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恶女要当家_舒颜孟临_夏不知

农门恶女要当家

农门恶女要当家
作者:夏不知
主角:舒颜孟临
状态:连载中
类型:经商种田

小说简介

她是平定战乱的镇北将军,却被无情帝王一杯毒酒赐死。 再睁眼,已经是十六年后。 她成了边陲身世悲惨的小农女。 大哥手脚不干净,天天有人堵门骂街。 大嫂自私又狠心,让她干最累的活却不让她吃饱。 嗜赌如命的爹爹,更是为了赌资毫不留情的把她卖进妓院。 一脚踢飞企图不轨的男人,再一把火烧掉妓院,重生而来的舒颜唇角划过嗜血而疯狂的笑。 “世人欺我,辱我,轻我,贱我……我必当以其人之道,还治以其人之身!“

内容赏析

第1章 妓院获重生

宁国,北郡。

青云县,天香楼。

舒颜倏地睁开眼,身上伏着一个肥猪一样光着身子的男人。

衣裳已经被他扒去一半,肥胖的大手正在她身上四处游走。

一瞬间,眼神从茫然变的冷厉,快速屈膝上抬。

胖男人的关键部位立即受到了致命一击。

“啊……”他痛叫一声,眼睛立刻就红了,“你这个贱人,看来还是吃的苦头不够!”

疼痛更加激发了他的怒火,大手扬起,重重落下。

舒颜侧头,轻松躲开巴掌,又是一脚踢向男人心口。

只听“嘭”的一声,胖男人重重摔到地下。

来自下身和胸口的双重痛苦让他蜷缩在地,怎么也爬不起来。

他痛声叫着出声,“来……人……来人啊!”

此时的天香楼,正是莺歌燕舞最热闹的时候,靡靡之音淹没了琼花阁的一切动静。

而且,就算这个房间真的传出些什么动静,大家也都是心照不宣。

琼花阁是天香楼最特别的房间。

它不是给某个花魁或者花娘固定使用的房间,而是专门给第一次接客的花娘准备的。

每当琼花阁门口的灯点亮,外面那些恩客们只会露出羡慕的眼光。

毕竟想进入琼花阁,那可是百两银子起步,非有钱人,享受不到里面的艳福。

至于银子上至多少,就完全看竞争对手愿意花多少钱了。

“来……唔……”男人爬向门口,提高声音。

这次,玉足重重踩到他头上。

猝不及防的男人,头猛的磕到地上顿时鼻血横流。

暗哑的声音从头顶上方威胁他,“再敢叫唤一声,踩烂你的脑袋!”

连遭三次重击,胖男人的头脑发懵。

刚刚还是待宰的羔羊这会怎么就突然变成了狼?

她出的每一脚,都直中他的要害部位,从上到下没有一处不疼。

尤其踩住后颈的脚仿佛有千钧重,他简直无法呼吸。

无力的趴在那里,喉间只能发出一些短促的声响,“呃,呃……”

拢起勉强蔽体的衣裳,舒颜终于有时间打量周围,除了那张华丽的大床,其他家具布置的也算精致。

“我问你,这里是哪里?”

被踩在脚下的男人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不过感受着脖子上的压力,他艰难的道。

“这,是……天香楼。”

“哪里的天香楼?”

“青云,县的,天香楼。”

“青云县?”舒颜皱皱眉,“你说,今夕何年?”

“大,大宁历四十六年……”

“四十六年……”舒颜愣住了,自她被那人一瓶毒药赐死,已经过去了十六年?

忽然,她心头一动,眼神不由落向梳妆台上的铜镜。

一个脸颊红肿、额头渗血的女孩正在里面低低哭泣。

“你是……舒丫头?”舒颜惊讶的看着镜中人。

前几天也是这个叫舒丫头的女孩在她魂魄栖身的大槐树下哭泣。

那绝望的哭声,让人心疼却完全没办法安慰,因为她是一个鬼,冤死了十六年的鬼!

