足,报销不了任斯的机票,而任斯自己也没钱自费机票去海城,以他目前的经纪人地位以及周幸晚的艺人咖位,公司更不会给他报销来往机票钱,所以最后是周幸晚一个人上了飞机。

一落地,她就收到了任斯的信息,“忘了跟你说,节目组没钱租场地,集合地点定在海城一个免门票的公园了,你过去的交通费自付。”

后面紧接着就是公园地址。

周幸晚:“……”

想过节目组穷。

但没想到这么穷。

没办法,周幸晚只能自己坐地铁去集合。

好在公园就在地铁口附近,她一出来,远远就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架机器。

她走过去确认,“请问是《你好,室友》节目组吗?”

“是。”

一个男人闻声,从人群中出来,主动伸手,“你好,我是节目组的总导演,郑一望。”

虽然前世听说过郑一望的赫赫威名,可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位传奇导演。

他看上去三十出头,穿着满是口袋的工装马甲和简约短袖,戴着一顶大大的渔夫帽,穿着齐膝短裤和拖鞋,要不是他自我介绍,周幸晚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前世夺奖无数,登顶综艺金字塔的神级大导演。

“你好,周幸晚。”周幸晚怔怔回神,跟他握手。

郑一望友好笑道:“你是第一个来的嘉宾,先去戴麦克风吧。”

周幸晚点头。

戴麦克风的时候,她用余光打量着节目组。

到底是《综艺新星》公益项目出来的,阵仗比不上台级综艺大,整个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加起来才十来个,很多人都是一人多工。

等她麦克风戴好,另外两个参演嘉宾也来了。

是两个男生,话多的叫宋灿,话少的叫秦默,因为人如其名,周幸晚很快记住了他们。

四个嘉宾只到了三个,但时间已经接近录制时间了,周幸晚看到郑一望蹙着眉,转着圈的打电话联系人,联系到最后,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末了,他挂了电话,吩咐开机。

“另外一个嘉宾有点事情,明天飞过来跟我们集合。”郑一望在摄像机后面说着,脸上隐隐还带着气。

周幸晚和宋灿眼见力强,直觉那个缺席的嘉宾极有可能是临时变卦的。

秦默似乎并不关心这些事情,听到这话时,没有丝毫表情变化。

郑一望压下情绪,道:“今天你们的任务是用节目组提供的经费,找到房子。”

他话落,有工作人员上来收走三人的随身物品。

因为录制之前,合同里都说明了要求,所以三个人也没反抗。

而后节目组提供了用来联系的手机,以及租房的现金。

周幸晚看着节目组递来的单薄的两百块钱,人傻了,“没了?”

郑一望可怜兮兮,“我们也没钱。”

周幸晚:“……”

你们再怎么没钱,给我们两百怎么租房?

还是租半个月!

还得是两室一厅!

周幸晚抿了抿嘴,拿着钱,看向两个男生。

宋灿一脸迷茫,显然他也不知道光靠这两百块钱,能找到什么房子。

秦默平静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波动,显然是没想到世界上还有如此不做人的节目组。

两个人都支不上招,周幸晚只能叹了口气,问道:“你们介意老破小吗?”

这个资金,她完全不敢考虑别的房子。

宋灿不挑,“不介意。”

秦默无所谓,“都可以。”

周幸晚拿出手机开始搜。

搜了一会儿,她又问,“介意凶宅吗?”

宋灿不怕,“没事儿。”

秦默还是那句话,“都可以。”

周幸晚确定了,“那走吧。”

宋灿这回有问题了,“车费怎么办?”

周幸晚一顿。

对啊,身上身无分文,唯一的两百还是他们的租金。

她看向郑一望。

郑一望看向天,开始吹口哨。

周幸晚:“……”

算了,指望不上。

她又看了眼地图,问两个男嘉宾:“你们会骑自行车吗?”

他们都是齐齐点头。

周幸晚有了想法,转而搜了附近的当铺,还好,离他们步行只要两百米。

她对两个男生道:“你们在这儿等我十分钟。”

说罢,她朝着当铺走去。

她的跟随摄像忙跟上。

两人到了当铺,周幸晚直接把节目组提供的手机拍在了当铺柜台,“老板,当了。”

摄像大惊失色,“这是节目组的!”

周幸晚不以为然,“给我了就是我的,我当我的手机,有问题吗?”

摄像:“……”

他不敢犹豫,立马给总导演郑一望打了电话!

开玩笑,节目组经费不足,背后又没手机赞助商,提供给嘉宾的手机都是从经费里抠搜出来,导演含泪花钱买的。

虽然四台手机加一起还不到六百……

而且还是不知道转了多少手的……

但那也是一笔巨资啊!

知晓此事的郑一望,在电话里厉声警告,“周幸晚,合同有规定,不能动用私人财产!”

周幸晚道:“我不能动用的私人财产都被你们收走了,如果手机也算的话,你们为什么不收走?”

郑一望咬牙切齿,“你以为我不敢?!”

周幸晚面无表情,“你敢,你有本事来抢啊,赶得及或许还能救下它,来不及……”

说着,她眼神飘向了自己对面的摄像,而后慢悠悠的补充道:“没准你这儿还得搭上一台摄像机。”

摄像默默扛着自己吃饭的家伙事儿,往后退了两步。

电话那头的郑一望:“……”

虽然是第一次打交道,但他莫名觉得,周幸晚说到做到。

而且他还有种没道理的直觉,总觉得自己节目组那个扛摄像机的东北大老爷们儿打不过周幸晚。

他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你带上手机回来,我给你车费。”

周幸晚讲价,“我们要打车。”

郑一望急了,“你刚才明明说自行车!”

周幸晚理直气壮,“花自己的钱,跟花别人的钱能一样吗?当然是宰一顿算一顿。”

郑一望:“……”

所以他当初为什么要同意这位女土匪入组?!

继续阅读小说大佬家顶流团宠又在综艺虐渣了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3日 下午10:09
下一篇 2022年9月13日 下午10:1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