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这角没这么坏,你收着点演陈平柳依依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如果你喜欢看都市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半壶浊酒喜相逢的一本书《娱乐:这角没这么坏,你收着点演》,这本书的主人公是陈平柳依依主要讲述了:陈平点到的那个角色名叫坏坏,一头白毛,是反派刘健的马仔。如果说阿超这个角色还有一点正面形象,那坏坏这个角色就是纯粹的恶,差不多到了丧心病狂地步。戏份也不算重,影片中间就被仁哥手下乱刀砍死,提前杀青了。……

娱乐:这角没这么坏,你收着点演陈平柳依依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娱乐:这角没这么坏,你收着点演》第2章 角头2导演试戏

陈平点到的那个角色名叫坏坏,一头白毛,是反派刘健的马仔。

如果说阿超这个角色还有一点正面形象,那坏坏这个角色就是纯粹的恶,差不多到了丧心病狂地步。

戏份也不算重,影片中间就被仁哥手下乱刀砍死,提前杀青了。

偏偏这个小角色,导演严正国非常看重。

虽然还没确定坏坏这个角色到底由谁出演,但已经放出话来,这个角色的演员要由他亲自把关。

曹辉作为副导演当然可以推荐,但真正的决定权还是在导演严正国手里。

曹辉也看过这个坏坏的台词剧本,只觉得这个人简直就是个神经病,坏到骨子里流脓那种。

一般这种角色在整部影片里是非常不讨喜了,就是用来拉观众仇恨的,编剧会安排他能死的有多掺就有多掺。

而且饰演这种反派的演员极其败观众缘,偏偏这个角色对演技的要求还高。

毕竟演员又没真杀人放火,坏事做尽。

想单凭想象,把一个丧心病狂的反派表演出来,是需要一定功底的。

如今曹辉看到陈平点名要演这个坏坏,一下就犯了难,这死跑龙套的怎么尽会刁难人。

一脸为难道:“爷,这角我拍不了板啊!这得导演点头。”

陈平满不在乎道:“那你跟导演说一句呗,说这角我挺喜欢的。”

一句话差点没让曹辉噎死,几乎是要哭出来,“爷,您也太看得起我了。别看我是副导演,可我跟导演比起来,就跟剧本里的马仔和角头的地位差距一样大。”

看到曹辉哭丧着一张老脸,陈平直觉倒胃口,反手给了他一记大耳光子。

“你给我扭过头哭去!别倒老子胃口。”

呜呜!

这下曹辉是真破了防,捂着大方脑袋,小声抽泣着。

然而陈平却是没有半点怜悯,语气冷冽道:“这事你能不能办?”

“爷,我真办不了。”

“那简单,我现在就做了你,浪迹天涯去。再不济我自首,无期换你一条命,值!”

曹辉都听懵了。

不带你这样上来就拿命威胁的,你还是人吗?就为了拿一个角,跟我以命换命?

但曹辉知道,陈平这句话虽然听起来像是在开玩笑,要是自己真当玩笑话听,自己今天绝逼横着出去。

哪里还敢再说个不字。

一个干净利落的跪地磕头,熟练的让人心疼。

“爷,我现在就带你去导演那边试戏。”

“早这样,不就得了。”

陈平耸了耸肩,丢掉了手中的白纸。

白纸看似轻薄,但刃口极为锋利,只要速度够快,甚至能割破人的喉管。

不才,乌鸦哥,正巧会这一手。

…….

《角头2》导演办公室。

严正国点了一根烟,看了眼《角头2》的拍摄进度条,已然过半。

这近一个月的拍摄也还算顺利,主演周兆龙和王贤不愧是老戏骨,一路拍下来如水银泻地,流畅非常。

只是剧组经费有限,选的那些配角水平就有些良莠不齐了。

每次看成片,看到那群配角在那边呜呜喳喳的,严正国就觉得糟心。

严正国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正要整理下接下去的剧情。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考。

不快地喊了声:“请进!”

只见曹辉,陈平,柳依依三人鱼贯而入。

曹辉低眉顺眼和严正国打了声招呼。

柳依依也是拘谨地问了声“严导好!”

