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混迹工厂》全章节阅读

热门网文大神沐闪丁台的新书混迹工厂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主人公是李牧张云京,《混迹工厂》这本小说又名《工厂江湖》主要讲述了:黄学闵被冻醒,迷迷糊糊的一睁眼,发现房门大开,冷风嗖嗖的往里灌!他猛然惊醒,一下子站起来,刚刚肯定有人来过!黄学闵佯装镇定,回到车间转了一圈,仔细观察了每个人的反应,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没什么事儿吧……

完整版《混迹工厂》全章节阅读

《混迹工厂》第7章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黄学闵被冻醒,迷迷糊糊的一睁眼,发现房门大开,冷风嗖嗖的往里灌!

他猛然惊醒,一下子站起来,刚刚肯定有人来过!

黄学闵佯装镇定,回到车间转了一圈,仔细观察了每个人的反应,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没什么事儿吧?”张云京正撅着腚打扫卫生,黄学闵走到他跟前,随口问道。

“没事儿,领导有什么安排?”张云京直起身,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没事儿,累了就歇歇,不用一直这么忙活~~”说话的时候,黄学闵一直盯着张云京,这厮目光镇定神色如常,他心里嘀咕不定,难道房门是风刮开的?

“不累,再说可不敢歇,一蹲下容易打盹~~”张云京笑眯眯的说道,他这话说的没毛病,可在黄学闵听来,总觉得话里有话。

黄学闵神色尴尬,还准备跟张云京聊聊,这厮已经蹲下继续忙活,他只能讪讪离开。

黄学闵回到中控室,越琢磨越觉得事情有些诡异,如果有人进去的话,还是张云京的嫌疑最大,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报复自己?但是为什么没有声张,难道留下了证据?

黄学闵心神不宁,想了想,找到张云京,开门见山的问道:“结晶中控室的门怎么开着,你们没人去那边吧?”

“我没去,不知道别人去没去过~~”张云京的表现滴水不漏,黄学闵越紧张他越淡定,他从来不是忍气吞声逆来顺受的主儿,法西斯刘和歪脖子郑的所作所为严重伤害了他的自尊,他隐忍了这么久,就是为了报复!

黄学闵无功而返,整个班忐忑不安,下班后,看到张云京嘻嘻哈哈的坐上班车,他终于松了一口气,闹了半天,虚惊一场,在他看来,如果张云京想报复自己,肯定会找刘雄告状。

黄学闵小看了张云京,作为一个正儿八经的名校毕业生,浪归浪,智商绝对在线,如果想闹事,手段不会是告状这样简单。

为了宣扬公司文化,提升公司知名度,集团公司人力资源部搞了一个龙盛集团吧,贴吧很冷清,只有少数人关注,很多员工甚至不知道贴吧的存在。

第二天,一篇《暗无天日的香精车间,你在龙盛受过哪些委屈?》的檄文悄然上线。

檄文发布的第三天,刘雄接到了人力资源部的电话,“是香精车间的刘雄刘主任吗?”

“我是,你是谁?”

“我是人力资源部的宋晓军,找你是想了解一些事情~~”

刘雄脸色极其难看,挂断电话,打开电脑,登上龙盛集团贴吧,置顶就是那篇檄文,刚看了几行,气的他就把键盘砸了!

“我曾经是龙盛新材料香精车间的一名员工,我想问一下香精车间的老员工,你们是怎么在这样一个管理残暴、小人横行的车间待下去的?”

“车间主任流氓一个,人称法西斯刘,飞扬跋扈,素质低下,整天骂骂骂咧咧,对新入职的学生各种鄙视,在这里,你不准发出任何声音,只要老老实实做一个应声虫,还要随时摆出一副毕恭毕敬的姿态!否则,迎接你的就是各种针对和打压!”

