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公叫苏墨诗九璇的小说通幽小儒仙在线阅读全文

强烈推荐热门玄幻小说《通幽小儒仙》,这本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墨诗九璇,著作者是油子吟,《通幽小儒仙》这本小说又名《我有一本生死簿》主要讲述了:又是一个修仙的,浮夸……苏墨墨看着从头顶掠过的人影,撇撇嘴,却又羡慕不已。修者,超然于上,各有神通。或点石成金,或御剑飞行,或凝练万物。更甚者可翻江倒海,寿元无尽。作为一个普通人,对于仙人的了……

主人公叫苏墨诗九璇的小说通幽小儒仙在线阅读全文

《通幽小儒仙》第2章 洛音顾雨

又是一个修仙的,浮夸……苏墨墨看着从头顶掠过的人影,撇撇嘴,却又羡慕不已。

修者,超然于上,各有神通。或点石成金,或御剑飞行,或凝练万物。更甚者可翻江倒海,寿元无尽。作为一个普通人,对于仙人的了解,仅来自于凡人间的口口相传。

“琴音,明月,仙女……此情此景,当服一白!”苏墨回神哑然一笑,终是失了平常心,当罚!

京城繁华,苏墨入京以来,已经见过好几个能在天上飞的的人。从身前的记忆中了解到,普通人修炼到筑基境便可驭空飞行,可这京城中存在阵法压制,驭空飞行至少也得是金丹境强者。

刚刚我头顶又飞过一个金丹……苏墨举壶喝了一大口。摇头一笑,也知道能三天两头看到金丹强者,并不是金丹强者很多,而是这是京城,国运之地,汇聚一些强者并不奇怪。

“咚!”苏墨所在的亭子外传来一声东西落地的声响。

放下酒壶转头看去,苏墨看到一支笛子躺在亭外。

回首四顾,周围却无人影!

想了想,苏墨不自觉的抬头看了看天,他想起了刚刚从头顶掠过的身影。

高空抛物在前世都入刑法了,这世的人素质低下啊……

苏墨起身捡起了亭外的笛子,看着手里的笛子,马上就否定了是别人高空随手扔垃圾的想法。

这是一支玉笛,通体晶莹,白玉无瑕。单从玉的品质就是苏墨活了两世所未见的……虽然这一世也还没活多久。

而且,苏墨拿起玉笛的刹那就感觉有种奇怪的东西萦绕在侧,好似有苏墨所不理解的气息在绕着自己跳舞。

应该是不慎掉落吧……苏墨叹了口气,轻抚着洁白无瑕的玉笛,想到了前世。

那一世,大学时为了装X和显得特立独行,在所有人都学吉他和架子鼓的时候,苏墨学了吹笛。

开始只是为了显摆,后来竟然渐渐的真的喜欢上了笛子。

他喜欢那种悠扬,连续,婉转的声音。

他喜欢随身携带着笛子,每日握于手中,转于指尖,后来用一首笛曲赢得了多校联动音乐比赛的头奖。

只是初期练笛时,每日回家瞎吹,吹的父母二人头疼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苏墨手握玉笛,恍如前世……

谁家玉笛暗飞声,

散入春风满洛城。

此夜曲中闻折柳,

何人不起故园情……

一首《春夜洛城闻笛》跃然于苏墨心头……

思乡吗…原来是思乡了呀…晶莹滴落,溅起一亭乡思。

家中二老,还好吗……

……

夜色如水,月华如霜。

情思如纸,曲音如墨。

花船船楼上的楼阁之内,洛音一身白裙,双手轻舞,于琴弦之上弹奏,琴音于指尖扬起。两名侍女站立在身后不远处,虽然早已听习惯了洛音弹琴,却还是忍不住入神。

一道红衣身影带着香风飘然进了阁楼,两名侍女躬身行礼,却被来人用手势制止。

来人只是找个位置坐下便安静的听着琴曲。

良久,一曲言罢。

洛音轻舒了一口气,缈缈余音散去,却散不尽曲中意。

“曲意绵延,听似悠远,却是雾中带戏。”来人调笑道,“所以……咱们的洛大家是开始思春了吗?”

洛音回头见到来人,面露喜色:“你今日怎么有空过来了?”

顾雨丝毫不给洛大家面子,而是‘恶狠狠’的说道:“别打岔,说…是不是思春了!”

洛大家翻了一下白眼:“这曲名为‘随意’,意随听者起,千人千面,听者所思即所会意。”

“悲伤之人听之凄凉,念故之人听之思乡,动情之人听之欢喜。”洛大家反将一军,“所以…你为何听出了思春之意?”

顾雨瞪着眼睛:“你这是狡辩,曲虽‘随意’,但你弹奏时却融入了自己的意,休想反咬一口。我修惊鸿剑的,怎会起情意?”

洛音摇了摇头,看似随意道:“谁知道呢……说不得某些人倾情于自己家的师兄弟呢?”

“你想多了…”顾雨撇了撇嘴,不屑道:“你自己想想…我们书院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正常人吗?”

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是个正常人……洛大家有些‘怜悯’的看着这个毫不自知的人。

“你这个眼神什么意思!”顾雨跳脚。

洛大家摇头轻笑:“眼神无意,意随见者起,千人千面……”

“停停停……我输了!”顾雨打断了洛心舞,无言以对。

洛音掩面失笑。

要说自己的这个闺蜜动情,洛音自己都不会信。顾雨修的是惊鸿剑,剑出‘惊鸿’,剑意杀伐果断,极难动情……同辈中有可能能让她动情的人,怕是还没来得及有征兆就都被她砍死了吧!

反倒是自己,以琴入道,道中遍是七情六欲。若是真的遇到那么一位与之相合之人,怕是更易动情。

虽是琴道,却是情道。

“你说你堂堂一个音神转世,却日日在这风尘之地弹琴。虽也只是单纯的演奏,却总是有所不便。让你跟我去书院你也不去,也不知道你图什么。”顾雨透过屏风,看着阁楼下饮酒作乐听曲的一众寻欢人,面露不喜。

洛音摇头低语:“这便是我的道呀,以音证道。此地虽差,但总有一线机会能寻到相合之人辅我证道,而书院虽好,却于何人听?”

书院里的都是些什么奇葩,她亦能不知。

就没一个正常人,唯一一个懂音律的就在面前,还是半吊子。

书院虽然名为书院,却没有一个读书人。

洛大家有时候忍不住想,等书院什么时候有个读书人了,一定要看看会不会还是一个奇葩,读书人想必也奇葩不到哪里去!

“麻烦的音道…”顾雨无奈吐槽,“还不如我以剑证道来的干脆!”

洛音摇头轻笑,似又想到什么随即问道:“你还没说呢,你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了?”

顾雨闻言一顿,想了想才记起来目的。

“都怪你打岔,差点忘了,你不是境界卡了许久吗?我偷来了老师的‘心笛’,应该于你有用。”

这能怪我吗……洛音闻言无语,又听顾雨说偷来了‘心笛’,面色一喜。

若以琴与顾雨吹笛合奏一曲,可能真的可以试着破境……心笛与自己的墨琴一样,是灵器!

顾雨伸手往自己腰间探去,一愣。

低头看去,愣了又愣。

洛音满脸疑惑。

“心笛不见了……”

继续阅读小说通幽小儒仙

(0)
上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上午6:04
下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上午6:0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