唯独那剑眉星目的帅气男子只是淡淡瞥了严正国一眼。

桀骜,放肆。

这是严正国对陈平的第一印象。

也不待曹辉开口,严正国先说道:“曹辉,这是你找的阿超的演员?我说了,这个角色的人选你可以自己把控。”

曹辉抹了抹额头汗渍,小心翼翼道:“严导。是这个情况,本来这位兄弟是群头带过来试阿超这个角色的。但我一试,发现这位兄弟是人中龙凤,气质形象俱佳,演技亦是不遑多让。其他的龙套跟他比起来,简直是萤火与皓月争辉……”

曹辉这一通连吹带捧,就差给陈平舔鞋了,直把严正国给听得目瞪口呆。

难不成眼前这位小哥背景惊人?

曹辉咽了口口水,润了润嗓,还要再拍两句马屁,却被陈平一声轻咳打断。

一句“过犹不及!”,硬生生吓得曹辉刚要出口的马屁硬生生又咽回了肚里。

严正国看到曹辉的反应,越看越是疑惑,即便对方是一名富二代,公子哥,你曹辉也不至于这么怕他吧。

眼见曹辉噤若寒蝉,不知如何是好,严正国顺手帮他解了围,问道:“曹辉,那按你的意思。这位小兄弟适合剧里哪个人物啊?总不至于扮演仁哥的大佬贵董吧?”

“严导,您可真会开玩笑!就冲这位兄弟的年龄也演不了老龙头贵董啊!我就觉得坏坏这个角色简直为他量身打造一般。”

“这位兄弟条件是真好,也是在横店跑了多年龙套了,是块难得的璞玉,放我手里我都不知道怎么用!还得严导您出手,细细雕琢,必成大器。”

有一说一,曹辉舔人的功夫比起他本职工作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一句话,把严正国和陈平都伺候的明明白白的。

要是穿越回大明,舍得那二两肉入宫,保底也得是司礼监大太监。

“坏坏?”

严正国听到曹辉说出这个角色名,若有所思地打量了曹辉。

也不急着回答,而是将视线投到陈平身上,似笑非笑道:“小兄弟,你跟我说句实话,是曹辉推荐你演这个角色,还是你自己想演?”

柳依依扯了扯陈平裤管,示意他稳重点,小心回答,毕竟这种直面导演的机会,别人跑一辈子龙套都指不定能遇上一次。

没曾想,陈平是半点不含糊,上来直接交大。

“严导,我就一句话,翻遍整个横店影视城,再没一个人比我更适合这个角色。”

一句话出口,陈平身后的柳依依直接捂住了脸,简直无语。

大哥,你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好歹有个度啊。

严正国也是被陈平逗笑了,重新点上一颗烟,身子往后一躺,双腿交叠架在办公桌上。

这傲慢的姿态显然是严正国对陈平刚才的狂言浪语表示不满。

柳依依和曹辉心中齐齐咯噔一下,暗道不好。这个角恐怕谈不成了!

严正国轻吐一口青烟,眯着双眼,似笑非笑,语重深长地叮嘱道:“老哥送你一句话,年轻人,不要太气盛!!!”

这句话落在曹李二人耳中,显然是严正国已经给陈平下了逐客令。

但陈平非但没有半点要走的意思,反而拿手反复揉搓着自己头顶,明明是一头长发却好像是在抚摸着一头寸发,享受着发尖带着自己的针刺感。

面容也渐渐狰狞,眼角斜暼,目空一切,一身跋扈气焰毕现。

一步一摇首,狂傲道:“不气盛还叫年轻人?”

“陈平!”柳依依只觉得心尖儿都被吊了起来,吓得连忙出声劝阻。

然而面对狂放桀骜的陈平,严正国脸上却是不见半点怒容。

原本似笑非笑的表情随之一收,取而代之是一脸鄙夷之色。

双指夹着烟,烟头指着陈平不快道:“有什么事快点讲!老子没这么多时间陪你吹牛皮啦!!!”