“在这里,人分三六九等,车间主任是土皇帝,挥舞着考核和晋升的权杖,翻云覆雨,为所欲为;值班长是奸臣佞相,对上唯唯诺诺,对下蛮横乖戾,拥有一定特权,比如中夜班可以睡觉,睡好了精神抖擞的起来抓员工打盹,抓住就是一个狠办!各种上纲上线,各种严惩不贷!”

“至于员工,如果想混的好一些,可以学学拍须溜马,法西斯刘好大喜功、好为人师,同时自诩清高,极其爱惜羽毛,如果拍马屁功力不够深厚,建议不要尝试,很容易拍到马蹄子上。。。”

人力资源部打电话的目的并不是质疑刘雄,而是了解一下情况是否属实,不能排除个别员工心怀恨意肆意诽谤。刘雄可不这么认为,他感觉遭受了奇耻大辱,浑身哆嗦着看完整篇文章,键盘、杯子都摔了,然后气呼呼的摔门而出。

今天正好李牧上班,远远看到刘雄气势汹汹的往车间走,他连忙悄悄躲了起来。

刘雄来到车间,转了一圈没找到李牧,打电话把肖全洲喊了过来。

李牧躲到罐区,探头探脑的看着刘雄什么时候出来,对讲机里传来肖全洲的声音:“李牧,李牧,你在哪里?”

“我在罐区巡检~~”李牧连忙回答道。

“让他在那里等我!”刘雄就像一座蓄势待发的火山,脸色异常难看,丢下一句话,扭头往罐区走去。

“你别躲,在那里等着,主任过去找你了!他好像很生气,说话注意着点,别惹他!”看到刘雄走远,肖全洲连忙拨打了李牧的电话,好心提醒道。

李牧挂断电话,用眼角余光观察到刘雄直奔罐区而来,连忙不漏痕迹的背过身,装模作样的这里摸摸那里看看。

“张云京上什么班?”刘雄来到李牧身后,语气冷冽的问道。

看到文章后,刘雄首先怀疑的就是张云京,对于车间其他人,他还是有一定把握,唯独这两个大学生,感觉不好控制,张云京就是个刺头儿,至于李牧,虽然循规蹈矩表现优秀,但是总感觉他在提防自己,这让他很不爽。

“中班!”李牧毕恭毕敬的说道,他经常去办公室帮忙搞电脑,相比其他员工,跟刘雄接触的比较多,对这个人,他始终保持敬而远之的态度,问一句答一句,一个字不肯多说。

在李牧看来,刘雄这种人喜怒不定,很难琢磨,在他面前,最好就是装木讷,保持距离,说实话,他的策略没有错,错就错在,他没想到刘雄敏感多疑,无意中已经得罪他。

“他上次被我训了一顿之后,有没有闹情绪?”刘雄想套李牧的话,所以强忍着怒气,然而,平时发飙惯了,想做到收放自如毫无痕迹根本不可能,即便他尽可能的放轻语调,李牧依旧感觉到他的滔天怒气。

“我没太注意,我们两个的班正好错开,下班后经常见不到面~~”

“你们大学生都喜欢上网,上网玩什么?聊QQ?看电影?打游戏?”刘雄继续试探。

“基本上都差不多~~”无事不登三宝殿,刘雄不会无缘无故找自己聊天,虽然搞不清楚他想干嘛,李牧一点儿不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回答的滴水不漏。

“贴吧什么的呢,玩不玩?”刘雄盯着李牧问道。

“玩的不多,贴吧,论坛都比较小众~~”李牧根本不知道张云京搞了这么一出,如果知道,他肯定不这么回答。

“就是啊,也就你们这些大学生知道这些东西!”刘雄心中笃定,愤怒的火苗腾一下烧了起来,他盯着李牧冷冷的说道。

李牧察觉到他突如其来的怒意,不由有些莫名其妙。

“张云京上班后让他去找我!”刘雄说完,扭头离开,他基本上已经断定,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张云京,而李牧应该并不知情。

张云京上班后,李牧立即把他拉到一边:“你没惹法西斯刘吧?他非常生气,莫名其妙的试探了我一通,还让你上班以后去办公室找他!”

