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龙作夫主角白邪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强烈推荐热门悬疑小说《嫁龙作夫》,这本小说的男女主角是白邪,著作者是殃殃,《嫁龙作夫》这本小说又名《嫁给了龙:我的夫君过于阴险》主要讲述了:我们宿舍在六楼我跑出来的时候,张玉已经动作迅速跟出来了。她就像个人体蜘蛛一样,伴随着掰骨头的“咔吧”声,一路跟着我往一楼跑。我不知道这会儿已经几点了,整个宿舍楼都安静的出奇,出来上厕所的人都没有。闷着……

嫁龙作夫主角白邪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嫁龙作夫》第8章 跳楼

我们宿舍在六楼

我跑出来的时候,张玉已经动作迅速跟出来了。

她就像个人体蜘蛛一样,伴随着掰骨头的“咔吧”声,一路跟着我往一楼跑。

我不知道这会儿已经几点了,整个宿舍楼都安静的出奇,出来上厕所的人都没有。

闷着头跑到一楼,一楼的大门已经被锁上了,我又赶紧掉头回去跑到值班室,不停的拍门。

“阿姨!开开门啊阿姨!”

我拍了好半天,手掌都拍红了,里面就是没人答应,就在我准备直接踹开门拿钥匙的时候,宿管阿姨总算是出声了。

“干嘛啊大半夜的!不睡觉拍什么门!”

里面窸窸窣窣的,宿管阿姨应该是在穿鞋。

我一边等着阿姨开门,一边时不时的往楼梯口去看,害怕张玉跟着我下来。

她变成那个样子,十有八九跟缠在我身上的那个东西有关系。

我手机没电了,得抓紧时间借值班室的座机给道士打电话,要不然这栋楼估计都要出事。

“谁啊?大半夜的有什么事啊?”

宿管阿姨明显是没睡醒,嘴里一边嘟囔着一边把门打开,看见我打了个哈欠,皱起眉头,“你是哪个宿舍的啊?大半夜的闹什么?”

“对不起阿姨,我借用一下电话。”

来不及跟宿管阿姨说太多,我直接侧着身子硬挤进去,宿管阿姨被我挤了一个踉跄。

“诶——宿舍管理规定晚上不让使用公共电话你记不住啊?信不信我通知你们辅导员……”

她说话的间隙,我已经跑到桌前拿起了座机话筒。

我记性好,再加上一直担心身上被封印的这位闹出什么事,所以把道士的电话记得特别牢。

就在我刚按下倒数第二个号码的时候,宿舍楼外面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

我站在值班室里面,看的不太清楚,但是站在门口的宿管阿姨却突然闭着眼睛大声尖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有人跳楼了!”

有人跳楼?!

我从门口探出头去看了一眼,脑袋“嗡”的一下,一片空白。

张玉跳楼了。

头已经摔的不成样子了,一半直接凹进去,嘴巴上下错开,一对眼珠也往外爆出,直勾勾的盯着我,仿佛对我有着怨意。

她的身体还是呈一种扭曲的姿势被折断,身下一滩血水,慢慢的向四周流动。

我猛然发现,她的手还在颤颤巍巍的动着,食指在血水中不知道在写什么。

当我看清楚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一双眼死死的盯着我,面前是用血写出的两个歪歪扭扭的字——

白邪。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张玉死了。

是那东西害死了她。

昨天晚上我们还一起逛小吃街,还一起喝酒,仅仅只过了这一夜,她就死了。

我不明白,既然是龙门村的村民欠下了债,它为什么要让一个局外人死的这般凄惨?

是为了警告我出龙门村的后果吗?