没想到今日竟然夺舍重生到了舒丫头身上。

镜中,舒丫头凄楚、决然的眼神看着舒颜。

舒颜的头忽然一阵剧痛。

偷鸡摸狗的哥哥、尖酸刻薄的嫂子、村人的歧视、没日没夜的劳作……

即使是这样,最后还是被烂赌的父亲毫不留情卖进天香楼换赌资。

舒丫头经历的一幕幕,仿若潮水一般向自己涌来,这让舒颜心口发堵。

捂着心口缓了一口气看镜中,舒丫头的影子正渐渐模糊。

“舒丫头……”

就在那道影子马上要消散的时候,舒颜双眸变的冷漠而坚定。

“你放心,我给你报仇!”

最后的泪顺着眼角滑落,舒丫头彻底消散在镜中。

额上的血水流进眼睛,舒颜毫不在意。

踩着男人的脚上用了力,男人疼的龇牙咧嘴。

“你杀了她,一命抵一命,你自己选个死法。”舒颜冷漠的道。

“我杀了谁?”

胖男人简直糊涂了,他不知道舒颜在和谁说话,更不知道她说的“她”是谁?

“舒姑娘,刚刚,都是我……我一时没控制住自己……”

“你太好看了,反抗的又那么激烈……”

感受到后颈上的脚更加用力,他急忙住嘴。

这个女人不知道怎么,忽然就有了神力,他这样的身材竟然在她手下没有还手之力,想想都恐怖。

为了从她脚下保住小命,他不得不陪着小心。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错了,我给你钱养伤如何?”

“你想要多少我就给你多少,拿着那些钱买好药滋补身体,买金银首饰,或者我给你赎身……”

“你,有很多钱?”低沉的声音问他。

“对,对,有很多,”脚下的人忽然像抓到了希望,“都在我……”

他歪头瞥了一眼扔在不远处的衣裳,“都在我衣裳的暗袋里,不如让我去找出来给你?”

感受到脖子上的脚劲一松,男人立刻爬到衣裳旁边。

掏摸了一番,果真拿着一沓银票出来。

“这是我所有的钱,都在这里……”

男人说着,立刻一股脑把银票扔到空中,就在舒颜抬头看银票的时候,他接着又扔出了手边的一个花瓶。

趁着这个时机,他快速冲向门边。

一边开门,一边大叫,“救命,救命啊……”

轻松避开袭来的花瓶,又伸手一一截住空中落下的银票,舒颜才不惊不慌的回身。

闪身,暴踢,这一脚,正中男人后心。

“既然你不选择,我便帮你选了!”

“啊……”

沉重的身躯直接撞断了二楼栏杆,接着又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往下坠去。

一楼,十几个舞娘正随着丝竹乐妖娆的舞动着身躯。

就见,一个庞然大物重重砸到舞台中央。

不着寸缕的胖男人趴在那里,鲜血自他身下缓缓洇开。

“啊……”

“天啊!”

“死人了!”

舞娘们惊叫着四散逃开,欣赏歌舞的看客们也目瞪口呆。

一时间,天香楼乱做一团。

在慌乱的人群中间,一个神秘的黑衣男人蹙起眉头。

“爷,好像是田永,”身后的随从一眼就看清台上人的模样,“我这就……”

抬手拦住要上前查看的随从,男人沉声道,“此处人多眼杂,我们不便暴露身份,你速去通知县衙……”

“爷,留您一个人在这里属下不放心,”随从有些担心,“不如您跟我一起去县衙,那里的人还能保护您。”

他们才到这里,就出现这种事情,也许对方察觉了他们的行动,所以提前出手了。

黑衣男人抬头扫了眼二楼断裂的栏杆,又看看趴在血泊中的男人。

“你只管去,这不是刺杀事件,如果是刺客,把动静闹这么大会适得其反……”

继续阅读小说农门恶女要当家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4日 下午4:24
下一篇 2022年6月24日 下午4:2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