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嫡女毒妃:皇上,怕么》全文免费阅读

一定不要错过目前火热好书《嫡女毒妃:皇上,怕么》,这本小说男女主角是秦歌沈容煜,主要讲述了:“你就是秦歌?”低沉略带威严的声音传来,秦歌抬眸,看向端坐在书桌前的男子。这人和外形很不一样,说话的声音和态度竟是少有的正直。“是,大人。”秦歌躬身福了一礼。“你可知本官因何事让你前来?”“民女不知。…

小说《嫡女毒妃:皇上,怕么》全文免费阅读

《嫡女毒妃:皇上,怕么》免费试读 第四十一章 隐在屏风后的人

“你就是秦歌?”低沉略带威严的声音传来,秦歌抬眸,看向端坐在书桌前的男子。

这人和外形很不一样,说话的声音和态度竟是少有的正直。

“是,大人。”秦歌躬身福了一礼。

“你可知本官因何事让你前来?”

“民女不知。”

“大胆!”赵一清拍了一下桌子!

秦歌抬眸,看着赵一清,目光不惧不畏,一片坦然,“回大人,秦歌确实不知,秦歌原本正陪着祖母说话,忽然被官差大哥请来,说是要询问一些事,除此之外,秦歌一无所知。”

好一双琉璃眼眸!

赵一清暗喝一声!

眼前的少女虽然面纱遮面,可那一双眼睛却清澈干净,剔透玲珑,像是会说话一样,他活了大半辈子,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眼眸。

少女瞧着虽然年纪不大,可一身气度绝非常人能比,他听说,她自小在乡下长大,这一身气度当真是乡下长大的吗?竟是比那些世家小姐公主贵妃都不差!

除此之外,她身上还有一种干净的气息,这样的气息让人很难相信她会牵连到一宗命案。

“如此说来,姑娘是在怪本官派去的人办事不利,并没有将事情说清楚了?”赵一清眼睛微眯,看着有几分严厉。

秦歌莞尔一笑:“官差大哥许是说了,可能民女一时走神,没有注意,还请大人不要怪罪他们。民女如今已身在此处,大人有什么话只管问,民女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不骄不躁,不嗔不怒,仪态宛然。

原本得了那人的吩咐,赵一清有些厌烦这个叫做秦歌的少女,见了本人后,心里的反感消失了,反而多了几分喜爱。

这个少女和京城中那些世家官宦的小姐是不同的!

“来人,给秦歌姑娘赐座。”

有的坐,秦歌才不会推迟,“多谢大人。”不过,她心里却觉得有些奇怪,按道理,她是一个嫌疑犯,嫌疑犯坐着被询问,这恐怕于理不合吧!

秦歌觉得今天这事透着蹊跷。

“昨日回春堂发生了一起命案,不知秦歌姑娘可有耳闻?”

秦歌眼中先是一阵讶异,然后道:“秦歌是闺阁姑娘,昨日一直在府中,并没有听说这事。”

“姑娘可知那人是何身份?”

秦歌疑惑轻笑:“大人,民女连发生命案都不知,又怎会知道那人身份?”

“那人是国舅爷的小舅子。国舅爷知道此事后,命令本官一定要查清楚此案。”

秦歌心里一怔,没想到那个猥琐的男人还如此有来头,觉得有些惹上了麻烦。

“那大人不去查案,找民女来做什么?”秦歌面不改色地道。

“有人说,曾看到秦歌姑娘出现在回春堂。”

秦歌一阵讶异,然后轻笑:“秦歌昨日一直在府中,怎会出现在回春堂?再者,秦歌因为母亲刚过世,须以薄纱遮面守孝,京中根本无人见过秦歌面容,那人又怎能确认便是秦歌?”

