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小说《盗墓:这兄弟能交,有墓他真盗》全文阅读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小比卡兽的新作《盗墓:这兄弟能交,有墓他真盗》,这是一本悬疑类型的书,这本书的主角是陈默张启灵主要讲述了:天真在这个房间里边又找到了一处暗道,直通地底。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举着他的手电筒跟DV进一步往下探索。可惜,他这人笨手笨脚的,走个楼梯都还能给自己摔成狗吃屎。“嘶……”天真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自己被磕……

小说《盗墓:这兄弟能交,有墓他真盗》全文阅读

《盗墓:这兄弟能交,有墓他真盗》第7章 程文锦见过终极了?

天真在这个房间里边又找到了一处暗道,直通地底。

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举着他的手电筒跟DV进一步往下探索。

可惜,他这人笨手笨脚的,走个楼梯都还能给自己摔成狗吃屎。

“嘶……”

天真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自己被磕疼了的手臂,徒生出一股委屈。

想到这一次行动胖子不在他身边,小哥也不在,天真只能自己打起精神来。

都已经来到地下了,他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要拿打火机来检测一下这下边的空气。

结果没想到,这打火机的火焰点燃的时间都不到两秒钟,就瞬间熄灭。

这可把天真吓得一激灵。

“吹灯就算了,吹打火机是几个意思啊!”

他警觉不安地看向了四周,心里已经开始发毛了。

手电筒的光有限,根本没有办法看清周围所有东西。

不过好在天真发现了应急照明措施,试了一下,竟然还能用!

瞬间,这整个地下通道就变得灯火通明了。

顺着地下通道走过去,前边,竟然还修建着一处殿室。

而在殿室的正中央,端端正正地摆放着一口棺材。

天真:“这地方竟然都还有棺材?!”

“见棺发财!见棺发财!”

许是自己一个人害怕,天真倒学起了胖子那不正经的样子给自己壮壮胆。

走近到棺材前边,天真还是忍不住摸了摸。

“这起码是六百年前的东西了。”

“不对!”

“这棺材被人动过了!”

天真惊讶地发现棺材上的撬痕。

应该是在他之前的那波人留下的。

也不知道他们从这口棺材里边找到了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天真听到了什么动静。

似乎是从暗道入口处传来的!

他赶紧警觉起来,双眼紧盯着入口的方向。

等了半晌,声音消失,什么也没出现。

此时的天真,紧张值已经被拉满,别说是打开这口棺材了,就连继续走下去,继续探索都需要莫大的勇气。

所以他赶紧冲着这口棺材拜了拜,嘴里振振有词:

“胖子说过,求神拜佛,不走心也走量。”

“里边这位爷,我先给您拜一拜!我知道自己开棺必起尸的德行,所以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您就当没看见我,我就一路过的!”

“您就在里边好好躺着,回头空了,我给您捎两条好烟带两瓶好酒!”

说完,又冲着棺材拜了拜。

一切仪式都完成了以后,天真赶紧开溜。

这一回头,猛地发现在自己的正后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出了一个铁门锁上的房间。

天真下意识回头看了看自己刚刚拜完的那口棺材。

这、这么神吗?

天真吞了口口水,反正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就鼓起勇气,打开了那道铁门,径直走了进去。

这扇铁门的后边,结满了蜘蛛网,落满尘土的地面可以看得出来,在天真前边的那批人,并没有来到这个房间。

锈迹满满的铁架床,衣柜,梳妆台,首饰盒……

这一切,都彰显着这曾经应该是个女生住过的房间。

天真坐在梳妆台前,拿起面前的梳子,开始分析起他目前所经历的这一切:

“如果是我,寄出九几年的录像带,把人引到这儿来,发现地下室,要么,是希望别人发现我,要么……就是希望别人发现我留下来的东西!”

理清楚这一点之后,天真立马就开始在他面前的梳妆台上翻找起来。

他暴力破坏了梳妆台下方上了锁的抽屉,从里边拿出了一本笔记。

翻开。

扉页上赫然写着这本笔记的主人——程文锦!

刚想要继续翻看下去,就从里边掉落出了一页地图。

“长白山云顶天宫,瓜子庙七星鲁王宫,卧佛岭天官寺佛塔,沙头礁海底沉船墓……”

“这些地方我都去过了!”

“我明白了,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周穆王追求长生的龙脉!这线连在一起就是一条龙!”

看到这里的时候,天真隐约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程文锦考察一直在寻找的东西是什么了,可是又说不上来。

他继续翻看着笔记。

青铜门……

这是下一页笔记里边用红色重点标记出来的地方。

“青铜门……到底在哪里?还要走多久?还有不死长生者……”

“你是在叫我吗?”

天真念着程文锦笔记上的内容,突然,房间里却响起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谁!”

吓得天真赶紧举着手电筒看向了门口。

可是门口空无一人,只有他刚才进来的那扇铁门大大地敞开着。

“这笔记上边提到了我呀?”

陈默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了天真的身侧,顺势就从他手中拿走了那本程文锦的笔记开始翻看着。

“啊!”

天真被吓得不轻,整个人惨叫一声后跌坐在地,面色苍白地连连后退。

陈默没有理会被吓傻的天真,继续翻看着程文锦的笔记。

没想到,这个程文锦竟然还进入了青铜门。

她在笔记最后提到:“看来,我看到了终极。”

关于“终极”的事情,就记录到此,之后,就全是塔木托的记录了。

“就这啊?”

“害我白激动一场。”

陈默还以为能够从这本笔记当中了解到更多关于自己的事情。

结果没想到,这程文锦最后也只是一句“看到”,就囊括了关于终极所有的信息。

陈默撇了撇嘴,“没什么用。”

然后就把笔记丢给了天真。

天真接过笔记,全一脸惊恐地指着陈默:“你、你后、后边——”

一道凛冽的破风声响起,陈默一个歪头,就躲过了禁婆尖锐的爪子。

陈默闻着禁婆的味道都觉得恶心,他才不想跟这玩意儿交手,再染上这玩意儿的气味呢!

所以陈默赶紧开溜。

可是他走了两步,却发现天真根本就没跟上来,只能无奈地回头:“大哥,还不走?想在这喂禁婆啊!”

天真还坐在地上呢,哭丧着张脸:“我、我腿软走不动了!!”

似乎禁婆也能够分辨得出来哪只是软柿子,所以她没去管陈默,而是死死地盯着天真。

禁婆匍匐在地上,一点点朝着天真逼近,像是在等待最佳的进攻时机,好一举将猎物拿下。

陈默翻了个白眼,“真是麻烦!”

“张启灵,你躲哪儿凉快去了!”

“小哥也在?”

天真猛地回头,不敢置信地看向陈默,全然忘记了面前的危险。

然而,就在这个时刻,禁婆也朝着天真发起了进攻!

1 2 3
赞(0)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