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萌宝:替嫁妈咪拽上天小说_盛夏傅霆骁_最新章节

超级萌宝:替嫁妈咪拽上天

超级萌宝:替嫁妈咪拽上天
主角:盛夏傅霆骁
字数:14.36万
更新时间:2022-08-04 00:00:00

小说简介

一场意外,她生下孩子。火光中,丰城最矜贵的男人带走了她的孩子。六年后——她华丽归来,摇身一变成了最让人艳羡的薄太太。薄止褣把她捧在掌心,给了她全世界。一直到她被围堵在角落:薄太太,你到底还藏了多少秘密?…

内容赏析

超级萌宝:替嫁妈咪拽上天免费阅读第1章 三胞胎

医院产房。

盛夏的手死命的抓着产床。

宫缩的阵痛一阵阵传来。

那种被打断肋骨的疼痛,让她最终没忍住尖叫出声。

“叫什么,留点力气,你怀的是三胞胎。”医生不耐烦冲着盛夏吼了一声。

盛夏在唇齿间尝到了血腥味。

那是一种精疲力尽的感觉。

在产床上,盛夏是拼尽全力,才生下了第一个孩子。

是一个男孩。

让盛夏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但她疼的要命,在产房里,她把自己的唇瓣都咬出血了。

可这样的疼痛,却抵不过盛夏内心的悲凉。

她以为用自己换来的一千万,能让妈妈安然无恙。

结果,那一千万却落入了盛家人的手中。

白芷却已经错过最佳治疗期死亡。

这样的刺激下,盛夏提前动产了。

好似这十个月来,自己承受的一切。

都变成了一场笑话。

就在这个时候——

产房外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

盛夏累到双眼模糊,她看不清。

但却可以听见对方和医生说:“先生出了事,生死未卜,这个孩子我带走。”

医生也错愕了一下,大概没遇见这样的事情。

那个已经出生的婴儿,哭声洪亮,很快就被带走了。

“我想看看孩子。”盛夏在挣扎。

医生没理会盛夏。

手术的门重新关上,盛夏却在情绪激动里大出血。

“糟糕,产妇大出血,她肚子里面还有两个。”

“快,止血针,不行就马上上手术台。”

“我看见胎头了,产妇没力气了,推出来……”

产房内一片混乱。

盛夏大口的喘息,顾不得自己的情况。

就在这个时候。

产房内传来爆炸声,现场瞬间都跟着混乱了。

尖叫声,报警声响彻云霄。

……

六年后——

低调奢华的套房内。

盛夏缓缓睁眼,全身都是酸疼的感觉。

就好似被卡车碾过。

有瞬间,她是愣怔的,好似在回忆昨夜发的事情。

她回家的路上,忽然就被人蒙着眼睛带走了。

鼻尖的馨香传来。

盛夏就只觉得一阵阵的燥热。

再后来,她就好似完全失控了。

依稀中,盛夏觉察到一道锐利的眸光在打量自己。

带着侵略性。

甚至不给盛夏反应的机会。

她就已经被牢牢控制住了。

扑面而来的吻,堵住了她所有的声响。

主卧室内的温度不断攀升。

很久,久到烟火落尽。

……

这样的画面,就算是回忆的时候。

也让她面红心跳。

本能的,她注意到自己还被蒙着眼睛。

腰间落了一双迥劲的大手。

盛夏本能的摘掉自己的眼罩。

她想知道,昨晚到底是谁。

结果,就盛夏动的时候,对方也跟着动了动。

盛夏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见对方安静下来后,盛夏才跟着冷静。

然后,她惊愕了。

因为她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

她会用这样的方式再见到傅霆骁。

六年前的记忆太惨烈。

她生下的三个孩子。

一个被带走,在那一场爆炸中死亡。

她拼死只护住了最后的小女儿。

从医院逃出来的时候,盛夏只剩一口气。

但最终还是没留住那个拼死护住的小女儿。

要不是沈沣知道消息,第一时间赶回来。

怕是自己也已经不存在了。

而这几年来,盛夏也已经查到。

这个傅霆骁就是自己孩子生理学上的父亲。

她唯一活着的儿子,就在傅霆骁的手中。

这也是盛夏这几年来的夙愿。

她要从那个人手里要回自己的儿子。

和盛家的账也要彻底的清算。

盛夏深呼吸,确定傅霆骁没醒来的可能。

她蹑手蹑脚的下了床。

甚至都来不及收拾,胡乱套上衣服。

而后,盛夏逃之夭夭。

……

套房内,一片狼藉。

傅霆骁穿着酒店的浴袍,就这么阴沉的坐着。

身为男人,他很清楚昨天发生了什么。

甚至的傅霆骁记得这个女人缠着自己的时候。

那种热情。

热烈到要把你彻底的吞没。

热烈到要从这一场情事里面彻底的夺走主动权。

这样的冲动里,傅霆骁不免小腹一紧。

但很快,他的眸光越发的讳莫如深。

景行冷汗涔涔的站在傅霆骁的面前。

是怎么都没想到,竟然有人敢睡了傅霆骁还逃之夭夭。

“把这个女人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傅霆骁沉沉开口。

说着,他微微一顿:“还有,谁这么不要命的算计我,查出来!”

“是。”景行立刻应声。

在景行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忽然折返。

“傅总,傅家那边让我提醒您,傅太太今天就会到傅家。”

这话,景行也是硬着头皮开口。

傅家人并没婚姻自由。

傅霆骁也不例外。

所以这个傅太太是谁,对傅霆骁而言都不重要。

傅霆骁依稀只记得,好像是盛家的千金。

娶进来,也不过就是一枚棋子。

棋子若是没了用处,最终弃了就是。

所以傅霆骁根本不放在心上。

景行见傅霆骁没回应,也不敢多言。

很快,景行匆匆离开。

套房的门重新被关上。

傅霆骁这才缓缓的从轮椅上起身,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

他手心的拳头攥着。

这个该死的女人,胆大包天。

他想到了六年前的那三天。

但很快,他冷笑一声。

这种主动送上门的女人,恬不知耻。

很快,傅霆骁藏起了深意,就这么站着。

他倒是想知道,谁这么胆大包天。

忽然,傅霆骁的眸光微沉。

笔直修长的腿就这么朝着大床走去。

在枕头的缝隙里。

傅霆骁的手就这么勾出了一枚珍珠耳环。

很老旧的款式。

珍珠都被磨泛白。

但却看的出被人保养的很好。

上面依稀可见的logo,是欧洲一个奢侈品牌。

若不是真的喜欢,或者有重大意义。

这样的首饰已经被淘汰了。

呵。

傅霆骁低敛下眉眼,藏起深意。

这是昨晚那个女人留下的。

一个年轻的女人,怎么会喜欢这种老旧的款式?

是故意留下的,还是欲擒故纵?

而后,傅霆骁面无表情的收起珍珠耳环。

他还要去会一会初来乍到的傅太太。

继续阅读小说超级萌宝:替嫁妈咪拽上天

(0)
上一篇 2022年8月4日 下午7:12
下一篇 2022年8月4日 下午7:1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