赵国自古以来就有个习俗,有些有名望有头脸的人家,府上未出阁的小姐出门会以面纱遮面来保证闺誉。

虽然后来民风渐渐开放,这样的情况少了,可面覆薄纱出门的女子依然不少,秦歌巧妙地抓住了这一点。

“秦歌姑娘说的在理,可若是他人指证姑娘倒也罢了,偏生这指证之人是府上的人,所以本官只好将姑娘请来询问一番。”

秦歌的眸光一沉。

果然,还是府里头有人想害她!看来,有人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步步都算计进去了,只等她跳。

那日,她若是没杀那猥琐男子,那男的若还活着,肯定会对外大肆宣扬,他与她有染,那么她清誉便毁。

若是她动手杀了他,便会如现在一样,恰好有个熟悉她的人,来作证,指证于她,在加上那猥琐男子的身份,设计这一切的人,根本就是逼着她走上绝路!

可再精妙的布局,也会有破绽,她绝不会就此倒下!

“不知是何人指证民女,可否请他来与民女对峙?”秦歌不慌不忙地道。

赵一清看了秦歌一眼,心知问到这里,绝对是什么都问不出来,那个证人确实是秦府上的人,可他调查过,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下人,他曾询问那下人,见那下人目光躲闪,似乎隐藏着什么,他觉得这事情有蹊跷。

眼前的少女看起来光明磊落,并不像是会杀人,如果她真的是,那只能说,她隐藏的太好,竟然连他都看不出,还有那人的吩咐……

赵一清心里一阵无奈,虽说那个徐振仗着是国舅爷小舅子的身份经常为非作歹、欺男霸女,他死了,大快人心,可是好歹也是一条人命,他当真要糊涂地审理此案吗?

罢了罢了,只当他一觉睡糊涂了吧!

“看来此案当真与秦歌姑娘无关,姑娘可以离开了。”

秦歌没有想到,赵一清沉默了片刻,说的竟是这话,她已经想好的接下来该如何应对的说辞,完全用不到了。

“大人真的不用将那人喊来与我对峙?”秦歌再一次问道。

“不用了,不用了,快点走吧,本官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赵一清不耐烦道,第一次见来到衙门还不想走的。

“大人,您还是一次问清楚吧,秦歌不想再来一次。”秦歌坐在那里,不慌不忙地道。

她越来越觉得这个大人有问题。

赵一清瞪了秦歌一眼:“你这丫头忒不识趣,真当衙门是茶楼,只要有钱,可以任你一直坐着?”

秦歌无辜眨眨眼,滴溜溜的眼睛在屋内转了一圈。

一阵压抑的笑声,在屋内响起,瞬间,赵一清的身体一僵,秦歌的双眸一亮。

屋里果然还有其他人!

在哪里?在哪里?

秦歌的眼睛迅速扫射,最后落在了赵一清身后的屏风上。

屏风后,男子在察觉到自己竟然失笑出声后,身体亦是一僵,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俊逸的脸庞又板了起来,俊朗的眉峰紧缩,像是有什么解不开的烦恼。

赵一清看着秦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身后的屏风,心中一咯噔,

好敏感的丫头!

“你这不识趣的丫头,还不赶快走,否则,我不会再念及和你爹的交情,直接将你放到大牢关几天!”

“你认识我爹?”秦歌的注意力被赵一清一句话引开。

“我不认识那个道貌岸然的家伙!”赵一清哼哧了一声,一脸嫌弃。

秦歌见此,抿唇一笑,看来这个人和她爹的关系还不浅,莫非是看在她爹的面子上,今天才没有为难她?

“既然如此,那秦歌便先行离开,改日让爹请大人去府上喝茶,嗯,就当是补偿大人今日的茶钱。”秦歌已有所指地看了一眼面前的茶盏。

赵一清:“……”

这丫头……

说着,秦歌转身离开,见秦歌离开,赵一清松了一口气,然而,秦歌走到门前的时候又突然转身,刹那,只觉眼角闪过一抹紫色衣角。

嘴角勾起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哦,对了,秦歌进屋前听到屋里有谈话声,大人,这屋里真的没有其他人了吗?”

秦歌回头,赵一清吓了一身冷汗,听到秦歌如此说,气的想要将这个丫头拍死:“没有,没有,就我一个。”

“哦,原来大人喜欢自言自语。”说着,秦歌一笑转身离开。

赵一清微眯着眼睛。

他想捏死这个臭丫头……

继续阅读小说嫡女毒妃:皇上,怕么

(0)
上一篇 2022年10月1日 上午10:26
下一篇 2022年10月1日 上午10:2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