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可以吗,猫先生》全文阅读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可以吗,猫先生》,作者是六常乐,男女主人公是陆泽羽沈惜怜主要讲述了:“什么!嫂子!”另外两个男生急吼吼地就要往沈惜怜身边凑,羽哥这个万年龟毛怪,竟然能接受女人了?!“滚滚滚,放什么屁。”陆泽羽抬脚就朝身边的两个人踹去,两人一边躲,一边喊,“羽哥,嫂子在这呢,在嫂子面前……

小说《可以吗,猫先生》全文阅读

《可以吗,猫先生》第6章 兄弟团

“什么!嫂子!”另外两个男生急吼吼地就要往沈惜怜身边凑,羽哥这个万年龟毛怪,竟然能接受女人了?!

“滚滚滚,放什么屁。”陆泽羽抬脚就朝身边的两个人踹去,两人一边躲,一边喊,“羽哥,嫂子在这呢,在嫂子面前温柔点。”“就是就是,给我们点面子,以后你被嫂子欺负了,我们还能帮你把面子挣回来。”陆泽羽被这两个货,一口一个“嫂子”弄得太阳穴直跳。

沈惜怜在一边默默地观察着他们,这几个人好像和“可以”的关系很好的样子,“可以”虽然在打他们,但好像和他们之间又透露着熟稔。想到这,沈惜怜的食指抠了抠大拇指,“可以”好像不喜欢自己,但想起昨晚她已经做过了解了,猫猫一开始都是不喜欢接触陌生人的,所以多多接触就好了,想到这,沈惜怜又开心了起来,一双杏眸都亮了几分。

想通之后,她就准备出去买牛奶,完全没有意思要搭理面前的席铄,被陆泽羽使唤·被陆泽羽女朋友无视·没地位·无存在感·无吸引力·席铄憋了一肚子的委屈告状,“羽哥,嫂子为什么不理我?”想他堂堂学生会主席,也是有大批迷妹的好吧。席铄有着一双会放电的星星眸,像个矜贵的贵族公子。

陆泽羽抬了抬胳膊,舒展了下,听到这话,翻了个白眼,为什么要理你?说不定这小傻子根本没有感觉到你的存在。这话陆泽羽倒是想对了,沈惜怜的眼里自始至终都只有陆泽羽。

看到陆泽羽伸懒腰的沈惜怜,原本迈出去的脚步,又收了回来,直勾勾地盯着陆泽羽的小腹,被这赤裸的眼神盯得小腹一热的陆泽羽:……

“哈哈哈哈哈,羽哥,你平时饿着小嫂子了吧,给点肉给人家啊,你看,都快流口水了。”沈惜怜转眼看着说话的男生,一头浅棕色头发,衬得皮肤更白了,一双小鹿眼,秀挺的鼻子,浅粉的唇色,如果是个女孩子肯定很好看。

“小嫂子是不是被我迷住了,哈哈哈哈,这不会是上次打游戏的时候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女生吧。”拥有这一张漂亮的脸庞的人就是程亦然,不得不说,程亦然真相了。

“别听他们乱讲,快去吃饭吧。”陆泽羽用胳膊肘抵了抵程亦然的肚子,转脸对沈惜怜说道,沈惜怜抠了抠手指,慢吞吞地朝陆泽羽走去,在三道冒光的眼神中,沈惜怜隔着衣服,摸了摸他的小腹,少年平时虽然慵懒,但身材却是实打实的好,沈惜怜觉得有点硬,不像网上说的软软的,不过手感也很好。

陆泽羽嗅到鼻尖的发香,感到小腹传来的微热,身躯僵直了一下,没有推开沈惜怜,但是紧紧地绷住了身子。沈惜怜摸得差不多了之后,就从后门出去了,全程没有注意到陆泽羽复杂的眼神,还有其他三道震惊而又八卦的灵魂。

等沈惜怜走后,三人立马围了上来,“羽哥,真谈啦?”说话的是三人里较矮的男生,头上顶着鸭舌帽,脸侧轮廓很分明,小麦色的肌肤给不太柔和的五官增添点了硬气。陆泽羽翻了个白眼,“谈个屁。”说完就出去了,三人没多问,跟在后面打打闹闹也跟了出去。

“羽哥,真想不到,你竟然能老老实实地待到最后一节课,没想到这辈子能见到羽哥这么乖的遵守纪律。”路上,程亦然的嘴不停地在那巴巴,其他三个就听他巴巴。

陆泽羽轻嗤一声,“怎么?你以为像你,有多动症?”程亦然也没在意,继续在那说天道地。“你们怎么过来了,一中中午虽然能出来,三中中午可进不来。”陆泽羽突然想到了什么。

程亦然得意一笑,“惊喜吧,我们几个都过来了,就今天刚来。”陆泽羽薄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说什么,程亦然像是被触碰到了什么机关,话匣子打的更开了。“我们几个当时在想,你一个人过来孤孤单单的,多惨啊,我们几个就商量也转了过来,转的时候想给你一个惊喜,就没和你联系。我们都以为你在实验班那几个班,兴冲冲地转过去发现几个班里都没有,卢老板当时都气哭了。”

这时戴着鸭舌帽的男生接着说,“谁哭了,谁让这破学校,实验班比普通班多交一笔教材费。”旁边的席铄插话道,“什么孤孤单单的,我不是在这学校嘛,再说羽哥以后天天和女朋友在一起,你们过来简直多余。”不得不说,席铄有的时候很真相。

程亦然摆摆手,“羽哥最疼的就是我,谁也比不得,早知道直接问你了,我在那个破实验班憋屈死了。”顿了顿,又想起什么,继续说道,“三中教育条件没有一中好,阿季没过来。”陆泽羽点点头,阿季的确不像他们一样,他爸妈是普通的工人阶级,转学这事肯定不被同意。

“对了对了,你知道卢老板来这边的目的是什么嘛?哈哈哈哈哈,他说三中的生意比一中好赚,三中有钱人比一中多,而且中午学校还不开放,智商也都没有一中的那边高,总之就是,人傻钱多,天时地利,他要来做大生意。”程亦然勾着卢老板的脖子,陆泽羽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你们留级了?”

卢老板掐了掐程亦然的脖子,回答了陆泽羽的问题,“我们家里又没人管,留一年也没事,再说,我们就是过来找你的。”陆泽羽心里一暖,拳头碰了碰他们的肩,“晚上聚聚,把阿季也叫上。”席铄看着眼前的三个留级生,半开玩笑道,“我是不是要合下群,也去办个留级。”陆泽羽嗤了一声,“学生会会长留级,真是丢死人了。”

男孩子友谊形成之后就是坚定不移,程亦然和陆泽羽从小玩到大,性子一热一冷,是A市出了名的富二代。卢克是个孤儿,他和陆泽羽是在酒吧认识的,卢克在那边打工,当时惹到了人,被陆泽羽顺道救了,然后转学去一中,跟在陆泽羽身边,卢克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自己赚的,他也没有申请任何助学贷款,现在转来三中多交了一年的钱不说,还多交了笔教材费,难怪程亦然说他被气哭。相比较而言,席铄和陆泽羽接触的时间稍微短点,他一直待在三中,因为他是三中校长的儿子,陆泽羽转到三中的事也是他撺掇他爸干的。

几人吃完饭就回各自的教室了,陆泽羽回到教室的时候,沈惜怜已经趴在桌上睡觉了,看着桌角的牛奶,陆泽羽下意识的勾唇。

继续阅读小说可以吗,猫先生

(0)
上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上午3:10
下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上午3:1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