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我穿越成了九叔大黄真菌,我穿越成了九叔最新章节

小说:我穿越成了九叔

作者:大黄真菌

简介:道士林风,除了擅长“鬼画符”外,也画得一手绝妙的丹青。某天在描摹道祖画像的时候,精神消耗过度,晕了过去,脑袋一下子扎在了手中紧握的毛笔上。意外穿越到僵尸世界,成为传说中万界圣师九叔本尊,并觉醒了”画鬼系统“以血为墨,以皮为纸,以笔为剑亦能斩妖除魔。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我穿越成了九叔免费阅读

《我穿越成了九叔》第1章 老鬼免费阅读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别人都是撸猫、撸狗,再有就是撸X而亡的,林风倒好撸个画就把自个儿整没了!

林风,不是玉树临风,看着镜子里四十上下的相貌,心里一阵苦笑。

好在他是一个精神大条的人,很快就接受了穿越成九叔的事实,不过林风也不清楚究竟是在做梦,还是真穿越了,然后完成什么任务,就能回去?

九叔一个正直的道士,林风做道士也有几分他的因素,符箓、道典他是样样精通,不过是半点法力也未修出。

九叔身亡的原因记忆里并没有找到,好在他一身的法力是完整的留给了林风,当然还有两个不成器的徒弟。

心中默默为九叔哀悼了片刻,林风决定暂时当几天九叔。

总体来看开局还算行,不是穿越成那个被雷劈死的石坚或者那个被皇族僵尸咬死的千鹤道长,这已是不幸中的大幸。

不过大师兄的“木桩大法”和“闪电奔雷拳”,让当时看电影的林风羡慕不已,有机会还是要学过来。

多想无益,林风先静下心来熟悉九叔的道法,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画符。

九叔师承茅山派,属于正一派的道士,修行以祭炼符箓为主,和林风的小茅派同属一脉。

而林风对道教另一支全真派的修炼之法也是有所涉及,和正一派不同,全真尚内丹,主性命双修,以后有机会林风想试试两法能否同修。

“呵~”一道镇尸符信手捏成,别忘了九叔经营着一间义庄,所以记忆里最熟悉的便是镇尸符了。

林风看着流光四溢的符纸,第一次便成功心里十分舒畅,只是感觉窝在丹田的那股真气,好似在画符时被抽走了几丝,看来符纸只能预先准备些,不然临场对敌就有些被动了。

就在林风陷入沉思的时候,只听得门外有人乱锤门。随即有人闯入,神色慌张嘴里发出大叫:“九叔,九叔——”

林风哪里不认得,叫喊的正是九叔的大徒弟秋生,而立在秋生旁边,长得胖胖的、剪了个蘑菇头的正是文才。

文才看看林风,又看看秋生,忍不住大叫一声:“秋生你作甚么!”

秋生吓了一惊,又喊了一声回应过去。

两人喊来喊去,文才嘟喃一声:“你是见鬼了,叫得这样响?刚才差点让你吓我!”

秋生也不管他,他一向瞧不上这个师弟,而是径直冲到林风身前道,“师父,我撞鬼了!”

林风故作冷静笑道:“还是给文才说中了?”

秋生嗫懦着:“那个鬼麻烦得很,老是要我背着他。”

“是不是只老鬼?”林风记起僵尸先生原著小说里提到过这个故事,就是一只老鬼缠着秋生背他。

秋生一怔:“难不成师父会未卜先知?”

“我要能未卜先知就好喽!”林风摇摇头道,“不过活该你倒霉,平时让你晚上留下来看义庄不听,偏偏惹上只老鬼,虽说你吉人天相,但是那个老鬼是不会罢手的!”

文才插口问:“师父,鬼是不是越老越厉害?”

“厉害倒不一定,狡猾则是肯定的。俗语说,人老就精,鬼老就灵,两者是同样的道理!”

文才看看秋生,再问,“要是今晚师兄遇到的是只年轻的女鬼,会咋样!”

林风冷呵一声,这文才真是长了张乌鸦嘴,原文里偏偏秋生又被只女鬼缠上。

“你再啰嗦,秋生今晚就得死!”林风老气横秋的,目光一扫:“你们还不去准备东西!”