“他试探你什么了?”张云京贼兮兮的一笑,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问我你有没有情绪,平时上网都干什么~~你到底干嘛了?!”李牧质问道,看这厮洋洋得意的样子,肯定在搞事!

“我在龙盛集团贴吧上写了一篇文章,夹枪带棒的将法西斯刘骂了一通!”张云京小声说道。

“我槽你大爷!找这麻烦干嘛,你是不是不想干了?!”李牧翻了翻白眼,无力骂道,他终于明白刘雄为什么问那些话了。

“等着看好戏吧,这才刚刚开始,我还有大招没放呢!”张云京瞅着办公室的方向冷哼道。

“你小子一直在蓄谋报复?”李牧早该想到,这厮怎么可能忍气吞声?咬人的狗不叫,这种蔫坏的事儿,他干了可不少。

“我怎么可能受这窝囊气?早就想不干了!忍气吞声这么久就为了好好搞搞这俩王八蛋!你什么也别管,如果有人问起,就说不知道!不说了,我去办公室!”张云京冷笑一声,扭头离开。

李牧忧心忡忡的看着张云京一头钻进办公室。

“你是不是对车间有什么意见?”刘雄恨不得将张云京生吞活剥,但是已经知道这厮是块滚刀肉,只能强忍怒气,尽量平和的去沟通。

“没有~~”张云京毕恭毕敬诚惶诚恐,直接把刘雄恶心到不行。

“有意见可以提,不要搞些歪门邪道,更不能凭空捏造恶意诽谤,肆意污蔑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刘雄有些控制不住,声调不由自主拔高了好几度。

“真的没有意见,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张云京一脸无辜的说道。

“龙盛集团贴吧上那篇文章是不是你写的?”刘雄不想再跟他斗心眼儿,直接开门见山。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都不知道公司还有贴吧,再说你凭什么。。”张云京非常委屈,话还没说完,刘雄忍无可忍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张云京的鼻子咬牙切齿的威胁道:“你是不是以为我拿你没办法?!”

“你有办法,上个月不是还扣了我300块钱嘛,但是这个月我可一点错儿没犯~~”张云京的言外之意很简单,你就是拿我没办法!

刘雄被刺激到,瞬间失去理智,上来狠狠的推了张云京一把:“你他妈的!你小子想干什么?”

张云京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一下子撞在花架上,然后顺势一屁股坐在地上,一盆虎皮兰从花架上滚落,不偏不倚的扣在他的脑袋上,狼狈不堪。

刘雄瞬间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过激,看到张云京躺在地上不动,上前就要将他拉起来,结果还没碰到人,张云京就像杀猪一样尖叫起来:“你为什么打我?!别动我!滚开!!”

张云京一边尖叫一边往花架底下钻,大大小小的花盆稀里哗啦的掉下来,一片狼藉。

办公室跟中控室只有一墙之隔,薄薄的一层保温板,隔音效果非常差,刘雄刚开始发火,中控室的女生就吓的大气不敢出,谁曾想三言两语之后,那边竟然打了起来!而且听动静非常剧烈!

女生们吓坏了,其中一个胆大的悄悄出门,赶紧通知了值班长,肖全洲和黄学闵正在交班,一听张云京和刘雄在办公室打了起来,连忙撒丫子往办公室跑。

李牧一直关注这边,看到两人慌慌张张的样子,连忙跟了过来。

推门进去,地上一片狼藉,张云京躺在花架下面,头上、身上满满都是泥巴和碎瓷片,刘雄一脸怒气,正想方设法将他拉起来,张云京则一边挣扎一边嚎叫。

肖全洲和黄学闵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李牧上去一把将刘雄拉到一边。

“他妈的拉我干什么,把这混蛋拉起来,告诉你,别想在我这里碰瓷!”刘雄暴怒难消,一把甩开李牧的手臂,回头指着张云京吼道。

李牧连忙蹲下查看,发现张云京额头上砸了一个包,脸上被碎瓷片划了一道小小的口子,身上到处是泥土。

李牧看着张云京,正想问问怎么回事儿,这厮竟然偷偷冲他眨了眨眼,他这才明白,这厮在演戏!他自然不会点破,装模作样的帮他清理身上的泥土。

刘雄气得跳脚,挤过来冲张云京吼道:“你别跟我这儿演戏!你说,我动你一根手指头了吗?!”

