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在偏执反派的心尖肆意撩火主角江楚宜墨迟砚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看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沈星许写的《穿书后在偏执反派的心尖肆意撩火》,男女主人公是江楚宜墨迟砚,《穿书后在偏执反派的心尖肆意撩火》这本小说又名《超甜预警!在墨爷的心尖纵火撩情》主要讲述了:录音播放结束,她仰头认真看着他。“我之所以去见他,就是为了和他划清界限,永不来往的。”“如果你还是不信我,你可以去查西京街的监控,这里的录音是从我见到顾北慕开始,到与他分开结束的,时间肯定可以对上。”……

穿书后在偏执反派的心尖肆意撩火主角江楚宜墨迟砚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穿书后在偏执反派的心尖肆意撩火》第7章 做噩梦了,想要你抱着睡

录音播放结束,她仰头认真看着他。

“我之所以去见他,就是为了和他划清界限,永不来往的。”

“如果你还是不信我,你可以去查西京街的监控,这里的录音是从我见到顾北慕开始,到与他分开结束的,时间肯定可以对上。”

墨迟砚望进她干净到没有一丝瑕疵的双眸里。

那眼神,就是让你不需要查,就可以直接相信她说的话。

胸腔内熊熊燃烧的怒火逐渐消散。

“从和你说不离婚开始,我就是想好好和你过日子的。”

她撇撇嘴巴,带了点委屈似的:“你误会我了。”

那双眼睛涌起些雾气:“你要跟我道歉。”

墨迟砚的心情上下起伏太过厉害。

此时仅仅是阴沉着的面容稍有缓和,薄唇动了动。

她语调可怜兮兮的诉苦:“你看,你把我的手腕抓红了,好疼。”

墨迟砚垂眸。

落地灯照过来的暗光,可以看到她白嫩的手腕上印着红色的指印。

他抬手握住,骨节分明的指轻揉了两下。

“对不起。”

很低的声音。

但能让男人低头道歉,已经是破天荒第一次了。

可江楚宜还想试试他的底线。

她小嘴巴一撇:“大点声,听不见。”

墨迟砚:“……”

“听不见?”

他一只手抬起撑在墙壁上,高挺颀长的身子微微弯下。

他似乎近到贴着她的耳骨。

“我的错,对不起。”

低沉好听的嗓音带了点哑调:“听见了吗?”

男人呼吸间带出来的气息洒在她的耳间。

痒痒的。

江楚宜伸手抱住他精瘦的腰,小手拍拍他宽阔的脊背。

“好了好了,原谅你了。”

他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抱住他扑进他的怀里。

像是安慰似的拍拍他的背:“别生气了哦。”

“嗯。”

男人僵硬了几秒,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于是扯开她的手臂,借口有事要做离开。

江楚宜抬手摸了摸额头,一层薄薄的细汗。

这个男人确实能够带给人一种接近窒息的压迫感。

追夫之行。

路漫漫其修远兮?

得早点拿下他才行。

……

主卧。

江楚宜洗过澡后躺在床上。

又听了一遍和顾北慕之间的对话,回忆了一下之前的剧情。

“江楚宜,当初冒充救我的人;给我妈灌迷魂汤一心只认你这个儿媳妇,现在都不肯拿好脸色对我。”

播放到此处时她按了暂停。

顾北慕说的这些原主确实都做过。

但是,冒充?

她记得原书中原主有一个设定是:其血液具有快速愈合外伤的能力。

书中顾北慕曾经受过一次很严重的外伤。

当初不惜以昏迷一个月为代价就是为了救他的那个傻子不就是原主?

可唯一的知情人是顾父。

在顾北慕醒来前,他意外出了车祸成为了植物人。

至于后面有没有醒过来,书中没有具体描写。

但此时江楚宜恶毒的觉得,他还是别醒过来了……

毕竟她的血液是神奇大宝贝这种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万一把她送到医院去做研究……!

她不就完球了!

保存好录音,她放下手机,仰躺在床尾。

纠结要不要去侧卧找他。

现在去会不会显得不太矜持。

脑袋里的思想在作斗争。

她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着。

【“姐姐,你有什么资格嫁给墨迟砚?你根本配不上他!”

“你就是个无脑又嚣张跋扈还整天惦记着别的男人的贱女人,墨迟砚真是瞎了眼了才会宠着你惯着你,你根本就不配!”

“爱你的你不珍惜,你爱的恨你入骨!”

“堂堂江家大小姐,却是个蠢笨的废物,一手好牌打的稀碎,别再留在这个世上污染空气了,你早就该去死!”

“别指望墨迟砚会再来救你,你们已经离婚了!”

刺眼的红色,呛鼻的血腥味,阴湿气遍布。

刺骨的痛渗入骨髓。

失明又失声的江楚宜在受尽折磨后失去生命迹象。】

睡梦中的江楚宜猛地睁开眼睛,额头渗出一层薄汗。

她从床上坐起来。

刚刚的噩梦太真实了。

那是原文中江楚宜的结局。

好了好了!

去他喵的矜持不矜持!

她几乎是立刻抱着枕头去了侧卧。

……

墨迟砚向来浅眠,且睡眠质量不佳。

身边突然陷下去一小块,他几乎是立刻就醒了。

条件反射的迅速起身,抬手按开床头的壁灯。

他转眸便看到娇小白皙的一小团窝在他旁边,呼吸跟着屏住了。

她……梦游?!

她娇懒的揉了揉眼睛,掀起漂亮纤长的睫毛:“做噩梦了,想要你抱着睡。”

嗓音软软糯糯。

带点可怜巴巴的语调。

像是一只无形的小手,撩拨和抓挠着他的心脏。

半天没得到回应,她伸手扯了扯他的睡衣:“给我抱抱。”

墨迟砚看她一副没睡醒的表情,眉间微蹙。

仿佛见了鬼。

他伸手捏住她的下颚,嗓音带了些沙哑的调子。

“你是不是睡懵了,不知道我是谁?”

她缓慢的眨了眨眼睛:“我老公。”

“谁?”

老公,她怎么可能喊他老公?

没睡醒?

“墨迟砚。”

男人看着那几个字从她粉嫩晶透的唇瓣见吐出,喉结跟着上下滚动了两下。

此时的她像一个散发着无形撩人气息、蛊惑人心的倾世女妖。

又纯又欲。

可他还是没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过火的动作有些僵住。

像梦,戳一下就破了。

男人嗓音沉哑:“再叫一声。”

“老公?”

江楚宜知道他心有戒备,此时肯定不会完全信任她。

可能还会觉得她突然爬他的床是别有所图。

比如趁他熟睡给他一刀。

于是她叹了口气:“我突然发现我以前有点蠢。”

男人低眸看着她,一声低笑自喉间溢出。

“你才发现。”

江楚宜:……

江楚宜:那当初看书的我发现有什么用,还不是得原主发现才有用。

她撇撇嘴巴,继续掏心掏肺。

“我发现其实你很好,是我不珍惜。”

墨迟砚看着她一副小可怜的模样,到底还是没忍住。

继续阅读小说穿书后在偏执反派的心尖肆意撩火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3日 下午11:27
下一篇 2022年9月13日 下午11:2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