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狼魂_沐凌庄凝夕_咏苼芝恋

终极狼魂

终极狼魂
作者:咏苼芝恋
主角:沐凌庄凝夕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文

小说简介

沐凌,身份背景显赫,却因背负一段不解之谜自幼离开亲人离开家乡!
古老的传言、神秘的墓穴、危机重重的天宫、环环相扣的阴谋,都为那一段不解之谜展开,看沐凌如何破局败敌揭秘底?
聪慧绝色的红颜,誓死追随的兄弟,一身傲世的功夫,又该如何笑傲苍穹?

内容赏析

序章

  东南防区,野战特别训练基地。
  烈日当空,空气中热气宛如火上的蒸笼,严厉的教官拿着扩音喇叭扯着嗓子对着所有集训队员们喊:“你们都是乌龟吗,门口卖冰棍的老太太都比你们强,快…再快点。”
  “你们这些弱者,一群废物,自动退出回到原联队,野战训练基地不养闲人。”
  两月多的时间里,每日高温持续四十度以上,这支集训队从原来的一百三十多名队员到现在,已不到三十人,这种魔鬼式的训练,让得每一位来自各个兵种中尖兵每日犹如在地狱中走上几遍。
  训练场上,剩下的二十几位队员心中骂着教官,有的甚至将教官祖上问候了百八十遍,而在这二十几位队员之中,一道瘦小的身影在烈日斜射下显得较为醒目。
  这道正在烈日下过障碍的瘦小身影,奔跑中的他身高一米四左右,年龄不会超过十一岁,他与其他那些十八到二十五岁之间的队员有着同样的训练,只是他稚气未完全脱去的小脸上,有着常人难以媲美的坚毅神色,每一项科目的训练,每一次跌倒每一次在脱力中倒下,他都会咬牙站起来继续训练。
  甚至是,夜晚所有队员休息后,这个小男孩还在训练场上练着!就像此刻一样,当教官哨笛声响起时,他竟然一个健步冲在所有队员前方,朝着指定地点奔去,大滴汗水侵头他短袖迷彩,似乎又在脱力中爆发出来,让得后面的队员们在奔跑中扯着嗓门喊:
  “沐凌你个小疯子,兔崽子你到底是哪根筋不对,看你身上的伤口,还有你脚都崴了,你不要命了。”
  “喊什么喊,还有脸喊,连个十一岁不到的娃娃都超过了我们,妈的,丢死人了。”
  “兄弟们冲啊,沐凌这变态娃娃都能坚持下来,咋们这些纯爷们丢不起这个脸。”
  …
  每一道吼声都气喘吁吁,但又不得不咬牙追上,个别队员在脱力中放声大喝,用尽最后一点力气跑到教官指定集合地。
  “集合。”铿锵有力的喊声传来,还未得到休息的集训队员们立即爬了起来,心里大骂教官是魔鬼的同时,列队向右看齐,而那小男孩则是在第一排右边最后一个位置。
  教官缓缓行到集训队伍前方,面无表情的一点后方远处土山道:“下一项训练科目,看见那个山头了吗,全副武装,极限越野。”
  极限越野?集训队员们心里暗暗叫苦,教官面色一板,扫视着差不多到极限的二十几位队员,大声道:“沐凌十公斤,其余的全部二十五公斤,时间是半小时,此次训练将纳入总成绩。”
  “报告。”忽然,一个稚嫩的嗓音大吼出来,教官闻声侧脸望去,瞧见是那小男孩,道:“说。”
  “报告教官,再给我加五公斤。”男孩神色严肃的道,教官锋利的眼瞳忽然一凝,道:“你说什么?这里不是菜市场,由不得你讨价还价。”
  “再给我加五公斤。”男孩仰视教官的眼神,充满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冷漠,但在这冷漠之中又显得如此刚毅和坚定。
  其他队员侧脸望着沐凌这小男孩,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敬佩和迷惑,如果再加五公斤就是十五公斤了,加上装备至少是二十三公斤,沐凌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他承受得起吗?
  同样的想法和顾虑也是在教官心里产生,这万一出了事谁也负不起责任,可在看见男孩沐凌那不屈的眼神,他迟疑之后,点了点沐凌行至一边,通过耳麦向队长请示。
  片刻之后,教官返回,瞪了眼沐凌吼道:“不许议论,沐凌,立即加五公斤,计时开始。”
  教官放声一吼,所有集训队员立即拿着各自的装备,扯着嗓子冲了出去,奔跑中,沐凌那足足矮其他人三四十公分的身影依旧是那么的醒目。
  也是在奔跑中,徒然增加的五公斤给沐凌造成不少的压力,一次次的摔倒,一次次的爬起来擦着汗水和血水继续跑,虽然有些掉队,虽然步子有些摇晃,但那张小脸上并无半点放弃之色,而是愈发的坚毅起来。
  “砰…”
  再次摔倒下去,即便全身上下都传来疼意,可沐凌还在咬牙坚持着,其他队员目睹这一幕,都在奔跑中劝说沐凌放弃,不要再继续玩命,可他起身后依旧跑了起来,大声道:“我的命运注定我必须强大起来,所以我不会放弃,即便是死在训练场上。”
