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在之地,便是江湖陈道道爷小说免费阅读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我所在之地,便是江湖》,它的作者是王信,主角是陈道道爷,《我所在之地,便是江湖》这本小说又名《出来修仙要讲背景,你哪道上的?》主要讲述了:陈道听完后,轻挑了下眉头,没有第一时间讲话。而是坐在一旁椅子上。挥手让站在旁边的下人端来一杯热茶,轻抿了几口暖暖胃,才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的父亲。“父亲,有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讲。”“有屁就放。”陈平德没……

我所在之地,便是江湖陈道道爷小说免费阅读

《我所在之地,便是江湖》第7章:老子是活不起了?差他那一盒糕点?

陈道听完后,轻挑了下眉头,没有第一时间讲话。

而是坐在一旁椅子上。

挥手让站在旁边的下人端来一杯热茶,轻抿了几口暖暖胃,才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的父亲。

“父亲,有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讲。”

“有屁就放。”

陈平德没好气的开口骂道。

本来打算心平气和的坐下和道儿,来场父子之间的心与心之间的交流,但每次看见道儿这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就不爽。

跟这小兔崽子在一起待久了,自己肯定活不长。

陈道将手中茶杯放在桌子上,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这三条路都很好。”

“但是——”

“父亲,你最需要规划的难道不应该是你的路吗?”

“一个近六十岁的老头了,眼看就要入土的年龄了,竟然还窝在这么小的个城池当个小族长。”

他耸了耸肩,扫了眼四周继续道:“父亲,你不会想的坐享其成吧,其他人都说孩子啃老,到了你这儿,你是想啃儿啊。”

“男人,要有志气一点,别老想着啃儿。”

“多想想自己以后路该怎么走,加油,父亲,我相信你。”

“不该瞎操心的别瞎操心。”

“好了。”

陈道缓缓起身,活动了下筋骨后便朝外走去:“牛莽,走了。”

“妈了嘎巴子的。”

陈平德眼眶通红气不打一处来怒吼道:“怎么跟你老子讲话的,当老子的关心一下儿子的以后路有错吗?”

“还让老子多想想自己以后怎么走。”

“不是老子年轻的时候给你拼出一个陈府,你能有现在的底气吗?”

“我没用过陈府的灵石。”陈道停下身子,转头望向陈平德轻笑了起来:“不要老动怒,对身体不好。”

“放狗屁,什么叫做没用过陈府的灵石,你小时候没偷过陈府的灵石吗?”

“那是我辛辛苦苦偷来的,是劳动所得成果,当然不算用。”

“放屁!”

陈平德当即神情愤怒的一拍桌子:“六子给我将这个兔崽子抓起来!!!”

“今天,老子要亲自教训一下这个小兔崽子,告诉这个小兔崽子什么叫做家法!!”

话音落下。

一直站在陈平德身旁的那个鬓角发白的老头,无奈的叹了口气,拎着刀朝陈道走去。

与此同时。

站在陈道身后的牛莽,也满脸无奈的拎着刀挡在了六子面前,小声道:“六爷,各事其主,抱歉了。”

六子,也名六爷。

陈府里地位比较高的那一小撮人,平日里常年跟在陈平德身旁,操心着府内大小事务。

陈府内的人见了都会叫其一声六爷。

他虽然和六爷并不熟,但碍于年长,平日见面也会叫一声六爷。

“让开。”

陈平德望着挡在陈道面前的牛莽阴沉道:“我数三下,让开,否则后果自负。”

而陈道,则单手拄着木伞安安静静的站在牛莽身后,嘴角带着笑意,没有讲话。

“呼。”

牛莽略微无奈的深呼了口气,随后身上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爆骨声,整个人脸上的慵懒和无奈顿时消失,神情渐渐严肃了起来。

双手将手中大刀紧紧握在手中,身子微微半躬,紧紧盯着面前持刀的六爷,眼中闪过一丝狠戾,嘶哑道。

“我是少爷的狗。”

“狗是要认清主人的。”

“刚好我也一直想见识下六爷的手段。”

而六爷见状也眼睛微微眯起,单手看似好像松松垮垮的拎着大刀,食指在刀柄上随意敲击着。

眼看一场战斗就要一触即发,气氛也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好了。”

陈平德略微无力的开口打断道,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七岁的时候,道儿偷了家里的灵石,并且做了笔假账。

然后当时就揍了一顿道儿。

结果谁知道,没过几年,陈道就不知道从哪将这个牛莽领了回来。

从那以后,他就再没有机会揍道儿了。

没办法,每次准备动手,这个牛莽就站出来挡在前面了。

有一次,他准备来硬的。

但谁知这个牛莽是真拼命啊,那大刀舞的呼呼的,满地都是鲜血,一个人打倒了他陈府五个下人。

虽然陈府下人,只负责平日陈府日常,并没有多大战斗力,但至少也是五个健壮男人啊,连道儿的衣角都没摸到,就被这个牛莽全砍到在地了。

从那以后,他就再没对道儿强制动手了。

道儿这个手下,是只要打起来,那是真拼命啊。

“唉。”

陈平德再次重重的叹了口气,无力的挥了挥手:“行了行,你们俩快滚下去,别在我眼前闹心了。”

“我上辈子都造了多少孽,这辈子才能沦落到成为你父亲。”

“那儿子就先下去了。”

陈道嘴角带着笑意,微微躬身行了一礼后,便转身朝大堂外走去,然而走到一半又突然停了下来:“对了,牛莽,将我的那幅字留给父亲。”

“是。”

牛莽神情警惕的盯着面前六爷,并没有第一时间收刀,而是继续对峙着。

六爷盯着面前这个中年男人,眼中不由露出一丝欣赏之意,摇头笑了起来,抱刀退到一旁。

“呼。”

见六爷退下后,牛莽轻松了口气,才从怀里取出一幅字画放在一旁桌子。

又从怀里掏出一份糕点,也放在桌子上。

“那个,老爷,这是少爷回来路上给你买的一份糕点。”

“滚。”

陈平德神情阴沉的低喝道:“老子是活不起了?差他那一盒糕点?”

牛莽也没回话,转身就小跑跟在陈道身后,朝大堂外走去。

待陈道两人走后。

陈平德才面色阴沉气不打一处来的,再次重重拍了椅子扶手一巴掌,望向六子:“六子,你评评理。”

“当老子的,儿子犯错了,我揍他一顿有问题吗?”

“额…”

六子面色略微尴尬的摸了鼻子:“放在常人世家,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说的好。”

“那为什么到了我这里,就不一样了?”

“从小我都没打过他,只不过那次给家里做假账的行为太过恶劣了,我才揍了他一顿。”

“结果从那以后,他就不知道找了个人带回来,每次我想揍他的时候,这个人就顶上前了。”

继续阅读小说我所在之地,便是江湖

(0)
上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上午9:31
下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上午9:3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