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朝最强屠夫小说_冉闵石涂_袖里藏锋

晋朝最强屠夫

晋朝最强屠夫
作者:袖里藏锋
主角:冉闵石涂
状态:已完结
类型:历史文

小说简介

“有人说我是屠夫,我承认!但我不是个侩子手,因为我不杀人!对于那些披着人皮却不干人事的畜生,我向来不会手软!”
“我从不认为双手沾满鲜血,一群猪狗尔,杀辄杀矣!”
“它们能杀我们多少,必十倍百倍的杀回去,若不将它杀的怕了,杀的光了,他日必会遭其所害!”
“夷族欺辱汉家数十载,杀我百姓,夺我祖庙,今特此讨伐:犯我大汉者死!杀我大汉子民者死!内外六夷,敢称兵仗者皆杀之!”公元304年,中原大地狼烟四起,北方炎黄血脉命若风烛、家破人亡十之八九。
公元350年,汉族杀神耀空,以暴制暴,灭、逐夷族数百万,保

内容赏析

第一章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上)

  公元310年,八王之乱导致西晋国力空虚,游牧民族大肆侵华。匈奴、鲜卑、羯、羌、氐这五个民族建立起强大的国家政权,在黄河以北烧杀抢掠,把汉人称为“双脚羊”,宰杀烹食,以致十室九空,民不聊生。这段黑暗的时期,华夏史称“五胡乱华”。

  公元338年八月,在一场后赵(羯族)与燕国(慕容鲜卑)之间爆发的“昌黎大战”中,冉闵,这个被后世称为屠夫的男人,正式踏上历史的舞台,时年一十四岁。

  ……

  落凤山,山高七十丈,草木稀少,飞禽走兽绝迹。

  落凤山东北面,一条摆成长蛇阵的行伍,踏着黄土正在步步靠拢。

  烈日下,哪怕锁子甲已经破烂不堪,环首刀刃如木锯,石涂仍旧走的昂首挺胸,他那一米九的身高耸立在行伍之首,仍旧是如此的醒目。

  “停!”

  石涂举手喝止行伍,众人纷纷停下脚步。驻足不前的石涂抬头仰望眼前的落凤山。

  在石涂身后,是身着裲裆铠,手牵战马的石望,其后是勉强维持着队形的三百名强弓手,再往后,逶迤的队伍就已经不像军队,而像是一队难民。

  抬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回身望了望这拖拖拉拉的行伍,石涂心中暗自叹息。燕国铁骑日夜追索,走到这里已经是个奇迹,或许眼前这落凤山,就是大家最后的归宿。

  “死就死罢!”再次一声轻叹后,石涂收起脸上的无奈,眼神瞬间变得凌厉。

  “瞧!前面就是落凤山了!山高路险,此山在,燕狗铁骑岂能如愿?他们屁股下那四条腿的畜生,难不成还能插上翅膀?”站在行伍旁边,任由麾下军士在自己身边汇聚,石涂高举手中环首刀,放声道:“兄弟们!加一把劲!我们爬上去!上百里路我们过来了,难道还不能征服这最后一座山?上了山,有强弓手,还有我的双刃矛!那些只能骑在畜生上的燕狗,双脚落了地还是我们的对手?居高临下的,看他们怎么个死法!等回到襄国城,我们再大醉一场!”

  “将军有理!待上山后,大家一起撒尿,给燕狗们洗尘!”

  牵马的石望在石涂歇口之际,大声附和上一句粗俗的话,顿时让这些字都不识的汉家士兵们哄笑起来。有人接着嚷道:

  “将军,喝酒求同醉,撒尿的时候你可不能畏缩啊!”

  石望一抹鼻子,大声笑骂道:“滚你个混球的,你要跟本将军比比家伙么?”

