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祖宗披着马甲重生了小说_苏也薄云礼_最新章节

真祖宗披着马甲重生了

真祖宗披着马甲重生了
主角:苏也薄云礼
字数:124.54万
更新时间:2021-09-02 11:13:32

小说简介

苏家的废物千金苏也,被薄氏集团总裁退婚后疯了!第一天,她摸着父亲的头:“大侄子,我看好一个项目,明天你去竞标。”第二天,她用铁锹把苏家祖坟刨了,嘴里念叨:“我记着是埋在这了呀?”第三天,她拍了拍某洁癖总裁的肩旁:“小薄啊,联姻不成情意还在,这服药我给你打一折,你就给我万吧。”*苏也,4年前死于非命的商界第一女枭雄,机缘巧合重生到同名侄孙女身上。于是……遗…

内容赏析

真祖宗披着马甲重生了免费阅读001 祖宗回来了

“完了,全完了……”

“你们都想让我死!好啊,我就如你们所愿!”

被订婚的未婚夫拒绝,在外面还欠了一屁股债,苏也感到绝望透顶。

她孤身站在苏家祠堂中,仰头猛灌了一口酒,然后转身朝窗外纵身跃下!

过了一会儿,原本面朝地下砸趴了的苏也,竟拍了拍身上的土站了起来。

她转了转脖颈与肩头,确认肉身无损后,拇指指腹迅速从肩峰肩髎穴压至锁骨天突穴。

被酒精迷醉的大脑渐渐清醒。

苏也抬手抵在眉间,适应了好半天才睁开眼睛。

她居然,从那乌漆嘛黑的牌位里出来了!

竟重生在了她侄孙女的身上?!

原本四十年前就已经去世了的她,本是这具身体同名同姓的姑奶奶。

本来只是想阻止侄孙女寻短见,没想到竟进入了她的身体。

“傻孩子,你的死惩罚不了任何人,姑奶奶帮你,活着看他们所有人哭。”

侄孙女寻短见,一是因为在外欠了钱,二是因为苏家如今急需投资,侄孙女的母亲便让她对已经定了亲的薄云礼下手。

可薄云礼是什么人,即便被动了手脚,却也没有入局。

冲动之下,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些麻烦的侄孙女,便想不开寻短见了。

另一边,看着趴在地上的苏也自己爬了起来的张妈,看作精大小姐似乎没事,便没再管。

苏家上下谁人不知,苏大小姐苏也生来就是个惹祸精。

当面顶撞,背后扯谎,小偷小摸,损害公物,夫人厌弃,夫家嫌弃,十九有余,才上高三!

难怪跟她那个死去的姑奶奶长得那么像,绝对不详!

张妈一边嫌弃,一边瞥了她一眼。

这一瞥,却看见薄家少爷和林家少爷出现在了门口。

张妈赶紧净手、摘了围裙,小跑迎了上去,恭敬颔首道:

“薄少爷、林少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我这就去禀报夫人。”

薄云礼淡淡“嗯”了一声,透着寒芒的目光重新落向站在眼前的苏也。

苏也察觉到注视,朝他也看去,心想:哪里来的牛郎?有几分姿色。

男人身材颀长挺拔、相貌惹眼,高挺鼻梁上架着一副轻薄眼镜,透着股禁欲优雅的气息。

他旁边那个嘛,单看也不错,只是与他相比,逊色许多了。

逊色多了的林盏,眼神惊恐的从上到下将苏也看了个遍:“表哥,我发誓,我刚刚真的看到她跳楼了,还是四楼!太TM神奇了……”

薄云礼依旧面无表情。

林盏对向苏也道:“我告诉你!别说跳楼了,你就是上吊也没用!”

“你居然对我表哥做出那样下三滥的事!我们今天就是来退婚的!”

苏也从称呼中反应过来二人的身份,没有半分怒色,浅浅勾唇,道:“二位家中爷爷可安好?”

林盏警惕:“我爷爷前年去世了,你要干吗?”

苏也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可惜了。”

想当年父亲苏宸硕被冤,全世界都与苏家为敌,薄湛和林正恩却是竭力在帮她,也就是眼前二人的爷爷。

林盏微怔了一下,然后立刻道:“你什么意思?”

若换做其他人说这话,那是真的惋惜,可从苏也口中说出来,绝对是某种诅咒!

苏也习惯性忽略长相逊色之人的话,看向薄云礼,似在等他回答。

薄云礼微微蹙眉,操着又冷又好听的嗓音,语速缓缓:“明知故问。”

林盏抢着道:“就是,要不是薄老爷子逼着表哥跟你订婚,你觉得凭你们苏家的实力,能配得上薄家?”

说来也怪,薄老爷子向来慧眼如炬,最厌恶趋炎附势、肤浅空洞之人,可不知为何,单单就偏心苏也。

苏也撑了撑眉心,祖上均是仁义之士,可这两个后生言语却如此不得体。

四十多年前,她苏也在京都商圈里堪称第一女枭雄,文武全才,苏家的实力甚至一度超过薄家。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算了,依辈分看,这就是两个毛都没张全的小乖孙,跟他们一般见识做什么?

苏也指着林盏,淡定开口:“面色蜡黄、舌苔厚白。”

她鼻翼微微动了动,蹙起眉心:“口中有些许异味,乃肝火过旺、胃火虚顶之症。”

刚刚林盏说话时她就注意到了,毕竟是挚友的孙子,理应提醒。

林盏闻言脸刷的红了,疯婆子现在骂人都不带脏字了?这是在拐着弯骂他有口臭?

苏也没管他的反应,继续道:“明日我送你一副药,你一日三服,不过也只能暂时缓解,无法根治。”

林盏不知是不是被她气傻了,竟接了一句:“怎么才能根治?”

问完秒悔。

苏也:“你这病灶起因,俗称就是……憋得,早日成亲,汲阴泄阳,便可不药而愈。”

林盏直接气笑:“就知道你在装神弄鬼!绕来绕去还是绕回来了,不过你说错人了吧?你应该是想劝表哥早点结婚,这样你就能得逞了!”

本以为这下苏也该露出真面目了,谁知她丝毫没有被戳穿后的紧张感,面色平平道:

“他不必,他面色白中泛冷,看样子应该很久没有想过那事了,不然不会连情药都不顶事……”

薄云礼平静如水的神情中罕见地划过一丝异样,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在说他不行……

昨天他只是不想中了她的圈套,竭力克制罢了,反倒成了被她奚落的把柄?

一次次挑战他的底线,简直是无中生有、无可救药!

“苏、也!”

这两个字,薄云礼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低沉的嗓音里满是狠厉。

继续阅读小说真祖宗披着马甲重生了

(0)
上一篇 2022年8月3日 下午6:40
下一篇 2022年8月3日 下午6:4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