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毒妃:皇上,怕么》小说主角秦歌沈容煜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一定不要错过目前火热好书《嫡女毒妃:皇上,怕么》,这本小说男女主角是秦歌沈容煜,主要讲述了:夜黑风高,空气中透着沁人的冷意,一个小丫鬟走在回住处的路上,嘴里哼着明快的歌,怀中揣着今日得来的银子,心情十分愉悦。突然,耳边传来一阵动静。小丫鬟像是立刻停下了脚步,警惕地看着四周,一颗心跳的厉害。“…

《嫡女毒妃:皇上,怕么》小说主角秦歌沈容煜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嫡女毒妃:皇上,怕么》免费试读第四十五章 死了一个丫鬟

夜黑风高,空气中透着沁人的冷意,一个小丫鬟走在回住处的路上,嘴里哼着明快的歌,怀中揣着今日得来的银子,心情十分愉悦。

突然,耳边传来一阵动静。

小丫鬟像是立刻停下了脚步,警惕地看着四周,一颗心跳的厉害。

“喵~”

一只黑猫,从眼前蹿过,小丫鬟心中一惊,下一瞬一颗心放了下来:“哪里来的臭猫,吓死人了!”

突然,她觉得脖子一紧,有人用绳子勒住了她的脖子,瞬间,她眼睛放大,目露惊恐,挣扎着想要摆脱那人的束缚,努力转头,想要看看是谁:“秀——”

下一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她已经说不出话,只能睁大眼睛瞪着站在不远处的那人,满目惊恐,她伸手,想要求饶,努力地蹬着腿,然而,站在那里的人一脸无动于衷。

慢慢地,她停止了挣扎,闭上了眼睛,伸出去的手无力地垂了下去,一锭银子从怀中掉落,滑倒了一边。

“丫头,这事怨不得我,谁让你自寻死路,下辈子投胎,如果再去大户人家做丫鬟,记得千万不要再编排主子!”话落,她冷冷扫了一眼已经没有气息的小丫鬟,冷冷道:“将她扔到那边的井里。”

……

翌日,给老夫人请过安后,秦歌想去花园走走,却在去花园的回廊听见了下人的议论。

“你看到了吗?”

“怎么没看到,哎哟,都泡浮肿了,要不是那身上的衣服,我差点都没认出来。”

“你说这秀心怎么就这么倒霉?洗个衣服,竟然一头仰到井里去了!”

“这都是命,怨得了别人?不过我听说,秀心去了,老夫人给了秀心娘一百两银子呢,说来也赚了,秀心要是活着,只怕一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银子。”

“老夫人就是好,对待身边一个不怎样的小丫鬟也这样厚爱,要是能到老夫人院子里做丫鬟就好了!”

“你想得美,哪里有你的福气!”

那边几个丫鬟,还在断断续续的说着,秦歌听着皱起了眉。

她今天去给祖母请安的时候,怎么没听祖母说起她院子里死了丫鬟的事?

秦歌转头,与宛然道:“宛然,你知道她们在议论什么吗?”

“回姑娘,今晨,有人在西北院的井里发现了一个丫鬟的尸体,想必就是她们口中议论的秀心。”西北院那边住了一些下人,那口井是丫鬟平日里用水的地方。

“秀心?老夫人院子里的?”

怎会这么巧?

秦歌不想多想,可这个丫鬟死的太过巧合,让她不得不多想。

“是,老夫人为此很厚待那丫鬟的家人。”

她听到了,一百两银子,足够一个普通家庭五六年的开销!

秦歌皱眉:“宛然,你去查查,前日那丫鬟有没有出过府!”

“是。”宛然虽然有些奇怪秦歌的吩咐,可还是应下了。

“嗯,走吧,回怡竹苑。”

宛然抬眸,有些讶异。

姑娘不是要去花园走走吗?怎么突然又要回去了?

看着秦歌抬脚转了方向,宛然没有多问,跟在了秦歌身后,然而,秦歌走了一半,却又改变了主意,并没有折回去花园,而是说随便走走,只当散步。

宛然没有多想,跟在秦歌身后,等到她停下来的时候,发现这竟然是去下人房的路。

“姑娘!”宛然喊住秦歌。

“什么事?”秦歌回头,玉眸看着宛然。

宛然张嘴刚想要说什么,就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喧闹,立刻,两人的视线都被吸引了过去。

“这银子是我先看到的,应该是我的。”

“不对,这银子是我先捡到的,属于我。”

“是我的。”

“是我的。”

秦歌和宛然相视一眼,走了过去。

“你们在吵什么?”宛然走到那两人面前,呵斥一声,颇有几分大丫鬟的风范。

那两人瞧见宛然,原本还不在意,只是在看到宛然身侧的秦歌时,吓得跪在了地上:“奴婢拜见秦歌姑娘。”

秦歌挑眉。

她什么时候这么出名了?

“起来吧,你们刚才在争吵什么?”

其中一个小丫鬟抬起头,目光怯怯地看着秦歌,拿着银子的手握紧了些。

秦歌眸光一瞥,瞧见了那丫鬟手中金灿灿的银子。

另外一个丫鬟大着胆子站了起来:“回姑娘,事情是这样的,我早晨路过这里,瞧见地上有人掉了银子,于是就想捡起来,然后还给失主,却没想到,这个碧清她突然冲出来,抢了银子,硬说是她的!”

小丫鬟在心里冷哼一声,就算她得不到银子,也绝对不能让碧秀得到!

秦歌看了一眼站起来的丫鬟,眸光一闪,她并不喜欢这个丫鬟,那目光中的算计太浓。她将目光落在了那个叫做碧秀的小丫鬟身上,小丫鬟怯怯地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

秦歌眼睛一转,她知道,那银子也不是碧秀的。

“宛然。”

秦歌喊了一声,宛然看了秦歌一眼,明白了意思,从怀中掏出了一锭银子,给了那站着的丫鬟。

那丫鬟没想到能得到银子,立刻欢喜不已,瞥了碧秀一眼,眼中满是得意。

秦歌将一切看在眼底,没有多说,继续朝前面走去,宛然立刻跟上。

“姑娘,您为何要给那丫鬟银子?”宛然有些心疼银子,怡竹苑现在的银子还是老爷那日给的,一百两,可姑娘见一个施舍一个,一百两银子转眼就会不见。

瞧见宛然那心疼银子的目光,秦歌轻笑:“钱财不过是身外物,没了总会有。”

命若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秦歌转头,瞥见不远处的一口古井,在侧头,右侧不远处就是下人房,眸光一闪,有些事情像是一瞬间想明白了一眼,转了一个方向,快步朝前走去,回了怡竹苑。

午后,宛然将打听来的消息告诉了秦歌,那个叫秀心的丫鬟前日确实出过府。

得知这个消息,秦歌基本已确信了她心中的猜测。

秀心,便是那个府里举报她的人。

她来秦府,真正见过她的人不多,而对她比较熟悉的,就是老夫人院子里的下人,只怕有人以钱财蛊惑了秀心,让她去衙门举报她。

只是,秦歌猜不出,究竟是谁害了秀心?

想到那一百两,她觉得很可能是老夫人。

难道老夫人已经知道了她杀人的事?

……

继续阅读小说嫡女毒妃:皇上,怕么

(0)
上一篇 2022年10月1日 上午10:27
下一篇 2022年10月1日 上午10:3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