  一时间,大多数士兵笑的前仰后赴,倒是暂时将燕军的威胁给丢到脑后去。这些血管里还流淌着先秦血脉的汉子,一路上就是凭着这种乐观的心态,愣是用简单的兵刃,将号称北岸第一骑的燕国铁骑,杀的暂时退却,舔伤口去了。

  但超过百分之五十的伤亡率和连场苦战,已经将这支队伍的士气打压的不能再低。在冷兵器时代,就算是最强悍的军队,在面对如此伤亡率时,恐怕也有全面溃退的可能。

  石涂手下这支队伍没有溃退,不仅仅是因为石涂这个领军大将强悍的个人战斗力合威信,更重要的,还是因为这是一支汉卒的队伍。汉人,落在那些燕狗的手中,命运将会比死更加悲惨。

  越来越多的士兵汇聚在石涂身边,将石涂层层包围在核心当中,那是他们的将领,也是他们心中最后的希望。

  “我的兄弟们!不用担心,没有家人的,大不了就是去跟家人团聚,还有家人的,我们抵死作战了,也能给他们挣一份在襄国活下去的资本,我家还有个冉闵,就算我死了,这笔功劳也不会有人贪墨你们的!兄弟们,你们怕不怕?杀燕狗,你们怕不怕?”

  “不怕!”

  “有大将军你,不怕!”

  “杀!”

  …….

  石虎逃了,他们被抛弃了,逶迤在这燕国的领土上,还能有什么指望?对于行伍中大多数汉人来说,多呼吸几口空气,多杀几个燕狗,那就是他们心底最深的欲望了!

  士兵们逐渐沸腾,他们的眼神逐渐重又亮起光芒,嗜血的光芒。

  圈子外面,那些相互搀扶、满身血污、缺胳膊断腿的伤兵们情绪更是激动。石涂没有丢下他们,反而照顾他们,这在胡人国度当中,绝对是独一份的事情。

  “先让伤兵们上山!兄弟们,我石涂无能,军中大夫有限,恐怕你们当中大部分人是无法活着回到襄国了。但我不会忘记你们,旦有一封书信能够回到襄国,你们的名字,定然是排在最前面的!若有庆功宴,第一杯酒水,也是敬给你们的!”

  一句话,伤兵们的两眼红了,遇上如此的统帅,他们还能说什么?敌军的威胁再也不能让这些负伤的汉子畏惧,他们当中甚至有些人开始嘶吼,希望趁着自己还有力气,多杀几条燕狗!

  “嘚嘚”的马蹄声突然传来,打断了石涂的讲话。

  东北方向,两匹瘦马带着喧嚣的尘土而来。此时众人才惊讶地发现,在那两骑之后,几根粗大的烟柱直冲天际,除了燕国的铁骑,还能有什么队伍能扬出如此声势?

  “少爷,那是我们安排在侧翼的骑兵!”石望紧紧捏着拳头,指骨在咔咔作响。这是石涂麾下最后的游骑兵,三十人的小队,最终却只有两个人、两骑马。

  石涂深知此时不能乱了方寸,虎目一扫两骑,即沉声道:

  “石望,让大家伙准备,伤兵上山。落凤山上的石头,就是我们最好的防御工事!”石涂话音未落,十数米之外的两骑就已经开口大叫:“将军,赶快动身,燕狗,燕狗们上来了!”

  “这么快?”

  石涂心中一惊,转身挥手:“上山,快!石望,伤兵先行,强弓手上山布防,我来断后!”

  聚集在一起的队伍又开始涌动,在石望的指挥下,伤兵们相互提携着,开始攀爬陡峭的山路。普通士兵三五成群,背靠斜斜的山石,竖起刺矛结阵,摆出标准的步兵对骑兵的野战阵势,为了让伤兵能够安全上山,他们唯有死战!

  石涂翻身上马,摘下得胜勾上挂着的双刃矛,向着歪歪扭扭的两骑而去。这是最后两个侦骑,石涂希望他们能够活下去!

  八十三斤重的双刃矛,就连那尺长的锋刃都显得如此厚重,削尖的矛头若是捅进身体,怕不是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

  然而,当石涂冲过去接应的时候,却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怎么…怎么是这样?”

  在那两骑之后,并非是石涂想象的燕国铁骑,而是一片排出鱼鳞阵的整齐步卒!

  烈日下,刀枪如林、皮甲闪耀,尤其是从那些步卒肩膀上冒出来的臂弩,更是如针一般扎的石涂难受!

  “步卒,怎么可能是步卒!”

  “将军,快上山!他们是大棘城的城卫军,弩甲齐备、装具精良,不过没有携带攻城器械,依靠落凤山的山势,我们未必没有一拼之力!”

