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文明陨落哈皮蠢狗,文明陨落最新章节

小说:文明陨落

作者:哈皮蠢狗

简介:文明陨落后,人类阴暗面的野蛮生长,众生疾苦相,余晖一流浪儿于漫漫黑夜中行路,徘徊于神权,机械,罪恶之间,带您领略这悲壮的野性美!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文明陨落免费阅读

《文明陨落》第1章 乱庙呈凶祥,荒冢显隐灵免费阅读

第一章 乱庙呈凶祥,荒冢显隐灵。

这里是一片黄土平原,飞沙肆虐漫天黄尘。

尤其是在夕阳下,仿佛没了天,仿佛不分了天地!

哒,哒,哒,

一阵马蹄声从黄尘中传出。

一少年在驾马驰急,尾鞭拼了命抽,马蹄也拼了命的挣扎,少年神色慌张,眉锁紧扣,拼命逃命!

细看这少年,并非仪表堂堂,反而有些瘦弱,但眉似惊鸿羽又似无暇玉,眼中如深渊,直跌他个千万丈黯淡无光,根本看不出个是非善恶,只是衣裳已然陈旧褴褛。

马蹄惊起灰尘漫漫,忽从中又闪出数十黑影士,凶神恶煞,嘴角带玩味笑容,马是烈马,嘶断天涯,尾鬓似鞭,仿佛下一刻便直赶这 少年,一群带甲士相视一笑,手中长鞭呼疾,座下鬓马嘶疾,直追那少年而去,只留下翻扬灰尘于黄昏乱舞。

想来追赶已近半日,少年已精疲力尽,双方距离在不断缩进,若再如此下来,那少年必被所擒。

少年只是扬鞭不缀,在一声声马嘶声中尽力向前冲去。

又半时辰,忽见一狭道,只一人过。

少年嘴角上扬,紧绷的身子稍稍放松,疾呼的马已慢慢停下,想来,此番应是可以甩掉那些癞皮狗了。

突平原现大山,却中有一线天,极窄极险。

这少年呼呼的喘着粗气,砰的一声蹬住马鞍,刷一下子飞腾跨马而下,速速弃马而去。

又半时辰,太阳带着最后的余晖离去,早已不见持甲之士踪影,这少年已是口焦舌燥,喉咙似火焚,恐再不见半丁点水便会没命,然天犹怜人,眼前突兀现乱庙!

过了一线天不知行到了哪里,只见已然改换了天地,再不是黄蒙蒙一片,只见夜空星光璀璨,辉映下有一乱庙。

这乱庙虽已破旧不堪,门窗上结了蛛丝,积了尘埃,但是掩盖不住其中豪迈,大如宅邸,未褪朱红血色依旧,檐角雕梁栩栩如生!

少年岑岑岑的左跌右撞的向乱庙走去,于夜月之下。

然离乱庙一步之遥时,少年凝神静气如临大敌,全身肌肉如猎豹捕食般紧绷,停住了推开门庭的手,慢慢静悄悄的抽出腰间骨匕,只一刹之内,少年单脚踢门,同时侧身闪入,巡视四周。原来无人在此,只立两尊雕像,一块锈铜盘。一个似道尊但又不辨是哪位,一个定是佛陀似大日如来又像笑弥勒,另一侧只供一铜盘,无法辨的是何物。

少年见无人,早已卸下防备之心,见雕像好奇,决心去认一认到底是哪位道尊哪位佛陀。

起初向道尊走去,正踏一步,忽地月光刺入双眼,再一眨眼之间,原是梁上枕木已朝面门袭来,再一退,忽地陷五寸,毒物骤然而出朝脚面爬来,少年已是乱了分寸,呼吸没了章法,急匆匆向后退去。

又不死心,向佛陀走去,也似如此,忽窗户被疾风所开,厉风携飞沙走石,似锁似链似刀似剑,向少年而来,月于此时被云掩,轰声响雷电惊魂,少年那见过如此阵仗?鬓额早已沁出泪点汗珠,再向后退去。

惊神未定之时,前方铜盘散亮光,浮于案上。此次不似以前,少年无法控制自己向那光亮走去,却无意想之险,只一触那光亮,连带铜盘也不知所踪。

少年还不知道的是乌云隐隐退去之下,有紫云祥瑞,龙影凤鸣,星耀斗天,东坡生机。那铜盘此刻正于少年丹田之中,敛声息鼓,如死物一般。

经历此番种种,少年只想离那怪雕像远远的,让他好好的歇息一晚,明天再寻去处。

次日清晨天气却不大晴朗,只是乌云仍未散似有雨,但雾却是好雾,三米外已不辨事物。少年离开乱庙,向外走去。

至一山岗,遍地土包,走近才见,竟都是墓穴,且无碑无供,是乱葬岗呀,还有森森白骨裸露于外!

近半时辰,少年竟未走出山岗,纷纷白磷于白雾之中闪闪发光,真是白帷帐中白娥飞!还有飘散在空中的白纸花,真是令人胆战心惊!

慌乱之下,少年已是瑟瑟胆颤,眼色失神,似认风为鬼,疑身后是怪,觉天昏地暗,发疯拔刀,惊叫:“有人吗?有人在吗?这是什么鬼地方?谁能救救我呀,我还不想死!”

初不见笙箫,只闻呜咽幽幽又苦惨惨戚戚,是二胡无疑,这少年心神一震,莫不是地狱勾魂的使者,急急又退数步,忽觉天灵盖阴森发冷,仰首观望,右手又急急的一抓,只觉一阵冷风不知何处而来,又至何处,而展开手掌赫然是惊了魂魄吓破了胆的白纸花,他小小年纪又怎么经历过如此诡异。更令人肝胆俱破的是,这白纸花写有血红大字,不知是用鲜血写就还是朱红点绕,字中透着一股诡异,再定睛看去写的竟然是他的名字,这少年狠狠的拼命将纸撕碎,不料千朵百朵像骤雨般而来,哪里撕的完······

这一切的诡异不见丝毫刀光剑影,而仅仅几朵白花,一首悲戚二胡,几个血字,却是将这少年的心理防线如破纸一般撕碎,蹂躏!

这少年嘶声叫喊,可是,他越大声,他耳畔的悲戚二胡声也越加恐怖。

但是,这白雾之中就是不见人影,这少年衣衫浸湿,急的四处打转,像迷路的小鹿埋头乱撞。

他靠在一棵大树下,喘着粗气,额鬓浸汗,双腿无力,慌乱失神之时!

一老头应声走来,只见鹤发童颜,气宇轩扬,只是衣衫散乱,不修边幅,手链三铜钱,腰挂八卦盘。应声笑道,嘿嘿,小孩;你命中该有劫难,来,老头带你出去。

少年也不敢多问,静静跟着老头,平息着还未消逝在脑海的鬼影。但老头见少年欲语又止,面不回首笑语道,有话但讲无妨。

少年深思后问道:庙是什么庙,供哪路神佛?

冢是什么冢,埋哪路忠魂?

老头哈哈大笑道:庙是心中道,渡你七情六欲。

冢是你杀人,随你善恶赏罚。

少年不懂其义,深思之中,再一抬头,只见迷雾已散,困境已出,只闻老头笑语声,不见鹤发童颜影。少年便不去管他,行他之路去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我是推书机,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留言找书书评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