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出马往事杨六金,东北出马往事最新章节

东北出马往事的主角是杨六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兔爷长喜,《东北出马往事》这本小说又名《东北出马往事》主要讲述了:梅子的眼圈更红了,李子木一口一个农村人的叫嚷着,太伤她的自尊心。她双手使劲的捏着衣角,委屈至极。我冷着脸开口道:“李子木,你别一天天像疯狗一样,人家穿的衣服是便宜还是贵碍着你什么事儿了,你穿的是贵,可……

东北出马往事杨六金,东北出马往事最新章节

《东北出马往事》第8章 不准不要钱

梅子的眼圈更红了,李子木一口一个农村人的叫嚷着,太伤她的自尊心。她双手使劲的捏着衣角,委屈至极。

我冷着脸开口道:“李子木,你别一天天像疯狗一样,人家穿的衣服是便宜还是贵碍着你什么事儿了,你穿的是贵,可是也不好看啊,尤其是你这是什么头发,黄了吧唧的,和狮子狗似的,穿什么都土气的很。”

我说的是事实,李子木的头发染成了黄色,不但一点也不时尚,还显得发质特别差。

“还有……我本来想着解释下我和梅子不是那种关系,看了一眼王菲菲,又觉得没啥必要,我俩这辈子肯定是不可能了,她是校花,现在又是燕京大学的大学生,我一个服务员,有什么好解释的。便又冲着李子木怼道:“我怎么觉得你总是和我过不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死的是你男朋友呢。”

李子木本来被我说丑,就气愤至极,又听我这么说,立刻就炸了毛:“杨六金,你有毛病吧?在那乱说啥呢,菲菲,我,我和张洋可啥事没有啊,你别多想。”

王菲菲拉着李子木的手,开口劝道:“行了木木,我怎么会乱想你呢,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但你也别为难六金了,上次的事情,警察都说和六金没有关系了,我也相信他。”

说完温柔的看向我道:“六金,你也别说木木了,她这人性格直爽,就是为我出头,大家都是同学,我看,就化干戈为玉帛吧。”

我点点头,虽然我看不上李子木,但是王菲菲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

王菲菲如释重负的笑了笑,看得我有些恍惚,真的是美。

“菲菲。”我开口继续说道。上次你过生日,也没来得及送你什么礼物,还把你的生日宴会搞砸了。以后有用到我的地方,我一定帮忙。”

李子木白了我一眼,赶紧抓住机会反击:“得了吧。就你?还能帮上什么忙?你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王菲菲看见我俩又要掐起来,赶忙接话道:“行啊六金,我记下了。那以后要是我求你办事,你可不能耍赖哦。”

我重重的点点头,像是守着着什么承诺一般。

“对了。”王菲菲又开口道:“你们也是来求平安符的吗?要不一起上去?”

我摇摇头:”你们先上去吧,我们还等两个朋友。”

王菲菲也没有强求,拉着气鼓鼓的李子木往山上走去了。临走前李子木还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好像要把我吃了的架势。

经历过刚才的插曲,梅子的心情明显更差了。这时候我更不好意思说自己要走了,只能陪着大家继续等,又过了三五分钟,大柄和小花也到了。我有些为难,如果现在上去,王菲菲和李子木还在上边,不免又是一阵尴尬。

估计梅子也是不愿意再看到他们,她指了指山下的算命街,开口道:“时间还早,要不咱们先去算个命吧。”

大家都觉得有意思的,都是些十八九的孩子,对这些神秘占卜,都有种莫名其妙的好奇。我肯定是不好这个,毕竟在聊城谁能有我妈算的准。但想着不愿意再碰见李子木他们了,便也同意的先去算命。

大家很高兴,一群人有说有笑的,来到了算命的摊位。

在东北聊城,算命的摊位很常见,尤其是龙首山这附近,因为山上有个比较出名的道观,来这里烧香拜佛的人络绎不绝,所以山下的算命摊位就更多了,还有些更高级的门店。久而久之,这里就被当地的人称为算命一条街。

我们几个随意的走着,准备找个合适的摊位。别以为算命的都是清高至极,超凡脱俗的,这玩意也是生意,是生意就有竞争。这条街上各个摊位都在拼命的招揽生意,场景挺有趣的。

东北算命先生,分了几派。第一派是周易八卦。这种又分两个小的分支,一个是生辰算命的,主要算你的大运大势,另一种是抽签占卜,主要问小事吉凶。说白了就是按照易经算数来推理,准确度不高,也就是百分之六十到八十,所以在东北并不太受追捧,好在入门简单,所以八卦算命刚新入门的人居多,都是这样的在路边摆摊子,风餐露宿不说,也赚不了几个钱。

第二派是生辰姓名,主要是八卦结合风水,一般生意选址、起名用的比较多。这种其实准确率也不高,不能算具体的,只能算出大致的风水方位来。可是他们的业务大多和求财经商连在一起,做生意的人自然出手大方的很,久而久之这类就有了些地位,大多数有了自己的门店和老雇主,很少有出来摆摊。

第三类在东北比较少,就是手相摸骨。这其实就得考验硬功夫了,绝不是拿本周易自己背背就出来糊弄人的。因为千人千相,万人万手。手相可比面相复杂多了,见过两人长的一模一样的,但绝没有见过两人手相一模一样的。而且手相不像生辰、姓名、八字这些是固定的,它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固定的东西只能算你的大命大运,小的东西是算不到的,而手相却不同所以算的好的高人,准确率极高,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可凡事看两面,这一派虽然厉害,却很难学。有造诣的人极少,都是些出来骗吃骗喝的居多,东北人被骗的多了,自然觉得不靠谱,这一派发展起来的就少了,现在也多半是沦为了露天摆摊的。

第四派,就是东北最多的出马仙了,我妈就是。这一类和前面三派完全不同。简单来说,不需要任何技巧手艺,非人力所为,靠的是仙家的道行和修行。仙家上身,自然是最准的。东北人信奉这个,这一派也是地位最高,最受推崇的。出马仙基本都不会出来摆摊子,也不会招揽生意,在家立堂口就行了。仙儿家自己就会帮忙招揽生意。所以不用受这风餐露宿之苦,待遇也更丰厚。

这一条街少说也有二三十个摊子,就和村里集市一样眼花缭乱,我看了看大多数是周易算卦和手相,逛了大半圈了,他们几个也没想好在哪个摊子算。

走着走着,小花在一个面相清秀的小道士面前停下来,指了指他说:“要不就这个吧。”

我们几个人看,这人估计和我们差不多大,也可能更年轻些,也就是个十六七的样子,长相倒是挺清秀的,有点男生女相。

大柄不太满意,她觉得小花就是颜控,看脸选人,便嘟囔着:“你看他太年轻了,这玩意看资历的,岁数越大越厉害,咱们要不再找找?”这一条街大多数的算命先生都是老头老太太,也有三四十岁的,但十几岁的小年轻,却从没有见过。

见我们质疑他,这道士似笑非笑的开口道:“非也非也,施主不要以貌取人,不妨一试,贫道不准不要钱。”

继续阅读小说东北出马往事

(0)
上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下午7:38
下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下午7:4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