  两侦骑已然擦过石涂,但见石涂岿然不动,已经疲劳不堪的骑士又死命拉扯缰绳,勉强将马头挽了过来,战马甩着不甘的响鼻,最终停在石涂的身后。

  “哦,你们还有拼杀的勇气?”石涂倒不是太紧张,来的是步兵,反而让他心中坦然下去。

  “有!一队兄弟都没了,我们活下来就是为报信,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便让我们多宰几条燕狗,然后陪着兄弟们,黄泉之下逍遥去!”红着眼的游骑兵,音调虽有些哽咽,但脊背却依旧笔直。他脸上满是血迹,不过已经跟泥沙混做一团,裲裆皮甲上同样是污浊处处,左肩上还挂着折断的弩矢,圆溜溜的矢杆随着马匹踏蹄而摇晃不定。

  “好兄弟!”

  石涂心中大慰。

  “辛苦你们了!”

  这两个骑兵,那也是爹生娘养。年纪跟石涂相仿,却已经在战阵上吃尽苦头,怪不得谁,要怪,就怪这老天,太折磨人了!

  ‘不能再损失这最后的两骑了!’

  石涂砸吧砸吧嘴,将怀中早已备好的两封书信掏出来,交给其中一个骑士。

  “这两封信,一封交给我弟弟冉闵,一封交给皇上,哦,若是你们见不到皇上,就想方设法交给国师大人吧,我们所有人都会感激你们的!”

  “将军?”

  骑士不敢怠慢,接过两封信,小心翼翼的塞进裲裆甲内里,两眼直直的望着石涂。

  “不要等了!”挥挥手,石涂示意两骑立刻离开,“往襄国跑!你们要是不能将信送到,我们才是白死了!”

  远处,排着整齐鱼鳞阵的燕国步卒逐渐接近,石涂甚至已经看清楚那些飘扬的军旗上,写着大大的“燕”字,那红色的字体在烈日下,就像是血一样的刺眼!

  燕军来了,号称燕国战斗力最强的大棘城城卫军,就这么突然出现在石涂等人眼前。

  “城卫军?”

  冷哼一声,石涂勒过马头,掉头返回行伍当中。

  山脚下,士兵们已经在做着准备。

  这面山唯一一条登山小径两边,密密麻麻的矗立着强弓手,每个强弓手面前插着十根羽箭,而在强弓手身边,还各有一个环首刀兵,谨守方寸之地。

  在强弓手前方的,是一些轻伤的士兵,他们正在搬着大大小小的石块,垒在自己固守的阵地之前,没有弓箭弩矢等远程武器,用礌石也不错。

  “将军,您先上去!”石望拉住石涂战马缰绳,两眼瞅着石涂。

  “上去?”石涂放声一笑,道:“我上去干啥?”提着双刃矛,石涂望着那已经逐渐撵上的燕军,

  “瞧,这些狗子们,已经急不可耐的要发起进攻了!他们定是想趁我等立足未稳,冲杀一番。燕狗还真是有个有胆有识的将领,可惜他打错了算盘!就算我们立足未稳,他们想要冲上山,还得问问我手中的长矛!”

  石涂说的一点都没错。

  列阵而来的燕军,脚下没有丝毫停顿,踩着军中大鼓节奏,大军浑然变阵。

  一番急促鼓点之后,燕军纷纷卸下背上臂弩!

  看到燕军这个整齐划一的举动,石涂双瞳如针扎一般猛烈收缩:“不好,狗子要放箭!”

  说时迟那时快,一眨眼的功夫,石涂就感觉自己像是落进了蜂窝,又或是正被高山之巅罡风袭面,两耳之中充斥着巨大的嗡嗡之声,飞蝗般铺天盖地的弩矢甚至将那天上的阳光都遮蔽住,阴影把这一面山完全笼罩。

  “隐蔽!”

  石涂一脚将没有反应过来的士兵踹进石头缝子,手中双刃矛甩动起来,有若实质的屏障一般,愣是将密集而来的弩矢全部挡在外面,护住自己的同时,还将自己的战马也翼护其中。

  弩矢噼里啪啦的钉上大石,插入泥土或者山上为数不多的树干。

  因为石涂的提醒,大多数士兵都已经避到坚石之后,倒是不虞弩矢伤害,反而小径两旁,处在开阔地来不及隐藏的强弓手,有好几个被这一阵弩矢,扎的跟刺猬一般!

  “狗娘养的!”