  豪言壮语,让所有队员心中都是竖起了敬意和尊重,那位与沐凌关系较好的战士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道:“兄弟,你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你才十岁啊,像你这个年龄应该在父母的关怀下过着美满的童年生活,没必要这样的。”
  “不想做废物就闭上嘴巴调整呼吸冲,让我把你们比下去,脸挂不住。”沐凌虽十岁,可他已经完全脱离十岁孩子的世界,这是所有参加集训队员和教官们都看得出来的,这些时日,几乎所有战士都曾问过他,究竟经历了什么,可他对这个问题一向保持沉默。
  …
  训练场草坪边上,一位穿着外军模拟作训服的教官又一次目睹男孩那变态的身影冲在队伍中,这时,先前那位教官快步行来,不解的道:“龙神你怎么会同意给那小子加五公里,他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之前的十公斤对他来说已经是极限了,这万一出了点什么事,我们都得上天法堂接受审判。”
  野战队特种基地,代号龙神的队长放下望远镜,微微侧过有些黝黑的刚毅脸庞。道:“这小子就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你越是挑战他的极限,他就会在极限中爆发出来。”
  “可是…他身上带着伤,就算是小强,那也不是铁人,我们野战队的训练连那些尖兵都很难支撑下来,何况是他一个孩子。”军士长黑狐狸担忧的说。
  “无妨,我会在暗处盯着。对了,这个沐凌,十一岁不到就能在各项训练中追赶甚至是超过这些所谓的军中佼佼者,确实是一个好苗子,只是这小子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拼命了,前两日他在训练中受伤,从医护室缝针回来不是让他暂时训练其他科目吗,怎么又来训练体能了?”队长龙神疑惑的道。
  军士长蓝狐狸看了一眼队长龙神肩上的两杠一星司衔。“我已经给了命令,但这混小子非常倔强,绑了回去他又来了。龙神,我发现这小子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三月前让他训练他每次都找机会偷懒,还老是跟我们这些教官投机取巧,或者装病,你看现在…”语气中也是带着一丝疑惑。
  “这个转变我早就知道了,沐凌自从两月前去了慈洲回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当时还以为是在外面受到欺负,想要报仇的三分钟热度,如今看来,肯定不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狐狸你可知道?”
  军士长摇摇头。“不清楚,当时是三天的正常休假,他的监护人亲自来接的。”
  “那就奇怪了,从未听他提起过他的家里,而在他档案中,家庭情况这一栏是空白的,也不知道他家里都有什么人!他来到我们这个号称国之利刃、全军最强的龙魂突击队中训练,并非高位或者机关领导做得到的,这个沐凌,浑身上下都是秘。”龙魂突击队长龙神心中有着无数的疑问。
  “谁说不是呢,十岁多一点就进入我们这样的联队训练,并且各项成绩已经从集训开始时的最后一名上升到前三了,这不是苦练强撑就能做到的,必须要有顽强的意志和巨大的心里承受力,龙神,看见现在的沐凌,有时候我总是在想,虽然时代不一样了,可我们十岁的时候,都做了些什么有意义的事呢。”军士长黑狐狸望着远处那已经追赶上队伍的瘦小身影,叹息起来。
  晚上的宿舍里,队员们趴在床上动弹不得,口中却不断的骂着教官,而在医务室里,佐尉司衔的女医官带着茫然的神色,盯着正自己处理伤口的沐凌。
  “沐凌,还是我帮你弄吧,你看你这…”集训队中,教官不会去记队员们的名字,只有一个号码,但沐凌不同,不同之处就是他的变态训练,让得所有这个基地所有战士都知道他。
  沐凌抬眼淡淡的看了女医官一眼,又埋头继续处理他的伤口,那一条条醒目的伤口,都是他自己用针缝上,并且不打麻药,每擦一次军用酒精消毒,每一针下去,疼意都是袭遍全身,但他始终没有叫出来,都在咬牙坚持着,但额头上的汗水,略有些发白的小脸,看得女医官心疼不已。
  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漂亮的女医官虽见惯不怪,但她还是心疼他。
  片刻,在所有伤口处理完毕时,敲门声后,女医官看见进来的战士,立即道:“龙神队长,沐凌已经不能再继续这样的训练了,否则他会废掉的,我建议…”
  “报告龙神,我能继续训练。”沐凌打断女医官的话,队长龙神看了沐凌一眼,剑眉微皱,道:“我给你一个礼拜,期间你可不参加体能上的训练,但必须…”