张云京不说话,从地上爬起来,顶着一头泥巴,直接从办公室冲出去。

“卧槽他妈!这是一个什么混蛋玩意儿,真是黄泥掉裤裆!”看着两个值班长低眉顺眼大气不敢出的样子,刘雄憋屈的要爆炸!

将两个人赶出去之后,刘雄坐在椅子上,气的直喘粗气,半响过后,他渐渐冷静下来,不由有些后悔,开始琢磨事情怎么收场。

就在这时,办公室主任林清华的电话打了过来。

“怎么回事儿啊,你车间一个员工来告状,说你打人!”林清华埋怨道。

刘雄眼前一黑,嘴唇哆嗦了两下,愣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赶紧过来看看吧,闹到江总那里去了!”林清华说完挂断了电话。

江云义江总的办公室内,张云京直挺挺的戳在那儿,一动不动,江总问道:“刘雄为什么打你?”

“我不知道,他把我喊到办公室问我有没有在贴吧上写东西,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非认定是我,见我不承认,恼羞成怒就跟我动手!”张云京铁青着脸说道。

“他为什么认定是你?”江总沉声问道,贴吧的事情他知道,总部人力资源部跟他打过招呼后才给刘雄打的电话。

“我不知道!我才来了两个月,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是来上班的!根本没想到会这样!”多日来积攒的怨气集中爆发,张云京差点假戏真做,委屈的都要哭出来。

“等你们主任过来再说吧,你先去整理一下!”江总沉着脸说道,他很清楚刘雄的秉性,这个人能力确实很强,心细如发,面面俱到,执行力超强,不然也不会从众多老员工中脱颖而出,一路像开挂一样,年纪轻轻就晋升到车间主任,但是缺点也很明显,性格过于强势,心思太过钻营,粗暴狭隘,排斥异己。

那篇帖子江总看了,他知道作者的描述有夸大的成分,但是应该不完全是捕风捉影,刘雄的管理一直存在让人诟病的地方,所以他默认了人力资源部的做法,权当敲打一下刘雄。

说实话,江总根本不在乎那篇帖子是谁写的,身居高位,一定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面对各种误解和诽谤,一篇夹枪带棒的帖子,这都不算什么事儿!

只是万万没想到,这个刘雄竟然蛮横到这个地步,生生将事情搞成这个样子!

刘雄诚惶诚恐的站在江总的办公桌前。

“怎么回事儿?打人了?”江总看着刘雄,面色平静的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江总,你别听那个人胡说!”刘雄矢口否认。

“你是说他自己弄成那个样子污蔑你?”江总沉声问道。

刘雄有些忐忑,他对领导的性情非常了解,江总这个人可不好糊弄。

“这个员工胡搅蛮缠,在沟通的时候,我情绪有些激动,推了他一把,但是江总,真的不至于搞成这样,他顺势倒下,拉倒花架,全程自导自演!”刘雄坦白道,一副被人下套的委屈样子。

“你是公司中层,一言一行代表着公司的形象,你为什么要推人,我们是流氓团伙吗?”江总语调平缓,却字字千钧,压的刘雄喘不上气来。

“出去,跟他道歉,争取他的原谅!”江总低下头,用行动表明,谈话已经结束。

“贴吧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要再追究!”在刘雄失魂落魄离开之前,江总突然说道。

继续阅读小说混迹工厂

(0)
上一篇 2022年8月7日 下午10:38
下一篇 2022年8月7日 下午10:5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