  停下双刃矛,石涂望着齐齐上弦的燕军,暗骂出声。看来这些燕兵并没有打算一开始就冲锋,而是打算用臂弩来个下马威。

  可惜,第二轮射出来的弩矢效果更差。

  燕军将领显然也发现在这样的战场上,臂弩并不能发挥出有效的作用。所以在放了第二轮箭之后,大阵中鼓点一变,燕兵或是擎矛、或是抽刀,摆出阵型,鼓噪着向山脚而来。

  “真以为我们没有守具?石望,石望!”

  “末将在!”

  看到燕军掩杀上来,石涂脸上露出冷笑。

  那些隐藏在垒石后面的士兵,不用石望去呼喝,已经纷纷露出头来,眼巴巴的看着山脚下的燕狗,活像是看着一群群两只脚走路的鸭子,只等着摆上砧板了。

  燕军在两员大将率领下,开始攀爬落凤山。

  礌石后面的伤兵们有些已经摩拳擦掌,小径两边,活着的强弓手也开始张弓。

  “强弓手休息,礌石再等等!”

  石涂制止了蠢蠢欲动的手下,他要让燕狗上来的更多一些。

  几个爬的最快的燕军,嗷嗷叫着冲向石涂。因为山势的原因,这些燕兵只能半直立着身子。石涂眼角余光扫过,嘴角略微扬起,突然,他手中双刃矛闪电般斜斜扫过,长达一丈八九的长矛波及范围极广,那几个企图砍石涂脑袋抢功的燕兵,来不及闪避就被石涂了了帐!

  “嘶~~~~”

  倒抽冷气的声音在燕军大营当中响起,盖过了一开始的鼓噪。后赵领军将领强悍若斯,让燕军冲锋积累起来的士气,顿时降下一大截。反倒是石涂这方,因此而鼓噪起来,叫好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呸!燕狗,就这点本事?你家爷爷今天就站在这儿,看看你们又有几个脑袋,能不能折了爷爷手中之矛!”石涂洋洋洒洒的啐出一口浓痰,笔直的向着山下那冠盔的燕军将领而去,一番作为,更是让他身后的士兵们喊声震天。

  “冲!都给我冲!”

  浓痰不是利箭,燕将自然能躲过,不过如此一来,燕军的士气又被夺了不少,哪怕燕将们连声催促,蚂蚁般开始爬山的燕兵们仍旧显得有些懒洋洋的。不管怎样,至少在石涂守着的这条小道上,是没有一个燕军愿意来的,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那几具摆在石涂面前,汩汩冒着热血的尸体上。

  此时石涂麾下士兵大多攀爬不高,燕兵一开始散开攀登,三下五下功夫,双方就已经距离不远。

  礌石也需要一点距离加速,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所以看好时机,石涂重重的挥下了手臂。

  “放!”

  “放!”

  “放!”

  在燕兵们惊恐的眼神注视下,一块块大小不一的山石,被推了下来!

  这是落凤山,谁也不该忘记,落凤山上最多的,就是这些坚硬的石头!

  “啊!”

  惨叫声混杂着惊呼声四起。沿着斜坡滚下的大石,撵向毫无准备的燕兵。小一点的石头砸的人鼻青脸肿,大一些的石头,就会直接要了人命!石望这个野蛮的家伙,更是将一块一人多高的大石,狠狠的用脊背顶了下去,只听的轰隆声响,那巨石滚落轨迹上的燕兵,没有一个来得及呼出惨叫,就化作了齑粉!

  “强弓手,放箭!放箭!”

  燕军大乱,正是杀敌的好机会!

  石涂深知本钱不多,若不是趁着燕军立功心切的机会尽量杀伤燕兵,等到他们站定阵脚,倒霉的可就是自己!所以在呼喝强弓手放箭的同时,石涂一摆手中长矛:“矛兵,是汉子的,随我冲杀,让燕狗们看看我等汉儿的血性!”

  “杀!”

  压住山脚的矛兵齐齐挺身怒吼,毫不迟疑的跟着石涂,不惧自身数量还不足敌人十分之一,毅然而然的发起了反冲锋!

  ……

  当石涂率领麾下跟燕军在落凤山下酣战之时,距离落凤山西南面七十里路之外的山林之间,一场骑兵与骑兵之间的惨烈搏杀已经接近尾声。

继续阅读小说晋朝最强屠夫

(0)
上一篇 2022年8月3日 下午2:41
下一篇 2022年8月3日 下午2:4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