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主妇》小说全文在线试读,《亲爱的主妇》最新章节目录

热门新书《亲爱的主妇》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深夜走心的又一力作,它的主角是朱天蓝季凌云米姝郑好,《亲爱的主妇》这本小说又名《离婚后,绝望主妇炸裂了》主要讲述了:朱天蓝在“我们四个”的微信群里,@了季凌云和米姝。“我们四个”,是朱天蓝,季凌云,郑好,米姝的专属群。她们是大学同学,同宿舍,毕业后同到B市打拼,后来朱天蓝跟季凌云和米姝三个人留在B市,郑好三年跟老公……

《亲爱的主妇》小说全文在线试读,《亲爱的主妇》最新章节目录

《亲爱的主妇》第4章 我们四个

朱天蓝在“我们四个”的微信群里,@了季凌云和米姝。

“我们四个”,是朱天蓝,季凌云,郑好,米姝的专属群。她们是大学同学,同宿舍,毕业后同到B市打拼,后来朱天蓝跟季凌云和米姝三个人留在B市,郑好三年跟老公去了H市安家。

四个人中,朱天蓝最大,38,季凌云37岁,郑好36岁,米姝也36,但生日小。

朱天蓝有一儿一女,季凌云有一个女儿,郑好也有一个女儿。

只有米姝单身未婚,在某知名公关公司新能源事业部任总监,年薪百万,有房有车,身边从不乏迷弟。

成年人的世界,真正同频的就是朋友。父母是用来孝敬的,孩子是用来爱的,丈夫是用来“用”的,当然还经常“用”不上。

只有朋友或闺蜜,知道你怕什么、要什么、想什么、痛什么。

四个人感情很深,是彼此在这个世上血缘关系外最重要的人。

“晚上恰饭去,火锅。”朱天蓝说。

米姝积极响应,季凌云照例走不开。

季凌云的老公是个甩手掌柜,什么也不管,只管自己,季凌云负责孩子的一切事务以及家务。米姝常说,季凌云家是丧偶式育儿。

有一次她提议季凌云,

“你把孩子交给老孔带一天,也许不是老孔不行,是你觉得人家不行。”

季凌云说,“让他带娃?他心里只有狗!他怎么样无所谓,他把我娃丢了我可怎么办?”

季凌云不敢放手,老孔也乐得不管。

米姝听季凌云说走不开,就在群里@季凌云:

“把恬恬带上,好久没见了,怪想的。”

“那猪猪也把周沫和周依带上,三个小孩做个伴,咱们玩咱们的。二叔,就你没娃,小心再过两年卵不好用了。”季凌云坏笑。

猪猪是朱天蓝的昵称。二叔是米姝的昵称。米姝这个人,一向心直口快,不服天不服地的,朱天蓝总说她二,加上名字里有个姝,跟“叔”同音,所以她们几个管她叫二叔。

“不带,今天有正事跟你们说,不想带娃,扔给他爹了。”朱天蓝答。

“啥正事?你找我们还有正事呢?”米姝回复。

“毁三观的正事,想听你们就来,不来就绝交。”朱天蓝有些烦躁。

“绝交怕啥,只要不是绝经……我这就出发。”朱天蓝又被“绝经”这个词逗得笑出声来。

火锅店,三大一小要了一个小包间。朱天蓝和季凌云先到。季凌云终究还是带着女儿来的,恬恬5岁,乖巧聪慧,自己在一旁翻绘本。

20分钟后,米姝也到了,高挑身材,焦糖色羊绒大衣,细高跟鞋,LV水桶包,走路带风的就进来了。

朱天蓝今天的样子有点吓人,不怎么说话,专注于面前的食物和酒。喝酒也吓人,端起扎啤,一扬脖,一大杯灌下去,仿佛喝了这杯要去英勇就义似的。

米姝和季凌云面面相觑。季凌云一把夺过朱天蓝的的杯子,握着她的手,问:

“到底什么正事,别吓人行不行。”

