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小说《当邪修穿成炮灰假千金》全文免费阅读

当邪修穿成炮灰假千金小说是作者故久如的倾心力作,主角是容意楼续年,《当邪修穿成炮灰假千金》这本小说又名《邪修她功德无量》主要讲述了:警车上,庄甘元开着车,一边忍不住打量后排那个沉默不语的俊美年轻男子,一边梳理他们这次负责的案件的详情。昨晚,某个小区的居民凌晨两点多打电话报警,说是听到楼下邻居家中发出异常响动,敲门也没人回应,担心邻……

已完结小说《当邪修穿成炮灰假千金》全文免费阅读

《当邪修穿成炮灰假千金》第5章 这是“新郎”的馈赠

警车上,庄甘元开着车,一边忍不住打量后排那个沉默不语的俊美年轻男子,一边梳理他们这次负责的案件的详情。

昨晚,某个小区的居民凌晨两点多打电话报警,说是听到楼下邻居家中发出异常响动,敲门也没人回应,担心邻居发生了意外。附近的社区民警闻讯很快带着合作的开锁匠赶到,进门之后,却见屋主胡安复已经被人残忍分尸,部分血迹甚至飞溅到天花板上……截止案件转到刑警队的时候,出警的民警还在接受心理辅导。

回想起那血腥的现场,已经办过几庄凶杀案的庄甘元自己心中都有些毛毛的。尤其照常规流程调查死者胡安复的社交圈,发现他是玄学界人士之后,这个案子就更是被蒙上了一层诡异难言的面纱。不过,这些搞玄学的大师经常会知道一些权贵人士不欲为人知的阴私,甚至可能还收钱帮人下点咒啥的,遭遇报复或者灭口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所以虽然心中嘀咕,大伙还是尽责地开始挨个走访胡安复近期接触过的有记录的客户,以及曾经跟他有矛盾的同行。

庄甘元想不明白的是,走访为什么要带上一个不是警务人员的年轻人,这不合规矩啊!而且看他师父对对方的态度,这年轻人似乎来头还不小?要说是哪里来的专家吧,这人又不跟他们一起进受访者的家,每次都是站在外面……

“专心开车!”注意到庄甘元跑神,副驾的老刑警咳嗽一声提醒。

庄甘元赶紧挺直脊背,直视前方,但却竖起了耳朵听他师父跟那个年轻男子的对话。

石建强:“楼先生,胡安复的客户能查到的暂时就这么多了,刚才的容家是最后一家,您有什么看法吗?”

“他家也很干净。”楼姓年轻男子说。

“那就是这家也没问题?”苦恼地抓了抓头发,石建强自语:“那接下来就只能看去查他仇家的同事有没有什么发现了……”

“嗯。”顿了顿,年轻男子又说:“这事各位走完程序就行了。接下来应该会有其他人接手。”

听到这里,庄甘元差点诧异回头。

有其他人接手是什么意思?最离谱的是,听到男子这话,他师父似乎还松了口气?

警车经过一个路口时,男子礼貌地请庄甘元停车。

等到男子从容优雅的身影混入街头人群里走远,庄甘元才试探地问石建强:“师父,这人什么来头啊?还有,这种恶性案件他居然让我们走走程序就算了,一般不是得成立专案组吗?”

石建强瞪了好奇心过重的徒弟一眼,没好气道:“打听这么多做什么?我告诉你……”

手机铃声打断了石建强的话,他接起来,跟对面交谈片刻后,长出了一口气。

“怎么了?”

“这案子转出去了。”石建强说着,伸手拍了拍庄甘元的肩,“待会儿看到中药店停一下,我满去买点佩兰,晚上泡水擦擦身。”

庄甘元听得一头雾水:“为什么?”

“驱邪。”

容意醒来时发现已经快中午了。

她辟谷多年,也很少入睡,对于现在这具普通人的身体实在有些不太适应。疲惫、饥饿,这都是她很久很久没有体验的感觉,久到甚至想不起来上次有这样的感觉是多少年之前了。

轻轻打了个呵欠,容意光脚踩到木地板上。

昨晚在她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小鬼大概是畏惧阳光,此时不知道躲哪去了,屋里安安静静。

容意去浴室冲了个澡,打算出门。

经过小鬼一晚上的灌输,现在她已经大致了解这个现代社会是如何运作的,正常人的衣食住行又是什么样子——像她昨夜那般穿着套婚服满大街走动的做法,换成平时人多的时候是要被人拍下来传到网络上的。

容意不太清楚网络是什么东西,但听那小鬼的语气,网络出名似乎不是什么好事。

日后她不知还要在这个世界生活多久,总得入乡随俗一下。

不过自己没有钱。

容意把整间屋子都翻了一遍,除却原主带进来的行李箱中装了几件衣服之外,这间房子里只有家具和一些写着她看不懂的奇怪字体的小册子。

不知道此界的人收不收金银。

看着自己换下来的那套华贵的婚服和纯金打造的饰物,容意决定试一试。

十分钟后,容意拖着行李箱,搭乘电梯下楼,离开暮山小苑去找当铺。昨晚她看的电视剧里也有当铺,可见此界凡间的一些东西,与她以前生活的世界还是有相通之处的。

容意没想到只是找个当铺这么简单的事,竟然耗了她整个上午的时间,直到下午一点多,她才在一栋比较老旧的商场找到个典当行。

不大的铺面门口竖着块黑漆木制立牌,上面用金色繁体楷书写着“源进典当”四个字。

立牌旁蹲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正弯着腰用抹布擦拭灰尘。

容意上前问:“掌柜的,做生意吗?”

