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住别动小说,站住别动免费阅读

站住别动小说是作者一渊寓言的倾心力作,主角是袁纯王与仝主要讲述了:“涉晖集团对我们的这次推广提案很不满意。你们看看,怎么办?”boss郑坐在会议桌前一脸阴沉。他旁边的策划总监夏薇,无意识地搅动着咖啡,没有一丝儿表情。袁纯内心和虎躯通通一震,早在开会之前,她就已经从A……

站住别动小说,站住别动免费阅读

《站住别动》第3章 例会

“涉晖集团对我们的这次推广提案很不满意。你们看看,怎么办?”boss郑坐在会议桌前一脸阴沉。他旁边的策划总监夏薇,无意识地搅动着咖啡,没有一丝儿表情。

袁纯内心和虎躯通通一震,早在开会之前,她就已经从AE赵霏霏处得知了这个噩耗。就知道,周一绝对负气压的临界值,就好像是出于对周末假期的追讨,周一的例会无一例外的都异常沉重。

自从,袁纯以出色的广告提案部分,辅助坤致事业三部拿下了涉晖集团在主城区的一个洋房项目的营销代理权之后,事情就变得微妙起来。

首先,袁纯以策划专员的身份,代表营销推广部,借调给事业三部负责起项目的日常广告推广工作,这在公司是没有先例的,毕竟人微言轻的,却要跨部门服务,里面的弯弯绕绕可想而知。

营销推广部的老大boss郑和事业三部的老大boss方,代表着公司的元老派和空降派,不和由来已久。

其次,以前从来不正眼看袁纯的营销推广部的一二把手,boss郑和小薇总,总是有意无意地借机“敲打”起袁纯来。就像今天的周一例会,其实原本是小事一桩,甚至是当成“笑谈”的,但挡不住领导把这当成大事啊。

话说,这个涉晖集团的这个洋房项目,地段优越,又有学区,只有六层的多层产品舒适度极高,属于“皇帝的女儿不愁卖”的典型。广告只要不违法,怎么做市场都认账。

就是这个,甲乙双方都没有对广告有太高预期的项目,袁纯却化腐朽为神奇地,提出了一个“懂你的纯洋房”概念,一下子就击中了事业三部老大boss方的内心,并极力地推销给了涉晖集团,不知道对了某个有拍板权的领导胃口,竟然成为了首轮代理提案中的亮点。

就这样,袁纯在众人一副走了“狗屎运”的眼神中,接手了这个项目。虽然,袁纯可以越过小薇总和boss郑直接对接事业三部,有一定的话语权固然很爽,但是直属领导不爽了,这就很严重。

上周,按照工作节点,袁纯提交了12月份的广告提案,主推广告语是一句“莫愁鲸口无洋房”,是配合事业三部年底销售冲刺,想以城区非常稀缺的洋房产品撬动市场认知。

本来,坤致内部项目组的成员都挺满意的。谁知道,涉晖集团内部杀出来一个“程咬金”,非得说“不好,不好”。他的理由是,鲸市在城东有一个莫愁公园,这会让买房者产生误会的,以为涉晖的这个项目在城东,而城东又是鲸市的旧城区,会影响项目的高端形象。

当时参会的项目组同事,差点把口水喷到电脑屏幕上,却还要装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附和这位穿桃红色衬衫的甲方领导的意见,承诺回去再考虑考虑。桃红男眼见自己的“下马威”有成效了,也就心满意足地在其他细节上手下留情了。

当事业部的同事和袁纯笑地上气不接下气地描述现场时,袁纯可怜兮兮地问道:“你们就没有和他说,这是化用了一句古诗吗,‘莫愁前路无知己’啊,这认知度多高啊,又朗朗上口。”

“你和他谈诗?一副油腻男的样子,秃顶、啤酒肚,还穿桃红色的衬衫,估计你得和他谈酒肉穿肠过还差不多。”

袁纯无言以对,再委屈也没用,认命改方案吧。这不,还没开始呢,就已经被当成一件了不得大事,提到了周一例会上。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大家的视线都投向了袁纯,有幸灾乐祸的、有担忧的、有看好戏的、也有不明所以的……

“我检讨,我检讨,我正准备修改方案,周三前提交。”袁纯立马很痛心疾首地表明态度,并主动告知工作节点。

“一个人丢脸不要紧,但不要忘了你出去是代表营销部的水准,周三,你有把握提交的就是合格的方案吗?”夏薇的话永远都是这么尖利而直击重点。

“小薇总,我会在方案完成后,第一时间发送您和郑总的邮箱。”

夏薇还想再说什么,被boss郑的一声咳嗽给制止了,只听boss郑欲抑先扬地说道:“袁纯,不是批评你啊,你的付出,我们都看在眼里,如果遇到困难或者专业上遇到瓶颈,我和小薇总都是你后盾嘛。涉晖的这个项目,我们虽然是内部结算,但是专业度还是要保证的,以后你的出品必须得到小薇的首肯,否则责任你个人承担。”

“哦,好的,郑总,小薇总……”

“下面,各自汇报周工作和计划吧。”还未等袁纯的话说完,夏薇就已经厉声主持起会议来。

袁纯不傻,当然知道这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事业三部的boss方就是想恶心一下boss郑,这才借调了自己,给你费用,用你的人,就是不想你掺和进去。boss郑怎么可能咽的下这口气,终于借题发挥,拿回了部分主动权,掺掺水、加点料什么的还是能做到的。

