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主人公陈子安林若曦杜斯晴小说医济天下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医济天下》是一本十分好看的书,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子安林若曦杜斯晴,主要讲述了:激动之下,陈子安根本没有听到水里的女子叫关熙彤的名字。他的眼里,这就是叶言溪,就是洞房妻!热血激昂,热泪滚滚,从未如此激动。陈子安体内虚弱的灵力疯狂散布全身,飞奔下山坡。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拥抱住最爱…

主人公陈子安林若曦杜斯晴小说医济天下在线全文阅读

《医济天下》免费试读第二十一章 你个神经病啊!

激动之下,陈子安根本没有听到水里的女子叫关熙彤的名字。

他的眼里,这就是叶言溪,就是洞房妻!

热血激昂,热泪滚滚,从未如此激动。

陈子安体内虚弱的灵力疯狂散布全身,飞奔下山坡。

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拥抱住最爱的人——他对杜斯晴说的心有所属。

一不留神,便失声惊呼,惨也……

陈子安一路滚下山波,撞了个七荤八素,衣物被刺条挂的破烂不堪。

扑通一声,他砸在溪水里,溅起浪花老高了。

额头撞在小溪里的石头上,当场差点没有晕过去。

再翻身起来时,额头赫然一个大洞,血流如注,陈子安却毫不在乎。

他踩着溪水,一阵扑通哗啦,冲向了关熙彤。

“言溪,是你吗?”

“哈哈,我知道,是你,是你,就是你……”

“终于找到你了,哈哈!我最可爱的小可爱,我的挚爱……”

“……”

陈子安一路在小溪里狂奔,踩着长满青苔的石头,打滑的很。

他跌了好几回,几乎是一边连滚带爬,一边失心疯般的狂叫着。

这动静整的也太大了。

关熙彤在这边看着都惊呆了。

她只是江州中医学院刚放了暑假,和几个要好的同学到这边戏水,消个暑,下午就回城里去。

哪知道,遇上这么个疯疯癫癫的男人。

看着陈子安失心疯的样子,满面血流,跟乞丐似的,她都吓傻了,六神无主。

溪水里六男四女,看着陈子安,也不禁愣住了。

“我去,这谁呀?”

“不知道哎!”

“看样子,是奔熙彤去的?”

“我靠!不会吧,单身久了,看到美女都发疯了?”

当场,有个健壮帅气的男生叫了起来,大步朝这边奔过来。

“嘿!你个LSP,滚一边儿去!”

扑通扑通,这男生一路踩着溪水过来,挡到了陈子安的前面。

“闪开!”

陈子安手臂大力一甩,这男生吃不住,被掀到一边儿去,栽到了水里。

陈子安几步狂奔,冷不防脚下又打一滑!

扑通一声,他摔倒在关熙彤的面前。

“啊!!!”关熙彤大叫一声,被溅了一身水,这才回过神来,转身就跑到岸上去。

“言溪别走!”

陈子安猛的翻起身,腾起一大团的水花。

水花在阳光下,迷离如彩虹般的色彩,将两人罩住。

他一身湿淋淋的,跳到了岸上,猛的在后面抱住了关熙彤。

顿时,百感交集,脸贴着她的小脸,水和血都给人把头发、脸都打湿了。

“啊!你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认识你啊……呜呜呜……”

关熙彤无助之极,吓的都哭了,挣扎也摆脱不出来。

她在陈子安的怀里,跟个吓坏的小猫咪似的,柔弱无骨,扭动不已,差点没晕过去。

真就没见过这么流氓的人啊!

更要命的是,陈子安还在她耳边,疯狂的倾诉着。

“言溪,我以为要找很久才能找到你。”

“没想到在这里,我能遇上你,真好……”

“所有的仇,我们不一定能报得了,但在这个被遗弃的世界里,我们一定能相依相守……”

“……”

额头的破洞里,血在不停的流着,陈子安浑然不觉。

那每一句每一个字,都带血的倾诉一般。

血流到嘴里,又淌出来,顺着下流,把关熙彤的裙子都染了。

这情况,真是吓坏个人了。

那边,水里的男生女生也激动了,感觉这真是个想女人想疯了的神经病吧?

他们全部赶了过来,大呼小叫的。

被陈子安掀开的男生,从溪水里起来,疯狂扑过来。

“你个神经病啊,放开我们熙彤!”

这家伙叫邹子杰,是邹正杰同宗的小堂弟,一直都是关熙彤的追求者。

此时怒火冲天,扑过去就是一拳。

砰!

一拳狠狠的砸在陈子安的后脑勺上。

陈子安顿时身体一震,发硬,晕倒在岸边的草地上。

只不过,右手先前抓到了关熙彤心口一枚极品的玉质吊坠,随着这么一倒,还扯断了。

他紧握着吊坠,晕过去。

惊慌中的关熙彤被吓坏了,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事情。

这时候,男生们扑过来,真是想打死他算了。

只不过,关熙彤在女生们的搀扶下,看到陈子安额头血流不止,还是有些惊怕,心底发软。

她叫道:“邹子杰别打他啊,他额头都破了,血不止,会死的。赶紧给他止血,然后……报警吧!”

她有些犹豫,但还是作出了报警的决定。

因为躺在草地上的年轻男子,额头血流不止,满脸都是血,看起来又有些可怜。

邹子杰抬脚想踹呢,但又还是放过了陈子安,“妈的,便宜你了!神经病!”

谁也没有注意到,陈子安的手心里,那枚顶级的玉坠,正在发生着奇妙的变化。

玉坠里富含着充沛的灵气,正自动的被陈子安吸收。

这一切,只是九转长生诀自然运转的过程。

紧握玉坠,丰富的灵气被不断纳入体内……

现场的学生们挺厌恶陈子安的,还没人愿意给他包扎。

关熙彤见状,只好说她来动手。

见状,邹子杰哪能让心爱的女孩来做这事?

他便抢着做了,先骂骂咧咧回车里取急救包,又跑回来处理。

他们都是学中医的学生,明年就毕业了,所以邹子杰包扎完了之后,还把了一把陈子安的脉搏,骂道:

“还真特么的稳健,看样子没什么大事,没有脑震荡,就是外伤。这个变态,臭流氓,气死老子了……”

有个女生看着陈子安被酒精清洗过的脸,还不禁道:“哎,这家伙还挺帅气呢……”

“帅气个屁,就是个神经病!”邹子杰心里不舒服,沉道,“要是惹火了,我能让他坐牢,信不?熙彤也是他能轻薄的?垃圾!”

也就那时,小镇派出所的警察赶到了,询问了情况之后,便作出了决定。

陈子安还在昏迷之中,但还是被拷上双手,被抬进了警车里,拉回去再说。

此时,玉坠在他的手中,已经消失了所有的灵气,变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邹子杰和关熙彤等人自然玩心全无,而且也得跟着回派出所去配合了解情况……

等陈子安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局子里一张单人床上了,由一男一女警察看着呢!

他眉头皱了皱,一扫眼四周的情况,顿时懵逼了:“呃,我这……是……?”

女警察冷哼一声,道:“老实交代吧!你是谁?”

“我是……啊,我这……”陈子安一摸额头,忍不住一扯纱布。

顿时,两个警察傻眼了……

1 2 3 4 5
赞(0)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