嗯?柳依依越听越迷糊,这严导怎么前言不搭后语的,陈平找你什么事,你还不清楚?

倒是旁边的曹辉面露疑惑之色,只觉得这句话在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而已经走到严正国面前的陈平掸了掸衣袖。

原本阴沉暴戾的面容逐渐缓和,带上了一丝笑意,随之笑容越来越是放肆,歪着脑袋凑到严正国眼前,一阵乖张大笑。

简直就跟个神经病似的。

也不经严正国同意,直接从严正国烟盒里拿了根烟,又是一阵桀桀怪笑,大着舌头说道。

“憨春dai佬,我boss约你这么多次,你为什么都已读不回啊!!!”

两人之间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彻底让柳依依迷糊了。

是自己年纪大了?脑子不够用了?

正要出去插一句嘴,问个明白,却被曹辉一把拦下。

一脸兴奋道:“嘘,你别插话,严导正在给他面戏呢!”

“你是说这两人在试戏?”

曹辉肯定地点了点头,“那段词就是剧本里白毛坏坏的出场镜头。我当时还在想剧本里形容白毛又疯又颠,又狂又傲怎么演。没想到真被这龙套给演活了。就这嚣张模样,我看了都想去抽两巴掌。”

饰演憨春的严正国掸了掸烟灰,十分不屑地看了陈平一眼,噘着嘴道:“你搞搞清楚!你们是开西药房的,那是走投无路的人才搞的!老子是天公子,像是走投无路的样子?”

随着“憨春”的语态越来越严厉,白毛坏坏的笑声也越来越嚣张,双手叉腰,差点没把头仰到天花板上去。

然而陈平的笑声越大,柳依依,曹辉越是害怕,甚至都有些毛骨悚然。

甚至连饰演憨春的严正国心里都直嘀咕,那歇斯底里模样都让他分不清楚这男人是真疯还是在演戏了。

猛然间,笑声戛然而止!

严正国暼见陈平眼中闪过一丝恶光,宛如阎王催命,只觉得膀胱一紧,差点没憋住尿。

连忙抬手阻止。

连声喊道:“咔,咔,咔……”

再猛一打眼,严正国发现陈平这厮高高扬着手臂,手里竟捏着自己桌上的钢笔,那锋利的笔尖正对着自己。

还好自己“咔”叫的及时,不然严正国真怕自己右手不保。

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拉开了和陈平之间的距离,犹有些后怕道:“我不喊咔,你真要嫩死我?”

陈平放在钢笔,甚至还很有礼貌地将笔帽盖上,微笑道:“严导,你开玩笑了。我可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守法公民,犯法的事我可干不出来。”

“你确定?”严正国斜挑着眼,满脸的不相信。

陈平倒是没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缠,面露笑颜,问了一嘴,“严导,这角?”

啪!

严正国一拍桌子,豪气万千道:“白毛这角你演定了,我说的。曹辉,你跟这位小兄弟对接下。还有阿超的人选立马给我敲定。憨春这场戏不能再拖了。”

吩咐完事情,严正国从老板椅上站起,走到陈平身边,和陈平握了握手,“欢迎小兄弟正式加入我们剧组。”

二人客套了几句。

严正国又在陈平耳边偷偷摸摸问道:“小兄弟,你跟老哥透个底。你手里是不是见过血?”

“呵……”陈平一脸假笑,回道:“严导,你可真是幽默。我平常杀只鸡都不敢,你叫我见血?”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严正国松了一口气,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

“曹辉,你这就带小兄弟去办下登记,然后把剧本给他一份。费用就按大特来,一天1000.”

曹辉应了一声,便带着陈平和柳依依离开了严正国办公室。

直到办公室的门重新掩上,严正国颓然倒回办公椅上,一摸后背,一身冷汗。

“这叼毛,把老子都吓了个半死。”

但严正国的嘴角却是忍不住往上翘,心里可是乐开了花,这回可是挖到宝了。

继续阅读小说娱乐:这角没这么坏,你收着点演

(0)
上一篇 2022年8月7日 下午5:08
下一篇 2022年8月7日 下午5:1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