这些不能摆在明面上的事,就让真正做事的袁纯非常地气闷。有一瞬间,袁纯突然想起了“大王总”,不知道他是否也会遇到这样进退两难的事呢。转而,她又赶紧在心里直摇头,“大王总”的专业度有目共睹,他又怎么会遇到自己这么小儿科的问题呢。

例会结束,已经是午饭时间,袁纯一点儿胃口都没有,趴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当鸵鸟。善解人意的Linda跑过来拉着袁纯去逛街,说缺一条冬天的围巾。袁纯在Linda唐僧式的拉扯下,以“冬天里的第一杯奶茶”为代价,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谁知道,真的是逛街啊!袁纯本以为Linda是想拉自己出来,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身心呢。可是,事实上,她正在隆基大厦二楼的一家定制男装店里,给Linda当人形架子,还是男款的。

用Linda的话说,谁让袁纯戴起围巾来那么好看。那可不是!袁纯被这马屁拍得有点飘飘然,只不过还是会在心里腹诽,我戴着好看,不意味Linda的男友戴着也好看啊,两者之间没有逻辑关系。不过,袁纯选择闭嘴。谁都知道,“相亲狂魔花”Linda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也就是足足相亲了81次,才成功地找到了这个把他给收了的“金融男”,容不得别人一丁点儿的质疑。

想到这里,袁纯撇了撇嘴,露出一丝嫌弃兼同情的微笑。不过,看着Linda那副小女人样的若得若失,禁不住又想,当伤心难过郁闷背黑锅做夹心饼干的时候,如果能有一个人陪在身边,也不错吧。然后,袁纯就看着不远处的人影闪动,怎么那么像“大王总”呢?

袁纯立马下意识地自我检讨,这绝对是属于情绪低落时的应激反应,“大王总”是神,而神是不可以拿来用作俗世疗伤的。甩甩脑袋,清醒清醒,做好Linda的人形围巾架子。Linda选的这条深蓝色格子真丝羊毛围巾还挺好看的,就是价格有那么点儿不着调,什么样的羊长出来的毛,用得着3600元人民币的价格?难道不是吃草而是吃菜长大的?

看着Linda咬牙切齿嘴唇蠕动刷卡买单的模样,袁纯打了个哆嗦,据她解码Linda的碎碎念应该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了郎”……袁纯几乎可以预见到,Linda的泡面午饭以及蹭自己饭的悲惨未来,于是立马告诫自己,以后绝对不做这种没脑子的事,不管为了谁打肿脸充胖子都是奇傻无比。

再糟糕的经历,总会维持表面上的平静,职场就是如此。袁纯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投入到了下午的工作中,周围的同事只会更漠视。

你得意,他人不满意;你失意,他人看好戏;一味地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不仅于事无补,而且会浪费宝贵的精力,导致加班,又没有加班工资可拿。何况,时间的车轮总是滚滚向前,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

黑色星期一之后,幸运女神小小地眷顾了袁纯一下。

比如,周二,Linda粘着来蹭饭,袁纯在楼下“鲸客”快餐店充值,意外地中了一等奖——充多少送多少!600元的午餐费,足够两个人嚯嚯大半个月了。

比如,周三,袁纯提交了新写的方案,小薇总并没有过多刁难,只是让袁纯增加点设计演绎稿,就算过关了。本来嘛,小薇总也就是顺着boss郑的话头,充当发言人的角色而已,他们要的不过是知情权。

比如,周四,袁纯被安排进了新的项目组,大器万象的在高铁站地块的新项目,也就说是“大王总”公司的项目唉。这是个喜忧参半的消息,大器万象公司的严苛和“大王总”的挑剔是出了名的。有时候,真实的世界,冒险精神是要不得的。

不过,袁纯对此并没有太大感觉,毕竟她只是一个透明小角色,也许是公司以示重视,或者说是坤致多年的投资有了回报,反正袁纯很正确地把自己定位在了“凑人数”、“壮声势”的作用上。

周五,袁纯依然觉得运气不错,公司组织去高铁站实地考察地块,以上班为名出来透气放风,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妙的周末前奏呢?

周六,袁纯在睡梦中接到了临时开会的消息,就感觉不那么美妙了。

鬼知道,她是怎么做到八点三十五分接到消息,九点准时坐在了大器万象位于大鲸口的总部会议室的。谁又来告诉她,身旁的这些女同事们,是怎么做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弄出像出席晚宴的隆重妆容来的,更不要说穿着贴身利落的职业装了,也不嫌冷。

在一众的职场白骨精和西装男士的衬托中,原本不起眼的袁纯因为不随波逐流而变得扎眼起来——毛茸茸的丸子头+毛领羽绒服+牛仔裤,就像是走错了片场的小龙套。

在等待甲方,也就是以“大王总”为首的大器万象的开会人员时,袁纯顶着来自赵大致、郑岳强、夏薇等各位大小boss投过来的“眼神杀”,格外地垂头丧气。她是真没注意到群消息中的“正装出席”四个字,她能准时到会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可是谁能稍微体谅一下来自底层员工的不容易呢,周六,周六,受《劳工法》保护的法定假期唉!

继续阅读小说站住别动

(0)
上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上午1:13
下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上午1:1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