“有师父在,老鬼还敢追到这里!”秋生诧异道。

话音刚落,敲门声传进屋内。

“快!”林风大喊一声,示意他们赶紧准备东西。

两人迅速从林风身边离开,不过都不是去准备东西。秋生是一个虎跳,扑进旁边的空棺材内,随即又探出身将棺材盖合上。

文才动作也未落后,翻身跃床,一把拉过被子,将整个身体都缩了进去。

“哎!”林风叹了一口气,九叔这两徒弟比电影里还要不成器。

敲门声更响,林风也是头次碰上鬼,只是此时的形势也容不得他退缩,而且担了九叔的名,更不能丢他的脸了。

林风按照小说里的情节,先是把凳旁的洗脚盆端到桌上,捞出里面的抹脚布,随手扔到了一边。

又扑到墙边,抓起墙上挂着的一束柳叶枝,摘了一把叶子,撒在了盘里。

林风又抓起桌上放的一叠符纸,仔细看了下是“镇宅净水灵符”,出自玉华司的符,专业对口应该能对付老鬼。

林风以油灯燃着符纸,待符纸燃烧殆尽时,抓着符尾就势在盘里搅动了两下。

做完这事后,往门处望去,门栓已经自动移到了一边。

原文里,九叔此时端起了木盘,门打开时就要泼去,谁知泼了一个空,原来老鬼像青蛙般蹲在身前,头才来到九叔的肚脐,那符水一泼,当然要泼空。

林风吸取教训,忍着恶心把头埋进盆里吸了口符水含在嘴里。手里端着木盘,门开了,眼瞧着老鬼的身高,手里的符水一将泼去,哪知老鬼如青蛙般跳闪到一旁,符水又是扑了空。

“嘿嘿,没打着!”老鬼冲林风做了一个鬼脸。

伴随着老鬼阴森森的笑声,两条白布朝林风的双眼抹去,林风快速闪身,白布抹了个空,落在地上化作白灰,这是老鬼吸收的香火所化。

香火最为阴郁,修道之人双目又是灵气聚集之处,一旦沾染,便如沸腾的油锅里滴入了一滴水。

老鬼洋洋得意的看着林风,殊不知一道水箭从林风口中射出,老鬼被打了个正着,身上呲的一声冒出股白烟。

老鬼发出一声狂叫,怒气冲冲的看着林风。

“怎么样老兄,这会儿可以安下心来喝杯茶了吧!”一波对阵下来,林风有些镇定了下来。

“你的茶不好喝,我要找刚才的年轻人玩!”

“年轻人有自己的事,要不我们俩下盘棋吧,赢了我就告诉你那个年轻人在哪里!”

棺材里的秋生听到林风的话,不自在的动了下,棺木发出了吱呀一声,老鬼瞬间心领神会,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林风心知不妙,嘴里激将道,“你怕不是知道赢不了我,所以才不敢答应吧!”

循着记忆里的法门,林风虚空在右手掌悄悄画了一道五雷符印。

老儿当真是狡猾,不上林风的当,而是径直飘到了棺木前,探手正欲将棺盖推开,林风已从后面一掌拍来。

老鬼闪到一边,林风一掌正好拍在了棺盖上,顿时昂起了一股青烟,棺盖上随即结出了一道五雷符印。

林风挪开手掌,棺木里的秋生和老鬼都没有事,倒是他的手掌拍的有些生疼。

老鬼见棺盖犹在冒着青烟,也不敢再去触碰棺木,目光往屋内一扫,见到被子在颤动,知道里面还藏着人。

老鬼又飘到床前开口道,“年轻人你是在被子里么?”

“我是文才,你要找的是秋生,他躲在棺材里!”

“找你也是一样的,快出来背我呀!”老鬼边说边要掀开被子的一角。

林风翻到墙边,取下墙上挂着的柳树枝,在方才泼有符水的地上粘了遍,随即又返回了屋内。

林风右手捏动剑指,虚空一画符,指向灯蕊一挑,一团火马上被他的剑指带起来。

剑指一划,那团火苗化作火柱一道,直向老儿射去。

老鬼又是一闪身,火柱从他身旁掠过,正好射在了文才屁股上。

此举又是逗的老鬼哈哈大笑,全然没注意林风左手甩来的柳树条。

柳树条打鬼,打一寸缩一寸,几鞭下去,老鬼便化作一道白烟没了声息,等烟雾散尽后,地上多了一件人形皮衣。

“叮”

耳边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好像只有林风能听见,“我的系统终于出现了么!”

林风心念一动,眼前出现个大转盘,随即刚才的声音又出现,“能量补充完毕,幸运大转盘正式启动,宿主获得一次免费抽奖!”

“这系统名怎么如此直白,说是免费抽奖,怎滴贫道辛苦打怪得来的战利品也被吞了!”林风内心吐槽道。

“系统初次启动需要消耗能量,冷却时间为三日。完成系统任务就可获得一次抽奖机会,抽奖时向系统献祭祭品,抽出宝物的概率也会相应提高!”

“宿主现在就要抽奖吗?”

“系统,抽奖机会可不以累加起来一块抽!”

“抽奖不可累积,所以宿主完成任务后需尽快抽奖,否则过期作废!”

“系统,我现在不准备抽奖!”

“可以,宿主想抽奖时,只需心中默念大转盘即可!”

等林风再次清醒的时候,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支毛笔,笔杆上还刻有“清风”二字。

在林风还是林风的时候,正是这支笔夺去了他的性命。林风酷爱丹青,某天在临摹道祖画像的时候,心神脱力,人一下子晕倒过去,而脑袋正好就扎在了这只笔杆上。

“或许正是我的血肉之躯,才启动了这个大转盘!”林风心里猜测。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我是推书机,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留言找书书评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