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爱不敢言》在线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爱不敢言》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西子丶的又一力作,这本书的男女主角是段嘉许桑稚主要讲述了:穿衣镜前,桑稚左右手各提着一套时装,时装平撑在衣架上,分别是束腰的裙装。柔软百高级的质地,优雅的浅色,毫不张扬的样式,无不透出无言的高贵。她下意识地在身上比了比,到底是自己穿熟的衣服,竟像亲密爱人一样……

完整版《爱不敢言》在线免费阅读

《爱不敢言》第3章 面试(上)

穿衣镜前,桑稚左右手各提着一套时装,时装平撑在衣架上,分别是束腰的裙装。柔软百高级的质地,优雅的浅色,毫不张扬的样式,无不透出无言的高贵。她下意识地在身上比了比,到底是自己穿熟的衣服,竟像亲密爱人一样的服帖。

镜中的女子美丽中带有几份知性,眼镜遮住了眼底的神色,俐落的短发更加突出脸型的瘦削,她看着自己瘦得青筋直冒的脖颈叹了口气。这两件裙装出席晚会、参加活动、与爱人约会都可以,但是面试合适吗?

回上海之前,桑稚在英国牛津大学留学,攻读地球物理专业。她没有工作经验,照理那种专业毕业后,一定是进科研机构,必定要以成绩和论文说话,无需为工作操心的。可是突然发生了一些事,她没等毕业,就匆忙回国了,而且目前急需一份工作。

她让高中时的同学也是好友宋冉帮着做了十多份履历,可能是因为她的专业太冷僻,履历一投出去,均石沉大海。这两天到是几家合资公司通知去面试,她过去一看,发现凡是女孩个个年轻、貌美,一个个飘然欲仙,娉婷,而且个个能言善道,像人精似的,有着大把名牌大学的文凭、懂外语、会电脑,她木纳的书呆样,简直就象是走错了门,面试时,人家扫了她一眼,就婉转地请她离开了。

她不敢要求再高,退而求其次,转战私营公司。有家私营公司招收文案,她赶过去应聘,见已来了不少人,其中有男士,有戴厚片眼镜的知识分子。公司见人来了差不多,也不面试,把大家带进一间会议室,发纸,叫在场的人在一小时之内,针对市场需求,写一份销售企划。桑稚当场就傻住了,急得一脑门子汗,市场需求是什么?销售企划该怎么写?她一概不知,最后,她交了张白卷上去。

工作一直没有着落,上海的夏天又热,租来的小鸽子笼般的公寓闷得透不过气来,她一下子瘦得不像话。自以为多少也有些海外经历,找工作会容易些,现在看来,简直是做白日梦了。宋冉说她一直从学校到学校,做个老师可能会适应。

现在做老师不是想做就能做,不管你学历多高,必须要有教师上岗证,她等不及,只得硬着头皮再战,不问方向的疯狂投履历。

终于又给她等来了一个机会,这次公司倒是蛮大的,英国知名制药集团在上海的子公司投收总裁秘书,招聘条件特意强调语言要有流利的牛津腔英语。这个她倒是有点自信,可是她没做过秘书,人家要是再问点别的,她估计又没戏了。

说到底,心里还是没有一点底。

索性不管,死马当作活马医。不成就算了,桑稚对着镜子撇了撇嘴,瞟到一边的衣柜里挂着件黑色的职业装,怔了怔。黑色虽然沉闷,但显庄重。她迅速把时装挂回衣柜,拿出黑色职业装。

出门时,她抱起从国外带回来的一个橡木盒子亲了亲。古雅的镶着铜饰的艺术盒子,象装着一个古老的传说。宋冉笑她,出了趟国,也学会罗曼帝克了。听说在法国花店里,每一束花都会配一张白朗宁夫人的十四行诗。问她这盒子是不是英国式的什么特殊风格?

她笑而不答。

医药公司办公大楼在浦东的张家高科,二号线地铁坐到头,然后改坐公交,一会就到了。

办公楼密集的地段,没有浦西那样拥挤,一幢楼紧挨着一幢楼似的,这里,每幢楼之间都有一个绿化带,绿化带里有亭子、木椅,树木也很高大,这让冷漠的办公大楼有了一点人情味。

大楼居中,高大雄伟,一般公司都是几家合租一幢办公楼,在一楼的外墙上挂个铜制的标牌就行了。它不是,锃亮的玻璃外墙上嵌刻着“SAN”显目的标志,张扬的声明整幢大楼都是SAN的,豪气不言而喻。

这里只是行政人员办公的地方,SAN的工厂另外分布在郊区和其他省市。

大楼里冷气开得很大,从烈日里猛一走进,桑稚本能的一哆嗦,两手环肩。楼底的总机小妹告诉她面试在十楼,说话时,瞟了她一眼。她走向电梯时,听到后面传来一阵窃笑。

上了十楼,她突地明白小妹笑什么了。来面试的足有一两百号人,一簇簇地堆在大会议室里。男士俊雅轩昂,一幅都市新贵的冷傲,女士们则是白领丽人的娇艳,着红着紫,笑魇如花,独她素着张脸,像奔丧似的一身黑。这么多人面试,第一印象很重要。未战先败,桑稚沮丧得想转身就走。可贪着这里的冷气,想歇会儿再出发吧!

面试抽签,果真时运不济,她抽到了一百七十三号,不知等到猴年马月呢!

谁知,面试进行的速度很快,一会,几十号人就结束了,有的好像只是进去打了个照面就出来了,个个脸拉得象什么似的,后面的人面面相觑,搞不清状况。

听说SAN公司的薪水在同行业中是最高的,休假也宽裕,福利也高,所以才吸引了这么多的应聘者,可是怎样才能在芸芸才子中脱颖而出呢?

已经到了一百五十号了,桑稚心中彻底放弃,前面那些个杰出的精英似的都不行,她就更没指望了。

“一百七十三号!”会议室对面的面试办公室门一开,一个娇小的女子灰头土脸的朝这边叫着。

桑稚抿了下唇,无可无不可的进去。

是间很大的办公室。三男一女面门而坐,一个高大的男人对着窗外,站着,严峻、威严的气势令人心悸。不过,这已经吓不倒她了。

娇小的女子拿着桑稚的履历,一看,脸更灰了,黯然地把履历递给其他三个男人。

“你是学地球物理?那是做什么的?”一个中年谢顶的男人眉拧得紧紧的,问。

“哦,就是研究地壳的活动,也可以预警地震的发生。”

“呵,汶川大地震时,你一定不在国内了,不然,有你这样的学者早点预警,国家损失也不会那么大。”另一个稍年轻的平顶男子不无嘲讽地说。“研究地震的都来应征秘书,可见就业有多难了。”

“周经理。”谢顶男人清咳了下,向平顶男子暗示地使了下眼神。平顶男子不好意思倾倾嘴角,递给桑稚一张纸。“请把上面的内容阅读下。”

桑稚讶异地眨眨眼,这是一篇英文小故事,很短,对于阅读,她很在行的,她朗诵英文诗歌曾得过奖,是在英国。

真是很特别的面试。

她咽了咽口水,开始阅读。英文有如她的第二母语一样,她开口就很流利,一点都不打结,像熟读过多次一般。

面试的四人应付式的表情突然一震,相互对看,眼中流露出惊喜的神色。背站着的段嘉许愕然地转过身。

桑稚结束阅读,缓缓抬起头。

“鲍西娅。”段嘉许失声惊呼。

继续阅读小说爱不敢言

(0)
上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上午12:56
下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上午1:0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