微胖男人回头,看到容意就呆住了。好半晌才回神道:“做的,美女,你是要当东西?”说着,他圆眼镜后面那双精明的小眼睛开始扫视容意。

感觉自己仿佛成了个等人估价的商品,容意眨眨眼,将行李箱推到身前:“我当东西。”

微胖男人“哦”了一声,将容意请进铺子里。似乎是犹豫了一下,他才从店铺柜台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罐子,抠抠索索地从中夹了几片茶叶放进玻璃杯中,给容意泡了杯热茶。

“不知道你想当什么东西,方便给我先过一下眼吗?”

这是该有的流程,容意闻言,大大方方打开行李箱,将昨夜自己穿的那套婚服和配套的首饰拿了出来。有些昏暗的铺子内顿时被凤冠上的珍珠美玉映得一片流光溢彩。

哐当。

“烫烫烫!啊,抱歉!”顾不得自己手上溅到的滚烫茶水和碰翻的杯子,微胖男人飞快在衣服上擦干水痕,小心翼翼找来一副白手套戴上,这才慢慢捧起那顶凤冠端详。凤冠上温润的白玉,通透的碧玺和大小统一的珍珠在他眼中投下光怪陆离的影子。又过了会儿,他才依依不舍地放下凤冠,又轻轻摸了摸以两层金线分别绣了明暗两种花纹的婚服。

“这做工,这……咳咳。”微胖男人强压下上翘的嘴角,清清嗓子对容意道:“美女,你这东西看着倒是挺真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来路……我这可是正规店铺,有登记注册,要受监管的。如果是赃物之类的可疑物品,我有义务报警。”

这么麻烦?

容意不知道此世的当铺还有这么多规矩。见微胖男人掏出手机,似乎真准备联系此世的差役,她灵机一动,回想起昨晚跟小鬼看的电视剧里的情节,迅速换了脸上的表情。

容意皱起眉头,愤恨道:“我本来不想提的,你既然问起,那我就实话实说吧!这是我的婚服,那个狗男人劈腿跟着小三跑了,婚礼没办成,害我在亲戚朋友面前丢尽脸面,这玩意儿我再留着也恶心,不如换点……嗯,精神损失费。”她搬出昨晚学的新词。

啊?

似乎没想到得到如此狗血的答案,微胖男人一脸懵逼,喃喃道:“看你的样子,我还以为你顶多刚上大学……”

容意:“我天生丽质。”

微胖男人:“……”

欲言又止半天,似乎也找不出词反驳容意对她自己的评价,微胖男人有些悻悻地拿出张典当单子让容意填。

既然是男方送的婚服,那女方这边没有收据之类也是正常的。

容意可还没学会此世用的文字,她端坐着没碰那张单子,不悦道:“记他给的东西我都嫌晦气,掌柜的你帮我填了吧。”

微胖男人不疑有他,对照着把婚服及配饰一一记录下来。

“美女,你这是准备死当,还是活当啊?”

这还用问吗?容意一摆手潇洒道:“死当,价格你看着给吧!”她还不知道这边的物价几何呢,也懒得费那心思。

微胖男人此时再压不住喜悦之情,笑眯眯地说:“美女,我实话说,你别生气啊!你这衣服虽好,但毕竟是穿过的,而且这婚又没结成,不太吉利,有些人就比较忌讳,所以我看三十万左右比较合适。凤冠和首饰都是挺好的材料,就是款式老了些,不符合时下年轻人的审美。全部打包一起,我给的报价是七十万,加上衣服就是一百万。你看如何?”

容意也不傻,看对方神色就知道这报价有很大的水分。但她更关心的是赶紧安定下来继续琢磨自己修行的事,因此爽快点头。

“成交。”

拒绝微胖男人转账支付的提议,容意接过他从保险柜里数出的一百万面额现金,随手扔进行李箱里。

分开时双方笑得都很满意。

客客气气送走容意,微胖男人怕她反悔似的,立刻收起立牌,拉下铺子的卷帘门。

这单办成,别说开张吃半年,他吃几年都足够了!

这姑娘不懂行,她这身行头说不定是哪家传了几代人的古董,全是实打实的好东西啊……就给她这么不当一回事的当了。不过看她穿着,家境应该也不普通,大概真不在意这种事,正好便宜了自己。

高高兴兴把全套婚服收进仓库里,微胖男人哼着歌,开始翻通讯簿,找对这类古董感兴趣的大客户。

他全然不知道,漆黑的仓库中,那套刚收进来的婚服上泛起了淡红色的血光。

继续阅读小说当邪修穿成炮灰假千金

(0)
上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下午6:48
下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下午6:5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