朱天蓝眼泪一下子就喷涌而出,捂着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米姝也凑过来,轻拍着她的背。

哭够了,朱天蓝拿起手机,把那段5秒视频给她俩看。

米姝叹了一口气,冷笑一声:

“想不到啊想不到,周颂明也是这种人。我告诉你们啊,我单身到现在,你们都有责任。小云家,丧偶式育儿,无性婚姻。小好那位,永远把老婆像看犯人似的看管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多爱老婆,其实就是心里有病。你们家老周,昨天我还跟我同事说,好男人还是有的,我闺蜜的老公就算一个,我说的就是你家周颂明。嗬!今天你就给我看这个。我可不敢结婚了,怕了怕了,太吓人了……”

米姝端起酒杯,也咕咚了一大口。

季凌云不甘心:“就凭这么个视频,就能确定老周出轨了?这女的是谁,正脸也看不清,没准是亲戚呢,妹妹或表妹?”

“你傻呀!成年人了,你现在跟你弟弟会用同一根吸管吗?还表妹,恶心不恶心啊。你再看那眼神那动作,唉!没有性生活的人根本不懂这种亲密。”米姝白了季凌云一眼。

米姝这个毒舌。

朱天蓝说:“自从看了这个视频,我现在不小心碰到周颂明的手指就觉得恶心,就像自己的牙刷,被别人用过了一样。财产也好分,现在的问题是,我得调查清楚,这个女人是谁,以及周颂明有多少私房钱,他的工资卡是在我手里,但奖金发得都是现金,不少呢,我从没见着过,这应该算是共同财产。再就是抚养权,俩孩子我都要,他肯定要争。”

“俩孩子都要?猪猪,咱现实点,你自己养得起吗?那可是两台碎钞机啊!”米姝担心的问。

一个月一万八,没了周颂明,就必须雇住家的阿姨,自己父母是指望不上的。两个孩子的课外班、吃饭、玩具、旅游的花销,怎么算都不够。

“那怎么办?沫沫和依依感情那么好,把两个孩子分开,太残忍了。”提起孩子,朱天蓝心都碎了。

米姝帮她擦去眼泪,说:

“猪猪,我觉得现在还没到谈抚养权这一步,这事幸亏你发现得早,还能占个先机。当前最重要的事,一是证据,二是资产,咱被狗男女恶心就够了,在钱上不能吃亏。我们公司法务部有个律师跟我关系好,我让她推荐个靠谱的离婚律师咱先了解一下这种事儿的路数。”

“这怎么查啊,这个人发完视频就把猪猪拉黑了,周颂明手机猪猪也查过了没有异常……”季凌云发愁。

“我分析一下你俩看有没有道理,这个给你发视频的人,会不会是小三本人?周颂明捂得这么严,她等不及了,主动出击,逼你做出选择。”米姝说。

“如果是这样,说明他们的关系早就开始了?”朱天蓝想起上周末还在跟周颂明滚床单,心里不禁恶心起来。

但她还是疑惑:“可是周颂明每天都回家,除了出差,出差也是好几个同事一起,统一定的机票。平时我俩的时间严丝合缝,他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

米姝撇撇嘴,“时间就像事业线,只要肯挤,一定能挤出来,你可不要小看了男人的时间管理能力。”

“猪猪,你去他公司查一查有没有线索,会不会是办公室恋情?”季凌云提议。

“没错,办公室如果查不到,你就按兵不动。如果刚才的推断合理的话,小三已经等不及要逼周颂明跟你摊牌了,你不动,她一定会按捺不住,再一次露马脚给你看。”米姝说。

好吧,就这么办。

聚餐的后半场,季凌云老公孔祥祺不停的打来电话。

——

作者有话说:

预告,下一章季凌云的《无性婚姻》~~~

继续阅读小说亲爱的主妇

(0)
上一篇 2022年8月7日 下午11:13
下一篇 2022年8月7日 下午11:1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