  “报告龙神,我不需要。”冷漠嗓音嗓音,沐凌仰头望着女医官,道:“我宁愿死在训练场上,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给龙神这样的建议,不要阻挡我变强的脚步。”声落,沐凌敬礼,转身一瘸一拐的走出医务室。
  见状,龙神眼底掠过一抹复杂的光芒,女医官嗓音清冷的道:“这还是两月前那个天真无暇、总喜欢装病躲过训练来我这里跟我耍嘴皮的孩子吗?”
  “这个你得自己去问他了。”龙神心里虽然有心查清楚这件事,但还是转身离开。
  宿舍里,沐凌的回来让所有集训队员都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同时也是尽情发挥各自的好奇问题,这些问题都在围绕沐凌两月前性子的转变而问,对此,沐凌只是露出一个淡然的笑容,还是不做任何回答。
  而当看见上铺兄弟揉着在训练中肌肉被拉伤的小腿,沐凌迟疑了一下,从自己的柜中拿出那未曾用过的护带扔了上去。“这个对肌肉拉伤有不错的效果,我用不着,送你了。”
  “沐凌你也太偏心了吧。”其他队员打趣了起来,而接过护带的上铺兄弟只是看了一下,眼底变得闪过一抹惊色,对沐凌道:“这个牌子的护带可是全球最顶尖的,且没有之一,得上万吧!你小子也是个有心人,怎么训练起来就那么无情呢!”
  “不会吧,一个护带就是上万块,沐凌你家是财主吗?”战友们争前恐后抢着那护带,宿舍里瞬间热闹起来,而沐凌只是笑了一笑,而后躺在铁床上,闭上眼睛后,心里暗道:“明天,这个期待已久的日子,终于来了。”
  …
  翌日,熟悉的哨笛声犹在耳边响起,集训队员们以极快的速度完成穿衣洗漱到训练场集合,教官结束新一天训练前的讽刺后,目光移到第一排边上的沐凌身上,道:“沐凌出列。”
  沐凌正步走出,教官大声道:“今日你不用参加训练,立即去接待室。”
  “是。”
  队员们望着小跑离开的沐凌,心里极为郁闷,这可是全大陆最严密的封闭式训练基地,没有谁的家属能在集训期间探亲,沐凌这小子来头可不小啊,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基地接待室前,沐凌望着那熟悉车号的数百万豪车,心里涌起一抹暖意,进入接待室看见队长龙神也在,他立正敬礼,龙神回礼后,神色迷惑的看了那站在木桌前带着口罩和鸭舌帽的美丽女人一眼,对沐凌道:“领导已经交代过,没有人会来这里打扰你们。”
  “谢谢龙神。”沐凌道谢,龙神离开随手带上木门。
  龙神一走,沐凌那毫无半点神色的小脸顿时露出一个腼腆笑容,而美丽女人在看见沐凌浑身上下的伤势后,心疼得难以呼吸,掩唇争取不让自己哭出来,但泪水还是指缝间流溢而出。
  “妈妈…”
  这一声妈妈,十年了,沐凌每年只有一次机会当面叫出来,因为他每年只有一次与妈妈见面的机会;他从不对旁人提起他的家里,外人也从不知道这个每年都来看他的气质女人,会是他的母亲。
  对于女人来说,沐凌的这一声妈妈,她听得撕心裂肺,疾掠上前,紧紧抱着自己的儿子,似有多种心绪冲击着脑门神经,小声的抽泣起来。
  而在隔壁不远处的基地指挥室里,龙魂突击队长龙神、军士长黑狐狸以及那位佐尉医官,则是通过摄像头望着墙壁上显示出来的一幕,他们虽然不知道前来看望沐凌的女人是什么人,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但在显示屏上,沐凌躺在口罩女子怀里且哭泣的一幕幕,都像似在无声的告诉他们,这个女人虽然不是沐凌的监护人,但那眼神无一不是在透露着对沐凌无尽的关怀,女人眼角流下的清泪,楚楚可怜。
  也是因为这无声的感人画面,让得指挥室中的三位战士心中对沐凌有了更深的认识,也都在感叹沐凌也有最脆弱的时候,不过他们也很惊讶,那个在训练场上犹如钢铁一般的少年小子竟然也有也小绵羊般的一幕。
  黄昏,夕阳的余晖斜射着整个基地,天边飘着酡红的云朵,接见室外执勤的两位战士,瞧见沐凌缓步走出,望着沐凌那双通红的眼球,特别是沐凌那还有些湿润的睫毛,相视间,似乎都是在说:若不是亲眼看见,谁能想得到这个变态的妖孽小子竟然还会哭!
  走出接待室的沐凌,面色无比的坚毅不屈,他回眸看了一眼身后带着口罩、完全看不清模样的气质女人,望着妈妈那泛红的眼珠,他沐凌虽小,可经过那件事之后,他懂得了许多,同时也难受,可他越是难受,心里的热血越是流动得快,他在心里发誓,他一定要变强,一定…

继续阅读小说终极狼魂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9日 下午3:17
下一篇 2022年6月29日 下午7:5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