那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我整个人瘫坐在地,像是被人抽干了力气。

因为死了人,学校里面极为重视,立刻报了警。

作为室友的我,无疑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尤其是我半夜跑下来找宿管阿姨接电话,这在警察看来,更加可疑。

面对警察的询问,我一五一十的把昨天我们两个的行动轨迹都说出来了。

“我睡到一半起来找水喝,发现她有点不对劲儿,在床上一直捂着肚子。宿舍过了十二点自动断电,我手机没电了,只能跑下来找阿姨打电话。”

我撒了个小谎。

缠在我身上的那东西,我没有说,因为这事太玄乎了,警察也不可能会信。

“那死者临死前为什么要写下你的名字?”警察狐疑的看向我,“据我们了解,你们宿舍一共是四个人,死者不写其他人的名字,偏偏写你的名字干什么?”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说实话,我也不明白张玉临死前为什么要写我的名字。

“我不太清楚。我们几个平时关系都很好,没有发生过什么纠纷,就连吵架都很少,您如果不信,可以问问其他同学。”

“你确定你说的都是实话?你要想清楚,这可是关乎人命的事儿。”警察对我的话半信半疑。

我点点头,硬着头皮向他们保证所说的句句属实。

“那行,那你跟我们一块儿看看监控吧。”

我也明白他们是什么意思,无非是想试探我有没有说谎。

其他的事我都不担心,我唯一担心的是,如果警察看到了张玉像个蜘蛛一样在走廊上追我的模样,我又要怎么跟他们解释?

宿管阿姨调出来昨天晚上的监控,一直到十二点之前一切都是正常的。

也就是说,那东西是十二点以后才出来的。

大概到两点多快三点的时候,我打开我们宿舍的门,慌慌张张的往楼梯口跑,一边跑一边还往后看。

更诡异的事发生了。

从我跑出来开始,直到宿管阿姨把门打开,这中间的时间里,监控上根本就没有出现张玉的身影!

可是我明明记得她昨天晚上是追着我跑出来的,应该是一直追到三楼到二楼这中间的楼梯平台。

现在不仅没有看到她的人,甚至连那掰骨头的“咔吧”声都没了。

监控镜头里,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疯狂奔跑,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追我。

就连我自己看着都觉得诡异至极。

但好在警察没有起疑,只是觉得我是下楼找宿管阿姨才这么慌张。

经过警察的尸检,确定张玉是因为摔下来颅内出血才死的,而且就是从我们宿舍的阳台跳下去的。

因为阳台上有她自己的鞋印,还有从阳台翻下去的印记,排除了他杀。

我的嫌疑被排除了,但却感觉到后背发凉。

我真的不明白那东西这样做的意义在哪里,还是说,它就想像猫戏耍老鼠一样,慢慢的折磨我。

“白邪啊,这事都出来了,再难过也没用。不过这张玉死的实在是太奇怪了,好好的人怎么就突然跳楼了……”

话说了一半,宿管阿姨看了我一眼,尴尬的笑了笑。

“要不……要不你就别住学校了,张玉这事他爸妈非要讨个说法,你留这儿也不太好,不如搬出去。学校那边呢,也是这个意思,你看……”

宿舍阿姨的意思我明白。

我跑下来张玉才出的事,而且张玉死前还写了我的名字,说真的跟我没关系,鬼才信。

也就是警察没有查出什么跟我有关的线索,否则让我直接退学都有可能。

原来的宿舍被封起来了,我死活不愿意去校外住,宿管阿姨实在没办法,把我安排到了其他宿舍。

至于假期离校的那两个室友,让她们暂时先不要回来。

跟着警察回宿舍查线索的时候,我把我的充电器拿出来了,给手机充满电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道士打电话。

走出宿舍楼,那一直笼罩在我头顶上的阴郁感才淡去一点。

远远的看着张玉的父母趴在张玉的尸体旁痛不欲生的样子,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这本来是我一个人的事,怎么着也没想到会牵连张玉。

他们的女儿因我而死,而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我不是个多事的人,哪怕那个东西在龙门村屡次想要我的命还债,我都没想过反抗。

但这次,我想给张玉一个交代。

继续阅读小说嫁龙作夫

(0)
上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下午6:33
下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下午6:3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