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主人公秦毓陈曦小说罪案边缘在线全文阅读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Verdure的新作《罪案边缘》,这是一本悬疑类型的书,这本书的主角是秦毓陈曦,《罪案边缘》这本小说又名《法医小姐她偏执成瘾》主要讲述了:下午四点,受害者的母亲来到警局。在停尸房见到女儿尸体的那刻,宋霞直觉眼前一黑,差点晕倒过去。“我的女儿啊…我的女儿啊!”宋霞哭的是泣不成声,肝肠寸断,“是妈妈的错,是妈妈的错啊…”严肃在一旁安慰着,“……

主人公秦毓陈曦小说罪案边缘在线全文阅读

《罪案边缘》第4章 人体祭祀3

下午四点,受害者的母亲来到警局。

在停尸房见到女儿尸体的那刻,宋霞直觉眼前一黑,差点晕倒过去。

“我的女儿啊…我的女儿啊!”宋霞哭的是泣不成声,肝肠寸断,“是妈妈的错,是妈妈的错啊…”

严肃在一旁安慰着,“萱萱在天之灵也不愿意看到您这么伤心。”

王萌萌起身倒了杯热水递给宋霞,“阿姨,喝点热水吧。”

缓了好大一会儿,宋霞情绪才算稳定下来。

“她爸爸爱赌,家里的钱被他败光了所有家产,我和她爸爸离了婚。五年前我和萱萱搬到了京城,谁知道…”说到后面,宋霞的眼眶又红了起来,抽泣地说道,“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啊…萱萱走了,我还活着干嘛…”

眼看着宋霞又要大哭一番,王萌萌赶紧安抚道,“您就不想看到凶手绳之以法吗,现在的凶手还在逍遥法外,您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

听到这番话,宋霞的情绪才稍稍好了些。

“阿姨,白萱萱有什么仇人吗?”

严肃问道。

宋霞想了想,脸上的泪痕还未擦干,“没有,我家萱萱很乖,从来不会跟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在一块玩儿。”

严肃和王萌萌对视一眼,继续问道,“那她平常有什么朋友或者是关系好的人吗?”

宋霞摇了摇头,“我们两个孤儿寡母来到京城,家里一贫如洗,谁会看的上我们,萱萱她一个朋友都没有。”

“那萱萱是在哪里上班呢?”

王萌萌问道。

她查了一圈,都没找到白萱萱是靠什么工作营生的。

严肃仔细观察着宋霞。

“她经常早出晚归在一家便利店上班。”

宋霞说道。

“那您还记得便利店的名字吗?”严肃拿起笔,递给宋霞。

宋霞接过,将名字写了上去。

得到了名字,王萌萌也准备开始找另一条线索。

— —

净慈观。

“这还真是够隐秘的。”费桉看了眼周围。

这地方可以用一句话形容,大隐隐于市。

古色古香的建筑和周围的钢筋水泥相比是要逊色一些。周围建筑成群,而这鼎鼎有名的净慈馆就在中间。

“走吧。”

秦毓向前走去。

刚上台阶,门前一个小道士伸手将两人拦了下来,“施主可有预约?”

费桉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一声,现在这算命的还真是挺有意思的。

“姓秦。”

秦毓淡淡说道。

小道士伸回手,毕恭毕敬地说道,“请进。”

费桉还想问秦毓是怎么要到这请柬的,转念一想,他可是忘了自己身边可是首富家的公子。

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了。

小道士在前面带路。

院中有一棵参天古木,静静的矗立着。

进入大殿,房梁之上全部贴满各种符咒,让人望而生畏。

“施主是要算什么呢?”

苍老的声音响起,里面缓缓走出来一个上了年纪的老道士。

他就是缥缈大师。

缥缈大师看着眼前两人,掐指一算,“两位施主来这里是有别的目的吧。”

费桉听到这话微微一惊,“你这老道有两把刷子啊。”

缥缈大师闭上眼继续掐指一算,一副高深莫测地说道,“我想你们来这是为了往生咒吧。”

“既然你都知道,那请明说。”

秦毓直奔话题。

缥缈大师盘腿一坐,坐在上位,“往生咒贫道从未出售过。”

费桉皱眉,“真假?”

秦毓看向缥缈大师,“你没有出售过,那你怎么解释我们手中的往生咒。”

缥缈大师继续说道,“施主手中的往生咒可否让贫道看看。”

秦毓拿出从现场带回来的往生咒上前递给缥缈大师。

缥缈大师接过,看了一眼就说:“这不是往生咒。”

费桉有些不明白,这不是往生咒还会是什么。

“这是亡生咒。”

缥缈大师解释道,“往生咒是为了助人洗清罪孽,登封极乐。而亡生咒是将人困入十八层地狱,永生不得超生。”

“亡生咒是用十八种时间致阴毒物之血所制作而成,其法阴道无比,贫道绝不可能会做。”

缥缈大师这一番介绍下来,算是让两人有了个大致的明白。

两人离开之后,费桉还在感慨这大师的厉害。

“你说他是怎么算的咱来这是干嘛的?早知道就让他给我算算财运了,算算我什么时候走上人生巅峰。”

费桉一生只爱财,视财如命。

“这案子在网上随便一查就能查到,他又不是傻子。”秦毓说道。

费桉听到这话,想了想也是,“不过,这大师的话咱要不要信啊,万一他是骗咱们的咋办?”

他拿着手中的亡生咒疑惑起来。

“信。”

秦毓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为什么?”费桉眨巴眨巴眼,看向秦毓。

“他住的房子是我家的,要是敢说假话就给他赶出去。”

秦毓启动发动机。

副驾驶上的费桉听到这话一时像被雷打中了,傻了眼。

这特么是不是壕无人性!

回到警局之后,六人相互阐述了下自己得到的线索。

“东家营这边我和蒙戈去走访了一下午,没发现什么不寻常的。”

周畅觉得自己今天很有挫败感。

“没事,我们现在不是没有线索,今天晚上回去之后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们继续。”

秦毓说道。

— —

月明星稀,清风徐来。

女孩站在月光之下,望着平静的江面。

这是被害人死亡的地方,她从尸体中检测到了大量的山麓著碱和阿托品。

清风一吹,空气中夹杂着些许香味。

陈曦扭头望去,只见杂草丛里有盛开的朵朵白花,亭亭玉立,宛如百合,再凑近细闻,花香愈发浓烈。

“找到了。”

陈曦看着杂草丛里的花,心中微微一喜。

它虽形似百合,却比百合妖娆妩媚。

这花有个动听的名字—曼陀罗。

秦毓来到江边,就看到眼前这一幕。

“你在这儿做什么?”

秦毓冷冷地看着眼前的身影。

陈曦缓缓转身,在看向秦毓的瞬间,她低低地笑了起来。

是他啊。

秦毓看着眼前的女孩,也是微微一愣,怎么是她?

“我…”陈曦一步一步上前,停到秦毓面前时,她伸手触碰在秦毓的胸膛,眼神像一口幽泉清澈无比,娇滴滴地说道,“我迷路了。”

秦毓低头看着怀中的人儿,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

他信了。

1 2 3
赞(0)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